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九十四章 一个个笨死了
    林氏听林巧有话跟她说,心里不免有些奇怪,她要跟自己说什么呢。话说,她们俩可没有多少交情呢。

    林巧要给自家大哥儿子说亲的事,并没有告诉安大河,安大河若是知道的话定然是反对的。安玉梅是他看着长大的,现在虽然长得不错,可是脾气性格这些都是不好的。这要是结上亲,以后怕是有得闹。

    而且安大海都没有原谅他,他可不敢往他们跟前凑。

    正好这边有个石桌,林氏看了看,就招呼着林巧去石桌这边坐了。

    “大嫂,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。”坐下后林氏看着林巧说道。

    林巧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行,那我就直说了。我大哥家的小儿子今年十六岁,长得一表人才,在点心铺子当学徒,是个踏实肯干的,现在也在说亲呢。我看玉梅挺不错的,所以…。”

    若是能成,这以后关系就能更近一步了。他们家也能通过安大江家跟安好他们缓和关系。这安好这般本事,跟她交好是有好无坏的。

    想着江氏,林巧就烦得很。要不是她,这关系也不会处成今天这样子呢。

    林巧开口说她大哥儿子的时候,林氏就已经猜到了几分了。这一听下来还真是那样,她倒是够直接的。

    “大嫂,这个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,玉梅这丫头性子还是挺强的…。”林氏看着林巧笑了笑说道。自己的女儿,她最了解不过,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心的。

    林氏说完,林巧也听明白了,意思无非就是要安玉梅自己看得上。什么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他们都不在意呢,居然这么宠女儿。

    “大嫂你们还真是疼女儿呢,既然如此那有时间我就带我家侄儿来,你让玉梅暗中看一眼,若是能成可不就是亲上加亲吗。”

    林巧想了想开口说道,一切都开了头了,怎么也得争取下才是。

    林氏跟林巧寒暄了几句后就回了前院,反正她是不怎么喜欢这个林巧,至于将女儿说她大哥的儿子那是不可能的。不过碍于她是大嫂,林氏也不好说得太直接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、君深一直在和云正德他们聊着,一直聊到了吃晚饭。

    云凡在晚饭前也回来了,他送安老头和王笑去医馆看了病后,又送他们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这边,秦云生一直都等在茶楼,得知安好他们一家在城南待了一天,马上吩咐人去查了查安大江他们的底细,以及跟安好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吃过饭,告别安大江他们后,他们就各自回了家。

    安好要给龙天月治疗,就和君深回了绝味烧烤坊。安大海想着昨天没有回家,今天怎么也得回去,就和安二丫她们坐着云家的牛车一起回了村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回绝味烧烤坊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了十多桌的客人了,今天的生意倒是不错。安好刚走进去,安东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东家,我们酒窖里的酒,卖的多少坛我们都是有记载的,可是今天下午我清点的时候,却空了五个坛子的酒。我们楼里的人喝酒都是喝的大坛子里打起来的,根本没有喝过这小坛子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东看着安好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安北也走了过来,看着安好说道:“厨房也莫名奇妙的少了不少吃的,下午买来冰的西瓜也没有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完皱了皱眉,什么贼胆子这么大,居然偷到她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地窖看看吧。”君深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东、安北你们忙你们的,我们自己去地窖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安东和安北听着点了点头,就没有在这围着安好了。他们走后,安好就和君深去了地窖。

    地窖里的酒,大多都是出自空间,少数的是安好从别地买的,酒不同价格自然也是不一样的。被偷走的酒,一坛子安好卖的是十两银子,这一下不见了好几坛,可不就少卖了几十两银子了吗。

    开门进去的时候,就闻到股浓郁的酒香,里面除了几个大缸子的酒,剩下的全都是一坛子,一坛子的酒。

    视线看过去,安好就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东倒西歪的坛子,既然安东他们已经发现了怎么可能不收拾呢。想着,安好走了过去,君深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数竟然有六个空的坛子,看了看周围安好就看到那边整齐的放着五个空了的坛子。敢情是又被那贼给喝了六坛了,这也太能喝了吧,而且这屋子的门窗都是关好的,他到底怎么进来的。

    想着安好看了看屋顶,就发现房梁上有脚印,这贼的武功看起来很不错呢。

    “君深,这贼居然偷喝了我十一坛子的酒了,你看他还是从房顶上下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他们要喝酒,都是直接让安东他们送的,自然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。

    “他这么喜欢喝酒,肯定还会来的,我们走吧,我会让林城盯着的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点头,君深就牵着她的手,一起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到大厅前,君深松开了安好的手,出去找了林城,让他暗中盯着酒窖。

    安好在大厅待了会儿,等到君深进来后,他们就一起上了楼。

    刚走到龙天月的屋外,安好就听到了鬼谷子的笑声,什么事这么开心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又赢了,给钱,给钱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是在干啥呢,安好先君深一步走了过去,敲了敲门。听到有敲门声,龙天行就让春夏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们终于回来了,快过来,师父我都赢了他们几百两银子了,他们俩真笨,不过他们的钱挺多的…。”

    听鬼谷子这么说,安好嘴角微抽,她想到了四个字,人傻钱多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走了过去,挨着鬼谷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不就是当了六次的地主,赢了我们六次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等到小爷当了地主,哼哼不好好收拾你…。”

    龙天宇挽了挽袖子,很不服气的说道。这东西他们都是一天学的,他还就不信他一直赢不了这老头了。

    “来啊,老头我可不怕你们。”鬼谷子说着也挽起了袖子。

    安好看他们的样子,就知道他们最近相处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继续…。”龙天行也是个不服输的,今天连输了六次他着实想赢一次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们就等着输钱给我吧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着,就开始发起了牌,三人又开始打起了地主。没多会儿,鬼谷子又连赢了几次,而龙天行和龙天宇却是输得都快要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输了这么多次了,不和你们打地主了。丫头,有这么好玩的东西你居然不告诉我,我也是今天去百里星辰那臭小子那,看见他们玩才学的,老头我就是聪明,都是一天学的,你看看他们,输得裤子都快没了…。”

    龙天宇和龙天行,此时的确输得很没有语言。到底是他们运气太差,还是太笨了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带回来一盒子的东西,不过百里星辰那臭小子没有教我,但我还是知道这东西叫麻将,还在那看他们玩了会儿呢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着,从旁边的柜台上,提了一个盒子过来,打开后安好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可不就是麻将吗。这个麻将还是骨头做的,看起来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鬼谷子却是没有告诉安好他们,他是趁着百里星辰不注意,将这麻将给提回来的。本来他是想跟他要的,可是百里星辰就是不给。

    安好拿在手里看了看,笑了笑说道:“这个做得挺不错的,你们要是想玩的话,我可以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们就要学这个。都是一起学的,我不信我今晚上还不能赢了。”龙天宇见鬼谷子也不会,立马就来了劲。

    君深只会叶子牌,不会麻将。既然安好要教,他自然也是要学的。

    青龙和朱雀是守在里间的,刚刚他们打叶子牌的时候,它们就出来看了。不过到底是不会,听到安好要教他们玩麻将,青龙和朱雀都走了出来看。

    春夏和秋冬也站在一边看着,对于这样稀奇的东西,她们也很是好奇呢。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的记性都不错,没多会儿就全部都认得了。认得后,安好就开始给他们讲解玩法,还示范了下。

    教得差不多后,安好就让他们试玩下,龙天行、龙天宇、鬼谷子、君深他们四个正好凑一桌,安好就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丫头你快来看我这牌,咋这样呢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到底还不怎么熟,打几次就问了安好好多次。

    安好倒也没有不耐烦,细心的解释着。龙天行他们也请教了安好,看得君深有些不爽,明明学会的也装着不会让安好教他。

    安好就知道君深是故意的,毕竟每次学什么他都是最快学会的。

    感觉学得差不多后,鬼谷子就说要打钱的,龙天行和龙天宇输了这么多,自然是想赢回来的,打钱他们自然是同意的。君深也没有意见,于是他们就开始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鬼谷子连赢了他们三次,就开始嘚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师父我厉害吧,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笨死了,等下师父赢了钱,就分钱给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打到后面,龙天行和龙天宇还是输,鬼老也输了,君深一人独赢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快来帮师父打,师父都快输得没钱了,你不会见死不救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笑了笑,此时她坐下去打,到底是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就坐下打吧,我们都输了这么多了,也不差这点。”龙天宇还没有跟安好打过牌,自然是想见识下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可不能放水,赢了君深那臭小子的话,师父就送你本医书,这可是师父才得到的,保管你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赢君深,鬼谷子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安好笑了笑,抬眸就看着君深看着她,目光柔和得安好都有些不敢看他了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坐下去后,手气立马就不一样了,开始的第一局就来了个清一色,自摸家家都给钱。鬼谷子端着凳子挨着安好坐的,他们给了钱后,他就开始数起了钱。那财迷的模样,跟之前的安好又得一拼。

    龙天行和龙天宇,在安好坐下来后也赢了几局,但是到底是赢得少,输得多。打到吃晚饭的时候,他们俩一共就输出去了一万两。

    而安好和君深势均力敌,两人赢得钱都是差不多的,硬是没有分出输赢。鬼谷子在一边看着,自然知道安好有没有放水,对于君深才学就打这么好,鬼谷子只道没天理。

    这小子果断就是克他的,跟他一起打,输得就是他。但是答应给安好的医书,鬼谷子还是给了安好。两人平分了钱,一下得了这么多钱,鬼谷子还是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在安大江那安好他们并没有吃多少,下面叫吃饭后,他们也去了。陪着鬼谷子他们吃着烧烤,喝着酒,聊着天。

    安好打算明天就给龙天月医治,不过具体醒来的时间,她也是确定不了的。龙天月伤了头,轻点就是失去记忆,严重点怕是会傻。听到安好这么说,龙天行和龙天宇都很是自责。

    不过傻只是一时的,经过后期的治疗还是能好的,听到这后面的话,龙天行他们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吃过饭,洗了澡后,鬼谷子又叫着安好他们打牌,却是被君深给拒绝了。鬼谷子看着君深那粘着安好的样子,也没有在执意要安好跟他们打牌,就跟龙天行他们回屋打地主去了。

    今晚上,安好特意多烤了点肉,放在了厨房里。

    安初九他们收拾好,洗了澡也去休息去了。安北和安东他们就回福满园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进屋后,两人都没有睡觉,坐在桌子边聊着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说那贼,今晚上会来吗。”安好坐在桌子上,双手撑着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这么爱喝酒,怎么可能不来,我们且等着就好。”君深说完,伸出手揉了揉安好的头。

    “你又摸我头,头发要是乱了你可得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负责。”君深说着将安好抱到了腿上,伸出手抬起安好的下巴就亲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脸色绯红的安好,君深笑了笑,亲吻一阵儿后才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“要吃苹果吗,我给你削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。”就知道欺负她,果断奴役他一下。

    君深的手指很修长,拿起一边的小刀,利落的削了起来。他的神情很是认真,烛火下那张俊美的容颜,看得安好有一瞬间的失神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发现个问题,你认真的时候真帅。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削苹果呢,居然削得这么好…。”

    帅安好之前就跟他解释过,此刻他自然是知道那是啥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真的时候就不帅了吗,削苹果第一次,有些天赋就是别人比不了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就说话,凑那么过来干啥,比脸大啊。你还挺自恋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信…。”君深笑着说着,随即将他切好的小块苹果,喂进了安好那喋喋不休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嗯,还挺甜的,你也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吃。”君深说着,喂了一块给安好,随即咬住了苹果的另外一头,吃下去后又对着安好亲吻了起来。一时间两人的嘴里都满是苹果的香甜。

    安好被他亲吻得七荤八素的,很想推开他,却被他紧紧的扣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此时绝味烧烤坊不远处的房梁上,正坐着一个白发的老头,手里正拿着鸡腿啃着。啃了几口后,他又拿起酒壶喝了起来。喝着他摇了摇酒壶,见酒没有后就将鸡腿快速啃完丢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站起身,他施展着轻功飞身就向着绝味烧烤坊的方向去了,他的速度很快,快得若是有人瞧见,怕是只会看见一抹白色的虚影。

    来到绝味烧烤坊的屋顶上后,他蹲下了身子,快速的就揭去了上面的瓦片,施展着缩骨功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闻着这屋子里的酒香,他就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