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八十九章 早点把你娶回家
    晚饭吃过后,夕阳已经落下去了,夜幕也开始降临了,送走鬼谷子他们后。安好和君深就手牵着手,出门散步去了。

    天还没有完全黑下,此刻乡间的小道依稀可见,因此还是可以走会儿再回去的。

    晚风吹过,两人都觉得特别舒服,牵着手沿着路慢慢走着。

    飞杨吃过饭后,就飞上屋顶坐了会儿,准备吹着夜风看月亮和星星。瞧见安好他们送完人后,走了出去,他也没有跟去。他可不想去打扰他们两个的二人世界呢。

    对于当初君深舍身救他,飞杨还是挺诧异的,对他也充满了感激,要不是他自个可能就活不到今日了。他这个人不错,对安好的好他也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村子里各家都亮起了灯火,火光虽然有些微弱,但是安好看着却格外喜欢。村子里的狗偶尔会狂吠两声,不过没多久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呢。”安好停下了脚步转而看向君深问道。她也是想到这就直接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君深听到安好问他,愣了下。要是以前他从没想过,现在有了她自然是不同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完安好说的,想了想看着她说道:“有,打算早点把你娶回家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一本正经的话,安好没忍住笑了,听他这么说无疑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就等你来娶我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回应了他,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将她揽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等你及笄,我就娶你回家,不准拒绝我。你光问我,那你呢,你的未来你可想过。”

    等到她及笄已经够久了,所以到那时候,他就不想在等了,怎么也得把她娶回家去。想到这些,君深的心里就莫名的高兴,对于两人以后的生活也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“多开些店铺,然后给我两个妹妹找两个好的夫婿…。”安好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丫头,你的未来都是在为别人着想呢,你的未来里居然没有我。”君深听完安好说的,不免有些故作失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我亲人,不是别人。至于你在我的心里呢,我的未来里怎么可能没有你呢。”安好不是个很会说情话的,但是她这句话,君深听着很受用,别提多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逗你了,你该知我不是那意思。听你这么说我好高兴,而你也在我心里呢。”君深说完,上前一步搂住了安好的腰,一个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。在她正要说话的时候,他那温热的舌头趁机而入,与她那丁香小舌缠绕共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抱着安好,君深将她抵在了一颗树上,两人在树下亲吻着。

    他的热情让安好有些招架不住,整个人在他的亲吻下,身子都软绵了不少,想推开他却是无力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虽然此刻正远远的躲着看着,它们的视力好,不用离那么近都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和君深亲亲,小白随即亲了旁边的小黑一口,小黑被小白突然这么一亲,吧唧一爪子就对着它扇了过去,将它扇出了几米远。

    这二货居然亲了它,小黑心里无疑是抓狂的。

    大妞看着趴在一边没有动,看主人他们亲亲挺高兴的,可是小白亲了小黑后,小黑为什么这么生气呢。

    小白爬了起来,抖动了下身子,将身上的树叶摇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黑,你太暴力了,我不就是亲了你一下吗。原来亲吻起来是芹菜味的,大妞你过来让我亲亲你,我看看是不是也是芹菜味的…。”

    它不喜欢芹菜,咋不能是肉味的呢。

    小白声音不大,是在外面说的,所以安好根本就没听到,但是小黑和大妞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大妞一听,浑身一个激灵,它才不要被小白亲呢。想着它站起了身,躲到了小黑的身后。

    小白见大妞不听它的,就向着小黑的身后小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刚靠近,就被小黑一爪子又扇了出去,相比小白,小黑的灵力却是想强上一些,所以它并不怕小白,反而经常收拾它。

    “流氓…。”

    小黑丢下这么一句,就叫着大妞走了,留下小白一个在风中凌乱。好像,它刚刚的确是有点流氓了,想着它赶忙追了进去。它可不能把小黑和大妞得罪了,不然就没有陪它玩的了。

    这边两人却是激情满满,安好被君深吻得整个人都火热了几分,衣服也凌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…。”

    得到空隙,安好伸手抵住了君深的胸膛,对着他说道。一说出口,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似乎都变了些,语气有些低还带着娇嗔。

    “好,不闹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君深看着安好嘴角微扬的说道,他的语气低沉中带着一丝情欲。

    安好真的很想问他,这样的他不难受吗,他身体的变化她不是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压抑久了,会不会坏呢。

    君深却是不知道,安好的小脑袋里,冒出这么多的想法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牵着手回屋子的时候,美食坊这边已经吆喝着吃饭了,新工坊那边也差不多是这时候。吃完饭,收拾好,大家一天的工作也就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杨梅看着桌上的菜,心里却是有些不满,同样的菜她们这几个女人做出来,可是一点也比不上那边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其他人却是吃的很开心,天天有肉的日子他们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看着干啥呢,快吃啊。你不饿吗。”云雪儿说着,夹起盘子里的肉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雪儿没有在那边工坊吃过,自然是不知道。但是这里吃的可比在家里好多了,因此对于现在的生活,她还有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生活好了,每个人都能在安好家的工坊上工,不少的人都不想嫁远了。毕竟这一个月这么多的钱,在别处可是没有的。真要是嫁远了,还怎么回来干活呢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都胖了多少了,还吃肉,不准吃肉,快吃菜。”杨梅说着将云雪儿碗里的菜夹了过来放到了云成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,将身子养好点。”

    云雪儿一脸哀怨的看着她娘,好不容易干活能有肉吃,她居然还不让她吃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为了姐好,就跟我一起监督她,而不是在这替她说话。”杨梅看着云成说道。这段日子她在这非但没瘦,还胖了,杨梅看着怎么可能不着急呢。

    云成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,他要是出口护着他姐,倒成了害她了。不过看着她,现在也确实该瘦点才好,太过于胖了也不行。云凡,怕是不会喜欢他姐的,他心里有这样的感觉,只是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跟他们一桌子吃饭的人都是邻村的人,听杨梅这么说,也不由得打量了下云雪儿。这身材的确是有点胖了,看起来都及笄了,听她娘这么说怕是还没说亲呢。

    见周围人都瞧着她,云雪儿着实有些无语。她这是摊上个什么娘呢,就差没四处宣扬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大家都开始扫地,收拾了下自己工作的区域,收拾好一个个就离开了。云雪儿他们是走得最后面,过去后就正好遇上从美食坊出来的云凡、郑有容他们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,云凡倒也不奇怪。可是这都几天了,他不免有些疑惑。看着跟他娘和奶奶聊得火热的杨梅,他不由得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而他则和云成走在后面。不过相对杨梅她们,他们两个却是没有多少话,说了几句后云成就不知道说啥好了。杨梅是恨铁不成钢,每次回去都要对自己的儿子教育一番。

    云雪儿陪着她们聊着,却时不时的向后看,见云凡看向她就连忙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对于云凡,云雪儿是越看越喜欢,就差没直接给他表白了。

    杨梅他们家先到,到了后杨梅还特意将他们的火把给了郑有容他们,毕竟他们三个人也就一个火把。要不是看着天色黑了,她真想让他们进屋坐坐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云雪儿开口说道:“娘,这个办法有用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婚姻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只要他娘和奶奶她们都喜欢你,你的机会可不就大了吗。等到过些日子,我再找媒婆去探探他们的口风…。”

    这边,走出杨家没多远后,贾氏停下了脚步,看着云凡问道:“凡儿,你有喜欢的人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奶,你说啥呢,我哥都还没成亲了,我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听着不免有些诧异,这个问题她们可从没问过他,现在却是想到了。

    郑有容看着云凡问道:“你这孩子,你哥虽然没成亲。但是你要有喜欢的,我们就先定下来,不然好姑娘都是别人家的了。至于你哥那,等他科考后我们就打算让他相看对象了。这几日你应该也看出来了,这杨梅的女儿云雪儿应该是中意你的。我们看着她也挺乖巧的,你觉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们可别错点鸳鸯谱,我对那个云雪儿没有一点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对谁有感觉呢。”郑有容听云凡这么说,不由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对谁也没感觉。”云凡说着就大步迈着进了屋子,她们有火把他也不担心。脑子里却是闪过一抹身影,但是他有太多的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没有就没有吧,跑这么快干啥,我又没有逼着他现在娶。”郑有容见云凡跑了,不免有些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,就没看见凡儿刚刚那表情,我看啊八成是有喜欢的了。”贾氏笑了笑说道。这一个个的都不成亲,她要什么时候才能抱到曾孙子,曾孙女呢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真要有他怎么不告诉我呢。不管他了,娘我们快回去吧,你慢点。”郑有容说着,将火把往前照亮,往屋子里走着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和君深回去后,家里已经烧好了洗澡水。

    君深的衣服现在是放到安好屋子里的,安好拿衣服的时候就一并装在布袋子里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他还在屋顶上跟飞杨聊,安好就先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她刚洗了出来,君深就已经提着水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衣服在里面呢,记得洗完后,把袋子拿回屋子。我先去看我娘和小葡萄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,等下我洗了澡就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向房顶的时候,飞杨已经不在了,她就回了屋子,整理了下自己就去了苏氏的屋子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安二丫、安三丫、安大海他们都围在桌子边不知道在看啥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快过来,爹给小弟取了几个名字,就是不知道选什么好。”安二丫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一听迈着脚步走了过来,刚走过来,安大海就将一张纸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也看看这些名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我觉得这个名字好听,爹说这个叫安沐西,你觉得怎么样。”安三丫指着纸上的一个名字说道。

    安沐西,看着这个安好瞬间就想到了安慕希酸奶。

    “沐西,听着跟女的似的,长姐我觉得还是叫这个安博文好,一听就是个有学问的人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是个取名废,她爹想出来的,其实听着都还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你们自己觉得叫啥好呢。”

    刚刚安大海有念名字,苏玉娘都是听见了的,见安好问她,她想了想开口道:“娘觉得都挺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安二丫和安三丫齐齐看向了苏氏,娘这么说,不是等于没说吗。

    安大海笑了笑,再次看了看开口说道:“就叫安逸晨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名字好,就叫这个吧,爹你取的名字就是好。”安二丫听完,立马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和苏玉娘、安三丫也觉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爹,我们出去坐着聊会儿吧,二丫、三丫你们就在这好好陪着娘。”安好想到了一些事,看着安大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长姐。”

    出去后,安好就和安大海坐到了石桌旁。

    “爹,二丫和三丫已经被人叫了这么多年,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们的名字,族谱上一直都没有把她们的名字写上去。如今我们更是和他们断了亲,所以得去衙门从新办一个户口,爹你是什么打算的呢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君深也洗了澡出来了,正好听到安好问安大海的话,迈着步子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跟你们一起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跟朱县令打声招呼的,你们直接去办就行了。”君深坐到安好身边,开口说道。户口好办,至于安大海到底还认不认他们,这点上君深就不好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就这样吧,有时间再去办。爹你去休息吧,我们也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回屋休息吧,我去给原家林看看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说着,就往着原家林他们那去了。

    眼下原家林的伤口已经愈合了,就是还得扎扎针,这点上她爹还是能做到的,安好倒也不担心,反正有什么她爹也会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屋去。”

    君深牵着安好的手,就往屋子里走。进屋后,关上门直接将安好抱上了床。

    将安好放下后,他从衣服里拿了一个瓶子出来,看着安好说道:“把领口敞开点,我给你把那画的花洗了,看看现在怎么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若是还有呢。我觉得还是不要弄了,就等它这样…。”安好没有立马按着君深说的做,反倒先问起了他。

    “若是还有,就涂抹点药,完了明天起来若是还没散,就在给你画。东西我都带来了,我不嫌麻烦,要我帮你吗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他,模样有些气恼,说什么也不动,她还就不信了他敢来扒她衣服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君深真的敢,他直接将安好摁在了床上,另一只手,将她的衣服领口给扯了开,露出了大片肌肤,连那紫色肚兜的带子,以及小部分花纹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用力过猛了,不过这颜色很配你…。”君深愣了下,随即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一看就差没啊的一声叫出来了,这混蛋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,她现在能不能退货呢,他根本就是头饿狼,就等着吃自己了。还好现在不能吃,不然她当真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你这哪里是用力过猛,分明就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淡笑不语,从身上拿出一块白色的帕子,将它折叠好后将瓶子里的药水倒了出来,在安好胸口上涂抹了起来,凉凉的感觉以及他指尖划过的感觉,让安好有些不适应。要不是看他在认真涂抹,安好真觉得他就是在趁机占她便宜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受不了这个感觉,伸出手握住了拉住了君深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,你能不能好好涂抹,速度快点,我怕痒。”

    君深弯下腰,在安好的唇上印了个吻,随即说道:“乖点,忍忍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这话,不禁脑子想了些其他的,这怎么听怎么像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收回了手,继续涂抹了起来,一道后他擦拭了下。本以为完了,谁知道他又从新抹药水。

    安好就想往下看,却被君深给看到了:“别动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颜色虽然没有发青,但是却也不是很好看,他当时肯定是用力过大了,以至于涂抹了药,都还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给你涂抹药。可能会有点痛,你忍着点。”君深说完,在涂抹药的时候暗运内力揉了下。

    是有那么点疼,但是对于安好来说都还好。

    看着颜色淡了些,君深松了口气,这两天应该就能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猜到还没好了,当真还有,都是你干的好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我错了,下次保证轻点…。”君深上去后,抱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敢在这样,我就亲在你脸上,脖子上。”安好听他这么说,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道。还下次呢,这家伙当真是欠收拾得很。好想咬他一下,太欠扁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现在就亲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君深放开安好,看着她一脸笑意的说道,呈现大字型的躺在了床上,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咬咬牙,爬了起来,腿跨过他的腰凑了上去,在他的颈部真的允吸了个吻痕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,你不是让我亲回去吗,忍着。”

    君深拿起的手放了下去,说真的被她这么亲近,他有些受不了。尤其她还坏坏的,凑近了又离开,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一下出口。

    安好却是不知道,自己无形中又让君深学到了一招。

    不过安好开了头,却是停不下来,在他的胸口上也吻了好几处,最后还咬了他红豆一口。他的肌肤很结实,但是这处到底要敏感和薄弱许多,被她这么一咬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让君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。

    在君深走神的时候,安好连忙从他身上翻身下来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,君深心里就一个想法,这丫头,胆子还真是大呢,居然敢这么对他。

    “不准一直看着我,你干的坏事可不比我少,药拿来我也给你涂涂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将药给了安好,他的确最近干了些不该干的事,不过到底是她自己凑过来的。

    涂抹完,君深就抱住了安好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在亲亲,就是单纯的抱着,他也觉得自己跟安好在一起,就会忍不住做一些事,可是分开睡他又舍不得。

    两人抱在一起,一人一句的聊着,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安好就先睡了过去,君深看了她一会儿,亲了亲抱着她没多久也睡着了。现在有了她,真的是不用吃药都能好好睡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明,等到太阳光照进来的时候,君深就醒了过来,见到自己放在安好胸口的手他有些愣,刚想收回手安好就抓住了他的手,摁在了她胸口上。

    到底是穿得薄,他几乎能感觉到安好那里的大小,见她没在动扯开她的手,连忙撤回了手,着实让他的心跳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以后得跟她多补补,她还小呢,还会长大的。

    君深正想着,安好的一条腿又搭了过来,看着她白白的腿,君深连忙将裤子给她往下拉了拉。

    见她还没醒,他又眯上眼睡了会儿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后安好醒了过来,看自己的腿搭在君深的腰上,赶忙撤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早安,我的小宝贝。”

    君深睁开眼看着安好笑着说道,他其实就没有睡着。见安好动,他就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安啦,快起床,我都饿了。”安好才不管他刚刚到底看没看到呢,说着就从君深的臂弯里爬了起来,还小宝贝呢,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肉麻。

    君深拉住了安好的手,说了句:“你还没叫我呢。”

    叫他,叫他啥。安好突然想到了,自己说今天看这样子是不让她走了,亲爱的刚说出口,君深就说了声乖,但是他依旧没放开安好的手。

    “坐在床边,先别走,我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就从床上起了身,穿好鞋子后,扯开安好的领口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嗯,颜色淡了不少,这下不用画了,不过还得涂抹点药。”

    收拾好,安好总算是吃了门,见外面没人才让他出来。君深看着安好对他招手,不由笑了笑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去苏氏屋子待了会儿,安好就和君深去了飞杨新房那边。听说他早上起来做了吃的,安好就没有给他带吃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飞杨正在那边坐着跟风天翔聊天,两人没见几次,却是一见如故。

    “飞杨哥,风叔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丫,君深,过来这边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了看房子,不得不说这人多建造得就是快,一个院子都修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见飞杨招呼他们,安好和君深走了过去,坐在了那边的石凳子上,刚坐下飞杨就给他们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在这树下喝着茶看着他们建房子,这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他们刚坐下,远处就来了一个身穿橙色襦裙的女子,走近一看可不就是风铃吗,而她的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。

    “安好你们也在这呢,吃早饭了吗。”看到安好他们在这,风铃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已经吃了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听到有人叫他,饭都没吃就跑出来了。大丫,你们也尝一个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、君深、飞杨看了看,一人拿了一个。

    风天翔已经不是第一次吃风铃做的包子了,心里却是很开心的。现在风铃给他的感觉,是长大了。这样他也没有那么操心了,自家女儿有安好这样的朋友,以后也不担心会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,安好我知道我做的没你好吃,但是我现在很努力在学呢。”风铃坐在安好的一边,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不错,就是味道淡了点,面团的发酵在改进下就更好了。”安好吃完包子后,看着风铃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继续努力的,爹等下篮子就交给你了,我去工坊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风天翔喝着粥,听风铃这么说,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君深也将包子吃了下去,虽然这包子比不得安好做的,但是她也的确是用了心了。关于风铃,君深听安好说过,她以前可是都不会做的,能做成这样,已经进步很大了。

    这是飞杨第一次见风铃,对于风天翔有个这样的女儿,倒是有些意外。看起来还真是够活泼开朗的。

    风铃却不是第一次见飞杨了,之前就远远见过,如今不过是近了些看。最近工坊里议论他的人可是不少,还有不少的女子

    都想嫁给他了。她看了几眼,就没敢在看了,毕竟盯着人看不好,话说他长得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在这里坐了会儿,安好又和君深在村子里逛了逛,逛了会儿后安好就和君深一起去了农场这边。刚过去,就见桑吉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东家,你来得正好,我正要去找你呢。有只孔雀出了点问题,进去看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桑吉说完就走了进去,安好和君深也跟了进去,进去就将门关了回去。

    孔雀到底怎么了呢。

    走过去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就看到一只孔雀躲在墙角一边,这一看它的羽毛似乎少了一两根,剩下的大部分都给染成了黑色,从小部分流露出来的毛色可见它是只绿孔雀。

    “东家,我们这门一直关得好好的,外人是进不来的,这才一晚上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走过去的时候,那孔雀就很受惊吓,安好抓住它提了出来,它身上的味道可不就是墨汁的味道吗。

    瞧着孔雀一副被摧残了的样子,安好不由得皱了下眉,走到一边喂了它一点灵泉水。

    安好看到了地上的脚印,这模样可不就是小白它们的吗。看到这,安好就想到上次小白被孔雀啄了的事。

    “桑吉,你去准备水给孔雀洗个澡,我已经知道是谁干的呢。”

    桑吉一听就赶忙去准备了,其他的人见安好来,也纷纷走了过来,说了几句,随后又各自去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正在山上玩,听到安好叫它们去农场,心里咯噔了声,该不会知道是它干的了吧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有些生气,也没有问她,就四处看了看,他也看到了地上的脚印,随即就猜到是谁干的了。

    铁门虽然关着,但是小白还是从铁门下,刨着泥土进来了。大妞到底太大了,不好钻进来,农场有人看到后就将它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小白跑来,安好指了指放在一边的孔雀,对着它说道:“是不是你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小白敢作敢当这就是我做的,只是我没想到会把它弄成这样,我知道我错了,你别生我气…。”

    认错的速度倒是快,趴在地上,一副错了的模样,安好看着也不想太过责难它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剪它尾巴,它也会疼的,你啊自个儿去给我把它身上洗干净…。”

    桑吉和何娜将水抬出来就听到了安好说的这番话,敢情这孔雀的尾巴,是被这个叫小白的小家伙剪得呢。

    安好都发了话了,小白哪里敢不做呢。等安好提着孔雀过去,小白跟着跑了过去,大妞和小黑也过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孔雀喝了灵泉水虽然好了不少,但是被它们这么洗自然不甘心了,它这么一动弄得小白它们身上都是水。

    看它们洗了会儿,安好就让桑吉和何娜去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给我好好待着,不准在这么顽皮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安好的训示,小白它们就回去了。还好有太阳,孔雀洗了晒了会儿,安好给它抹了点药,到底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对于小白能干出这样的事,君深也有些意外,这小东西还不愧是安好养的,当真是不好惹。一只孔雀啄了它,都记了它这么久,还反收拾了它一顿。

    离开农场后,安好他们就去了新工坊那边,看了看待了会儿,回去后没多久就吃中午饭了。

    吃了午饭,安好和君深就回房间睡午觉去了,回屋的时候才发现,自己的窗台上有两根漂亮的孔雀羽毛,敢情小白早就将这东西放到这了,她却是没有瞧见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是不是该揍它一顿,居然跑去干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那孔雀啄小白在先呢,你也别生它气了,睡会儿午觉吧。”君深说着就拉着安好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那家伙要是知道小白剪了孔雀的毛,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。

    安好也不是那么生小白的气,听了君深说的后,就脱掉鞋子趟到了床上。君深上去后就躺在了安好身边,抱着她亲了亲,聊了会儿天后就睡了过去。安好被他抱着,没多久也随着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醒过来的时候,屋子里的光线都黑了下来,安好和君深赶忙起了床。出去一看就看见漫天的乌云,风也在呼呼的吹着,这一看就是要下大雨的节奏呢。

    新工坊这边,早在变天的时候,就停下活收土豆片了。好在收得及时,被吹出去的没有太多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大雨就哗啦啦的下了起来。

    门窗全部都给关了起来,虽然有蜡烛,到底看上去还是很黑,云正德就让大家都停下休息。

    这场雨也不知道要下多久,反正没有干活,一个个就坐到一起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关好门窗后,就去了苏氏的屋子里,进去的时候,雨竹她们已经关好了门窗,点燃了蜡烛。

    见自家娘和弟弟都睡着了,安好就和君深出了屋子,回了自个儿的房间。刚睡了起来,此时自然是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一个蜡烛光线到底不行,安好就和君深点了好些个,四处放着。这样看起来,却是亮堂了许多。两人就斜趟在床上聊着天,等着天亮堂。

    美食坊这边,一个个也都停下了手里的活。青木他们在做完银耳培养料后,就来了安二丫他们这帮忙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都是学了的,做起来也得心应手了不少。木头却还是很差劲,一串风铃被他串的直接都搅在了一起。安三丫看着不免有些失笑,耐心的教了下他。

    下午还没忙多久,就开始变天了,随着天越来越黑,云凡赶忙去杂物房拿了蜡烛,刚给大家送完蜡烛天就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他就来了安二丫他们工坊这边,过来的时候一个个都在坐着聊天,他也坐了过去。原九九就坐在他的前面,见她还在那弄头花,云凡不由得冲着她说道:“九九,别忙了休息会儿。这蜡烛光线不行,这样干活太伤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他自己也愣了下,原九九听到是云凡的声音,转过身看向他笑着说道:“云凡哥,我这个做了就休息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云凡没事的时候,就会来这工坊坐坐,还会同她们聊会儿天,自然就熟悉了不少。

    郑有容想到她娘的话,今天就观察了下云凡,见他又来安二丫他们这边的工坊,就跟着来看看。这一看就见到云凡在和一个姑娘说话。

    对于原九九,郑有容见过,眼下一看就认了出来。离得远,她听不见自家儿子说了啥,但是心里却是有了点想法,这姑娘长得不错,性子看起来也不错,真要是他喜欢的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着,郑有容打算晚上回去的路上问问看。

    大雨一直在下,天慢慢的也变亮了些,见雨势小了不少人心里都松了口气。他们这出门都没有带伞,要是雨一直下还怎么回家呢。

    天亮起来后,工坊里的工人们又各自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将蜡烛吹灭后,就出了屋子,出去的时候外面还下着小雨,风也还在吹,却是没有之前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一丝凉意,君深和安好都回屋加了一件外衣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,安好就和君深打着伞去了厨房那边,帮着摘起了菜。家里这么多人吃饭。平时没事的时候,都是帮着一起忙活的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羽林和羽风摘完银耳回来了,回来后就帮着烧着火蒸饭了。下了雨空气凉爽,带着丝凉意,烧着火倒是还不错。

    天气凉爽了,正好炖汤喝。除了野鸡汤,还炖了排骨萝卜汤。凉菜今晚上就没准备了,全部都是炒菜。

    准备炒菜后,安好就让羽风和羽林去给安二丫他们送伞叫他们回家吃饭了。

    烧了两个锅,安好和慧心她们各自做了自己的拿手菜,君深在一边看着,看了会儿他也动手炒了个菜。中午没吃多少,这下闻着菜香安好就饿了。

    等她们差不多做好的时候,安二丫他们都回来了,就帮着搬碗筷吃饭了。

    晚饭吃的慢,一个个都吃了不少。安好也吃了不少,看得君深有些担心,怕她吃撑了。所以吃完饭后,他就拉着安好在屋子的走廊四处走了走。

    不过没走多久,安好就不想走了,她还想吃点水果呢。走回去后,洗漱过后,安好和安二丫她们一起洗了不少的水果出来,洗好后全部切了出来,大家都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回屋的时候,安好还端了一大盘子的水果,放在了床的一边,画了会儿画她又吃一块。君深见她画画就没有打扰她,就在一边看着,偶尔也会喂她一块。

    画了会儿后,安好自己也没有在画了,放下画本吃了点水果,就去上茅房去了。

    回来后,她就脱掉了外衣,刚上床君深就把她抱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忙完了,下次不准在晚上画了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