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七十七章 安老头要纳妾
    这时候就有几桌了,证明的生意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安北见安好他们回来,就走了过来说了两句。今天晚上又有人定了好几桌,菜品都是挑的贵的点,他们最近的生意还是不错的。这段日子下来,除却成本也赚了不少钱了。

    果酒也卖得很好,每桌的酒钱都是不少。这对于安好来说,可是无本买卖,着实不错。另外店里水果都是来自空间的,安好准备等空间升级后,就种蔬菜,到时候菜也由空间提供,那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大棚也在她的计划中了,反正一件件事的来。

    “先回楼上休息会儿吧。”安好同安北聊了会儿,见君深还站在身后,不由得开口说道。他不累的吗,都不知道去休息的,跟个雕像似的站得这么笔直,引得不少人都在向着他的方向看。

    “那你陪我一起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,他在这等了这么久,可不就是等着她一起吗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这家伙咋越来越黏着她了。不过今天她就不跟他计较了,两人就一起上了楼。上楼后君深就牵住了安好的手,他倒是很会把握时机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君深就先趟到了床上,安好看着有些失笑,看着他这样她就想到四个字等着临幸。可惜现在不能吃,不然真想扑倒他。安好被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吓了跳,自己什么时候想得这么远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过来,我就过来,岂不是太听话了,哼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过来好了。”君深一把将站在床边的安好,给扑到在了床上。看着她长长的睫毛,大大的眼睛,忍不住一个吻落了下去。在她眼角亲了浅浅的吻,随后移了下去,这次没有亲嘴,而是在她的锁骨上允了一个吻痕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这混蛋。”安好的脸没来由的热了下,他居然亲到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混蛋吗,嗯。”君深说着嘴角划过抹坏笑,对着安好的唇就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。”还让不让人说话了,这妖孽谁来收了她。

    最后某妞还是乖乖的躺在了某人的怀里,睡了过去。小白和小黑回来后,就去找大妞它们玩去了,它们可不敢跟着安好它们。这两人时不时的秀恩爱,看得它们着实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安好醒过来的时候,君深还在睡,也没有叫醒他。看了看龙天月,同朱雀它们聊了会儿,安好就下了楼,此时楼下已经坐了一大半的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晚上客人有点多,安好就去厨房帮着忙活了一阵儿。等到客人都差不多结账走人后,他们的晚饭也做好了,好在这些人吃得都不是很墨迹,不然还不知道得吃到什么时候去了。

    今晚上安好动手炒了几个菜,剩下的就交给了安初九他们。见君深还没有下来,安好就上楼叫他吃饭了。这家伙不睡的时候不睡,这一睡着咋就跟个猪似的,还得等她去叫他起床呢。

    看着床上睡着的人,安好走过去坐到了床边,正想叫醒他。君深就睁开了眼,坐了起来,搂过安好纤细的腰肢在她的那粉嫩的唇上亲了又亲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真香…。”身子真软,好想扑倒她。君深抱着安好,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太过炙热,声音低沉中带着些许嘶哑,安好拍开了他抱着她的手说道:“快起来吧,吃饭了呢,你不准在亲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只能答应现在不亲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起不起,我走啦,你就在这赖床吧。我做的菜,你也别想吃了。”安好说着就站起了身,不过君深却拉住了她的手,移到了床上,床上鞋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晚上在亲亲…。”牵着安好的手,两人就往外走,走了几步君深就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君深这一本正经的话语,脚下一个铿锵,要不是他一把搂住她怕是就磕在门槛上了,大哥你这样真的好吗,不带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娘子,莫不是觉得很激动,怎么不小心…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就是因为你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笑了笑没说话将安好扶正后,拉着她的手就往楼下走,楼里的员工们都已经习惯了。虽然有点惊世骇俗,但是他们是未婚夫妻,倒也能理解,他们的感情还真是好呢。

    下去的时候,他们都已经将碗筷这些都摆好了,饭也都盛好。坐下后,大家就边吃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气氛,罗衣还是很喜欢的,现在的日子她觉得过得挺充实的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、大妞,安东也有给它们准备吃的。不过它们向来吃得不少,这一个一盆都不够它们吃的。吃完后,四处蹭吃去了。

    相比它们,青龙和朱雀就要好得多,不过它们的胃口却是没有它们强,吃的不是那么多。

    吃过饭收拾好,酒楼里的员工就各自回家了,给罗衣的弟弟和娘看了下病,针灸了下后,安好就去洗澡了,这天气还是得天天洗澡呢。问了下朱雀龙天月的情况,安好又给把了下脉,扎了次针,给她挤了杯百香果汁喝。又取出一坛子的灵泉水,让朱雀每天给她喂一些。

    因为君深挨着她睡,现在她晚上就不能将小白它们叫她屋去了,所以便提前将它们收进了空间里。让它们每天都进空间待会儿,对它们修为都是很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回屋的时候,君深正斜躺在床上看书,他已经褪去了外面的墨色锦袍,现在的他一身白衣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安好关上门走了过去,不免有些好奇,他这看的是什么书呢。

    脱掉鞋子,安好爬上了床,凑了过去还没看清,就被君深亲了口。

    “老是亲我,你看的什么书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,笑了笑说道:“看见你,就想亲你,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君深将他手里看着的书递给了安好,他看的是一本医书,这书是他师父送给他的。不过他只学了武,并没有学医。

    “医书,手抄本,这可难得,怎么想到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师父送给我的,一直没看,送给你了。不过现在别看,白天在看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就书放到了安好枕头下面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送给你的,你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说不上送,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吗,那我的也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认真的说道,说完就安好搂进了怀里。两人白天都睡了会儿,晚上自然没有那么早睡觉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君深就时不时的亲她,安好有些炸毛了,她可不想明天起来变成香肠嘴。

    “不准再亲我,再亲我把你踹床底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的里面。”君深听着安好有些炸毛,搂住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把你踹到墙上,抠都抠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舍得吗。”

    安好拿他真的是没办法了,索性跟他东拉西扯,他倒也没有在吻她,随后就装睡了起来。不过还是被搂在怀里的,最后连她自个儿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早晨的阳光从窗子外钻进来的时候,安好才醒了过来。这一觉似乎还睡得挺久的,醒过来的时候,她还在君深的怀里。

    抬眸看了过去,就见君深正笑着看着她,对着她说了句早安,而桌子上放着一个食盒。

    “你,什么时候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亲了口安好,将她抱了起来,放到了桌子这边。安好是和衣而睡的,倒也不用穿啥。

    “早就醒了,见你还在睡吃早饭的时候就没叫你,这是我给你买的早餐,你先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呃,睡了这么久,那我先吃早饭,吃完饭我们一起回村子,昨天都没回去,今天该回去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先吃,我去叫林叔先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就出了屋子,等他走后安好就将小白它们从空间里放了出来,给了朱雀钱让它们买吃的去。她这里的一食盒东西,可不够它们吃的。

    吃食的样式倒是多,可见他还是废了番心思,这爱心早餐还不错。

    大妞留在了家里,朱雀和青龙它们就抱着小白和小黑一起从窗子这边出门了,毕竟早晨它们不在,这要是从屋里出去不免有些让人奇怪。

    它们的速度倒是快,回来的时候买了不少的吃的。安好也吃了点它们买的,这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小白要求买的,但的确挺好吃的。可见它没少出去蹦跶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安好和君深就带着小白、小黑、大妞它们一起回了村子。才没多久没回来,安好就觉得好久了似的。

    相比越寒城,她还是喜欢村子里,每天去地里走走,做点美食,看看风景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马车倒了家门口后,小白它们就先马车了马车,安好也跟在后面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深下来后,他们就准备走回家,还没走进去,就看到这边安大海和安二丫、安三丫从美食坊这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爹,二丫、三丫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丫,长姐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去哪呢。”安好看着不免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丫,老宅那边闹起来了,里正派人来传了话,让我们都去,你…。”安大海看着安好说道,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一起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安大海说道,这些日子她爹什么样,她都是看在眼里的。若非有大事,云爷爷不会叫他们去的,到底她爹还没跟他爹娘断绝关系呢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、大妞就没有跟去了,就跑去山上疯玩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安家已经闹开了锅,除了早早来上工的,其他的人都围在了安家老宅周围看着里面的闹剧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一走进,就听见里面江氏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这次哭得还真是够伤心的,这倒让安好来了几分兴趣,这都发生了什么事呢。

    “安奎明,我给你生了这么几个儿子,你就这么对我,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,你良心就不会觉得不安吗。她有什么好,你居然要纳她为妾。你这个天杀的诶,你当你是官老爷诶…。”

    庄户人家,一般都是一夫一妻,两妻的到底是少。一般纳妾的都是年轻一点的,因此江氏很是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是真的喜欢安大哥,你就成全我们吧。我以后定然会好好服侍你们的。”王笑哭着看着江氏说道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弄成这样了,她今天必须让安老头纳了她,否则等待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安老头听王笑表白自己,心里很是高兴,她的身体也很让他着迷呢。她还没生过孩子,要是她能在给他生个这感觉想想就好。

    “我呸,谁要做你姐姐,你这个狐狸精,老贱人,居然恬不知耻的勾引我的男人,你这饥渴的老女人,臭婊子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冲了过去,就要打王笑,但是却被安老头给拦住了。气急败坏的她在安老头的脸上抓了几个血印子,安老头彻底怒了,一巴掌就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氏脚下一个铿锵,人就摔到在了地上。捂住被打的脸,江氏看着他们吼道:“你居然为了这贱人打我,要我成全你们,除非我死。我绝对不会让你把这骚狐狸纳进门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现在已经能下床了,不过还是有些疼,与代晓晓在一边站着看着,心里也有些恼怒。这王笑不就比自家奶奶年轻点吗,一张脸也没有什么好看的,爷爷咋就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怎么能打奶奶呢,她可是你的结发夫妻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。”安二郎站了出来说道,现在爷爷就这样宠着这王笑了,要是真的生下一儿半女那还得了。怕是这老宅子以后都要分给他们吧,想到这安二郎就很担心。

    毕竟安大郎和安三郎以后肯定不会在家的,这一切可不就属于他吗,怎么能分给别人呢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责我了。你干的那些事就是人干的了,我还轮不到你来跟我说教。”

    安二郎被安老头的这番话给堵了回去,他没有在说话,扶江氏他又没那个力气,就走回了屋子给江氏端凳子去了。

    林巧一早就和女儿去了越寒城,不然的话怕是早就被江氏打了。安大河已经去越寒城叫她回来了,对于安老头纳妾安大河从内心来说,是不同意的。这人是林巧买回来的,事情不处理好,他娘肯定会恨死她的,到时候又家无宁日。

    话说今天早上吃早饭,江氏就回屋睡觉去了。不过她刚睡下,又觉得想喝水屋子没有就来了厨房,却不想看见安老头正在抱着王笑亲,两个人就差没干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江氏就隐约有些不安,哪成想还真的就出事了。她哪里能忍受得了,冲进去就给了王笑脆生生的一巴掌,不过安老头也给她一巴掌。还扬言要纳王笑为妾,气得江氏大闹了起来,在屋子里追着王笑和安老头打。

    事情越闹越凶,听到声音的人都围着他们家看了起来,随后就有人去找了云正德。

    “安奎明,你为了这女人,你是要六亲不认吗。二郎可是你孙子,有你这么说他的吗。说的你很好似的,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像个什么样,一天天的闹事不消停,整个就是一个泼妇。我每天干完了活,已经很累了。还得听你在那又骂又哭,你想过我的感受吗。我纳个妾怎么了,今天不管你同不同意,这王笑我是纳定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这次很强势,他是打定了主意要纳了王笑。看着怀里哭着的人,他一个劲的安慰。到底是他的错,害她被江氏这般打骂。

    云正德来的时候,江氏就一直在哭,见他来连忙让他帮着将安大江和安大海他们都叫回来。江氏就是想让儿子们都站在她这边,这样安老头就不敢纳妾了。

    云正德听了江氏说的话,就派人去传话了。这也算是个大事,无论怎样他们作为儿子的也该知道这些事。安老头也没有说什么,这事情本来就是瞒不住的,他也没打算瞒了。反正不管他们怎么说,他是认定了。

    云正德两边都劝了下,可是他们都听不进去他说的。这到底是他们的家事,云正德劝不了就在一边看着,只希望安大江、安大海他们能好好说说他们。

    “安奎明,你这无情无义的东西,就你累我没有为这个家操持。你就是欺负我现在娘家没人能帮忙,想纳她我不同意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心里不满,在云正德劝了后又继续骂了起来,反正她不好过,他们也别想过得好。想过三妻四妾的生活,他咋想得这么美呢,当她这么好欺负呢。

    看到安大海他们来后,村民们纷纷都让开了路,让他们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大海,你终于舍得看娘了,你再不来娘就要被他们给整死了。他们天天关着我,不让我来找你。大海,你爹他看上了这老狐狸精,想纳她为妾,你可必须站在娘这边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哭得眼睛通红,因为刚刚的闹腾,头发也一阵凌乱。见安大海来后,就赶忙从地上站了起来,拉着安大海就哭诉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海看见江氏的样子,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。

    安二丫和安三丫听到安老头要纳妾,倒是有些诧异。诧异过后就开始打量起王笑,她长得的确不如她们奶奶以前好看,但胜在年轻,性格一看就要温和许多。就是不知道,是不是表里如一了。这下有好戏看了,也不怪她们这么想,谁叫江氏以前对他们这般恶劣呢。

    纳妾,这还真是这个时代男人的通病呢。安好的嘴角划过嘲讽,这算不算是报应呢。

    君深站在安好身边,看着没有言语,这安老头要纳妾对于江氏来说,还真是够刺激的。不过这江氏这么讨厌,这安老头受不了她,也在常理中,这倒是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海,这件事你们别管,这么多年我也受够她了,男人三妻四妾有错吗,我这么多年就纳这么一个,她还一直在这跟我闹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还是第一次在自己儿子的面前诉说这些,江氏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寒了他的心了。他也想有个温柔体贴,懂得照顾自己,还不给自己找事的媳妇。

    “受够我了,呵,当年可是你来求娶的我,那时候你说我长得就跟画里走出来的美人似的,说你娶到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,如今你居然嫌弃上了我,安奎明你的心好善变,你就不个东西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歇斯底里的吼着,眼泪止不住的流,她真的很不敢相信,他会这样对自己。可是她刚刚掐了自己一下,这分明就是现实,她不由得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老头看着江氏的样子,真想说他当年瞎了眼,但他还是忍住了。这样绝情的话说出去到底太伤人了,他喜欢过她这点是真的,可是随着岁月的变迁,她越发的变得不可理喻。性子没有改变,还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奶,你别哭了,快起来坐着。你这样大家都笑话你…。”安二郎端着凳子走了过来,在江氏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代晓晓一直在一边站着看着,对于江氏打她的事,她都记得清清楚楚。虽然她有点傻,但是谁对她好不好她还是能感觉到的。

    “二郎,还是你好,奶奶没有白疼你。”江氏坐到了板凳上,看着安二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,你别伤心了,气着了伤的是你自个儿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安好在一边听着不由得冷笑了下,这安二郎可从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有些日子这代晓晓倒是变胖了些,看着自己也没有在立马过来了,上次的事怕是给她留了很深的印象,在这样的家庭也是她的悲剧了。

    江氏瞧见一边安慰王笑的安老头,整个心都在滴血,他的温柔都给了这低贱的女人了。她的身体好不好都没有人在乎了。

    “大海,你不说话,你难道也同意你爹纳这贱人吗。”江氏看着安大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爹他已经有了决定,我反对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想当初她让自己娶冯月为平妻的时候,怎么就没想到玉娘能不能接受呢。一个人认定了的事,是不可能被人改变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混账,我怎么生你这么个不孝的东西,你给我滚,带着你们生的这些赔钱货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东西,我们是赔钱货,你就是大赔钱货,说的你不是女人似的。”安二丫听江氏这么说,忍不住开口说道。这些话,她可是听安好说过,她也觉得她长姐说得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当真以为你翅膀硬了收拾不了你了是吧,你们这几个死丫头,可是从来都没把我放眼里。大海你还是不是我儿子,你听听这死丫头说的什么,你还不给我打她,小小年纪嘴就这般凌厉刁钻,以后还不得上天。你不在的时候,她们就骂我,还打我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听安二丫这么说,心里顿时更加恼火了,冲着安大海就喊了起来,她今天非得让他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江氏的这番话心里不由得冷笑,想得还挺美的,她咋这么有脸呢。

    安大海皱了下眉说道:“二丫她没有说错,如果你不想看见我们,那我们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安大海的话,不由得笑了笑。他爹果断是向着她们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气得,白眼一翻,整个人就晕倒了过去。现在在她看来,不仅安大丫她们变了,自家儿子也变了。一个个都敢忤逆她了,而她却拿他们没办法,心里那个气啊,一上来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都愣了下,这江氏的气性也太大了,居然这样就晕过去了。这江氏还真是够损的,居然这么说。以为她自己是个什么好东西呢。

    见安老头还抱着王笑,周围人都不由得议论了起来。王笑赶忙推开了安老头,让他过去看看江氏。

    云正德见江氏突然晕过去,着实有些无语,正想去叫许大夫,就见安大海走了过去。这一想他咋忘了呢,这安大海不也是学医的吗。

    安大海看着江氏晕过去,就知道她是被自己气晕了,走过去拿掉她头发上的簪子,找准穴位扎了下。

    扎完后就将银簪子又插回了江氏的凌乱发髻上,等了好一会儿才见江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老头见江氏醒过来,也没有凑过来,现在自己若是过去,她肯定又打又骂的,现在的他可是越看江氏也越厌恶。

    “我这命诶,咋这么苦啊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可没有心情在这里看江氏一直哭诉闹腾,见自家爹也不愿意待在这,安好就同云正德说了几句,就叫上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江氏看到他们走,又是一顿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也没走,就坐在他们家门外的树下看着,也想看看这安老头到底能不能纳上妾呢。

    在安好看来,这安老头既然认定了,今天怕是这江氏反对,他都会将王笑纳做妾吧。

    安大海见自家爹娘成今天这个样子,看着心里多少是有些难过的。但是听着江氏骂的那些话,他心里就堵得慌。

    她可从来都没有这样骂过安月华,这完全就是差别对待。

    从走回去一路上他们都没有怎么说话,安二丫和安三丫也没有心情去工坊,就跟着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大海也没有去新工坊那边,就进屋子看苏氏和孩子去了。

    安二丫和安三丫也没有凑过去,就回了她们自己的屋子,她们也该给自己放放假了,这躺在床上的感觉就是好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就去了青木他们住的院子,他们还在做银耳的培养料,现在已经做了不少了。现在离中午还有会儿,安好也不想出去走了,索性就端着凳子坐在院子里和他们一起忙活着。君深之前就看见他们在弄这个,倒是没有想到这东西可以生长出银耳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装了不少了,在多点就可以开始拿到那边去蒸,然后再开始往里面注入菌种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安大河他们就坐着马车回来了,路上安大河已经说了个大概,林巧听了心里不禁有些担心。董佳听了也更是意外,想不到看起来这般老实的王笑,居然会和爷爷在一起,这是闹腾起来,还真是够头疼的。

    回来就看到自家屋门外,坐了不少看戏的人。

    江氏见林巧回来,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,立马跑了跑去,要不是安大河拦着,怕是已经一巴掌扇在了林巧的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冷静点。林巧她肚子里还有你孙子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到底还是护着林巧的,毕竟媳妇才是跟他过一辈子的人。对于这个娘,他心里早就有些嫌恶了。

    江氏听安大河这么说,心里更是愤怒他还真是护着她呢,想着她冲着林巧喊道:“卖身契呢,真要是还认我娘,就吧卖身契给我。我要把这贱人,给卖到下等窑子里去。你若是不给我,你就是站在这贱人那一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,爹他已经将王笑的卖身契要过去了,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对于江氏,林巧也不喜欢,却也没有想到,自己买回来的人胆子这么大,居然和安大河的爹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居然给他了,你去给我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闹什么闹,这卖身契已经被我给撕了,你还卖了她你咋这么恶毒呢。”安老头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所以早几天前就找了林巧,让她把王笑的卖身契给他。

    安老头开了口,林巧到底不好拒绝,索性就将卖身契给了他,却也没有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你,安奎明你这混蛋,你为了这么个女人,你还真是费尽心机呢。居然还骂我恶毒,她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迷药,你就这么喜欢她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氏气得捂住胸口,没有什么比这更疼的了。

    “爹,你就别气娘了。这件事我们在从长计议好不好,你看看大家都看着,在这里一直闹着像个什么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心里已经有了立场,反正他是反对的。这要是以后在生下来孩子,像个什么样。想想这称呼,叫法都够了。

    “明明就是她在闹,我什么时候跟她闹了。冲进来对着人就是一顿乱打,一阵乱骂。她还像个女人吗,这些日子来她都干了些什么事,我没休都很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也听出了些意思,反正他是不会妥协的,不然以后他在家里更没有地位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老头,你居然还想休了我。我跟你没完…。”江氏说着,捡起院子里的扫帚对着安老头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打中,被安老头避了过去,还抓住了她的扫帚一把抢过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再闹,我就休了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休我,我就死给你看,我要让大家知道是你逼死我的。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见安老头举起手要打她,心里酸楚不已,嘴上却依旧很强势的说道:“打我,你倒是打啊,为了一个野女人,你就要打我安奎明你真不是个东西…。”

    王笑听着江氏一声声的谩骂,心里也有些气,可到底路是她自己选的也只能是走下去了。这江氏不管怎么说都给安老头生了三个儿子,若是他们强力反对可怎么办,可惜还在时日不够,她要是能怀上该多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不为奴了,王笑自然就想有自己的孩子,这个年纪也不是没有人生过。有了孩子她的地位才会巩固些。

    只要安老头向着她,她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这老太婆脾气这么怪,长相也不如以前,她还就不信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外面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,安大江他们的马车到了,没多会儿安大江和林氏就下了马车走了过来。同行的还有来报信的人,对于家里发生的事,那人已经告诉他们了,对于这件事他们也觉得很头疼。

    还没进家门就听到江氏叫嚣着让安老头打她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你们别这样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…。”安大江进来就看着江氏和安老头僵持着,连忙开口劝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,你爹是铁了心要纳这贱人了…”

    林氏听着江氏一口一个贱人,着实有些无语,这都成了她骂人的口头禅了。好在自己的几个孩子,一直都是她带着的,否则指不定影响成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现在儿子读书也努力,小儿子虽然不喜欢读书,但总体还是挺乖巧的。大女儿要不了多久就要及笄了,已经有人在给他们家提亲了,这点上林氏还是觉得很骄傲的。小女儿也贴心她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远离安家,她就觉得日子越过越舒心了。

    安大江将他们都劝进了屋子里,毕竟在外面闹着算什么呢。将人劝进去后,安大江又同云正德说了几句,云正德就招呼大家散了。

    村民们见云正德发了话,也不好一直留在这了,反正这安老头要纳妾的话,他们要不了多久也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云正德看着这安家老宅,叹了口气今年他们家还真是事多呢。

    这地方难道地基不好吗,一家子没出多少好的。还是祖上没积德呢,出了这么多的败类。

    看了看,云正德就去新工坊那边了,最近教了两个徒弟,他感觉还不错。现在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,他唯一愁的就是孩子们的婚事,这要是一个个都成亲了,他也就没啥担心的了。

    要是安老头知道云正德现在的想法,怕是得气得一口老血吐出来。

    进屋后,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说话,气氛很是压抑。安老头和江氏各坐在一边,两人看起来都气呼呼的。

    “爹,你是不管我们怎么说,你都要纳这王笑吗。”安大江进去后,看着安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已经想好了,不会变的。”安老头说着,拉住了王笑的手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心就抽痛,对着他们说道:“想好了,想得美我不会成全你们这俩狗男女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两个都这么坚持,安大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。这手心手背都是肉,实在不好办。

    林巧也不敢说话,不然江氏会恨上她的。

    “爹,我不同意这件事。”安大河开口说道。他现在也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,这林巧虽然有钱,可到以后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呢。他可不想他爹在弄出些孩子来争家产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也觉得…。”安二郎正想跟着表态,就被安老头给打断了,他没说他都知道他想说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长辈,还是我是,我做什么你们都要干预了,你们眼里就没我是吧。”安老头气得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