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零二章 君醋坛子
    厨房里,羽林负责烧火蒸木桶饭,君深在摘菜,慧心和慧兰摘了会儿菜后就开始洗菜了。

    安好此刻正在切土豆丝,切出来的土豆丝一根根大小一致,切得着实细。君深摘好菜后,就在一边看着安好切土豆丝。

    土豆丝切好后,安好就开始处理虾子,准备做虾饺。这虾子今天刚买的,看起来还不错。处理好,安好就开始剁馅合佐料,无一不细致。

    在安好洗干净手包虾饺的时候,君深也洗了个手,让安好教他包虾饺。安好见要学,也没多少啥,就认真的教他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临和李德全走过来的时候,就见安好在教着君深学做虾饺。君临看着他们俩恩爱的样子,就想到了过去的一些往事,心里隐隐有些难受,看了会儿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包着虾饺,一大一小,一高一矮,两人脸上皆是笑意,偶尔会说两句。虾饺包好后,安好就开始卤鹅了。

    鹅卤好放到一边,安好就开始煎油做辣椒油。羽风正在外面处理着小白它们捕回来的野鸡和野兔,另外买的鱼安好也让他先清理了几条出来。

    辣椒油做好后,安好就开始处理清洗好的鱼,腌制好后就开始上锅蒸了。清蒸鲫鱼蒸上后,就开始片鱼片了。

    片好后,看了看天色,安好洗了手去了下腥味就开始片卤鹅了。至于其他几桌的,就没有片直接交给慧心她们处理了。

    没有让君深帮忙片,他就在一边看着安好,安好抬眸看了他一眼见他有些走神,拿起刚片好的一片,蘸了点佐料喂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尝尝看,味道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君深一口咬住了安好喂的肉,吃了下去,看着安好说道:“挺好…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是够省的,这么好吃的卤鹅,他居然就说两个字,想着安好自个儿尝了一块,继续忙活着。

    君深也察觉到了安好情绪的变化,凑过来在安好耳边说道:“味道真的很不错,你做的是最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他靠得很近,气息喷洒在安好的耳朵上,痒痒的耳朵没多会儿就莫名的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没事干的话,就去剁肉馅,等下做红烧狮子头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的样子,笑了笑说着就真的去剁肉馅了。

    慧心和慧兰看着他们俩的样子,切配菜都搬到外面去切了。羽林也想出去,可是要看火呢,没办法只能在一边埋头烧着火,没敢在往他们这边看。

    鬼谷子在外面喝着茶,眼神时不时的就往里面看,他可不想吃君深做的菜呢。相比安好做的菜,君深的菜在鬼谷子的眼里就是黑暗料理。

    龙天月从院子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安好他们在做菜,直接就跑了过去,春夏和秋冬也赶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看天月做的,好看吗。”

    龙天月跑来后,就拿着她做的头花给安好看,安好看了看点了点头,她现在做的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做的什么菜呢,闻着好香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给她说了下,随即喂了她一块吃的。吃着安好喂的东西,龙天月着实欢喜,君深看着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安好自然也感觉到了,见春夏她们过来,就让她们带着龙天月去龙天宇他们那边走走,看看他们骑自相车。

    “你对这龙天月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话里都是醋味,安好听完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她还笑,君深直接就吻了过去,亲吻了下君深就立马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好却是吓了一跳,这里还有羽林呢,不过好在他一直都埋着头烧火没有往他们这边看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没良心的,晚上在跟你说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话什么意思,安好自然是听出来了的,还想晚上收拾她,她今晚是不是该睡别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,你要是敢,我就敢去抱你回屋…。”君深凑了过来,在安好的耳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真是太坏了居然威胁她,这家伙分明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,自己想啥他都猜得到。

    瞧着安好哀怨的小眼神,君深笑了。

    没在理君深,安好就开始炒菜了,今天的菜她格外用心,做出来的自然比平时的都还要好。

    菜做好后,就开始上菜了,今天算是他们的定亲宴,所以就安好一家人以及君临他们。另外鬼谷子也在里面,至于莫云邪就和龙天行他们一起吃了。

    安好做的每道菜都很精致,虽然盘子没有宫里的豪华,但是菜却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瞅着好多样没吃过的菜,尝了点,不由得开口说道:“你这丫头,居然藏着这么多好吃的没做,这老头一来你就做了这么多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可冤枉死我了,我这一天天的可没少给你做好吃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听安好这么说,不由得笑了笑,的确也是那样。

    君临和鬼谷子也认识了好多年了,鬼谷子也没有叫他皇上,平时都是老头老头的叫的,实际上他比君临还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相比他们,安大海就要拘谨些,毕竟这君临可是他们燕州国的皇帝,曾经做梦都觉得遇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不仅见到了,还能坐在一起吃饭,这感觉就跟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这菜做的真好吃,汤也好喝,可比我那宫里的那些厨子强多了,我家这小子能遇上你也是他的福气了。这些年他可让我操心死了,府里连个女子都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虽然君深没认他,但是血缘上他始终是他儿子,反正他是认了。

    “好吃你就多吃点…。”君深给他夹了点菜,制止他后面要说的话。他并不想安好听到他给他送女人的事。虽然什么都没发生,但是他心里还是怕安好在意。

    君临见君深给他夹菜,也没在多说,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难得这小子给他夹菜呢,当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帝都之前还传闻君深这小子跟百里星辰俩是一对呢…。”鬼谷子说着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海听着筷子停顿了下来,君深和百里星辰俩是好朋友,这个他倒是知道,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传闻呢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整张脸都黑了下来,安好早就听过关于君深的传闻,只是没想到跟他传绯闻的是百里星辰。这么说来,百里星辰的老家应该在帝都了,到现在安好还不知道他什么身份呢。

    “这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…。”君临听完不由得有些生气的说道,他的儿子不知道多正常呢。这传闻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,要是知道他非得好好打他一顿板子不可。

    “对,可不就是在胡说八道吗。”鬼谷子见君深瞧着他,也识相的附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没有说话,索性站起来给他们每人又盛了一碗汤。

    安二丫和安三丫默默的坐在一边吃着,在安好给她们介绍的时候,着实惊讶了下。不过见君临这般随和,她们心里也没有那么忐忑了。得知安好的定亲宴,安二丫和安三丫都有些诧异,她们事先可是一点也不知道呢,看来九哥真的很爱她们长姐呢,现在就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白、小黑、大妞它们,安好单独给它们做了吃的,也给空间的玄武和青玄送了些进去。至于朱雀和青龙能自己上桌吃,安好倒也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吃完后小白它们就跑安好这来了,君临是见过大妞的,这有些日子没见,见它又长大些倒是有些意外,因为大妞的体型已经超过一般老虎的大小了。

    大妞也认得君临,过来的时候就在他的手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也好奇的打量了下君临,这老头果断是君深的爹,这长相还真是像呢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安好就带着君临他们去见了她娘,在看到小葡萄的第一眼,君临就喜欢上了。抱在怀里好久才放手,而且又送了他一块绝美的好玉。

    现在小葡萄最多的就是玉佩了,安好看着不由得笑了笑,现在他这个弟弟可是个小财主了呢。

    得知还有几天就满月,君临就打算等他满了月再回去。

    坐了会儿,聊了会儿天,安好就给君临他们安排了房间,让他们先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他们去休息后,安二丫和安三丫陪着她娘聊了会儿,就去工坊了,原九九跟她们不同,所以在吃了饭后就去了工坊那边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今天下午没有去工坊,就陪着鬼谷子去屋子里下棋了。

    至于莫云邪喂了一上午的牛羊,倒也挺适应的,在他看来倒是挺简单的。只是他就没有多少时间跟安好说话,这徒弟要怎么才收得到呢。

    龙天行和龙天宇,自行车练得差不多后,又请教了安好滑板。君深看着安好一遍一遍的教,不由得皱了皱眉,就让青木他们负责教了,毕竟现在他们都会了。这样,安好也不用一直在这陪着他们学。

    有青木他们负责教后,安好也省心了,可是她现在不想回屋呢,君深之前说的话她可都还记得呢,回去不是羊入虎口吗。

    君深知道安好的心思,笑了笑也没说啥,就陪着安好四处走着。去工坊看了看后,他们又去了农场,莫云邪见安好来就一边喂牛羊,一边跟安好没话找话的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不想回去,索性就坐着跟莫云邪聊了起来,聊了大约一个时辰,安好和君深就离开了农场,去飞杨新屋这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离开这后,安好还不想回去,就叫着君深去地里看看去了。

    眼下各家的地里已经再锄草了,安好也让云凡联系了马场送了不少的马粪过来,全部都倒进了池子里沤着,另外自己农场牛羊这些产的粪便安好还没让他们送过来,全部都还在农场那边的粪坑储存着的。

    除此外云正德也让各家都沤上了农家肥,虽然地是被承包了,但是白得了钱总要做点什么吧。能在他们村施行,也是他们村的幸运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过来自家地里的时候,林满园他们正在下底肥,已经下了几亩了。等底肥弄好,就可以开始播种了。油菜种都是空间出品的,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作为苗床的地全是挨着小溪的,水源也方便。

    林江花正在带着儿子李升和他男人李成林在地里忙活着,瞅见不远处看着的安好和君深,心里很是嫉恨。

    李成林见她没有干活,抬眸就见她冷眼看着对面。视线看过去,就看到了安好和君深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着日子安稳的过下去,就收好你的那些心思,她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。过去的事你怪得着她吗,还不是你自己…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看着林江花还是有些不死心,不由得出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,我当时不也是想我们这个家能过得更好吗。哪成想那丫头如此精明,居然会猜到我们要去偷肚兜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你还觉得你对了是吧,你要是嫌家里穷,想找个好的,我可以成全你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家里的钱,只有少部分给了她,余下的都是李成林收着,林江花虽然不满但是也没敢再闹,因为李成林对她已经不像以前了,动不动就会说现在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李成林,你想休我门都没有,我不也是为了我们儿子吗…。”林江花越发的觉得李成林想休了她,心里不免有些恐慌,她现在这样子还能嫁到什么好的呢。

    “口口声声为了儿子,你要是真为他着想,就该好好教他,而不是去做些这样偷鸡摸狗算计人的事。你看看一个孩子被你教成了什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听林江花这么说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一个儿子被她教得好吃懒做不说,还敢去偷别人家的鸡蛋,真是要气死他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还不好好锄草,明年不好好读书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李升蹲在地上,慢悠悠的割着草,听到李成林这么说,速度也快了几分,他可是被李成林给打怕了。因为他娘之前做下的事,现在村里的孩子也不跟他玩了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怪他娘的。

    林江花无言以对,因为她的确没有将李升教好,但是嘴上她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还没有回去,带着君深在地里转悠了会儿,说了下她的打算。她准备等秧苗都播上种后就开始建造大棚,大棚在他们燕州国没有,但是在其他国家是有的,所以越寒城一直都有反季节的菜卖,但是卖得都不便宜。

    至于白油布燕州国没有,要买就要从别的国家买了,安好现在没办法去别的国家,就只能拜托君深和百里星辰了。

    离开地里后,他们就回了家。

    进了大门后,君深就拉住了安好的手,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别把自己弄得那么累,有什么要办的就吩咐青木他们帮着做…。”安好听君深这么说,连忙点了点头。有人帮忙做,当个甩手掌柜她自然是乐意的,只是也不能全部都不管,偶尔也得看看的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,对着她说道:“那我们回去休息会儿吧…。”

    牵着安好的手,他们就一起回了后院。

    走的路上安好就在想,她为什么要怕他呢,反正他又不能吃了她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好洗了点水果,切了一盘端着回了屋子。进屋的时候,君深正坐在桌子边,喝着凉开水。

    白天时候安好偶尔会泡茶,但是茶喝多了到底不好,所以晚上在屋子里放的都是开水,晚上她睡不着的时候就要喝点水。

    吃了点水果后,安好就脱掉鞋子跑床上去了,上去后安好在床上滚了两圈才停了下来,大床果断就是好,这样滚都摔不下去的。走了这么会儿,在床上躺着就是舒服。

    君深瞅着安好淘气的模样,不由得笑了笑,上去后直接将安好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见他亲过来,安好伸手挡住他的嘴,不过吻却落在了安好的手心里。君深被没有停止,舌尖划过安好的手,亲吻了下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,不是说回来休息吗,所以不准亲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我们亲了在休息…。”君深将安好的手拿了开,说完就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现在她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,想着君深的心里就莫名的欢喜。

    霸道炙热的吻,席卷着安好,老是被他这么压着吻,似乎有些不甘心呢。想着安好翻身而上,将君深压在了身下,吻上了他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眼里都是宠溺的笑意,她愿意在上面,他也是不介意的。

    看着睡过去的安好,君深脸上满是笑意,拥着她也睡了过去。不知道睡了多久,安好就醒了过来,见君深还在睡,又想着他之前说的话,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。

    君深被安好的小手一捏,没多会儿就醒了过来,搂住她的腰亲了亲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在吗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君深原本想放开安好的,眼下却是搂紧了安好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“春夏,姐姐是不是不在呢,怎么叫了这么会儿,都没人开门呢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我们先去别处问问吧…。”

    龙天月点了点头,就跟着春夏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君深松开了安好的唇,却没有松开搂住她腰的手,看着安好道:“我不喜欢那丫头黏着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我觉得吧你现在可以改个名字,叫君醋坛子…。”安好说完就笑了起来。这样的话,君深不止说过一次了,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呢。

    君深用事实证明了他到底是不是醋坛子,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放安好出门。

    而龙天月已经里里外外的找了安好两遍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跑哪里去了…。”龙天月刚从前院回来,见到安好连忙跑了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那我敲你门,你都没有听到吗。”龙天月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睡得有点沉,所以可能就没听到吧,你找我什么事呢。”安好瞅了眼坐在远处下棋的君深,看着龙天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想去工坊,我还想学做风铃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她这么说,想了想开口问道:“那你问你哥他们了吗,他们同意吗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问,龙天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春夏、秋冬也有些不放心,毕竟工坊人多,而且什么人都有。

    安好也没有直接反对,就让她先去问龙天宇和龙天行了。毕竟她身份不同,还是问下他们的好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龙天月就跑了过来,告诉安好她哥哥他们同意了。他们都同意了,安好自然也不会反对,龙天月见安好同意,立马就让春夏她们带她去工坊了。

    她走后,安好就开始带着慧心他们准备晚饭了。

    君临从屋子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君深在和鬼谷子下棋,想着他走了过去,坐在一边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可是从没有跟他下过棋呢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