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七十五章 小哥哥,她还真敢叫
    他们干的什么事,衙门里捕快们都知道的,在打板子的时候,也对他们多照顾了几分。

    秦江家、赵阳家、钱元家都被朱诚给请了来,这事他们自然是该知晓的。孙怡听到自己儿子干了这样的事才被杀的,整个人都气得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信就知道自己这儿子没有干好事,否则怎么会弄成这样呢。但到底是他儿子,想着他小时候,秦信还是有些难过。到底是不该太过于放纵他了,以至于他如此的无法无天,什么事都敢做。

    另外两家,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心里也有数,只是没想到他们胆大妄为成这样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听到了他们之前说的话,他们想赖都赖不掉。经过最后的宣判,钱元和赵阳、杨允都判了秋后处斩。

    钱元和赵阳吓得不行,拉着他们自家的人就不放,让他们救他们。可是今天容安王也在,他们现在也救不了他们,只能任由他们被带下去。

    钱元、赵阳被带下去后,他们也离开了,有这样的儿子也是给家族蒙羞了。

    杨允的心里倒是平静了许多,不管怎么说他已经报了仇了。被下去前,杨允跟安好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,这样到底值不值得,到底是冲动了些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的脑子里想法就是多,刚刚那两个吓得都快哭了。”百里星辰崇拜的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法是多,但是没有你们帮忙也做不成呢。”

    朱青然也走了过去跟安好聊了几句,要不是他们帮忙这案子也不会这么快水落石出,这可是帮了他们的大忙了。

    君深将朱诚叫到了一边,同他聊了几句,君深的话什么意思朱诚一听就明白了,他无疑是想保护安好,看来他对这安好当真是很不同呢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安好、君深、百里星辰他们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有百里星辰在,君深就不好抱安好,看着他着实想一巴掌拍飞他。回到绝味烧烤坊后,君深就直接下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也没有理由留下来了,想了想他还有些要处理,就坐上马车回百味斋去了。

    此刻烧烤坊也没有吃饭的人,倒是清静很多。

    上楼后,安好去看了看龙天月,看完后就准备回屋子躺会儿。回屋的时候,君深已经躺在床里边了。

    脱掉鞋,爬上床安好刚想趟下去,君深的手臂就伸了过来,将她抱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好睡会儿…”君深说完在安好的额头上亲了亲,又移了下去,吻在了安好的唇上。

    吻了一阵儿,才松开安好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大爷的,你都叫我好好睡会儿,还来亲我。”

    “亲亲更好睡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的,这分明就是歪理…。”某妞表示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歪理,不过我想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已经被君深的无赖给打败了,你长得好看,你都有理。

    最后,安好还是睡着了会儿,不过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意识里就传来了小白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跑哪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随着小白的一声声喊,青龙都想过去敲安好的门了,可是它看着她和君深一起进的屋子。这样去敲门真的好吗。

    “呃,小白是你们在叫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干嘛去了,我叫你叫得心都快碎了…。”

    小黑看着坐在一边吃着偷来饼子的小白,着实有些无语。嘴上吧唧吧唧的嚼着,一边还跟主人这么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已经抓到了杀秦江的凶手,后来我们就回来了,我这不刚睡了会儿…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好像闻到了绿意身上的气息,可是这里我们进不去。”小黑见小白只顾着吃,就跟安好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你们那是什么地方,赶快告诉我,你们也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安好从君深的怀里钻了出来,看着他的睡颜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是脸。这家伙的脸摸着真不错,长得也祸害人。

    “为夫的脸,娘子还满意吗。”君深其实早就醒了,见安好没醒就眯了会儿。他倒是没想到,安好会主动摸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摸我的脸,那我要摸摸你的,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。”

    安好刚想起身,就被君深拉了回去,一个猝不及防就亲到了他唇上。这意外简直不要太惊喜,搂住安好就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“娘子这般主动,为夫好欢喜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他这么说,一个枕头跟他丢了过去,这臭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在的地方前面有一家店,叫林氏麻花,这里有很多人来买的。至于在什么方向,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找地方躲着,等我来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安好起身后,穿好鞋子整理了下自己。君深也已经下了床,穿好鞋子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知道越寒城有个林氏麻花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不太清楚,林叔或许知道。我们下去问问他吧。”

    出了门君深就拉着安好的手下了楼,林城在喂马的水,见安好和君深出来赶忙走了过来,这是又要出去了吗。

    “林叔,你知道林氏麻花店铺在哪吗。”君深看着林城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他们那里的麻花已经卖了很多年了,可好吃了。你们要去买吗。”林城看着君深他们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有点事,具体的要过去后才知道。既然麻花好吃,等下去的时候就买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城一听就去牵马去了,这才将马车卸了下来,他又得在安上。但是安好一般没事不会到处走的,这次肯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后,林城就向着城北那边驾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君深,小白它们已经闻到了绿意的气息,就在林氏麻花那边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小白它们心意相通,所以它们有什么发现,我直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可算是有两个宝了,找到绿意这事情就能更快水落石出了。”君深笑了笑说道,安好能跟他说这样他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,它们也不知道从哪进去的,应该是发现了一个它们打不开的暗门。”

    马车一路行驶的速度都不慢,没多会儿就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安好给了林城钱,让他除了麻花在买点他想吃的,在这边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小白、小黑,你们是从什么地方进去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个子小从一边的洞里进来的,你们这么大个肯定进不来。你们不是会飞吗,快点飞进来吧。这家里就没有看见什么人,中间种了一棵树。”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往巷子里走了走,看了看周围飞身上了房顶,上去后没走多会儿就看见了小白它们说的屋子。

    两人飞身进了院子,这院子看上去不大不小的。进来的时候,君深已经对着天空放了信号弹,这人若是救出来,这凶手还没回来,就让他们就在这守株待兔好了。

    进来后,安好看了看周围,就见小白从屋子里跑出来。安好拉着君深的手,就向着小白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小白后,安好松开了君深的手,一把将小白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就在这屋子里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被安好主动拉手,不免有些高兴,可是这还没高兴一会儿呢,她就去抱小白了。

    小黑也跑了出来,见到安好后就开始带路了。

    这屋子倒是挺宽的,外面光线还好,里面就有些黑暗了。见小黑停下来后,安好拿着火折子蹲了下往里照了照,这是地下密室吧,一看就像才挖的,居然在床下,看上去还有缝隙留着透气吗,怕将人关死了吗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床高,人在下面弯着身子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是找到了,可是要怎么打开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拿着点燃的蜡烛四处打量着,这机关应该不会太远才是。小白和小黑身子小,四处都可以钻,四处看了看它们都没有什么机关。

    安好还在床底下,就往里面钻了钻,这一照就看出了些不同,按了按就听那石板滑了开。她一只脚踩在石板边缘的,哪成想这密道开这么开,差点把她掉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听到声音都跑了过来,君深蜡烛一照就看到有石梯通往下面,不过下面一片漆黑,什么都瞧不见。

    放哨就交给小白和小黑了,下去前安好给了君深一颗药丸让他吃了下去,自己也吃了颗。

    等往下走的时候,果断就闻到了那熟悉的香味,不过因为吃了药君深和安好都没有一点异样。

    下去后,安好和君深照了照周围,就看到了趟在床上的绿意。安好走了过去,给她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还好只是被迷药迷晕了过去,在这下面后还能闻着夹杂的血腥味,着实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屋子里的药材可是不少,大多都是制造这迷药的药材。这人居然囤积了这么多,还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放着一张木床,上下四个角都有可以绑住人手脚的绳子,而上面还有干涸的血迹,而一边的框里放着铁棒,不过上面已经没了血迹。

    除此外还有些,奇奇怪怪的东西,看得安好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让君深抱着绿意,快点走。

    抱着人,到底不好出去,安好出去后,就让君深站在里面递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都出来后,小白它们赶忙跑去将密道又摁了回去。

    刚想抱着人出去,就听到外面的门传来了声音,看了看安好让君深将人放到了一边的木板上,让小白和小黑它们在这守着她。她看了看周围,捡起了两根木棍,递了根君深,让他跟她一起藏在前面门的两边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递过来的木棍,不由得笑了笑,他还是第一次拿木棍打人,这人若是厉害的话这木棍怕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这些木棍都是修建地下室的时候留下的,上面还有泥渍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安好冲着君深眨了眨眼睛。不过当他们的木棍打到来人时,那人丝毫未动,棍子却是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她可是打得头,这人铁做的吗。

    在看君深时,他已经同那人动起了手,两人往着外面打了去。安好赶忙跟了出去,出去后总算将那人看了个清楚,不得不说长得忒丑,一条长长的疤痕,从他的眼角延伸到了下巴,脸上各处都长了奇怪的包,他的面具已经掉落在了地上,年龄大概在四十左右。

    被人揭开了面具,那男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冷冽了几分,出手更是狠辣了起来。他一拳打过去的时候,正好打中了墙,那土墙顿时就凹陷了一大片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等着爷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真想动手揍他一顿,不过君深却是扫了她一眼,示意她看着就好。

    “长得丑,想得美,她不是你能惦记的。”君深冷笑了下说道,随即掌法凌厉的袭击了出去,这样的他安好第一次见到。那人躲避了君深的一掌,但是这院子中间的树却是被击中了,树干都碎了一地,上面还有被焚烧过的黑色。

    “赤焰掌,你,你是容安王…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见君深的真容,但是却听说过这个武功。

    君深瞧了他一眼,再次动起了手,在自己的地盘闹事,就该有被他收拾的觉悟。

    四大怪人来的时候,就看见在院子里打斗的两人,他们一看就将君深认了出来。这人是谁呢,怎么就跟主子打了起来呢。

    白大美人看着站在一边的安好,不由得凑了过去问道:“安好姑娘,这跟主子打的人是谁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变态凶手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他们都打量了下这个跟君深对打的人,不过很明显他有些落下风呢,自家主子就是霸气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好好收拾他,这欺负女人的臭男人,加油,揍他…。”

    枯骨看着白大美人,着实有些无语,遇到主子后她咋就这么花痴了。居然还在一边帮着呐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寻处看着倒是很想跟这个人比比,谁的力气大。

    阎罗看着那男子的一张脸,皱了皱眉,这可是他看见过最丑的脸了,这脸皮叫他扒他都嫌弃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白大美人的呐喊,心里莫名有些不爽,小哥哥,她还真是敢叫,真想揍她一顿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