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两百九十七章 龙天月醒了
    要是能将安好拐来做他的徒弟就好了,一想到以后天天有美食吃,有美酒喝,莫云邪看着安好的眼睛都放光了。安好却是没有注意到莫云邪看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丫头,来多吃点,今天真是辛苦你了。”莫云邪拿起筷子,夹了一个夹沙肉给安好,笑着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想收她做徒弟,他自然要对她好点了。这样以后提收她为徒,也容易些。可是他没敢现在就提出来,心里也很怕安好会拒绝他,难得看中一个,说什么也要将她收了。

    “无事献殷勤…。”鬼谷子看着莫云邪对安好突然这么好,不由得白了他一眼,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对丫头好,我乐意,你管得着吗。”

    这鬼谷子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呢,居然能收到这样的小娃娃给他做徒弟。想他这么多年,就没有遇上他比较喜欢的徒弟,一个个也笨得要死,看着他就头疼。

    “连丫头喜欢吃啥都不知道,还献殷勤,丫头来吃这个鸡翅膀,这肥肉师父替你吃了。”鬼谷子说着夹起鸡翅膀放到了安好的碗里,将莫云邪夹的夹沙肉直接就给夹走了。

    安好的确不喜欢吃太肥的肉,夹沙肉之前做过一次,见鬼谷子喜欢,这次她又做了一道。

    “这鱼看着就好吃,这总不肥了吧。”莫云邪说着,就往安好的碗里夹。

    鬼谷子见着,筷子就伸了过去,在莫云邪放安好碗里的时候,就趁机夹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糖醋鱼,这么酸,丫头才不喜欢呢。”鬼谷子说着,一口咬了下去。这东西他还是挺喜欢的,不过见安好做了这么几次,都没怎么吃,心里也猜到了些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不免有些想笑,不得不说她师父现在还真是够了解她的。不过这莫云邪怎么想的呢,居然对她这般热情。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鬼谷子就特想揍他,但是现在他不想在安好面前做这样的事。想着他忍了下来,继续给安好夹菜,他还就不信安好做这么多菜,没有她喜欢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后面也给安好夹起了菜,两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,直接将安好的碗里堆成了小山。

    龙天行看着不免有些奇怪这两人到底是在干啥呢,龙天宇却是直接笑了出来,见莫云邪看了他一眼,他就没敢在笑了,这老头脾气这么怪,要是得罪了他,指不定怎么对付他呢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他们都给安好夹肉,她还吃得这么欢,拿起筷子给安好夹了点菜说道:“荤素搭配才好,吃点红萝卜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碗里的红萝卜,神情有些忧伤,她不想吃诶。安好虽然知道挑食不好,可是有好些东西她都是不爱吃的,吃得也很是少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丫头都这么瘦了,你还给她吃胡萝卜,什么荤素搭配你吹牛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纯粹得在虐待她。丫头不吃咱就不吃,他要敢欺负你,我就帮你打他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前后说道,无一不是在维护着安好。

    “咳,师父,莫老你们好好吃饭,真的不用管我…。”安好见君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赶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乖,在吃点。”

    看着君深夹过来的红萝卜,安好夹起狠狠的咬了一口,发誓下次再也不做红萝卜了。

    君深是安好的未婚夫,龙天行他们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至于君深的身份,他们也查到了,心里不免有些诧异。想不到这个闻名三国的面具战神,竟然私下是这样的。安好的身份,他们也有查。他们之间的身份相差这么远,真的能在一起吗。

    莫云邪和鬼谷子见安好这么说,也就没有在跟安好夹菜了,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厨房这边正忙着做客人点的炒菜,洗澡就只有晚点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打牌的时候,莫云邪虽然开头学得慢,但是后面打牌却是出奇的好,还赢了不少钱。鬼谷子觉得他分明就是在扮猪吃老虎,不过好在后面他也赢了回来,输得就只有龙天行和龙天宇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有钱却没有给安好,因为他现在就想留在她身边。他在天山也孤寂久了,自从他那不孝子消失没找到后,他在山上已经有十年多没下山了。现在好不容易遇着这么个有意思的丫头,什么都对他胃口,他自然想拐回去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想着下午没能赢到莫云邪的钱,所以吃了饭后又叫着他们打牌了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打地主刚刚好,安好就打算和君深出门走走,等晚点回来再洗澡。今晚上也就七八桌客人,出去走走回来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热水洗澡了。

    夜晚的越寒城,四处都亮着红色的灯笼,安好和君深是步行着出门的。

    漫步在越寒城的街头,吹着风,安好的心里格外平静。

    大街的两边都摆了不少的摊子,走过就能闻到香味。卖馄饨的,卖面条的,还有卖烤肉串的。

    她的肉串火了,跟风的也出来了,之前倒是没注意到呢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们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烤肉串的摊子,一共有三处,摊子前都坐有人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过来,那上菜的中年女子连忙走了过来招呼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客官可是要吃烤肉串呢,我们这卖的也就六文钱一串,可比那什么绝味烧烤坊卖得便宜多了,烤十串我们这就送一串素菜呢,你们要来点吗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上下打量了下安好和君深,眼里满满都是惊艳,这样好看的人儿,居然来他们这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们吃了饭的,你先给我们来两肉串吧。”安好听她这么说,倒是想尝尝这烤肉什么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好嘞,两位客官你们先坐坐马上就给你们烤,对了你们还要酒吗,我们这里的酒也是不错的呢,都是自家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的酒多少钱一壶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的酒,也就一百文一壶。当然你们若是喝不了那么多,也可以一杯一杯的买,不过一杯卖的话,就要十文钱一杯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想着他们吃了饭,肯定不会卖一壶呢,反正能卖一些是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就来两杯吧,其实我们三杯就醉了,另外肉串多放点辣椒…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听着安好的话嘴角微抽,点了点头刚转身又来了两个人,上前招呼后她就去了烧烤摊那告诉了正在串肉串的男子,等他去烤后,她就洗了个手站在那继续串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听完安好说的话不由得笑了笑,和安好寻了个离烧烤摊近的位置坐下,他们坐在烧烤摊的侧面,烟雾倒也没有往他们这边飘。

    来这里吃的,几乎都点的烤肉串,素菜很少人点,安好数了下加上他们有八个人。

    安好打量了下周围,这烤肉摊卫生总体来讲还是不错的,不过那烤肉人的技术就很差了,看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的,至于佐料看起来就放了花椒面、辣椒面、盐,因为肥瘦相间,油都没有刷,就刷了点酱油,安好觉得自己不吃都猜到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客官你们点的东西来了,请慢用…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端了个托盘过来,放下后就将里面的两串烤肉和两杯酒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服务态度还不错,肉串闻着还可以,卖相一般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这烤串,想了想拿起一串扯了点下来,喂到了君深的嘴边。君深看着安好喂他东西,张嘴咬住了安好喂的肉。

    安好见君深吃下去,看着他问道:“怎么样,好吃吗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好吃呢,安好听君深这么说,也扯了块下来尝了尝。

    第一感觉就是肉太硬太绵,另外的确如她所想,放了这么多辣椒都不辣,只能说这味道还凑合。

    “就这味道,你还说好吃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是你喂的,所以好吃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直接无语了,看了看一边点的酒,她尝了尝,是桑果味的的确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喝吗。”君深见安好将整杯就都喝了,不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君深拿起杯子,尝了尝,味道还行,不过比起安好酒楼的酒却是差远了。

    本着不浪费的原则,安好还是把那烤肉和君深一块分了,可君深偏偏非得她喂才吃,长相本就很惹人注意了,这下却是更多的人都盯着他们瞧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原因,不少人都来了这个摊子吃东西。

    接了账安好就让君深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这样吃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烤肉很好吃呢,这免费广告打得那老板娘都多送了他们几串,安好却是连忙推拒了,看得君深不免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笑呢,都走这么远呢,都是你…。”

    此时这边的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,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停下了脚步看着安好,伸手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有这么拿不出手吗,他们想看就看吧…。”他其实早就想牵着安好的手了,此刻听她这么说,直接就牵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君深牵着安好的手,就往前走,这期间偶有人经过,不免打量了下他们。

    走了会儿,他们就回了绝味烧烤坊,回去的时候客人已经都走了,安北他们已经在吃饭了。

    热水洗了澡后,安好先去看了龙天月,随后陪着他们打了会儿麻将,就和君深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相拥而眠,安好在他怀里,睡着着实踏实。看着安好睡去的容颜,君深摸了摸她的脸,亲了亲才将烛火灭掉,抱着她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亮安好就醒了,抬眸看了看君深,嘴角扬起抹笑容,现在的她已经习惯每天在他怀抱里醒来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有天,他不在自己身边,会是什么样呢。正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,君深也醒了。瞅见安好看着他出神,对着她那红润润的唇就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回过神,君深亲了下放开了她,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想你了,我在想若是有天早晨起来没看见你,我肯定会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紧紧的将她抱进了怀里,搂住她的腰,热情的亲吻了起来。现在的他不敢跟安好保证,每天起来她都能看见他。

    做不到的承诺,他不想许,这样只会给予她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,我真想走哪都把你带上…。”疯狂的吻后,君深松开了安好,看着安好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将脑袋埋进了君深的怀里,抱着他没松手,他们都知道不可能一直留在彼此身边的。

    这边一大早,春夏就将龙天行他们叫醒了,因为龙天月醒了。听到她醒了后,龙天行他们赶忙去敲了鬼谷子的门。

    龙天月具体什么时候醒,之前他们都是不知道的,眼下这么快就醒了,无疑是很惊喜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他们去的时候,才发现龙天月是醒了,不过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,因为她看着龙天宇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朱雀、青龙,你去叫安好他们吧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知道君深和安好住一间,他可不敢去敲他们的门,所以想了想就让朱雀、青龙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想到让它们去叫呢,莫不是知道主人和君深住在一起了吧,这老头还真是够精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住哪呢,你们不去我去叫好了。”龙天宇并不知道安好和君深住一起,见朱雀和青龙没说话就以为它们不愿意去,想了想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你什么事,一边去陪着你妹妹,她都不认识你了,你不多关心下。”

    龙天宇有些无语,他分明就是想让安好给天月在看看,哪里是不关心她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在一边打量着龙天月,对于她这么快就醒来,倒是觉得有些稀奇。毕竟她已经昏迷了这么久了,仅仅是失去了记忆没傻,这倒是挺难得的。

    龙天行看着龙天月的样子,心里也很是着急,她真的是失忆了吗。

    鬼谷子见朱雀和青龙还在这看着,赶忙推着它们两个出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是不知道安好他们住哪吧,怎么可能,就在那边呢,看见了吗。我站在这都能看到,你们去敲吧,你们主子对你们这么好肯定不会骂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敢情他还真就什么都知道,它们其实不过去都能联系主人的,用得着这么麻烦吗。

    “鬼老,那你先进去照看龙姑娘吧,我们这就去叫主子起床…。”

    真要去敲他们的门,朱雀和青龙还是觉得有些不好,它们也有些不敢去呢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朱雀这么说,也放心了,就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朱雀和青龙想了想,在意识里联系了下安好,听到朱雀它们说人醒了,安好赶忙从君深的怀里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深,起床了,我饿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麻利的穿上了外衣,起身穿上鞋子,就去梳头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也起了身,穿好衣服收拾好后,就跟着安好一起出门了。见他们出门,朱雀和青龙赶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,龙天月醒了,可是她似乎不记得他们了,看着也没有反应,而且胆子还特别小,醒过来后没多久,见他们一直问她就抱着枕头不撒手,人也躲到了床的角落里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龙天月醒了又失忆了,脸上神情倒也没有多大变化,这些早就在意料中的。

    “失忆实属正常,毕竟她伤到了脑子。没变傻都是好的了,我们快走吧,先过去看看。”安好听完朱雀说的,看了看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进去的时候,就听里面鬼谷子和莫云邪他们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能这么快醒来,还真是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我徒弟医术好。”

    “鬼老,我皇妹她现在这样子,什么都问不出来,她这样要什么时候才能好呢。”龙天行想了想看着说道。

    要是她一直想不起,他们又找不到害她的人,这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失忆这种病,没人说得准,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,也有可能一下就好了。现在只能先用针灸辅助治疗,另外你们自己也得多多告诉她以前的事,最好说些让她记忆深刻的事。不过你们得注意她的变化,她以前胆子有这么小吗…。”

    说道龙天月的病情,鬼谷子就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他们已经点住她的穴道把了下脉,她身体其他各处都没有什么问题,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她的脑子上。

    莫云邪对于鬼谷子说得也认同,这失忆大夫能起的作用不是最大的,亲人能帮助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她,不是这样的…。”龙天行看了眼龙天月说道。

    这边龙天宇又凑了过去,问了问龙天月,但是回应他的却是一个枕头。

    龙天月丢了枕头后,又抱紧了被子。

    龙天宇看着着急,却是没敢在凑过去。他看得出她现在很害怕,跟以前的她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走进来,鬼谷子连忙说道:“你们可算了,她现在真的是人都不认识了,对着他们不说话,就丢枕头。”

    安好向着床上看了去,就看见龙天月将头都埋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走了过去,试着揭开被子。龙天月在安好过来的时候,正好伸出头透气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的时候,龙天月的眼里出现了些波动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