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零四章 求爷,带你下去
    云雪儿听杨梅问她,红着眼睛顿时就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的。”杨梅见自个儿女儿哭得那么伤心,不由得皱了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,他叫我把荷包给别人,呜呜…。”

    云雪儿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,一边哭还一边用她的帕子擦。

    听云雪儿这么说,杨梅的神色变得难堪了几分,这么说来云凡那小子就是不喜欢自家女儿了。自家女儿长得白白嫩嫩,屁股也大,就是胖了点,现在又能赚钱,哪里差了,他居然还瞧不上。

    “姐,人家云凡对你就没那心思,你这是何苦。”

    云成看着终究是忍不住说了出来,自家姐姐也不是太差,何苦这样贴上去受别人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娘,我不管,我就喜欢云凡,我就想嫁给他,哇…。”

    云雪儿的脸上本来就抹了粉,还打了点腮红,画了眉和唇,如今这么一哭整张脸都花了。看上去着实有些不忍直视,到底是自己的女儿杨梅还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快擦擦,你看看你一张小脸都哭花了。自古婚事都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只要他奶奶和娘喜欢你,咱们就还有机会,娘已经让人去探口风了,别在这哭了…。”

    杨梅递给了云雪儿一张帕子,让她赶紧擦擦,这脸花得她这当娘的都不忍直视。可是家里又没有太多的钱,哪里买得了那些上好的胭脂。

    见她们俩压根就没听进去他的话,云成也不管了,迈着步子就往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安二丫、安三丫、原九九、龙天月她们也过来工坊上工了,杨梅看着走进去的几人,连忙拉着女儿往前跑了几步,偷偷的往里看了看。

    视线看进去,就见她们正站在里面跟云凡有说有笑的。

    今天的安二丫和安三丫都特别高兴,因为从今天起她们就正式叫自个儿的名字了,不再叫二丫、三丫了。

    名字之前安大海虽然已经给她们取了,但是一直家里人就没有叫过她们的名字,久而久之外面的人只知道她们叫二丫、三丫,根本不知道她们本来的名字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,杨梅就赶忙拉着云雪儿走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说云凡哥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呢。”走出一段距离后,云雪儿见她娘不说话,就先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梅听着云雪儿的话,心里咯噔了一声,这的确很有可能呢。这安大丫家什么时候又来了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子了呢,而且她们家的丫鬟一个个都长得不错呢。

    “他若有喜欢的人,也得家里人同意呢,快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杨梅不想再听云雪儿哭,有些话她就没有说出来,她心里也觉得很有可能,只是这云凡会喜欢她们中的哪一个呢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安好他们就从家里走了出来,因为今天他们要去越寒城办户口。

    君临和鬼谷子、安大海坐的一个马车,君深和安好坐的一个马车,同行的还有青木和木头,至于小白它们安好没带它们走,就留在了家里。

    马车出村口的这段路还是摇摇晃晃的,不过没多久就平坦了下来,车速也快了起来。一路上君临、鬼谷子他们都在聊着天。

    君深却是上了马车后,就将安好揽进了怀里,一边说着话一边喂着她吃水果,不过没让她吃太多。

    君临和鬼谷子他们直接回了绝味烧烤坊,至于衙门他们就没有跟去了。安大海就和安好他们坐着马车去了衙门。

    因为是早上,衙门基本没啥事,安好他们去的时候,朱青然正和他爹在吃早饭。就快要科考了,学院的夫子们该说的也说了,都是他们自个儿在看书,他爹到底是考过的,这眼看着就快要考试了,自然得找他爹取取经了。

    听到捕快的禀报,他们赶忙喝完了粥,擦拭了下嘴和手,整理了下衣服就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去后,他们对着君深行了礼,得知安好他们家要单独立户,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朱青然并不知道安好和君深定亲的事,因为朱诚没有告诉他。自家儿子有多喜欢安好,他是看到了的,所以准备等他科考后在告诉他。

    朱青然同安好他们打了招呼后,就去吩咐人上茶点去了,吩咐好他就来了书房,来书房的时候就见他爹拿了户口本给安好他们看。

    安家是今年分的家,但是衙门对户口却是年底才统计一次,所以全部的人都还在一个户口本上的。

    安大海消失了几个月,安家人早已经认定他死了,所以早在之前就给他销户了,连同功名也没有了。但是如今君深发了话,这自然是要给他恢复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他们分了家后,其实就有单独的户口本了,这点上安好他们却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安二丫和安三丫生下来没有上户口,按着燕州国的制度,就得在原来的基础上多罚五两银子,这样算起来她们现在上个户一人就得交八两银子。

    看完上面写的在听到朱诚说的,安大海整张脸都变得难看起来,想当初他可是给了钱让他们上户的,却没想他们根本没有来办。

    安大海的神情,安好也看在了眼里。心里很是无语,既然他们都敢不写上族谱,自然更不会给她们上什么户口了。

    十多两安好到不放在眼里,不过这笔账她却是记下了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后,朱诚就开始给他们写新的户口本了。

    他写完后,就递给了安好和君深看,本子第一页写着:一户傅本,六口。云州府越寒城安月村村民,临帝三十一年入籍。男子两口,成丁一口安大海本身三十,有秀才功名,字平之,不成丁一口次男安逸晨不足一月…。

    上面写满了关于他们一家的信息,关于土地也写了上去,写在了安大海的名下。至于工坊全部都写在了安好的名下,下角的空白栏写了四个字,永久免税。

    安大海虽然是秀才,但是能免税的不多,如今这个永久免税着实让他们都诧异了下。这是君临给安好的又一份礼物,朱诚看了君临写的手谕自然得遵从,也没敢多问。心里也很庆幸,还好自个儿不是他们的敌人。仔细想想这君深作为异姓王,也未免太过受皇上重视了,想到这朱诚心里不禁有了个大胆的猜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朱诚想对了。

    至于安二丫也正式更名为安心了,安三丫正式更名为安然。

    朱青然的视线却是停在了安逸晨的出生日期上,这满月也没几天了,这满月应该是要做的吧。

    拿到户口本,跟他们寒暄了几句后,安好和君深、安大海他们就离开了县衙,去定制请帖去了。

    请帖定制好后,林城就按照君深的吩咐去了百味斋,到时候请帖自有君深的人负责送,安好倒也省了不少心。知道他们有事说,安大海就没跟着去,就由林城将他送回了绝味烧烤坊,送回后再来接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还没到中午,但是百味斋已经坐了不少的人了,此刻都在坐着喝着茶,吃着瓜子,看着台子上的表演。

    云镇正好从厨房里出来,见安好和君深来,连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东家,九爷你们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云叔,星辰哥在吗,我们找他有点事。”安好看着云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他在楼上打牌,慕容公子他们都在的,我带你们上去吧…。”云镇说完就带着他们上了楼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皱了皱眉,她可不想百里星辰他们沉迷赌博呢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他们所在的是一个独立包间,安好他们还没走过来,就看到了守在门外的鱼七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来,鱼七赶忙通报了下,等安好他们走过来后,鱼七就推门请他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君深,你们可舍得来了,我们正打叶子牌呢,你们自个儿找位置坐…。”百里星辰招呼了他们一下后,又继续出牌了。

    相互招呼了下,君深和安好就坐在了一边,看着他们打。这一局打完后,百里星辰他们就没有再打了,就坐着跟君深和安好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们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,今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…。”百里星辰喝了口茶,看着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来找你,是想拖你帮忙买点白油布。”君深听完百里星辰的话后就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油布,墨宇和慕容白、百里星辰他们可都是听过的,其作用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种菜吗。”慕容白不由得开口说道,这东西在西凉是没有的,不过在益州和杨州国倒是有,但是好像卖得不便宜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个可以用来在冬天种菜,所以我想买点来试试。”安好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买到是没问题,不过这东西可不便宜,之前我们国家也有人试着种过,但是种出来却不怎么样。”百里星辰听着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负责买就好,种菜着安好她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这么说,百里星辰不由得笑着说道:“君深,你是要往护妻狂魔发展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定亲了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刚喝下一口水,听着他的话,反应过来的他差点没呛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听错吧。”慕容白望着安好他们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没听错。”墨宇想了想说道,心里也觉得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们什么时候定的亲啊,我咋不知道。丫头,你真的跟他定亲了吗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没想到君深直接就说出来了,见百里星辰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不由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君深挑眉看向百里星辰说道:“我和安好定亲你有意见,嗯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,我怎么可能有意见呢。只是这么重要的日子,你们居然不请我,我好伤心。我的心啊都碎成两半了,我们还是兄弟,我们还是兄妹吗。你们太让始料未及了,不行我得先吃点东西压压惊…。”

    他敢有意见吗,这家伙那眼神,自己要说个有字,怕是得一巴掌把自己扇飞出去吧。看安好那小丫头的模样,就知道她也喜欢君深了,话说他可一点也不比君深长得差,她咋就不喜欢他呢。好好的大白菜,居然被君深这猪给拱了。

    墨宇和慕容白听着不由得笑了笑,星辰遇到君深还真是瞬间就没了骨气。

    “九哥、安好,真是恭喜你们了,以后成亲可得请我们吃喜糖呢。”慕容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都抱得美人归了,这饭说什么你也得请我们吃一顿呢。”墨宇想了想,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吃饭自然是要请的,中午就去绝味烧烤坊,我请你们。对了,今天尹修怎么没来呢。”君深笑了笑说道,对于他们的祝福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看向了一边小脸微红的安好,从桌下伸过手拉住了她那柔软的小手。安好被他突然拉住手,想挣脱却被他握得更紧了,索性也不动了仍由他握着,抬眸却是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家伙简直越来越胆大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有派人请他呢,不过他没在青衣楼,据楼里的人说他出门了,不知道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也觉得有些奇怪,因为尹修一般出门都是来他这,从来都不去别的地方。平时不在他的青衣楼,就在他的府里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给百里星辰他们上了一课,到底还是怕他们沉迷赌博。对于安好的关心,他们都是领情的,安好说的他们也都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既然要请吃饭,那就得多备点菜,见林城的马车来了后,君深就和安好先离开了,至于百里星辰他们晚点过来吃饭就是了。

    出了百味斋,安好和君深就坐着马车去了菜市,买菜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负责买,君深负责提,逛了一圈下来,买了不少。放好后,他们又去转悠了一圈,又买了些,才坐着马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尹修一早就坐着马车带着人去了河中村,最近分店的红薯干卖得特别好,可谓供不应求所以他就打算过来看看,若是这人手不够的话,他在出钱让他们多找点人帮着做。

    河中村距离越寒城还是有点路程,一路并不好走,着实有些颠簸,颠得尹修只觉得屁股疼,赶忙将他带好的垫子拿了出来垫着。

    马车摇摇晃晃,走了好久他们才到了河中村外的石桥,进村后尹修就将帘子掀了起来。这还是他第一次来河中村,四下打量了下这个村子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苏云娘他们住在河中村,但是到底住在村子的哪里他就不知道了,进来后他手下的人就一路问着往里驾驶着马车。

    村子里从没有这么豪华的马车来过,众人见着都停下手里的活,站在田地间看了过来。小孩子们,也好奇的跑在马车两边看着。

    尹修本来就长得白,今天他又一改往常的风格,穿了一身月牙白锦袍,衬得他的皮肤越发白皙,仿若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一般,看着他的女子都不由得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尹修皱了皱眉,将帘子放了下来,他可不是百里星辰那骚包,喜欢众人围观他。

    一路走走停停总算问到了苏云娘他们住在哪,村里的路相对比较窄,路边更是杂草丛生。他们驾驶着马车过去的时候,前面正好有个老头赶着三头牛过来,看到马车非但不让还把牛都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路本就颠簸不已,还突然停了下来,尹修身子一仰,差点没撞在马车上,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就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爷,前面有个老头,他不让路,还把牛都赶了过来。”凌云见尹修发火,赶忙解释道。这路烂成这样,他也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“这点事都办不好,我要你们做什么,拿点钱让他把牛赶走。”

    凌云一听,赶忙下了车去找那老头了。

    看着走过来的大牛,凌云避了过去,向着后面的老头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大爷,这路这么窄,麻烦你将牛赶走吧,这钱就当你的辛苦钱了…。”凌云想了想,拿了三两银子出来。

    老头瞧了他手里的银子一眼,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凌云皱了皱眉,又拿点钱凑齐五两,走了过去给那老头,但那老头还是没有理他。

    尹修见许久都没有动静,心里不禁有些烦躁,掀开帘子就走了出去,刚出去一个牛头就凑了过来,还冲着他打了个响鼻,那气喷得他顿时就没了语言,那味道真是够了,心里火气一冲,提起脚就要踹那牛,不过牛没踹着却是被拱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太过始料未及,他被牛这么一拱直接就摔在了一边地上,啃了一嘴的泥。

    “爷,你怎么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凌云看着赶忙跑了过去,而这老头赶着牛从他们马车的旁边走了过去,过去的时候还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下他们。

    尹修狼狈的爬了起来,身上全是泥渍,爬起来后赶忙吐出了泥。

    苏云娘从河边洗衣服回来,正好看着刚刚的一幕,没忍住笑了起来。听到笑声,尹修的火气更大了,回头就看到苏云娘提着桶在那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尹修一把甩开了凌云扶着他的手,迈着步子想着苏云娘就走了过去,这丫头没说帮他一把,居然还笑他。

    见他一脸怒意的走过来,苏云娘也没敢在笑了,正想跑尹修就冲了过来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很好笑,嗯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松开我的手,你再不松手,我叫非礼了…。”苏云娘被尹修抓住手,顿时就有些心虚了起来,这家伙该不会报复她吧。头顶树叶,一身的泥渍,脸上还满是泥巴,最主要还是被牛给拱下去的,她没忍住自然就笑了呗。自己弄成这样,还怪别人笑呢,太没天理了。

    “要叫就叫大声点,省得别人听不见,你既然这么说,我不做点什么岂不很吃亏…。”尹修说着走进了苏云娘,苏云娘连忙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没后退几步苏云娘就的背就抵在了树干上,她刚想弯下腰跑,就尹修一把摁在了树上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干什么,流氓…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,我就放开你。”这么狼狈他尹修还是第一次,要不是为了来找她,他至于弄成这样,这丫头倒好还一直笑他。

    “妞妞,妞妞…。”道歉她才不要呢。

    听到苏云娘喊妞妞,尹修有些奇怪,她这叫谁呢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不远处的草丛里,一道黑色的影子跑了过来,它的速度很快。凌云站在一边还没反应过来,那黑色的身影就对着尹修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云娘见妞妞扑过来,不由得高兴了起来,不过还没高兴多久,尹修就闪避了过去。一把搂住她的腰,施展轻功一下就带着苏云娘飞到了树上。

    当他尹修真的是蠢钝如猪呢,被撞了一次,还会被狗欺负。

    妞妞突袭失败,又见苏云娘被抓上树,急得在树下团团转。凌云见妞妞突然看向他,意识到它要攻击他也赶忙往一边树上飞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你个混蛋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闹,我真的放你下去。”尹修心里此刻无疑是很来火的。

    “你,我,你放开我,我自己爬下去。”苏云娘会爬树,就算他放开她,她也能下得去。

    “再闹,我就丢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尹修见苏云娘还在用手拍打他,手上轻轻松了下,顿时吓得苏云娘一把搂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投欢送抱,这下谁非礼谁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放这,突然松手,我没得树抱不抱你抱谁,你当我稀罕了,树可比你牢靠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伶牙俐齿…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干嘛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还就不信了,收拾不了她了,她不是会爬树吗。尹修直接带着苏云娘飞身上了更高的树,上去后就将她放在了树干上坐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爬树,你自个儿下来吧,不过你要是跟我道歉,我就帮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尹修说着就飞身上了对面的一棵树。

    苏云娘虽然会爬树,可是哪里爬过这么高的呢,一时间坐在那都不敢动了,心里却是骂了尹修无数遍。

    “尹修,你这个混蛋,你欺负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放开你的吗,不是你自己说你爬下去的吗,我成全你你倒骂起我了,求爷,说你错了,我就带你下去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