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八十一章 百倍赔偿,你是不是傻
    听到来人找安好,羽林上下打量了下他,就跑了出去,看了看地里又向着美食坊这边跑了去。

    四处看了看后,总算找到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主子,有人找你,他说,他叫飞杨。”羽林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听到羽林的禀报后,就一起出了屋门。安二丫和安三丫听到这个名字,愣了下,这个叫飞杨的人是谁呢。

    飞杨见到安好和君深过来的时候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今天的他身穿着一身天蓝色劲装,叫上穿着一双同色系的缎鞋,羽冠高束,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“见过容安王,容安王千岁…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多礼,回来就好,这丫头可是念叨你几次了。”君深笑了笑说道。他也说的是实话,上次他说飞杨要回来后,安好偶尔就会问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飞杨哥,你这次回来不走了吗。”安好看着飞杨笑了笑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飞杨打量了下安好,笑了笑说道:“这下我可回来投靠你了,就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日子没见,这丫头是越发的好看了,在见识她的本事后,飞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家里的饭也做好了,羽林就来叫安好他们吃饭了,叫了安好他们后,又去了美食坊那边叫安二丫她们去了。

    “飞杨哥,你要能帮我,我可是很高兴的。我们先去吃饭吧,吃了饭再聊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后,他们就一起回了家。

    安二丫她们回来后,就看到了挨着安好坐的飞杨,这个人是谁呢,她们都没有见过呢。

    “长姐,他是谁呢…。”

    飞杨的真实身份就是周明轩,安好和君深知道但是其他人却是不知道。进屋的时候,安好就这个问题问了下他。

    飞杨已经改了名字,就叫周飞杨了,至于周明轩这个名字带给了他太多的伤痛,他自然不愿意在叫了。

    “他叫周飞杨,以后你们也跟着我叫他飞杨哥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安二丫和安三丫都叫了下飞杨。多了两个妹妹,周飞杨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安大海也回来了,回来后安好就跟他介绍了下周飞杨。吃过饭后,他们就坐到亭子那边去聊去了。

    宁王谋反这件事上飞杨立了功,皇上对他死去的爹进行了封赏。对他也进行了封赏,但是飞杨只收下了封赏的钱,没有要太医院院使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次他回来,就打算留在安月村生活了。房子他打算另外选地方建,就不建造在原来那了,安好听了后都带他去找了云正德他们。

    这还是飞杨第一次参观安好家的工坊,看着屋子里忙活的众人,四下看了看,对于他们做的东西他都没有见过,着实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云正德、风天翔、云青峰这两天都在工坊这边,安好他们来的时候,他们正在指点着工坊里的工人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来,讲解完后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云爷爷、青峰叔、风叔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来了都不过来的,这位是…。”君深,云正德自然认得,但对于飞杨他却是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云爷爷,我们出去说吧,有点事想和你们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出了屋子,他们就去了办公屋这边,坐下后安好就同云正德他们介绍了下飞杨,说了下他打算在村子里安家落户的事。

    村子里修建房子的,有些已经在安好的工坊上工了,剩下的还在外面修建着房子。自个儿村子是找不到什么人了,这样建房子就只能是在别的村子找了,这点上飞杨倒是没意见,反正能建好就成。

    云正德又问了下飞杨,看他要建造多大的房子,就他一个人住飞杨想了想,决定建造一个四合院,宽一点总是好的,他现在也有钱。

    商量好,他们就一起去看了地基,看了看最后选在了离安好家美食坊没多远的荒地上。看好后,云青峰就去邻村招人去了,周围几个村子,还是能找到不少人的。因为不包吃,工钱上飞杨就多开了十二文一个人。

    房子没建好期间,飞杨自然是住在安好家了。安好见他有些疲惫,回去后就让人烧了洗澡水,给他安排了房间,让他洗了澡好好休息下。

    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,安大海他们就一起去了安家老宅。

    进来的时候,安好瞧了眼厨房那边,安大江、林氏、林巧、董佳他们都在厨房里忙活着,安二郎、代晓晓、安三郎他们却是都坐在堂屋里的。

    见到安好他们来,坐在主位上的江氏,脸色很是不好看,这死丫头来肯定是为了看她的笑话的。

    刚想发作,安老头就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爷爷,真是恭喜你们了。”安好说着拿过安二丫她们抱着的几匹好布递给了安老头,又给了王笑一个装有玉镯的盒子。反正江氏越不爽,她心里越是高兴,这么爱气,气死最好。

    “大丫,真是谢谢你们了,快坐吧。”王笑没有立马打开来看,但也知道安好送的东西不菲,光是看那几匹布就知道了。江氏虽然没有看到盒子里是什么,但是总觉得不会差。

    她作为她的奶奶可是没得到她半点东西,如今倒是好,居然送东西给这老贱人,真想过去扇她几巴掌。真是个赔钱货,胳膊肘往外拐的死丫头。

    安好要是知道江氏的想法,才想过去扇她几巴掌呢。奶奶,她配叫这个称呼吗。

    今天的王笑穿了一身粉红的新衣,整个人打扮了下,倒是比平日好看了几分。安老头也是一身新,看上去人精神不少。当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,现在的他跟之前看起来,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安二丫和安三丫挨着安好坐了下来,对于江氏那似刀子般的眼神,她们直接选择了无视。

    安玉梅他们也回来了,对于安老头新娶的二房,安玉梅着实看不上,这长得也不怎么好看嘛。安玉竹挨着安三郎坐在一边,两人都是有话题聊。安玉兰和弟弟安玉树不喜欢屋子里的气氛,就在院子里玩着石子。

    安大河负责上菜,安大海来了后也去帮着忙活着。

    一个从厨房端菜出来,一个端了菜又回厨房端菜,当两人视线相交的时候,安大河有些心虚。但是,他却是叫住了安大海。

    “三弟…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的事我很抱歉,我也是吓到了,所以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听了脸上一冷,对着安大河说道:“从始至终,你就没把我当过弟弟,你心里怎么想的你自己最清楚不过。这世上没有后悔药,我没有说出来,却是不代表我心里不计较,我们以后再无兄弟情份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说完没有在看安大河,端着菜就往屋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进去的背影,安大河站在了原地,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,他说得对他的确没把他当过弟弟。在爹娘一年一年供着他读书的时候,他的心里已经埋下了嫉妒的种子。后来他还中了秀才,还娶了苏氏这样温柔的女子,他的心里就越发的不平衡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看着人推他下崖的时候,他原本可以阻止的却没有站出去,反倒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江和林氏虽然知道帮忙江氏心里会不高兴,但单靠林巧和董佳她们做好,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。

    菜都上齐后,这边王笑也开始给江氏敬茶了,敬了茶后她就正式为安老头的小妾了。

    茶水是提前泡好的,温度适中,江氏好一会儿才接过她手里的茶,看着王笑,江氏真想一杯茶给她泼过去,但到底是忍下了。

    茶敬完,安老头就伸手将王笑扶了起来,看着他对王笑这么好,江氏的心就更加冷了。安大河看着自家娘的表情,就知道她的心情此刻无疑是很暴怒的。

    安玉梅看着只觉得恶心得不行,都这么老了还整这些,有意思吗。平时还教训他们,到底他才是个老不正经的。

    晚饭安好他们都没吃什么,代晓晓却是不管不顾自顾自的吃得很开心。代晓晓吃相粗鲁,安玉梅看着顿时没了味道。安二郎在家的时候,吃的也不是很好,今天的菜色好他也大口大口的吃着。瞧着他们那样,他还就希望他们都别吃。

    吃过饭,待了会儿,安好他们就回去了。林氏和安大江他们也都没有在家里住,带着孩子坐着马车回越寒城了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,安二郎那媳妇,太恶心了,看着她我饭都吃不下。不愧是夫妻,都是一个德行。”安玉梅坐在马车上没好气的说道。今晚上她可什么都没吃呢,就喝了碗鸡汤。

    “就是,跟个猪似的,就差没将头伸到碗里去了…。”五郎安玉树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四郎安玉竹今晚上吃得快,吃了一碗饭,在后来看到他们那样后,也没有吃下去的欲望了。安玉兰没有说话,不管他们什么样,他们到底都是长辈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在这说说就好,别拿回家去说。”林氏看着自己的几个孩子说道。

    安大江虽然驾驶着马车,但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这个家他是越希望太平,越平静不下来。到底是没办法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做的事,他们都是知道的了,回去的时候就没给安二郎好脸色看过,在见识了他们的吃相后,更是受不了。还好现在他们都不常回家,不然在家待着可叫一个难受。

    安老头见他们一个个都走了,心里倒也明白,现在他也不是那么在乎了。江氏却是很生气,这一个个的现在眼里都没有她了。

    洗漱过后,安老头就去了王笑的屋子里,这屋子还是他们俩一起收拾出来的。

    安大河不想去偷看,就叫了安二郎去看,只要那王笑喝下酒就好了。要是他们不喝交杯酒的话,他们就只能在另想办法了。只要她怀不上,一切都好说。可是之前他们就在一起了,这要是怀上了,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看着红蜡烛,红被子,王笑的脸上都是笑容。终于她还是成功了,这也是她唯一的机会,怎么都得抓住。

    “安大哥,我这是不是在做梦呢,我真的成了你的人了吗。”王笑说着,就贴了过去,靠在了安老头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还叫我安大哥呢,现在你该改口叫我相公了,你没有做梦,我们喝杯交杯酒吧。”安老头抱住王笑亲了口,说完就去倒酒去了。交杯酒他可是好多年没喝过了,想到这就皱了皱眉,可惜岁月弄人,不然他们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呢。这一切根本怪不得他。

    看他们两人一连喝了两杯交杯酒,安二郎也放心了。在他们脱衣服的时候,他也没有离开,还在外面看着。对于这些事他还是充满着好奇,现场的这种他可没看过呢。

    里面的王笑和安老头已经滚到了床上,扒掉了各自的衣服。

    安二郎看了看就赶忙走了,不得不说这王笑身材就是好,看那样子,骨子里就很骚,也难怪他爷爷会喜欢。他奶奶那种,换做他也不会喜欢的。

    离开后安二郎先去找了安大河说了几句后,就回他们屋子去了,回去的时候代晓晓已经睡在床上了,安二郎不顾她的反抗,上去后就亲她,扒她的衣服裤子。

    要不是代晓晓身子好,孩子怎么经得起他折腾呢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回去的时候,家里的人已经吃了饭洗好澡了。飞杨知道安好他们还没回来,就坐在院子的石桌上歇着凉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这种宁静的日子,他觉得还是挺舒心的,他们家的人都不错,他才来一个个对他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安大海打着火把走在前面,安二丫和安三丫两个手拉着手跟在后面。安好和君深则是走在最后面的,从安家老宅出来后,君深就一直牵着她的手,偶尔还会凑过来亲她两口,安好真是一巴掌拍飞他。

    虽然她偶尔也胆大,但是这要是被她爹看着了,倒也有些尴尬吧,这家伙真是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进了大门后,安好就挣脱开了君深的手,对着安大海说道:“爹,我看你们都没吃多少,回去热了洗澡水后,我们就做抄手吃吧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没有吃过抄手,自然不知道这是啥东西了。但是不可否认,他家女儿做什么都好吃。每次吃她做的菜,他都要多吃两碗饭。

    “长姐,太好了,我就想吃你做的这个。爹,你可不知道长姐做的这个抄手可香可好吃了。等你吃的时候,你就知道了…。”安二丫一听高兴的都快要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好笑了笑,这丫头还真是她的头号粉丝了,这么捧场的。抄手,安好不常做,君深也没有吃过,看安二丫的表情就知道这东西肯定不错。

    “长姐做什么都好吃。”安三丫也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安大海摸了摸安三丫的头,看着他们笑着说道:“那还在这站着干啥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关好门,他们就往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坐在石桌边,喝着茶的飞杨。同他聊了几句,安好就去了厨房,安二丫和安三丫也跟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也去帮忙了,君深就和飞杨坐着聊了会儿。小白它们在安好进厨房的时候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安好进厨房后就开始剁馅,混合佐料。安大海揉好面团后,安二丫就开始擀皮,随后就一起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飞杨要吃一碗,小白它们也要吃,安好就让他们多包了些。她呢就开始烧火,倒油做油辣子了。做好后,将锅洗好就开始往锅里加水了。

    等火烧上后,她就又切了佐料放在一边备用。这些日子,他们天天都有吃米酒汤圆,这做出来的米酒都没剩下多少了。到时候在让他们做点,等到满月酒那天就有米酒吃了。毕竟当初她做得太早,这东西放久了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君深和飞杨聊了会儿后,两人就来了厨房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的抄手已经下锅了,每人一大碗,做好后就先他们端出去吃了。飞杨就喜欢吃安好做的,这难得有一次机会,自然要吃了。

    将他们煮好后,安好就开始煮小白它们的,最后才煮的她的,不过却是做煮了点,万一他们吃了不够还可以在加。

    给小白它们煮的是清汤的,他们的则全是红汤的。

    “爹,长姐做的这抄手好吃吧。”安二丫看着安大海问道,安好进来的时候她的碗里已经吃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笑了笑,点了点头,这吃食可是比越寒城那些摆摊的做得好吃多了。

    “好吃,你们就多吃点,锅里还有呢。”

    飞杨看着安好笑了笑,她的手艺当真是好,做什么都这么好吃。君深能找到安好,还真是好幸运呢。又能挣钱又能下厨房打流氓的媳妇,还真是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吃了东西后,安二丫和安三丫就自发的去烧水洗碗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就坐着聊了会儿,等到洗澡水烧好后就各自去洗了澡。去看苏氏他们的时候,小葡萄已经睡着了,待了会儿安好就和君深坐马车回越寒城了。

    上车后小白它们就识相的睡到了一边,眼神也不在往安好他们这边偷瞄了。

    小白到底是表现得太明显了,一下就被安好看出来了,这小东西还真是越来越精了。

    靠在君深的怀里,安好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睡去的容颜,君深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安好的脸蛋。

    回去后安好问了下安北他爷爷的情况,听完后她打算明天再去给他扎一次针,他的病情现在已经好转了很多,只要坚持下去要不了一个月应该就能下床走路了。

    罗衣的弟弟和娘也好了很多,看了他们后,安好又回了楼上,给龙天月看了看。好在原家林有她爹照看,不然她真的是忙死了。

    安好要给他们看病,君深也不好一直跟着,就回了楼上。等鬼老回来后,可得让他帮着安好分担下,看她这么忙碌君深看着也心疼。

    将小白它们收进空间后,安好就让朱雀给它们做吃的,她今天可是不想动了。刚刚扎针的时候,她用上了内力,这一番扎下来,着实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君深来找她,她真想现在就进空间,好好泡个澡去。

    安好回屋的时候,门是开着的。见她回来,君深走了过来,一把将她抱到了床上,放下她后君深也脱掉鞋子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累,还不好好休息,不知道明天给他们看吗。”

    “呃,今天明天不还是我看,早晚都要看的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眯着眼,说话有气无力的样子,君深叹了口气,给她揉了揉肩,按了按穴位,这还是他最近学的,按了后人就会舒服很多。

    安好也不想动了,随他折腾去。不得不说,他按着还是挺舒服的。正想跟安好说点什么的时候,君深才发现她已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睡了,也不折腾她了,就睡了下来将她揽进了怀里。她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香味,但是闻着特别舒服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亮君深就醒了,亲了亲安好后他就起床了。这几日一直都跟着安好,炎甲军那边他还没有去呢。

    想了想,君深趁着早上过去看看,看他们有没有松懈训练。给安好留了纸条后,君深就出了门。他要是一直不管他们,这一个个的就该有小情绪了。

    安好醒过来的时候,君深已经走了会儿了,起身坐起来后就看到桌上压了一张纸,穿上鞋子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拿起来看了看,看完后安好就去梳头发去了。梳好头发整理了下衣服后,安好就将小白它们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小白它们也跟着安好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深出去的时候,安东是看到了的,正准备上楼叫安好吃饭,就见她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,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好得应了声,就去了茅房,洗漱了下后就来前面大厅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安好正想上楼,秦楚生和他弟弟秦云生就来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来人,微微皱了下眉,他们倒是会打听,居然找到这来了。这正好碰见,想不见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听闻安好姑娘在这里,我们兄弟二人就来打扰了,没想到还真就遇上了。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,同我们聊一会儿。”秦楚生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秦云生打量着安好,眼里闪过一抹暗芒,这小丫头还真是越看越标志呢,也难怪能入容安王的眼,真是没看出来,容安王居然喜欢这样没长开的。

    君深刚走,他们就找上门来了,当真这般巧吗。能找到的,君深的身份他们又知道不呢。

    “秦当家客气了,有什么就坐下说吧。”安好走到了一桌子前坐了下来。小白、小黑、大妞它们都上了楼,要是在这他们看着会是什么反应呢。不过想想,安好还是没在让他们下来。

    秦楚生和秦云生就走了过去,围着桌子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安东就上了茶上来。

    安东走后,安好就端着茶倒了杯,喝了起来。这茶是吃饭前泡的,此时喝着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安好姑娘,我们今天来找你,是想跟你合作一起赚钱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。”秦楚生见安好如此沉得住气,不由得开口说道。她虽然年纪小,但是秦楚生不敢看低她,语气上也客气了几分。这么多年可从没有女子入过君深的眼,府中据说一个女子都没有,而这丫头居然能经常跟他到处走,可见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赚钱自然是有兴趣,不知道你们想和我合作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没有点破,她就没想跟他们有什么合作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打听到,杨玉郎店里做的东西都是出自你这,所以我们也想跟你合作。只要你愿意都卖给我们,我们可以出比杨玉郎那还高的价钱,你看怎么样。我们是皇商,店铺各个地方都有,跟我们合作,绝对比你在杨玉郎他们赚的多。虽然你做的东西五花八门的,但到底看着新颖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见安好问起,就以为她来了兴趣,立马说了起来,却是没有管坐在一边的秦楚生。只要能用钱收买她,怎么都好说,现在他们也赚了不少钱了。

    “这听起来,还真是不错,那可得多赚不少钱呢。只是很可惜,我已经跟他们签了合约了,答应这两年只把货卖给他们。哎,还真是错过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语气很是惋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跟他们解除合约,赔多少钱,我们帮你出了。”秦云生连忙开口说道。解除合约不就行了吗,到时候这杨玉郎他们怕是气得想跳河吧。

    对于秦云生抢在他前面说话,秦楚生着实有些不喜。不知道为什么他反正从心里不怎么喜欢这个弟弟。有时候,他分明就是在跟他作对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不少的钱呢,我想想,合约上面好像是签的百倍赔偿吧。两年他们可是能找不少钱,这要百倍赔偿,怎么也得要个上百万两,或者还多点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明兴阁就算是再有钱,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周转的钱出来。这点上安好已经暗中让君深调查过了。

    秦云生听完蹭的就站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傻,签什么百倍赔偿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秦云生的这番话,真想走过去,抽他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怎么能这么说安好姑娘呢,还不坐下。安好姑娘,我二弟性子有些激动你别见怪。”秦楚生找到说话的时机,对着秦云生就批评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安好姑娘要么真的签下了这样的合约,要么就是不想和他们合作。她还真是个让人看不透的人。这杨姐有给了她什么好处呢,让她这般向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比起你这弟弟,还是你可爱些。今天到底是让你们失望了,真是不好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秦楚生脸上一热,有种被安好调戏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安好姑娘,这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这杨家是过气的皇商,还希望你多多想想。跟我们合作,才是你最好的选择。”秦云生看着安好,有些怒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没听到安好姑娘说的话吗。再说我们怎么能逼她做背信弃义的人呢。安好姑娘,你要是想跟我们合作随时找我们,我们就先告辞了…。”

    秦楚生瞪了眼还要说话的秦云生,示意他不准在说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走了后,安好就上楼去了,想跟她合作,想得美。这秦云生还真是讨厌,看来得找个机会套个麻袋,好好揍他一顿。现在君深和林城还没回来,她还是晚点再去福满园好了。

    出去后,他们俩就上了马车,上去后秦云生就同秦楚生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那丫头分明就是故意的。这般嘚瑟,不就是仗着容安王的势吗,这容安王性子这般怪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将她丢弃一边了,有什么好得意的…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想着刚刚安好说的那些话,心里一阵恼怒。不就是一个被人玩的破烂货吗,有什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从他们懂事起,这个娘就很不同,教导他们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。

    秦楚生沉默不语,想跟安好合作是他自己的想法,因为他也看好那些饰品未来会卖得越来越火。

    他们回店里的时候,他娘吴锦绣已经在店里等着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娘…。”

    “楚生,跟我进屋子里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云生见他娘只叫秦楚生,不叫他心里着实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秦楚生就跟着他娘进了后院,进到屋子后,他就将门关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今天一早干什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找跟杨玉郎合作的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那样子,就失败了。现在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,将杨家姐妹其中的一个,给我娶回来。至于整垮杨家,现在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比起一下解决,她更希望他们生不如死。可惜当初,他们都死得太快了,既然如此就让他们的儿女来承受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已经做主给我娶了一个,你现在又要我娶,这不可能。更何况,这杨玉郎他们根本就不待见我,怎么可能愿意将他妹妹嫁给我…。”

    当初娶的那个他一直就没有碰过,后来那女的跟下人勾搭在了一起,就被遣送到他们买下的庄子上去关着去了。说起来,这女子还是杨玉郎之前的未婚妻了。要是他知道了,怕是更恨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儿子,就该为我报仇,办法有很多种,娘会助你一臂之力的,你要做的就是听我的,我不想在跟你多说了你下去吧…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娘的强势,这些年秦楚生见识得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她越来越善变,他越来越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啥了。

    秦楚生郁闷的出了门,秦云生却是将他们的谈话都听进了耳朵里。娘为什么要让大哥娶杨家的女子,莫不是又想到别的报复办法了吧。

    君深回来的时候,安好无聊的趴在床上画画。

    感觉到有人进门,安好刚翻过身,君深就一把搂住了她,将她抱了起来,亲了口。

    “小懒猪,舍得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猪呢,你就忙完了吗,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笑了笑说道:“都要中午了,你居然还说快,可见你的心思都在你这画上,都没想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,怎么可能不想你呢。不过画画的时候,总归是要专注点,要是一直想着你,我可啥事都做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得有理,想我就好。听下面的人说,今天有人来找你了。”君深看了看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呢,还是两个大美男。”

    君深将安好放到了床上,直接来了床咚,感觉他的靠近,想跑都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次机会,我好看还是他们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大爷,就你最美,不,你最好看,你长得老帅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乖,给你个奖励,不过我不是大爷,下次记得叫我亲爱的…。”君深说着,又在安好的锁骨上印了个吻痕。

    乖你大爷,亲爱的,你还要脸不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他们是谁,找你什么事呢。”换做以前他不会问,但是安东告诉他,安好在见了他们后,心情就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秦楚生和他弟弟,他那弟弟的嘴真是够讨厌的…。”

    提起他们,安好就仿若打开了话匣子一般,直接将她的所有不爽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挺讨厌的,他们的日子果然是过得太闲了…。”

    既然好日子不想过,就找点事做吧,就算有人跟他们撑腰,他君深也不怕。

    两人在屋子里待了会儿,就只午饭了,今天中午来吃烧烤的人又少了。吃过午饭后,安好就和君深、安北去了福满园,给他爷爷好好的把了下脉,扎了下针,又开了药。另外按摩,还是得继续。

    这边安一山他们的滑板已经学得不错了,后面送来的溜冰鞋他们也会溜了,不过到底还没溜得怎么好,还得练。一天就早晚练,其余的时间就在装香肠。

    安北的两个妹妹,现在已经被他送到绣庄去学刺绣了,两人天赋还不错,学了段日子就得到了表扬。听安北说起,安好也替她们感到高兴。至于她们每天回来,都是林伯用牛车去接的。毕竟年纪都还不大,自然要照顾好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安好也希望学点武功,这样既能保护自己,又能在以后保护自家的店子。到底是不希望她手下的人太弱了,至于武功就由安北他们教了。

    在这待了两个多时辰,看着太阳弱了后,安好和君深就坐着马车去了集市。

    今晚上不回安月村了,明早在回去。铜锅她已经让安北做了几个了,正好今天发工钱,她打算烫火锅来吃。

    菜酒楼里还剩下不少,安好打算在买点其他的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四处看了看,买了几条乌鱼,这个是打算做汤的。草鱼也买了几条,另外猪骨头和鸡都买了些。话说这火锅店,百里星辰那边已经开业了,生意着实火爆,百里星辰当即就决定在开分店。毕竟就要到冬天了,到时候生意还会更好。在加上那些冰了的酒,喝起来着实爽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安好他们去了趟百味斋,牛油百味斋有,但是安好在外面不容易买得到,所以想吃了都是在这里拿。她也不是白拿,直接算了钱的。

    回去后,就开始洗菜切菜准备了起来,至于草鱼买的是活的,桶都买了回来,准备晚点杀。乌鱼安好是炖汤的,这个就要早一点。

    晚上有十桌来吃烧烤的,酒水点了不少,等客人都走了后,安好这边就开始切鱼片了。安初九他们也在一边,切着肉片,帮着安好忙活着。

    君深就和几个厨娘在用木签子穿菜,到时候直接放下去烫,烫熟了就能拿起来吃。火锅和串串香大致上是差不多的,安好准备这样烫来吃吃看,反正有几锅,怎么烫都行。

    锅底准备好后,就将炉子一起端到了桌子上,等到继续煮着。这边安东和安北,已经在给店里的员工们发工钱了,工钱每人都多发了一百文,一个个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安东和安北作为掌柜,两个人每个月安好给的是三两银子一个月,厨房里的安初九他们是一两八百文。一年下来也有不少钱了,他们现在吃住都是安好的,对于这工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要了。

    但安好说了这么一句,让他们一个个都脸红了起来,让他们存钱娶媳妇呢。

    对于这新奇的火锅,他们听说百味斋有,但是没吃过。现在能吃到别提多高兴了,一个个吃得辣的不行,好在有果酒。因为不醉人,女的也喝了点。

    安好作为老板,没少被他们敬酒,一来她喝得,二来她没有说不喝,所以大家都敬了她一杯。林城见这么能喝,还喝了一点事都没有,着实佩服。

    针对小白它们安好还准备了一清扬锅,青龙和朱雀负责给它们烫,但是想着小白着急的性格,安好就先做了炒饭。一边吃炒饭,一边等着它们烫的食物,倒也不那么着急。

    春夏和秋冬是轮流吃的,倒也吃得很开心,这些东西她们都没吃过了,感觉好新奇。串在签子上烫一下就能吃了。

    一顿饭,吃到很晚才散。洗了澡后,安好给龙天月看了下后,就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