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零八章 受伤,有人欢喜有人恨
    时间转眼到了九月初十,明天就是小葡萄满月的日子了。为此安好给工坊的工人放了两天带薪的假期,算是庆祝她弟弟满月了。

    放两天的假还有钱得,工人们一个个都高兴不已。全都说要来吃满月酒,为此安好准备摆两轮酒席,毕竟人太多一次性是坐不下的。

    杨梅见这次放假,心里倒是很高兴,忙碌了这么久她可都没好好休息呢。

    昨晚上就商量好了,今天早晨起来后,安好他们就一起坐着马车去御寒城买鸡蛋了。

    到了集市后,安好、安心、安然、龙天月就在集市上东看看西看看的挑选了起来,君深、青木、云凡他们则走在后面负责抬买来的蛋。

    至于龙天行和龙天宇进越寒城后就跟安好他们分开了,明天是小葡萄的满月酒他们自然是要准备礼物的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买好一些后,君深他们就抬了过去,因为要的多君深也帮忙抬去了。虽然买了不少,但是还是不够安好她们就继续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龙天月从来没有自己买过东西,见安心她们在一边又问价钱又捡鸡蛋的,龙天月看了看就叫着春夏她们去前面看看去了。

    春夏和秋冬都会武功,有她们跟着安好倒也放心,就没有阻止她们,嘱咐了她们几句后就继续挑起了蛋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龙天月就看到了一个摊子,上门的鸡蛋特别大,就走了过去问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这鸡蛋怎么卖的呢。”

    卖鸡蛋的是一个身穿蓝色短褐的中年男子,在龙天月走过来问的时候,抬眸打量了下她。今天的龙天月身穿一身绯色的对襟交领襦裙,头上带着成色上品的羊脂白玉簪子,点缀着紫色的流苏,一双明媚的大眼此刻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看了龙天月,视线又瞧了瞧她后面的两个丫鬟,同样穿着不凡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这鸡可都是用上好的粮食喂的,你看看这一个个的都这么大,你要是买我的绝对划算,也就二十文一个。”

    龙天月她们刚刚也听到安好她们问的价格了的,听这中年男子这么说,龙天月看着他有些生气的说道:“别人都卖五文钱一个,你要二十文,你当我傻呢。春夏我们走,不买了。”

    春夏和秋冬听完不由得笑了笑,自家主子的状态比之前可是好了不少了。

    在龙天月拂袖转身走的时候,那中年蓝色短褐男子快速的将自己摊子上的鸡蛋推了出去,一下就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站住,打烂我的鸡蛋你们还想走。”蓝色短褐男子赶忙追了出去,拦住了龙天月她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周围卖鸡蛋的人,纷纷挑着自己的箩筐往一边挪了点。对于这样的事他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,也不想惹事就闪到了一边去。

    龙天月她们一听,回过头就看见有十来个鸡蛋,打碎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哪有打碎你的鸡蛋,你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。”春夏看了眼地上的鸡蛋,冲着挡在她们前面的中年蓝色短褐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承认,我不卖给你们,你们走的时候就把我的鸡蛋用袖子扫落在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周围卖鸡蛋的几个摊贩纷纷围了过来,对着她们就指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干的,我们刚刚可都看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穿的这么好,居然干这样的事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仿若刚刚他们都看到了她们将鸡蛋弄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赔就赔,一两银子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围着她们的都是男子,看上去五大三粗的,看着鸡蛋也没坏秋冬就打算拿钱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“秋冬,别给他钱。”春夏赶忙开口说道,龙天月也不想给这男子钱,过去就将秋冬手里的钱拿了。

    “一两银子,你打发叫花子呢,不给钱今儿个就别想走了。这被你们打坏的蛋,可不是普通的鸡蛋,可是我老远从西凉大雁蛋,怎么也得要二两银子一个,你们打坏了我这么多,就赔二十两吧。”

    蓝色短褐男子说完,周围的几个人就将龙天月她们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“秋冬你保护小姐,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…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分明就是一伙的,居然敢公然敲诈她们。春夏看着怒火顿时就升了起来,今天她非好好揍他们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秋冬连忙点了点头,将龙天月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小辣椒我喜欢,脑子还不笨。不知道压在身下是何种滋味呢。”一个二十七八的男子,一脸猥琐的看着春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三,你试试不就知道了…。”围着的人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,说完后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试试了,不过我得先来,我先看中的…。”猥琐男子说完,就笑着看向了春夏。

    春夏嘴角扬起抹似笑非笑的笑容,捏紧拳头,对着刚刚那猥琐的男子就攻击了过去,她的速度很快,一时间他们还没反应过来,那猥琐的男子就捂着身下哭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想试试吗,这滋味可好,不够的话我再给你来下…。”

    “啊,疼死我了,大哥,帮我好好收拾着小婊子…。”被她踹了一脚,打了一拳,此刻疼得何三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几个人都变了下脸色,神色也比刚重视了起来,那刚刚挑事的蓝衣短褐男子,走到一边抽出了几根木棍递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拿到后,对着春夏就袭击了过去,春夏武功虽然不错,但他们人多,免不了被打中。

    “秋冬,你快去帮忙,春夏被他们打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保护小姐你,我要是过去了他们肯定会伤害小姐你的。”出来后,秋冬她们都是以小姐称呼龙天月。春夏的性格她最清楚不过,她若没听她的,私自去帮忙肯定得挨她骂的。更何况,这时候她也不能离开龙天月身边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刚挑好鸡蛋过秤,这边君深他们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过来,安好视线往前看了看,却是没有看到龙天月他们。

    “君深你们先将鸡蛋抬过去,我们去找天月,刚刚她们去前面了,到现在都还没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鸡蛋都是连箩筐买下来的,箩筐里有碎糠和干草倒也不担心会弄破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抬着鸡蛋走后,安好和安心、安然她们就往前面走去了。往前走了一会儿就看见不远处正在打斗的几人。

    “长姐,是春夏,他们怎么打起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自然是看到了,这无缘无故的春夏不可能莫名奇妙的打人的。

    “二丫、三丫你们别过来,在这等君深他们,我先过去。”安好说完,走了几步就飞身向着前面而去。

    这几人虽然混,但还是有点三脚猫功夫,力气又比春夏打。春夏虽然伤了三个人,但她自己也挨了不少棍子。

    这边地上受伤的人爬了起来,趁着春夏没注意的时候,拿起棍子就对着她后脑勺打了过去。正要打到她的头,手臂就突然被人抓住,还没看清楚来人,就被一脚给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看到的时候,他们都眼前一亮,今天遇到的女子当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呢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丫头长得忒好看了,比那青衣楼的头牌都要好看呢…。”

    这边被踹的男子已经爬了起来,吐了口血骂道:“老四,老子都被打了,你还有心情在这看女人。还不帮我揍她们…。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,他们都过来了,还怕收拾不了这几个丫头吗。”

    听他们这么说,春夏赶忙看了看周围,就见不远处来了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“姐姐,揍他们,他们欺负我们,自己打坏了鸡蛋要我们赔,还说要二两银子一个…。”

    听龙天月这么说,安好的视线看向了不远处,就这蛋还想要二两银子一个,当真是异想天开呢。居然拿她跟青楼的头牌相比,当真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么赔银子,要么赔我们睡一觉,我们就放你们走怎么样,哈哈…。”

    中年蓝衣短褐男子,看着安好她们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这样的污言秽语,安好抬眸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,化掌为拳就攻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春夏也配合着安好打斗着。

    这边安心和安然看得心里着实有些着急,见君深他们过来,赶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有人打长姐她们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一听,若星辰般璀璨的眼眸顿时就冷了下来,跟着安心她们向前走了去。

    在看到打斗着的安好他们时,君深的脸色更冷了。

    青木和木头看着,还没等君深发话,就飞身过去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在这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,施展着轻功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了君深他们的加入,没几下这二十多个人就被打倒在了地上,纷纷哀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不少围观的人,都被他们欺负过,此刻看着只觉得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看地上打滚的人,而是向着一边的安好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好刚给春夏脱臼的手接好,站起来正好和君深的目光相对。他的目光不喜不怒,但是安好从他紧抿的唇就知道他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别担心。刚刚我若是不过来的话,春夏肯定会被他们打成重伤的…。”安好说着感觉到手臂上疼,下意识的往背后放着。

    说着安好又将这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君深。

    她刚刚虽然闪避得快,但还是被那棍子给打到了下。

    君深的目光打量着安好,看到她这突然的动作,心里自然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“聚众闹事,敲诈勒索,意图谋杀,手脚废掉,让朱诚来将人带回去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下了命令,青木和木头自然照做了,地上的人听着爬起来就想跑,但是却被春夏她们给踢了回来。

    云凡看着跟安好他们说了下后,就去衙门帮忙叫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分明就是诬陷,我们不服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有背景的,你敢这么对我们…。”

    青木听着走过去就踹了那人一脚,呸了一口道:“未来的王妃你都敢动手,茅坑里点灯,找屎呢(找死呢)。”

    王妃,听完青木说的话,那人顿时就愣住了,这是什么王呢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靖安王麾下的人,你们是哪个王爷手下的人呢…。”

    靖安王,他们的王可是容安王,不过青木没有说,看了眼那蓝衣短褐男子逮住他的手臂就动起了手,那人一下就惨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木头听着那人报靖安王的名号,下手更狠了。靖安王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手下培养的人还真是不少,之前就有个犯在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着哀嚎声,都有些不忍直视,不少人更是将自个儿的箩筐给挑走了。

    龙天月看着不免有些害怕,安好就让春夏她们将她带回了马车,安心和安然也跟着回了马车上。君深想了想走了过去,让林城先送他们回村了。

    这边陈铁牛和楚大郎也拉着鸡蛋回村了。

    君深吩咐好后就走了过来,看了看安好问道:“还买鸡蛋吗。”

    鸡蛋安好自然是还要买点的,除此还要买红纸呢。想着,安好把要买的东西都告诉了君深。

    听完安好说的话后,君深就将这买鸡蛋和红纸的事交给青木他们了。青木和木头听完很是无语,倒不是他们不愿意,而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选鸡蛋,可是君深都吩咐了,他们哪敢多说啥呢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正想开口,君深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,被他这么突然袭击,安好疼得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松开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没事。”君深一把拉起了安好的袖子,看着她红肿的手臂,脸色都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好赶忙看了看周围,因为刚刚的打斗,此刻周围的人早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没有等安好说下去,就搂着她的腰飞身上了房顶,一路施展着轻功带着她向着鬼谷名下的医馆飞去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回去抹点药,揉揉就好,你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没有说话,没有停下,没多久就将安好带到了鬼谷名下的医馆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人特别多,但是君深有令牌,自然能第一个看病。

    看病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,对于君深的身份他并不清楚,但也知道能得此令牌的人不简单。问了下情况后,就让安好将袖子挽起,等君深将帕子放上去后,他在下手跟安好摸了下骨。

    安好此刻的手臂过了这么会儿,此刻自然是疼得很的,被他这么一触碰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,不过没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倒是坚强,好在没有伤到骨头,不过得养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得天天揉药水,除此外还要吃药,另外这段时间这手尽量都别用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,我…。”

    见君深看着她安好没有再说话了,仍由那大夫开药。

    出去拿到药水和药后,君深让他们安排了个屋子,带着安好进了屋子,让她坐在桌子边,拿起她的手臂倒出药水就给她揉了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安好还没觉得那么疼,现在可是越来越疼了。被君深这么一揉,小脸都变得难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疼的话就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疼,你还这么用力的给我揉,能不揉吗,我吃药也能好的…。”她只要进空间的灵泉池泡个几天就没什么大问题了。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,疼,你还笑,你个没良心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用了内力给安好揉,疼痛自然不是一般的,但这一番揉下来,安好的手却是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安好自然知道君深是用了内力的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先坐车回去了,安好就和君深租了个马车坐着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龙天月回去后,就没有进屋,一直就坐在门口一边的石头上等着。见安好下马车,赶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怎么样了,你没事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伤而已…。”

    龙天月原本是不知道的,但春夏无意中说漏了,她就听到了。说什么也不回屋,要在这等着安好回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让我看看你的手臂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看向了一边的春夏和秋冬,打架的时候她们都在,她受伤她们自然是很有可能看见的。

    春夏看着君深微冷的眼眸,赶忙上前将龙天月拉到一边,小声的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龙天月听春夏这么说,就说回家看。

    进去的时候,帮忙的人已经在里面忙活开了,杀鸡鸭的杀鸡鸭,摘菜的摘菜,做红鸡蛋的做红鸡蛋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也坐在院子里忙活着,见安好回来赶忙站了起来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手臂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大问题,要不了多久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她们都闻到了安好手臂上的药味,心里自然也是不放心的,就跟着安好一起回了后院,也想看看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一边帮忙的人,听着她们的谈话,视线都向着安好看了过来,打量着她的手臂。杨梅也在帮忙的人里,听到后不免有些好奇安好的手臂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这一回去,家里的人都知道安好的手受了伤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、龙天月看着安好肿起的手就觉得疼,龙天月不免有些自责。在屋子里待了会儿,陪着安好聊了几句君临来的时候她们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君临他们听了也很担心,鬼谷子还给安好看了伤。见伤成这样,难免会问起原因。安好没有说,君深就说了起来。这件事他也有责任,要是他一直跟着她们,也不会出这些事。

    君深向来跟君临是有什么说什么,听到是靖安王的时候,君临的脸色自然是不怎么好看的,当下就派了他带来的人去严查此事。

    莫云邪在鬼谷子看了安好的手后,也给她看了看,还用了内力给安好疗伤。

    “莫老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怎么这么笨呢,居然还被人给打了。你这手臂今天不好好收拾下,明天肯定肿得更大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每个都用内力给她揉了下手臂,安好的心里不感动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君深也担心安好的手臂明天会更肿,所以这一天的没少给她揉。好在安好趁着上厕所,进空间泡了会儿,倒是好了不少。吃饭的时候,安好特意让朱雀倒了她酿造的酒给君深他们喝,这酒对于他们用了内力的来说,喝了无疑是很好的。既弥补了内力的亏损,又在无形中让他们的内力有了增长。

    安大海听了后也给安好看了看,见她没伤到骨头,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听安好受了伤,也很激动,下午就潜进了大牢将那些打安好他们的人,全部给狠狠的收拾了一顿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安好没有事干,就去看了看苏氏和小葡萄。手受了伤,她自然是抱不得小葡萄的,就只有君深抱了。聊了会儿,他们就离开了这里,回屋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你娘也会知道的。”君深将安好抱上床后,坐在一边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跟她说,她可不得担心死,现在还是不说的好。我的手,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也没说她了,就脱掉鞋子上了床,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,什么都不准干,喝水叫我,吃饭我喂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正好伤得右手,君深自然是不准她用那个手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。”明天那么多人来,这样真的好吗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夫,你未来的男人,照顾你是理所当然的,就算给你洗澡我也是愿意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的话,让安好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以后不准受伤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哭笑不得,这谁又想受伤呢。

    君深抱着安好,唇凑了过去,吻住了她的唇。今天看着她被这么多人围着他,可知他的心里有多担心呢。

    屋子里两人缠绵不已,外面鬼谷子、莫云邪却是在对弈。君临、李德全、林寒他们都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“安好这个徒弟我要定了,你能做她师父,我也能。”

    “美得你,小丫头是我的…。”

    林寒听着自家师父的话,不由得皱了皱眉,他这么说不怕被君深打吗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这两个老顽童不由得笑了笑,莫云邪是专攻的医术,在这上面的造诣固然比鬼谷子好。但是鬼谷子除了医术,毒术、蛊毒这些都是涉及的。两人总的来说还是各有千秋的。

    安家这边安老头也在为明天送什么操心,跟安好他们的关系,他一直都是想修复的。对于这个这么久都没见的孙子,他也是很想看看的。因为不少人都见过了,听他们谈起他也好想看看。

    林巧更是怀着身孕都带着董佳去帮忙,为的不就是想搞好关系吗。安大河也去帮着杀着鸡鸭,不过至始至终安大海都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江氏此刻的心里也有些懊恼,对于孙子她还是想看的,毕竟听太多人说他聪明伶俐了。可是关系处成这样,她想这样去看都不行。就想着明天,安大海抱出来她能看看。

    有人欢喜有人恨,安二郎却是恨得不行,现在他们家越来越好,还生了儿子,老天为什么对他们这么好呢。这安大丫害他成这样,凭什么过得这么好呢。

    林江花心里也很恨,帮忙都没有去。

    李小红他们却是都在安好家帮忙,得到她爹的首肯后,她就告诉了林大虎。两人现在的感情越发的好了,干活的时候都会时不时的就看对方一眼。看着他们眉目传情,李小月只觉得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安好在君深的怀里整整睡了一下午,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就见君深在看书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醒的呢。”安好此刻还有些不想动,往君深怀里拱了拱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比你先醒了,见你还在睡,我就看了会儿书,手感觉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