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九十五章 偷酒的贼,莫云邪
    林城是一直躲在绝味烧烤坊的屋顶上的,当看到一个身影飞过之时,他也惊了下,这速度也太快了点。想着他赶忙看了过去,就看到那白影落在了酒窖上的屋顶上,速度很快的拆开瓦片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今晚有月光,他倒是能看个大概,这个老头还真是不简单呢。轻功这么好,还会缩骨功。

    想着,林城赶忙飞身离开了屋顶,去通知君深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,君深松开安好后,看着安好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的唇,赶忙从衣服里拿了个盒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乖,别动,这个抹上去就好了。”君深见安好气鼓鼓的小模样,亲了她的额头一口,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跟她涂抹,都是她睡着后,现在这样醒着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你,推你都不放开我的。”安好只觉得唇上麻麻的带着丝痛感,听到君深这么说,嘟了嘟嘴看着他有些委屈的说道,手也没忍住的在他胸口捶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好,好,都是我的错,我们先上药吧。”君深笑了笑连忙认错的说道,她这小拳头,捶在他的身上让他更加想亲她,不过没敢在亲她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没在动,君深打开了盒子,蘸了点在安好的唇上涂抹了起来。两人离得很近,被他这样摸着唇,安好只觉得心跳都快了几分,没忍住伸出手一把捏住了君深的手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能快点吗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,你在动更涂抹得慢,这药必须要涂抹均匀,还要按摩一下,明天保管你起来就不难受了。”看着安好红红的脸,君深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觉得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话说了等于没说,这下感觉他动作更轻柔了,让她有点想逃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好觉得君深就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可是呢识相的她此刻没有去反驳君深的话。

    刚抹好,君深正想着抱安好上床去睡觉,门外就传来了声音,一听声音君深就知道他们要抓的贼来了。

    “走,带你去抓偷贼去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拉起了安好的手,就往门外走。刚刚的声音安好听到了,不过他怎么就知道是偷酒贼来了呢。

    楼上有空,楼下却是漆黑一片,君深搂住安好的腰,飞身就落到了楼下大厅。

    随后他就拉着安好的手,一起去了酒窖那边,刚过去就看到了一个身影,随即就听他叫了声主子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安好自然知道是林城了,君深没有带其他人来,刚刚通知他们的肯定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里面有微弱的光芒渗透出来,安好走上前,将窗子弄了洞看了看里面。就看见里面的地方,放着烛火,一个看不出长相的花白发老头正在抱着坛子,一口一口的往肚子里灌着。地里摊着一油纸,上面放着一只烧鸡,他喝了些酒后扯了个鸡翅膀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,听到声音那人回头看了她一眼,又继续啃了起来。君深和林城也跟在安好的身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臭老头,你居然敢偷喝我的酒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地上的几个空坛子,有种大白菜被猪拱了个感觉,看着他灌得倒是都是,心里就有些生气,这在怎么说也是朱雀的劳动成果呢,他就这么浪费。

    莫云邪一听,视线仔细的打量了下安好,在看着安好的时候,莫云邪只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。不过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呢,听她骂自己是臭老头,抓起一边纸上的鸡骨头,对着安好就袭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刚刚已经发觉到他们来了,不过这次他没想在藏,也想看看这楼的主人长个什么样。如今见到,不免有些意外,这酒楼背后的人居然是个小女娃。

    莫云邪出手的速度很快,君深在他动手的时候,就一把将安好揽进了怀里,大手一挥就将那飞掷过来的鸡骨头扇了回去,莫云邪翻身避过,鸡骨头却是插进了墙里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,眼中闪出了异样的光芒,这小子出手真狠。

    要不是君深出手快,安好早已经被莫云邪丢过来的鸡骨头袭击到脸了。莫云邪用的力度,虽然不是很大,但要是被袭击上脸准会受伤的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你居然说我是臭老头,我哪里臭了。臭小子,反应倒是够快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君深微冷的脸,倒是来了几分兴致,脚下一蹬,三坛子未解封的酒就飞了起来,只见他双手舞动,推出一阵劲风,三个坛子就飞快的向着他们三个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看起来可是比他还心疼酒呢。他到看看,她怎么接。

    君深在酒坛子飞过来的时候,出手截住了即将飞过来的酒坛子,一手一个,接住酒坛子的他,身形微晃后退了几步才稳下了下来。林城的武功到底要弱些,手虽然抓住了酒坛子,但整个人却是抱着坛子撞到了墙上。顿时气血翻腾起来,一口血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先去看林城,我没事…。”见安好向着他走来,君深看着安好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,连忙走了过去,给林城把了下脉,拿了一颗药丸给他吃。

    “莫老的武功果然不凡…。” 安好刚走向君深,就听他嘴里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倒是有眼界,当真是后生可畏…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也很有意思,居然还会医术呢。

    安好听君深这么说,不由得看向了他。刚刚他没有认出来,现在怎么就认识了呢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天山派的掌门,雪鸢花就是他给出来的,他刚刚使用的招式就是他们天山派的归一神功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介绍自己,莫云邪站直了身子,捋了捋自己的胡子,那模样着实有些自豪。看得安好嘴角微抽,这莫云邪还真是够自恋的。说他胖他还就喘上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老头之前我们给你酒,你给我们雪鸢花。已然两清了,你现在喝了我这么多酒,你是打算给雪鸢花呢,还是赔钱呢。”安好看着莫云邪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雪鸢花没有,要钱没有,要人有一个。”莫云邪已经打定主意赖上安好了,她这的酒好喝,东西也好吃,他难得出来一次不吃个够他才不回去呢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衣服挺值钱的,身上的玉佩酒壶也挺值钱的,就把这些留下好了…。”臭老头打的什么主意,她能不知道吗。刚刚居然对自己动手,才不要留下他呢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你也太不识货了,最值钱的是我好吧…。”莫云邪听安好这么说,连忙开口说道。这丫头倒是有点意思,居然还不要他。

    “要你,你能干啥,你这么能吃,这么能喝…。”安好笑了笑,看着莫云邪说道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般嫌弃他,莫云邪心里很是不得劲,开口就说道: “老头,我会的可多了,别人不会的我都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喂猪,喂鸡吗。”安好听他这么说,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笑了笑也没有参言,林城打了会儿坐,整个人好了很多。这莫老怪的内力当真是强。安好姑娘让他喂猪,他怎么可能要干呢。

    “我,我会吃。老头我这么聪明,不可能学不会喂鸡、喂猪的,不过前提我得要有酒喝,还得有好吃的…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居然叫他去喂猪。她不是开酒楼的吗,怎么还喂猪呢。

    “你要求倒是挺多的,这些可以有,但是酒限量,一天只能一坛。”安好听着莫云邪说的话,不由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一坛你这也太抠门了。”一坛子,他一天至少也要喝五六坛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就脱下外衣,放下玉佩酒壶走人吧…。”安好说着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别走啊,行,就这样,我答应你了。”玉佩可是掌门令牌这丫头倒是有眼光,想要,想得美。

    “林叔是被你打成这样的,你就负责把他治好吧,我这里的酒就算你一百五十两,你干活一天一百文,你若是没还我钱就跑了的话,我就去你天山派要去,到时候大家都知道你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…。”

    “林叔需要你照顾,你们就住一起吧。”安好说完,就拉着君深走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站在原地,有些目瞪口呆,这丫头太坏了。他能现在走吗,可是好像又有些舍不得美酒呢,这可比他在其他地方喝得好太多了,一定得把这背后酿酒的人找出来,请回天山派帮他酿酒去。

    出去后,走了段距离,君深不由得开口问道:“你的农场里,何时有鸡有猪了。你怎么想到要留下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鸡没有猪可以买呢,何况农场里又不止喂这几样。不留下他,他肯定也会经常光顾我这酒楼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着安好的话,觉得她说得还是有道理的,也没在多说啥,两人就牵着手一起回了楼上。

    经过龙天月房间的时候,里面的光线明显暗了不少,看完鬼谷子他们已经睡觉去了。守前半夜的是春夏,听到动静连忙坐起了身,不过却是没有看到人了,因为安好和君深已经回屋了。

    这边,莫云邪纠结了会儿后就向着林城走了过去,给他把了下脉,输了点内力后就让他带着自个儿回屋去。这些天他都是睡树上,可是一直都没有睡床。

    坐上那软软的床,他就舍不得离开了,不过还得给林城扎针,他已经答应安好了,自然得将他治好。

    因为第二天,安好要给龙天月治疗,君深晚上就没怎么闹安好,两人抱着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翌日天刚亮,安好就醒了过来,看了看抱着自己的君深,她笑了笑捏了捏他的脸,坐起身将外衣穿好正准备下床,君深就一把拉住了她,带回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早安吻…。”

    刚醒的君深,模样看上去很是慵懒,抱着安好就不撒手,仿若树袋熊一般。

    安好凑了上去亲了亲他,亲完正想离开,君深又回吻她,一会儿才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他们就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出去没走多会儿,安东就上来给朱雀、青龙、春夏她们送吃的了。送完后,看到安好他们走过来,就告诉他们吃早饭了。说了后,安东又去敲鬼谷子他们的门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下去没多久,林城和莫云邪就先下来了。

    早饭做的样式现在多了点,凉面稀饭、蒸饺、生煎包、葱油饼都做了些,另外安好已经教了他们磨豆浆,所以现在早上又多了豆浆喝。

    看着这么多好吃的,莫云邪昨晚上的不爽早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龙天行他们是一起走下楼的,当看着桌子边坐着的莫云邪,鬼谷子不由得揉了揉眼,他没看错吧。

    龙天行和龙天宇也有些诧异,他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老头怎么会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走过来坐下后,看向一边的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总之他就是跟着你们回来的。昨天还…。”安好想了想开口说道,话还没说完就被莫云邪出口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小鬼子,你都能在这,我还不能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莫老怪,你也就比我大几岁,不准叫我小鬼子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莫云邪叫自家师父小鬼子的时候,喝下的豆浆差别没把她呛着。君深看着,连忙给安好拍了拍背,这丫头反应咋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小几岁,你也比我小,我觉得叫你小鬼子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敢叫我小鬼子,我就叫你大莫子,大老怪…。”

    龙天行和龙天宇甚是无语,这两人还真是还斗嘴。之前见面就斗上了,现在还这样。老还童,还真是一点也没说错。

    “你要敢叫这些难听的名字,小心我揍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名字这么难听,取出来的名字自然难听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瞅着两人这样子,不由得皱了下眉,她可不想看他们打起来呢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们能好好吃早饭吗,你们再不吃,我们可都吃完了。”安好说着就吃起了凉面,这酸辣的感觉,让她着实喜欢,不过君深没让她吃太多。刚刚拌好的一大碗,就被他分去了一半,真想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“师父,小娃娃,他是你师父…。”莫云邪自然听出来了,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呢,他就是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我还不能有徒弟啊,我这小徒儿,可比你那些渣弟子强多了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没有接话,上下打量了下安好,能被鬼老头这么夸,医术应该是不错的,就是不知道好到什么程度了。这丫头倒是有意思,能做他的徒弟就好了,他的医术可比鬼谷子这老头强多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安好他们就上了楼,莫云邪也跟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进屋后,安好就同鬼谷子聊了起来,君深和龙天行他们不懂针灸,但也清楚穴位。安好要在这些穴位下针,的确是有些凶险,但也选择相信安好。她既然能保住皇妹这么久,定然也能治好她的。

    莫云邪在一边听着安好要下的穴位,心里也有些吃惊,这丫头倒是聪明,不过的确有些险,每一针都必须得下好。

    商量好后,鬼谷子他们就出了屋子,屋子里就留了朱雀、春夏、秋冬帮安好的忙。

    要不是病人是女子,莫云邪真想进去看看安好下针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安好就端着一个凳子,坐到了床边。先给龙天月把了下脉,倒了两颗药丸给朱雀让她将药丸给龙天月喂下去。

    药丸入口即化,倒也不难得吃下去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开始给金针消毒,那边她们已经在开始给龙天月脱衣服了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好后,安好就开始下针了,朱雀则拿着帕子守在一边,当安好头上有汗水的时候它就会给安好擦拭掉。

    为了效果更好,安好在下针的时候,都是用了内力的。她昏迷了这么久,对她身上的各个器官都有了一定的损伤。下针的地方自然也多,安好一下扎完是不可能的。就分了几处,没扎一个地方,安好就会休息会儿,毕竟太耗费了内力了,要是君深看着又该说她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龙天宇也等得有些着急,不过也知道这扎针不易,所以虽然着急却是没有开口问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快要到中午了,安好是扎完休息了会儿,才让他们去开的门。

    门打开后,君深第一个走了进去,其他人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君深看安好的脸色就知道她用了内力,鬼谷子自然也是看出来了的。不过这次他早有准备,在安好出来的时候,就给了安好一瓶药丸,让她隔一个时辰便吃一点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快回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先回屋休息去了。”

    青龙看着安好的模样,不免有些担心,见君深跟出去,它也不好跟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走后,鬼谷子和莫云邪他们就去看龙天月去了。进去后,两人纷纷给龙天月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“这次扎针很成功,堵塞的经脉已经通了,要不了多久肯定就能醒过来了。”鬼谷子把了下脉,看着龙天行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醒是能醒过来,可她脑子里的血块还没化完呢,这醒过来都不一定能记得之前发生的事了。这么小个娃娃,居然遭这么大的罪。”莫云邪看着皱了下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们不好,没有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她会好起来的,你们就放心吧,至于以后回去你们可能派人照顾好,有些事就不用老头我多说了。我们接着斗地主去吧。”

    难得这么轻松就赢到钱,他怎么也得多赢他们一点。

    龙天宇和龙天行一直都是赢的时候少,输的时候多,知道鬼老想赢他们的钱,也没拒绝就一起出去斗地主去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不知道斗地主是啥,在他们打得时候,就在一边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边,君深和安好回屋后,君深就给安好倒了水,让她吃了药,给她盖住了薄被。

    安好见君深坐在床边没有说话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我就是有点累,其他没啥的,你别担心。你能上来,抱着我睡吗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脱掉鞋子后就上了床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那么拼,我看着你这样,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点了点头,等到以后玄武破了封印后,她应该就能轻松些了,毕竟玄武会医术,绝对比自己的医术还好。

    安好没多久就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,君深摸了摸她的小脸,陪着她睡了会儿,就起了床。

    中午饭的时候,君深就将他和安好的午饭拿了上去,他想陪着她吃饭呢。

    坐着看了看安好,见她还没醒,君深还是将她叫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乖,吃了药,吃了饭在继续睡。”

    安好睡了会儿,到底好了很多,看着她还有些迷糊,君深将她抱了起来,放到了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坐好了,小心摔了。先吃药,吃完后我们在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安好有些不想吃药,但是她若不吃,他又该担心了。想了想还是乖乖的把药给吃了。

    安好吃完药后,君深就将盛好的鸡汤端给了她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