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八十三章 勿忘我:永恒的爱
    龙天宇很是无语,不就是路上催促了他一下吗,这老头居然说他们虐待他。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他啥好了,他可是连骂都不敢骂他,怎么可能虐待他呢,真是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肚子不饿了吗,走啦,进去吃早饭去。”她这酒楼早晨还是有不少人从这里经过的,眼下他们站在门口,来往的人都在打量他们呢。安好可不喜欢一直站在这,给人走来走去的看。

    进去后,安好又收拾了个桌子出来,让安东他们先给鬼谷子他们上了早饭。今天早饭吃的是香菇瘦肉粥,除此外还有凉拌的黄瓜、辣白菜,煎饺、蒸饺这些。

    早饭一般都没准备多少,所以还得在做。安初九他们就做了点炒饭,煮了点汤,贴了点葱油饼。

    暖暖的粥吃下去,鬼谷子只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。还是这样的日子好,这一天天的赶路都快把他给颠散架了。这次非得让他们多给点钱才是。

    安好喜欢辣白菜,一碗粥就吃了不少辣白菜,君深看着很是担心,这还是早上呢,这丫头咋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呢。话说她是学医的,这些不用自己说她都该知道,结果还这样。

    “多喝点粥,吃点蒸饺,不准在吃辣白菜了,这一大早的吃这些伤胃。”君深说着将安好碗里的辣白菜给夹走了,反正他是不想她吃这么多。

    刚夹到碗里,正准备吃呢,居然就给她夹走了,安好看着君深吃着辣白菜,真想过去咬他两口,叫自己不吃他却吃。君深呢,跟安好一样不想去浪费。

    经历过战场,就知道粮食又多重要,所以他其实并不那么挑食。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他们俩之间的互动不由得笑了笑,以前的君深什么样子他最清楚不过,他一直都认为君深很洁癖的,就跟百里星辰那臭小子一样,现在看来他对安好这丫头当真是很不同,自己这线牵得果断不错。

    以后要是他们成亲的话,他怎么也得要笔大的媒人钱才是。这可是他这么多年,第一次干这样这样的事情。想着他们俩,鬼老不禁在想,这两人要是有了孩子会是什么样呢,会像谁多一点呢。

    不过安好这丫头还这么小,想要抱他们的孩子,还得几年后去了呢。几年后估计他也不想到处跑了,到时候就天天去他们家蹭吃的,逗逗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安好却是没有注意到鬼谷子的表情,更是没想到,他的脑子里有这么多的想法。

    龙天宇见安好居然这般听话,不由得愣了愣,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,问鬼老也没有告诉他们,看来得好好查一下了,一看他跟安好间的关系就很不一般,这丫头喜欢这样的?

    龙天行坐在一边默默的吃着东西,喝着粥。安好和君深之间刚刚发生的事,他自然也是看到了的,看得出这个男子对安好很好,而且有很强的占有欲。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龙天月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有些气鼓鼓的小模样,不由得笑了笑,他这么做不也是为了她好吗。

    小白、小黑、大妞它们先吃完后,就回了楼上。知道安好他们有事,也没有跟着跳。反正它们已经习惯了,这样待在屋子里,它们也能玩一天的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安好、君深就和鬼老子他们一起上了楼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春夏、秋冬、朱雀、青龙他们刚吃了早饭,春夏和秋冬本来是要去睡的,见到龙天行他们回来,赶忙走了过来行礼。看着他们回来,她们也很是高兴,这就意味着她们公主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辛苦你们了,你们先下去休息吧。”龙天宇看着她们俩说道。

    她们走后,安好他们就去了里面,看龙天月去了。十多天没见,他们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担心呢,见龙天月没有继续消瘦,还长了点肉,龙天行和龙天宇两人心里都有些诧异。看来这安好真的是把天月照顾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还真是将这龙天月照顾得好,她身上的毒还是之前那样,你给她针灸的时候没少用内力吧。她现在的状态不错,气色也比之前好了不少,当真是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以前的内力就不错,鬼谷子给她把脉的时候就知道了。一般关系不是很好的,谁愿意牺牲自己的内力去救人呢。鬼谷子倒是有些佩服安好了,换做他的话他会让她慢慢好,反正死不了就行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鬼谷子这么说也明白了过来,难怪她之前看着那么疲惫,敢情是用了内力给人治病了。听完他不免就有些担心起来,这丫头太不爱惜自己了。而且她都没有告诉他的,不知道这样很亏损自己的身体吗。

    他们才回来,自然是要休息的,所以龙天月的治疗就安排在了午饭过后。

    对于安好不惜牺牲自己的内力救龙天月,龙天行和龙天宇都是很感激的,感谢的话说了不少,补身子的东西也送了不少给安好。他们之间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,对于安好这个朋友他们算是交定了。

    他们去休息后,安好就和君深一起出了门,去了集市。准备买点食材,做点好吃的给鬼谷子吃。怎么说,他也是她师父呢。

    至于自家爹回来的事,安好还没来得及跟他说,打算下午治疗过后再告诉她师父。

    快要到集市的时候,安好就让林城将马车停了下来。等马车停下来后,她就和君深下了马车,往着前面集市走去。

    街道的两边,摆着大小各式各样的摊子,卖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君深跟在安好身边,她买什么他就提什么,一圈逛下来,还是买了不少的东西。看君深手里提了这么多,自己手里也提了些,安好就没有在逛了,就和君深提着东西放到了马车后面。

    他们上去后,林城就驾驶着马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马车上君深将安好揽进了怀里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不管你以后怎么治病救人,我希望你能顾好你自己的身体,看你那样我很担心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啦,你看我第二天不又生龙猛虎的,你放心唔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还没说完君深就吻住了她的唇,吻得她有些气喘吁吁后才放开她,这样的贴近他的心里才格外的觉得真实,更加喜欢和她在一起亲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一点也不放心…。”

    亲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,心里也着实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好。这丫头当内力是大白菜呢这么容易来呢。

    可知随意使用是多么危险的,若是被反噬走火入魔,那简直就是要命的事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君深这话,又见这般认真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虽然这很耗费内力,但到底她和他们不一样,她有空间有灵泉,她的内力耗损后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的。

    感觉他的担心,安好主动亲了亲他。见他看着自己没动,安好整个身子又贴近了君深几分。唇也向着君深凑了过去,正在想要不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,君深搂住了她化被动为主动,与她来了个法式热吻,比前几次都来得激烈些。

    两人贴得近,彼此的衣服都弄得有些凌乱起来,当他的吻落在她的颈部、锁骨时,安好不由得打了个激灵,今天的他似乎有些失控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停下来…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最近有朱雀帮着调理,已经渐渐发育起来了,想着她还是很高兴的。作为女子谁不想要一个傲人的身材呢。

    君深也感觉到了异样,毕竟他们俩贴得近,听到安好叫停,君深就没有在继续了。不过却没有松开安好,还是抱着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个流氓,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呢,晚上不准在挨着我睡了。”推也推不开他,想从他怀里挣脱也挣脱不出来,安好觉得有些委屈了。

    听着安好这么说,在看着她那委屈的小表情,君深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过火了。现在他已经习惯抱着她睡了,不抱着她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她先亲自己的呢,这丫头还有理了。安好才不管什么有理没理呢,反正现在他太过火了,让她有些恐慌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流氓,就算是流氓,那也只对你一人流氓。你要是觉得我欺负你了,那你在欺负回来好了。你已经答应让我挨着你睡了,不能反悔。离开你,我会更睡不着的…。”

    在欺负回来,想得美,到头来坑的不还是她。

    “以后,你不准在随随便便的亲我了,不然小心我揍你。打不赢我也要揍你。”见他放开自己,安好坐在一边,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随随便便的,我是认认真真的亲的。”君深挑眉看向安好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深你大爷的…。”居然钻自己话的漏洞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大爷,以后再说这样的话,我还亲你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他还是要亲她,自己爆粗口他都要亲。他家住海边呢,管这么宽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想了想继续说道:“不准在亲这些地方了,别人要是瞧见,可得怎么说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,就亲到看不到的地方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君深说的这句话,整个人都是凌乱的,什么叫亲到看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还是不准在亲我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:“这个我没办法答应诶,因为看见你,我就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君深你这么无赖,你爹知道吗。

    “乖,别闹了。”君深说着给安好整理了下衣服,她露出的锁骨上红色印记格外显眼,衣服收紧了些都还能看见一点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皱了下眉,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小的盒子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,这是我弄出来的,我负责。”君深不容置疑的说道,随即用手指在安好的锁骨上涂抹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他竟然无法反对,这家伙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有点粗糙,涂上去凉凉的,还带着酥麻的感觉。手指触摸着安好柔滑的肌肤,君深有些爱不释手。看着她锁骨上的红色,君深有些懊恼,他应该没用多大力,居然就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都涂抹了好一会儿,还没好吗。”

    见他脸上露出抹心疼和懊恼,安好很想低头看看,那地方到底被他亲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颜色比之前深了,要多揉会儿,多抹点药。衣服一下遮不住,我会想办法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跟安好解释了下,随即又往前去了点,让林城先别回去,先去他的府邸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低头看了下,也看到了锁骨周围的痕迹,真想揍君深一顿。

    因为君深没在,他的别苑就没有几个人,他们是从后院进去的。让林城在外面等着后,君深就带着安好去了他的书房。

    “你这院子这么大,可比在我那绝味烧烤坊住着好多了,我看你还是回来住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家的房子这么宽,这么好,他不回来住,还跑到她那去跟她挤。

    “正好鬼老回来了那边有他照顾,既然这里这么好,今晚你就跟我回来一起住。你都还没来这里住过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想了想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回来住,又不是我们俩,我可没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跟你一起住的,所以我既然回来,就不会丢下你在那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,就开始调色了,他偶尔也会画画,画的最多的就是竹子。人几乎很少画,山水也偶尔会画些。

    安好站在一边,看着君深在那捣鼓,当看着他调出来的眼色时,不由得愣了下。

    君深拿着笔走了过来,看着安好说道:“去那边睡着,将衣服扯开一点,我给你画个图案,不然你这遮不住回去他们瞧着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这还不是他害的,他就是个坑。

    躺到一边的软塌上,安好纠结了下,将衣服扯开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敢给我画难看了,你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笑了笑没有说话,在安好扯开衣服后,他看了看开始画了起来。看着君深认真的神情,安好没有再说话。他画的画,应该不难看吧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他又换了笔,安好此刻真想看看他到底画了啥。

    画好后,安好就想起身看,不过却被君深阻止了,让她多躺会儿,等上面的画干了些后再说。

    他用的颜料自带香气,闻着有股淡淡的梅花香。安好身上的痕迹,怎么也得几天才消失,他用的颜料没用他的药水是洗不掉的,听他这么说安好也放心了,也避免再画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皮肤真白…。”而且很滑,这花画在她身上更是好看。

    君深端了个凳子,坐在安好的一边,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身上是穿着红色肚兜的,衣服敞开点,虽然看不到里面,但也依稀可见那抹红色。

    “流氓,不准在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早就把我看光了,不是吗。”君深笑了笑说着,凳子还往前移了点。她不说还好,她既然这么说,他也该有所表示才是。这些都是他后来想起的,阿九时候的他,真的有些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受了伤,后来你脑子出了问题,自己趁我不注意就脱衣服裤子,还能怪我啊。我早晨起来,还吓了一跳呢…。”

    想起跟他之前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安好就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依稀记得,你看了我好一会儿…。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,我那是被你吓着了。”还不是你身材太好了,一时间没忍住多看了两眼。本来想着不看白不看,看了也白看的,哪成想有今天呢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凑过来,连忙捂住了胸口,他不会是想现在看回去吧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脑瓜里,都想啥呢。你这小身板,还得好好长长,我有那么凶残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嫌弃我身材不好吗。”问完后,安好很想找个洞钻进去,她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呢。

    “不嫌弃,放心它还会长,这个书上有说。”因为安好,他接触了不少以前都不会看的书。对于以后她生孩子更是担心,因为书上说这是一道鬼门关,过程实则很凶险。看了那书,让他有了不想要孩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听着他一本正经的安慰自己,安好哭笑不得,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。敢情他近来看的书,都是关于这方面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喜欢小孩子吗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君深这么说,不由得愣了下,他怎么又问起这样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喜欢的吧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喜欢,君深就想到了她抱小葡萄时候的神情。可是生孩子这么危险,他不放心。虽然他看着也很喜欢,但是比起孩子,他更在意安好。

    安好却是不知道君深想了这么多,还想得这么远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喜欢吗。如果以后有了孩子,你想要几个呢。我觉得一儿一女就足以,正好凑成一个好字…。”

    生两个,那岂不是更危险,生一个他都还在想要不要生,她居然还想生两个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要你,有你就足以。你身上的图案已经干了,起来看看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担心安好并不知道,笑了笑,任由他将自己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将安好带到了他书房的内室,里面有床,有梳妆台,有衣柜,看上去就价值不菲,雕刻的花纹也很是精美。床上的蚊帐是红色的纱帐,床单和被子这些大红色的,上面绣着精美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着我,这不是我布置的,皇上将这宅子赐给我的时候,就已经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他进来看过,但是没有睡过,因为不睡这也就没让人重新换。屋子里一直有人在打理,所以四处都是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“挺喜庆的,这布料看着就不错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昨晚大婚过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拉过安好,一起倒在了床上,随即看向她说道:“床也挺软和的,要大婚我也是跟你,我们今晚就睡这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没有说话,翻身爬了起来,走过去照了照镜子。当看着镜中他画的图案时,安好愣了下。君深走了过来,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勿忘我的花语是永恒的爱、不要忘记我、真实的爱以及永不变的心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爱你,余生请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安好转过身一把抱住了君深,她莫名的有些不喜欢这两个字,听起来很悲伤。虽然安好没说爱他,但是君深已经很高兴了。

    将衣服整理好,安好就看到了一小朵勿忘我,在她胸口那绽放着,不得不说他画得真好。

    两人回去的时候,已经快要中午了,回去后安好就忙活了起来。罗衣也被安好叫到了后院帮忙,君深也帮着安好忙活着。

    快要到中午的时候,他们总算收拾得差不多了,中午安好就打算给鬼谷子做火锅吃了,另外还炒几个菜。

    因为酒楼今天中午有那么多客人,安好他们就先吃了,毕竟她得招呼鬼谷子他们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,喝了点泡的茶,他们一个个精神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饭是在后院吃的,才来的时候,鬼谷子不由得愣了下,这菜咋熟的生的都有呢。看了看中间的铜锅,他似乎明白了些。

    龙天行和龙天宇也没有吃过火锅,也难免有些诧异,安好跟他们讲解了下怎么吃后,就开始烫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弄了两锅,一锅是麻辣的,一锅是清汤的。至于小白和小黑在她炒菜的时候,已经跑下来了。

    安好就给他们做了炒饭,炸了鸡腿吃,大妞没有下来就给她端了上去。另外青龙和朱雀、春夏她们的安好也做了些让人端了上去。

    至于楼里的人,安好每人做了个炸鸡腿给他们,吃着垫了下肚子,毕竟他们都还有活要做,现在还吃不了饭。

    安好做的鸡翅很香,啃起来也软和,鬼谷子特别喜欢。火锅他吃着也不错,一个人光是吃鱼就吃了几斤,安好做的是微辣,龙天行他们吃着也很喜欢。

    君深也吃了不少,今天她做的菜,他也着实喜欢。

    午饭吃了很久,吃过后安好给他们上了泡好的凉茶,这个喝了没有那么上火。听安好这般说,一个个都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龙天宇见鬼谷子坐那喝茶,还不提治病的事,着实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其实厨房里,安好已经命人开始烧水了。

    水烧好后,安好就告诉了鬼谷子。随后就照着他的吩咐,将雪鸢花拿到厨房撵烂,兑水稀释过后几次,煎成了半碗水端给了龙天行他们,让他们拿到楼上给龙天月喂下去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已经让杂工将水提了上去,倒进了上面房间的两木桶里。还留了几桶。照着鬼谷子说的,将药材按着顺序放进了一个木桶里。

    君深一直跟在安好身边,心里有些担心。这男女有别,给龙天月医治的只能是安好,这逼毒她定然会施针的。

    这边药喂下去后,鬼谷子就让龙天行他们将人抬到安好他们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里面已经全是药味了。

    吩咐好,留下春夏、秋冬、朱雀和安好后,其他人全部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出去后,安好就让春夏她们把龙天月的衣服都脱掉,将她放进木桶里。屋子里放了两个木桶,一边有药一边没有。除此外还有几桶热气腾腾的水。

    脱掉衣服的龙天月看起来更瘦了,安好让她们将人放进了木桶里,这个木桶是长的不是很深,有她们照看着也不担心龙天月会被水淹着。

    屋子里热气腾腾,又不能开窗,着实有些难受,安好觉得这感觉应该快赶上那蒸桑拿的了。

    烟雾太大,只能让朱雀她们将烟雾扇开,好在她的视力不错,能够看清楚。将金针和银针都拿了出来摊开,准备好安好就开始在龙天月身上各处下针了,每下一针安好的额头就不住的渗出汗水,一来是热的,二来是因为她用了内力。

    朱雀看着拿出帕子给安好擦着,见她施了二十多针脸色有些白后,朱雀赶忙将之前准备好的灵泉水,喂给了安好喝。

    这次施针的范围广,看得春夏、秋冬都心惊不已,她们公主可真是遭了大罪了,看着安好脸色不太好她们也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冷了些后,安好又让她们添了热水,她坐在一边休息了会儿。今天太阳本来就不错,屋子里这么一整就更是难受了,要不是喝了灵泉水,一个个的只怕都晕过去了。汗水早已经将她们身上的衣服给浸透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龙天宇也等得很是着急,一直都走来走去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知道衣服定然会打湿,所以已经让龙天行吩咐下去,给她们每人买一套衣服回来了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让龙天行买安好的,就去了屋子将安好的衣服收拾了点,打个包提了过来,守在外面等着。中途他还问了鬼老,得知要下那么多针,心里更加担心了。

    药浴了许久,龙天月都没有吐出黑血,安好心里也有些着急,但是鬼谷子说了她的情况不同,来得没有那么快。将针撤掉后,安好又继续观察了会儿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个个身上都黏巴巴的着实不舒服,可是比起这些,她们更担心龙天月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