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七十九章 看上了,收拾
    “分店的事,二叔你就多费心了,有你在啊我也放心好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就别跟我客气了,现在生意这么好,二叔挨着你可是都赚了不少钱了,三弟啊你可是生了个好女儿啊。”对于安南和安西,安大江还是很满意的,他们做事比较懂得善变,这样也能应对那些脾气古怪的客人。剩下的几个也踏实肯定,到底都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收养了这么多无家可归的人,还给予他们这么多的相助,这世上怕是没有这样的人了。虽然是死契,但是安好都有给他们发工钱,对他们可算是极好的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笑了笑说道:“我不在的时候,大丫他们可是多亏了你们照顾,我们兄弟间就别这么客气了。大丫是个好的,能做她爹我也很骄傲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笑了笑没有说话,对她好的人她自然会好好对待,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子,对于那些对她坏的,她也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“大丫这孩子的确是个好样的,当时分家她坚持不要房子,我看着着实担心,那鬼屋走进去的时候,着实有些瘆得慌,到底是太久没有住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江回忆起这些事,就替安好她们捏了把汗,当时他也是很担心,但到底是阻止不了她们。

    安大海已经知道这些了,自己的女儿做这样的决定,自然是为了跟他们断得更清。只是后面还是发生了这么多事,想想到底是他对不住他们。所以这以后,他得对他们加倍的好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也有些心疼安好,好在一切的苦难都过去了。此刻的他真是抱抱安好。

    安大江和林氏离开后,安大海就去了新工坊那边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就去了地里,来到地里的时候,大家都在忙活着。为了尽快将地整理出来,安好拖云正德在村子里找了些人男女老少都有,工钱虽然不同,但是一个个干活都很积极。

    见到安好来纷纷打起了招呼,安好同他们寒暄了几句,就叫着君深去看土豆去了。眼下也快九月了,不知道土豆什么样了,这些日子工坊用的土豆都是出自空间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土地周边,安好从一边的树上折了一根枝丫下来,走到沟里蹲下身子扯着土豆苗,就开始挖土豆了,她打算看看这土豆长得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君深也蹲了下去,在一边看着,帮着刨了会儿泥土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土里就露出了土豆的身影,看着这么大一个,安好有些欣喜。赶忙继续刨着,一个两个三四个,这一窝下来可是有不少,个子看起来也有这么大了,长得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君深,这土豆长得真不错,可以挖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起来很高兴,种了这么多,这下可得收获不少了,也能用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嗯,等下就挖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一半天怎么挖得完呢,见那边差不多要完工了,安好就过去和林满园他们说了下。让他们那边结束后就过来挖土豆,说完后安好和君深回了家,吩咐着羽林他们将框都拿到地里去。君深就去叫了青木他们,让他们先帮着挖半天的土豆。

    在几天都在家里弄银耳培养料,他们也挺无聊的,出去挖挖土豆也好。

    于是乎一行人,就扛着锄头、挑着箩筐、背着背篓出了门。安好背着背篓,君深帮着拿了两把锄头。

    家里买了这么这么多地,安好就多买了些锄头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、大妞它们看着,也跟着跑在了他们后面。见他们挖土豆,就跑别处去玩了。

    林满园他们那边还有会儿在做完,安好他们这边就先挖起了土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小心点挖,挖坏的就放一个框里。”

    青木、颜一他们之前都挖过,但到底许久没有做了,免不了要挖烂一些。不过多挖了会儿后,就好了许多。看着一边认真挖着土豆的主子,青木就想起了之前的阿九。他家主子为了安好姑娘当真是什么都肯做呢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这边的人忙活完了,就扛着锄头走了过来,安好给他们说了下后,一个个就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来了后,安好就让青木他们先抬了些土豆回工坊那边,将框腾了后又拿了过来,毕竟框没有那么多。

    在太阳落山后,土豆都还没有挖完,安好就让大家都回去了,剩下的明天在挖。

    林江花已经知道这土豆是好东西,看他们收获了这么多,着实有些眼红。可是每天晚上,他们都有人巡视,她根本无从下手,想想心里就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挖坏土豆有一大框,洗干净后青木他们就抬了回去。

    晚上安好做了顿土豆大餐,看着一道道做出来的土豆美食,慧兰和慧心看着实很崇拜安好,做这么多道都不带重样的,还真是厉害。

    安好今天没有教君深做菜,就让他在一边看着,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折腾了,他想学多看看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安大海得知这些菜都是土豆做的,不免有些诧异。每道都吃了点,不得不说他家女儿做菜就是好吃。

    原九九也很喜欢吃土豆,一连吃了两碗多饭,安二丫她们也时不时的给她夹菜。见她天天待在家里绣花,安二丫想了想提出了让她去工坊帮忙的事。

    她胆子这么小,到底是接触的人少,也该试着多接触下其他的人,看钱朵朵现在可比以前好多了,三丫也比以前好了不少。安二丫看着她这样子,就想帮帮她。

    原九九听安二丫这么说,不由得愣了下,倒是没有想到安二丫会邀请她去工坊里帮忙。安二丫送了她一个头花,她着实喜欢,得知是工坊做出来的她也想去看看呢。天天闷在家里,也挺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可以,我正打算招人呢,九九你要是愿意的话就跟着二丫她们去,有她们教你要不了多久就能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我能去吗。”原九九看了看余秀华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就去吧,你爹我能照顾好的。”余秀华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开朗些,她也看出了自己女儿想去,自然不会阻拦的。

    儿子也听话不吵闹,她一个人还是能行的,反正他一天睡的时间多。

    余秀华和原家林也商量过了,老家的老人已经死了,剩下的都是些想占他们便宜的亲戚,也没有什么留念的,所以打算就在安月村落户了。正好安大海也希望他们留下来,这样以后他们都能去工坊上工,这样生活相对就稳定了。

    “九九,听到了吗,你娘要你去,太好了明天一早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。”安二丫一把抱住了身边的原九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高兴起来就没个正形。那你们可得好好教九九,九九你有什么不懂的就及时问二丫和三丫她们。”安大海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原九九看着安大海笑了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洗了澡后,安好和君深就回了越寒城,至于小白它们也早就跳到了马车上。有龙天月在,她不回越寒城都不行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天也有些累了,回去给龙天月针灸后,安好就回房间睡觉了。毕竟明天还得回去,继续挖土豆呢。

    这样来回跑的日子,她也快过够了也快要解脱了,果断救人是件很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窝在君深怀里,她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过早饭后,安好和君深就打算回村子了。今天的街上人倒是挺多的,两边的大街上都摆了不少的小摊,道路相对就窄了些。

    城门口进来了一个马车,林城看到后减缓了速度,两个马车紧挨着还是能错过的。安好见马车这么慢,掀开帘子看了看,正好看到对面马车里坐的人。

    看了看安好收回了视线,放下了窗帘。君深也看到了车子里坐的人,明天就要纳妾了,今天带着她上街是打算置办点什么东西吗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以后有了我,还敢纳小妾,我就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搂住她的腰,在她唇上深深吻了下。

    “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君深松开安好,认真的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这边一早,跟着飞花他们训练过后,一个个都有些不想动了,都坐着歇息了会儿。安二丫和安三丫倒是习惯了,最近安二丫天天都有跟青木比试,可是比以前进步了不少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休息,他们俩却还在过招。青木一直是让着安二丫的,不过对于她的武功的进步他也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“青木哥哥,今天就练到这吧,辛苦你了。”安二丫说着停下了手,就跑去上茅房去了。安三丫见安二丫跑了,也跟着跑了过去,留在这她也不知道该跟他们说啥好。

    看着安二丫的背影青木笑了笑,这丫头跑得还真是够快的。

    颜一和追命、飞花、颜九、木头他们都是坐在一边石梯子休息的,见青木走过来,他们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呢你们,笑得跟个傻子似的。”青木见他们看着他笑,不由得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傻呢,说话小声点,过来坐下,我们有话要问你。”追命冲着青木说道。

    木头已经听到了他们刚刚的议论,此刻也打量着青木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青木看着追命他们神秘兮兮的样子,不免有些莫名奇妙,他们这是什么情况呢。

    刚坐下,颜一和追命就各自坐到了他的两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要跟我说啥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先问吧,那个你该不会是喜欢这二丫头吧。”颜一凑过去在青木耳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青木你就老实交代了吧,我们都看出来了,每次你跟她打都是一副宠溺的目光,你自己没有觉得吗。”追命笑了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肯定是看错了,我怎么可能…。”青木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。这丫头,可比自己小九岁呢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在一起,你会不会觉得很开心呢。没见到她你会不会很想她呢,你会不会想她此刻在做什么呢,你跟她在一起会不会觉得心跳得很快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是不是太闲了,这种话不准再说,她听着了可得怎么想我。”青木说着站起身,就往厨房那边走了,应该也快吃饭了。

    怎么想,老牛吃嫩草呗,追命想着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看肯定是你们想多了。”颜九看着青木离去的背影,冲着坐在一边的追命和颜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认为,今天出去训练的时候,青木可是一直都陪着二丫的。见她摔了一跤,连忙跑了过去,你们没看到那速度…。”飞花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二丫还这么小,她能喜欢青木吗。”颜九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又不是二丫。我们的青木统领还是挺优秀的,就是老了点。”飞花说着不厚道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追命看着飞花的样子,就想到昨晚亲她时候的模样,此刻看着她笑得这么开心,追命的心里也很是高兴。他可得多存钱,早点娶了她,到时候在生几个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兄弟,就剩下你了,话说你也有十八了吧,可比我们还大,你可得努力了。”追命拍了拍木头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有喜欢的就是追,想不到办法就问追命去。”颜一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木头脑门都是黑线,他十八很老了吗,这些家伙要不要一直这么说。不就是比他小个一岁吗。哭哭啼啼的女人真的好吗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们说了这么久你都没反应,你该不会喜欢男人吧。”追命刚说完,木头就冷眼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飞花看着赶忙将追命叫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二愣子,没看着他都生气想揍你了吗。就算他喜欢男人,你也不能说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媳妇你聪明,我们吃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媳妇,一边儿去。”

    这边青木的脑子里一直都在重复追命问的那几句话,他看着她的确很高兴。没见到她的时候,也会在想她在做什么。他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了吧。

    “青木哥哥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安二丫说着就去叫其他人去了,回过神的青木看着安二丫远去的背影,愣了愣,他刚刚的确觉得心跳加速了些。不会肯定是错觉,他怎么会喜欢这小丫头呢。

    安三丫没有跟去叫人,就帮着搬碗筷去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安二丫和安三丫就带着原九九去上工去了,颜九跟去了工坊,飞花就留在了家里。青木他们就去地里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原九九一直没有出过门,就在来的时候有人见过了,不过只有一面到底没有什么印象,走进去更是没人认得她,不过见她跟着安二丫她们来,都好奇的打量了下。

    云凡正清点完薯片出来,现在已经开始给各家送货了,照安好说的每家先送一些,慕容白那的月饼早就送了去了,都是家里人做的。

    “云凡哥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来的也早,工人们还没来多少呢,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原九九其实长得挺不错的,笑起来更是好看,不过她不常笑。看着她有些不适应的模样,云凡不免好奇的问了下。

    “她叫原九九,就是她爹救了我们的爹,以后她就是我们工坊的一员了。九九,这个你也跟着我们叫云凡哥好了,他可是比你大一岁呢。”

    原九九听着看了看云凡,有些腼腆的叫了句云凡哥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们去忙吧,我这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安二丫她们听云凡有事,就没有再跟他多说,就往她们的屋子去了。进去后,看着挂着的风铃,原九九着实欢喜,这世上咋有这么好看的东西呢。

    听到安二丫她们都要教她,原九九心里很是高兴,学起来也更是卖力。

    这边东西都装好后,云凡就让守门的人将大门打了开,他们好驾驶着牛车出门。

    杨梅一家人也出门上工了,走过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出去的云凡他们。看着他们杨梅着实有些羡慕嫉妒,因为她已经打听到他们多少钱一天了。

    她儿子虽然当了组长,可到底也没有他们钱多呢。这云凡里正家的能有高工钱也不奇怪,这陈铁牛和楚大郎咋就运气这么好呢,还是说他们背地里巴结了下里正,才将他们推荐给安大丫他们的。

    云雪儿他们天天都走这里过,经常看到云凡他们,陈铁牛长得太高大了,皮肤也黄云雪儿不喜欢,但是对于云凡她却有了点心思,现在看他是越来越喜欢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都姓云,但到底不是一脉的,所以他们还是能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云成却是没有想那么多,能当上组长他现在都很高兴了,这工钱可比之前多了不少呢。

    “娘…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干啥呢,我不在你身边走着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娘,云凡哥他有没有定下亲事呢。”云雪儿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听自家姐姐这么问,云成愣了下,她该不会是看上云凡了吧。

    “丫头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。”杨梅看着云雪儿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云雪儿点了点头,这云凡长得好看,现在又是安好的得力助手,前途不可限量,跟着他肯定不会吃苦的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眼光,他哥哥可是举人呢,不过到现在都没有成亲,也没有定亲。他们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…。”

    杨梅说着看了看自个女儿,长得还是不差,就是身材胖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这圆滚滚的身子,现在给我少吃点,不然别人怎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云雪儿有些无语,她也想瘦呢。可是一饿起来她就受不了,就想吃东西。这还是她娘吗,对弟弟就这么上心,对她居然这么说,太气人了。

    云成跟在她们后面,听着她们说的话着实有些无语,哪里来的自信呢。这云凡跟安家姐妹走的近,说不定就喜欢她们其中的一个呢。不过这没证据的话,他没敢说出来,这要是说出来她们怕是又不知道怎么想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回来的时候,工坊里的人都在忙活了,青木他们也都抬了几筐回来了。

    进屋看了下苏玉娘和小葡萄后,安好就和君深去了地里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干活还真是早,都挖了这么多了,今天一天应该能够搞定了。林城也跟着来帮着挖了会儿,看着产量这么高的土豆,着实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地他还是种过的,自然是有点数的。

    看着一个个干活这么积极,安好打算给每人多发二十文的工钱。

    还好最近两天太阳不是很大,还时有时无的,晒起来倒也不是很热,不过安好还是让羽林他们准备了凉茶,给干活的人们都送了水喝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自己都有带水,但是喝着安好家的凉茶,似乎觉得更解渴。

    快要到中午的时候,一个个都回家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青木他们也将挖的土豆都抬了回去,吃过午饭后歇息了会儿,他们又去了地里。

    原九九学了一上午,已经能做简单的头花了,风铃她也做了个简单的,倒也还好。对于在工坊里的感觉,她还是很喜欢的,回来就跟她娘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郝梅家来了几个人,来的正是郑三木的娘和他的姐姐,姐夫。

    郝梅的腿弄成这样,李青就只有在家里照顾,两个儿子现在是在安好家洗大白菜的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是兰秀去开的门,但是她却是不认识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谁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兰秀吧,我来找你娘郝梅的,她人呢。”姚菜花打量了下兰秀说道,她的语气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啊,还不让我们进去。”郑小娟不由得白了眼兰秀。长得还真是柔柔弱弱的,看着这样的人就讨厌。

    “别见怪,我女儿脾气就是急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李青正好从屋子里出来,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碗,里面还剩下些许药汁。正是给郝梅端了药进去,她不仅要喝药还得敷药,想想他就烦得很。

    “姚姐,你怎么来了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姚菜花,李青是认识的,看她来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兰秀心里虽然不高兴。但还是将门打大了开,对于刚刚姚菜花打量她的眼神,她着实有些不喜欢,对于郑小娟也更是讨厌,一副了不起的模样给谁看。

    “郝梅呢,我找她有点事说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腿受了伤,走不了路,我带你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姚菜花听郝梅的腿受了伤,不免有些奇怪。她这一天无所事事,过得比她还潇洒,咋还就伤着腿了。

    郝梅刚吃了药,正在嚼着糖,见到来人不由得愣了下,他们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“姚姐,你们怎么来了,快过来坐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几天没见你呢,咋弄成这样了。”姚菜花坐了过去,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被那个天杀的给打的,我就晚上出门走了会儿,就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刚提着水壶进来,就听到郝梅这么说,她还真是说得出口,被人打不觉得丢脸吗。指不定就是什么时候口没遮拦,将人得罪了。

    李青给他们倒了水,毕竟这走了一路,肯定口渴了。

    郑三木的姐姐叫郑小娟,嫁的男人是隔壁村的张杨木,两人长得都很高大。郑小娟更是他们村子里出了名的泼妇,张杨木是个宠妻的,什么都听他媳妇的。

    “郝梅啊,你有看到三木来你们村吗。这几天他可都没有回家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天是来了,不过安大丫家没有让他见果果她们,说了两句就将他关在了门外。我看到后走了过去,问了下他情况后就先回家了,至于他什么时候走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郝梅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家卖妻卖女儿,郝梅还是有些无语的,现在腿也疼不想跟她多说。

    郑三木是个什么性格的人,他们最清楚,来了没见到人他怎么会甘心走呢。

    “郝梅,你告诉我那安大丫家在哪。”姚菜花也想去看看柳芳那贱人现在过得有多好。

    郝梅没办法,只能跟他们说了下。听完郝梅说的后,姚菜花就叫上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李青看着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郝梅,你这样告诉他们,他们肯定会去找事的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好,上次那安大丫还扬言要打我呢,还不要我在她工坊干活,就该给她找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儿子现在可是还在里面干着活的,我们可不能得罪安大丫家。你啊,以后就好好管住你自己这张嘴吧。”

    李青见郝梅这么说,着实有些无语,咋这么冥顽不灵呢。当时发生的事,他也听人说了,这分明就是自家婆娘不对。

    姚菜花他们走过去的时候,羽林和羽风正抬着一筐土豆过来。

    见他们要进门,姚菜花赶忙走了过去,笑着说道:“小哥,你们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羽林和羽风停了下来,看了下来人,他们是谁呢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果果的亲戚,你们能传话让我们见见她们吗。”求人办事的时候,姚菜花还是知道语气客气点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她们的什么亲戚呢。”羽林看了看问道。

    姚菜花脸沉了下,她倒是想说是她奶奶,但是这样一说她们定然不会见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果果的姥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问那么干嘛,我们都是她们亲戚,还不去通传。”

    梦菊她们的事,羽林和羽风都是知道的了,雨竹才是果果的亲姥姥。这个居然说她是,那肯定就是梦菊的养母了。

    之前卖了她现在又来找她,能是个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她们已经卖身给我们主子了,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卖了,我们也是她的长辈,怎么就不能见了。”郑小娟很是不客气的说道,还就要往屋子里走。

    羽风和羽林看着郑小娟这样,着实有些恼火,可是他们又不好出手打女人。张杨木和姚菜花也走了过去,今天不管怎么说他们都要见到这柳芳。

    郑小娟趁着张杨木和姚菜花与羽风他们纠缠的时候就钻了进去,看了看院子就往里面跑,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柳芳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看着这么宽敞的后院,郑小娟着实惊讶了下,她还没有看过这么大的房子呢。

    这时候,飞花也听到了声音,看着走廊上东看西看的身影,不由得皱了下眉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,柳芳你给我出来,柳芳…。”郑小娟丝毫没理会飞花,继续大声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飞花抽出匕首,直接放在了郑小娟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想死,你就接着叫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吓大的呢,你倒是动手啊,柳芳你这贱人,躲哪里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飞花见她这般张狂,手上一动匕首就割进去了一些,感觉到脖子上疼,郑小娟不敢在叫了。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人呢,居然真是动手。

    梦菊也听到了声音,不过她没有出来,她一点也不想看见他们。

    “杀人啦,我要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闹,你就真是死了,给我打哪来的从哪出去。”

    匕首在脖子上,她哪里敢不听话呢。也不敢在叫,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当看到郑小娟这副模样出来的时候,张杨木和姚菜花他们都愣了下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飞花将人提了起来,丢了出去。张杨木一看就想过来和飞花拼命,不过却被飞花给一脚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人啦…。”

    姚菜花见飞花匕首上有血,又见张杨木被她一脚踹了出去,不由得大喊大叫的往着张杨木他们那跑了去。

    张杨木爬起来后,就赶忙去看了郑小娟,见她只是皮外伤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私闯名宅,我们没有将你们送官都是好的,还闹腾找死。”

    羽林和羽风看着着实很佩服,近来他们练武都是学的基本功,还没有学招式。所以还什么都不会,现在更加的想学好功夫了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他们也听到了动静,回来的时候,这张杨木他们已经坐上牛车跑了。

    见飞花他们还在门口,安好问了下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羽林和羽风先说了下,飞花在他们说完后,又补充了下。君深听了后,让追命也留在了家里,一起照看着。

    对于飞花的做法,安好还是挺赞赏的,就该好好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在这边聊了会儿,就又回地里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,姚菜花和郑小娟坐在牛车上着实有些不甘心,商量了下让张杨木去衙门,他们要去告他们伤人。心里也有个大胆的猜想,自家儿子是不是被他们家的下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朱诚才清静了没多久,听到外面的声音,着实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将人带进来后,姚菜花他们就哭诉了起来,朱青然也走来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居然告安好他们杀人藏尸,还告他们故意伤人。

    郑三木的事情,他们最清楚不过,当听到郑三木被流放后,他们顿时就傻眼了。听完后他们就想撤回告状离开,可是哪有那么便宜,三个人都被打了二十大板。

    朱诚也派人送了书信到安月村,将这件事告诉了君深。

    君深看完书信后,就向着不远处的安好走了过去。此刻她正弯着腰捡着土豆,看上去心情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咦,你咋站在我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根本就不是果果的姥姥,而是果果的奶奶。他们是冲着郑三木来的,因为他几天没回家,就找到我们这来了。还去衙门告了我们,不过已经被朱诚给打了板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打得好,当真以为我好欺负呢…。”

    同君深说了几句,安好又开始忙活了起来,为这些人浪费时间可是不值得。

    君深却是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们,当下就让青木飞鸽传书了一封,务必要给他们个惨痛的教训。

    快要挖完前,安好统计了下人,就和君深回去准备工钱了。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,安好就提着钱在地里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钱,他们各自都数了数。

    数到有多的,不免开口问起了安好,得知是安好给的奖励,一个个都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老的老、小的小他们不能长时间干活,这样干两天就能拿钱还是挺不错的。至于女的大多都是要带着孩子的,孩子睡了后,就背在背上挖土,无疑是想给家里多挣几个钱。

    这干活,一天果断过去的就是快,这一看又要天黑了。

    晚饭是慧心她们做的,还是不错的,吃了饭在热洗澡水的时候,安大海就同安好说起了明天的事。今天他爹已经找了他,让他明天去。

    安大海也不勉强安好,她们到底是断了亲的,去不去他们都不好说啥。至于他到底是儿子,纠结了下还是去,毕竟安老头都亲自来找他了。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还是决定去,这纳妾她还没有看过呢,也想看看江氏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洗了澡陪了苏氏他们会儿,就和君深回越寒城了。

    江氏这边一晚上,脸色都不是很好看。虽然现在做饭还是王笑做,但是到底是不同了。看着安老头这么在意她,干活还帮着她,江氏就很想冲过去打她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只能忍了下来,现在她也明白了些,她这样只是将安老头越推越远罢了。到时候可真就便宜了这狐媚子了,今天她已经让安大河去越寒城买了绝子散,反正她是不会让这女人有安老头的孩子的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在里面有说有笑,江氏深吸了口气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两人就没有在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们继续聊啊,看着我干啥,我也想通了,过去都是我不好,我现在也累了,不想闹了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见江氏这么说,仔细的看了下她,抿着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笑听江氏这么说,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,她有这么好吗。之前可是反对得不得了呢,如今是示好来了吗。

    江氏也没在说话,端着碗筷就出了屋子,随后又来端菜。现在这药她不好下,唯有下在明天的交杯酒里了。毕竟家里还有两个孕妇,她还没有疯狂到直接将药下汤里。

    林巧看着江氏转了性子,心里不免有些奇怪。她是学聪明了吗,知道这样闹安老头更加的不会待见她。安三郎也在晚上的时候回来了,对于家里发生这样的事,他着实有些震惊,万万没想到自家爷爷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但到底这事不是他能管得了的。

    安大河坐在一边喝着水,想着这以后的事,这要是没有孩子,应该就能消停许多吧。

    安二郎见安三郎和董佳有说有笑的,不由得皱了下眉。弟弟莫不是看上这丫头了吧。要不是董佳小又天天不在家,安二郎真想强了她,这样以后她就是他的人了,这样可不就能继承他们家的那个店铺了吗。有了钱,他还缺女人吗。

    触及到安二郎的目光,董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他这眼神看得她好不舒服。安三郎察觉到了,微微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代晓晓现在怀了身孕,也没有一点反应,反倒胃口极好。一说吃饭,立马就坐到了桌子边,开始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巧的胃口相对就没有那么好了,她的反应似乎有点大,勉强吃了些,看得安大河担心不已。董佳见她娘这样,快速的吃了饭后就去了厨房,给她娘做了点粥,又弄了个酸萝卜吃。

    江氏的胃口也不是太好,但是却不想让他们独处,所以吃的很慢。

    安二郎吃过饭后,正想回房就被安三郎叫住,到一边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找我想说啥呢,不会是为了那丫头吧。”安二郎看着安三郎说道,这读了书还真是不一样呢。看起来气质就跟他完全不同,为什么同是一个娘生的,他们读书就这么行呢。

    “董佳很好,你别去伤害她。”安三郎看了看安二郎说道,他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那小贱人的娘,替代了我们娘的位置,你心里就这么甘心,你到底是谁生的呢。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丫头了吧。”安二郎先就猜到了,但是听他亲口说,到底是很愤怒。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喜欢她,倘若你动她的话,你将不在是我二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是好样的,还威胁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以前本来就做错了,你还不知道悔改,你在这样下去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