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零九章 帮忙洗澡
    “啊,疼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一听赶忙放下了手,一把将安好搂了起来,拿了个枕头让她靠着。伸手就要去挽她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骗你的啦,我的手没那么疼了。”安好看着他伸手过来,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却是没有停,直接就将安好的袖子给挽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看了看,见不怎么肿了,也放心了些。手刚附上去,准备在给安好揉揉就被安好给抓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,你可别忘了,我可是大夫。”

    被安好牢牢的抓住手,君深就没在坚持了,怕她一个激动再次伤到手。

    手被抓住,但是头可以动啊,君深凑了过去就吻住了安好的唇。安好主动的回应了他,手也松开了君深,一只手伸过去搂住了君深。

    君深收回手轻轻的搂住了安好,加深了这个吻,开始了攻城略地。安好就是他的毒,此生是戒不掉了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的事,君深并没有吻安好太久,毕竟她手还受了伤呢。

    松开安好的唇,君深抱紧了她。此时怀里的人儿,突然开口说了这么句:“君深,我有说过我爱你吗,现在的我真的是爱上你了,你要敢唔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心里说不出的喜悦,搂住安好又吻了起来,这次无疑有些失控了。从没有听她说过爱他,此刻听着哪里能不高兴,不激动呢。

    放纵的后果,就是嘴又麻又痛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安好的心里却很高兴,因为君深也说了他爱她,弱水三千,只取她一瓢。

    看着他拿出药给自己涂抹唇,安好嘟着嘴配合着,倒是比之前乖巧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乖…。”

    难得看到安好这样,君深看着笑了笑说着捏了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安好被他这么一捏直接就赖在了他的怀里,现在不用她做饭,一下感觉轻松了好多。如果日子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呢。

    小葡萄明天就满月了,家里的人都很是高兴,这晚上一个个都喝了不少的酒。

    至于安好手不便,自然不想在外面让这么多人看着君深喂她,所以就让慧心她们将饭菜单独分了点出来,送到了她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他们小两口要独处,他们自然是不会去打扰的。

    慧兰和慧心跟着安好也学了不少,晚饭做得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要吃什么,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君深夹了点安好平时喜欢的菜,喂着她吃着。第一次被人这么照顾,安好开始不免有些不适应,想用左手吃,但是君深却执意要喂她。

    毕竟这才学左手吃饭,哪里能好好吃上饭呢。

    “我要喝酒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说要喝酒,就给她倒了一杯,端到了她面前。安好的左手拿酒杯自然没问题的,接过酒杯后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朱雀酿造的酒不错,安好一连喝了几杯,才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“君深你也吃,我都吃了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都吃掉一碗半的饭了,可君深还没有吃,想着赶忙叫他吃饭。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也就拿着筷子吃了起来。见他们用的一双筷子,安好愣了下,随即给自己倒着酒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们早已经吻了,也不存在什么间接接吻了。

    这酒是朱雀酿造的,喝了身体可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安好喝了不少酒,君深看着后面没敢让她再喝了,怕她喝多了不舒服。

    吃晚饭,君深就将碗筷端到了厨房,给安好洗了水果切了点。见君临他们在那边,想了想又洗了点切好后就端了过去,陪着他们聊了几句,就端着水果去房间了。

    吃着君深切的水果,安好心里只觉得莫名的甜。小白它们现在跟着朱雀睡,没去打扰他们,不用去看它们都知道他们俩现在是有多恩爱。

    君深陪着安好坐着吃水果,一边吃一边聊着天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上有些热,安好才想到她没有洗澡。明天是小葡萄的满月酒她自然要穿得干干净净的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快去洗澡吧。”安好说着就去找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洗,等你洗了澡我再洗,这样我可以帮你。”君深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找二丫她们帮我…。”见君深来真的,安好有些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出去的时候,院子里已经没人了,大家都去睡了。毕竟明天有事,要起得早。

    厨房里的热水倒是给他们准备着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找朱雀…。”安好说着转身就要去找朱雀帮忙。虽然他们现在关系不同了,可是到底从没有这样过,安好一时间还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准。”

    安好算是见到了君深的霸道了,不准她亲小葡萄,现在还不准女的给她洗澡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晚是我的,我不许别人比我先看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,一本正经的说道,说道后面却是说不下去了。反正想着别的人看见她的身子,他就莫名的不爽。

    安好自然知道他想说啥,看着君深一时间没有说话。心里却是在说你这么流氓,你爹知道吗。

    事实上君临哪里不知道呢,看着他们这么好,心里自然是高兴的。这样等安好及笄后,他肯定要不了多久,就有皇孙了抱了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不说话,就去舀水去了。舀好水就提着进了浴室,安好看着纠结不已,想了想提着衣服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能洗的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好那忐忑的小模样,君深到底没有坚持,看着她道:“我就在外面,有事记得叫我。”

    安好不敢看君深,赶忙提着衣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脱衣服虽然有点不容易,但安好还是脱掉了,脱完后她就走到木桶里泡澡去了。他在外面,她只能在这里洗了,不然没听到声音该奇怪了。

    从脱到洗都还算顺利,但是里裤穿好后,安好就有麻烦了,因为这肚兜她自己一个手不能操作啊。尝试了几下,手臂弯曲不易安好彻底放弃了。纠结了好一会儿,才叫了君深。

    君深听到安好叫自己,赶忙走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能进来下吗。”安好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无疑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好将门打开一点,君深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安好里面的裤子,是她自己之前定做的,样式是根据现代的平角裤做的。因此君深一进来,就瞧见了安好那白皙的长腿,往上一看就见安好单手捂住胸口,上面赫然是一紫色的肚兜,上面绣着精美的花纹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准看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君深原本想收回的目光,此刻却是停留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的皮肤真白…。”腿长、腰细、臀翘。至于后面的想来,君深没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没好气的说道:“谢谢夸奖,你不是要帮我忙吗,还看,还不过来帮我把带子系上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就转过了背面向了君深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白皙的背,愣了下,随即走了过去,给她系上了肚兜的带子。

    他指尖无意的触碰,让安好觉得被他触碰过的地方都是火热的。

    安好本想让他出去,自己穿衣服的,可是君深进都进来了,自然就不会出去了。看着安好挂在一边的袋子就走了过去,帮着她将外裤和裙子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他的帮忙倒是穿得快,不过安好只觉得这澡洗得更热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看我洗澡,我也是愿意的。”君深给安好穿好后,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这家伙自己这是越发拿他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受伤呢,你会给我洗澡吗…。”

    见君深认真的看着她,安好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:“你要是受伤我自然也不会不管你的,可是我不想看到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完安好的话笑了笑,走过去亲吻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乖,回屋等我。”

    安好离开浴室后,就回了屋子,之前君深切的水果,还有些。她进屋后,就坐在桌子边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洗着澡,脑子里都是刚刚看着的画面,虽然他已经尽力不去想。但脑子里还是会浮现出刚刚看着的情景,某处从看到安好的时候就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不想这样,可是身体的变化不是他能克制得住的。

    一个澡洗了好久,他才回屋。回去的时候,安好已经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洗个澡,洗了好久我都快睡着了,洗这么干净准备拿来吃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吃,为夫也是愿意的。”君深说着关好门,就向着安好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美得你,才不要吃你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脱掉鞋,上去后就搂住了安好,在她耳边说了句,真想吃了你。说完,他吻了吻安好的唇,唇就开始往下移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问题,君深不会出第二次,但是却没少在别的地方留下吻痕。

    这边,青木他们今晚都喝了不少酒,回院子的时候,都是林城烧的水叫他们洗的澡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喝多了点,追命洗了澡后就赖在飞花的屋子不出来。

    照飞花以前的脾气,定然是将他丢出屋子的,可是今晚她也喝了不少,两人在屋子里缠绵了会儿,就倒在床上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追命起来看着睡着的飞花,再看着两人有些凌乱的衣服,脑子里就响起了昨晚的画面。昨晚他喝了不少,洗了澡后就跑到她的屋子来了,两人抱了亲了,也摸了,不过后面他就没印象了。

    想着他不由得拍了下头,差点就什么都做了,他居然后面睡着了。

    想着,他伸手一把将飞花揽进了怀里。看来他得早点跟主子说了,这要是哪天擦枪走火了,这要是怀上了还没成亲可怎么办,到时候飞花得怎么看他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追命想得挺远的。他们能走到今天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青木他们都知道追命赖在了飞花的屋里,心里想得却是,他们若是在一起了,以后这房间怕是就空了一间出来了。颜一却是在心里很佩服追命,胆子这么大,要他可做不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飞花醒过来的时候,就见自己在追命的怀里,看了看衣服,又瞧了瞧追命。看着他那睡着的模样,凑过去吻了吻他。

    追命刚刚醒了后,根本就没睡着。

    见飞花动的时候,他才闭上眼的,此刻被她这么一亲,心里莫名开心。睁开眼搂紧了飞花,抱着她拥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跟主子提娶你的事,好不好。”追命看着飞花语气都比平时柔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飞花听着点了点头,追命看着抱紧了飞花,在她耳边带着诱惑的说道:“我们要不把昨晚没办完的事,办了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美得你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一天就没个正形,不过到底只是说说,没有真的动手。

    “想到能娶你,我心里就美。在我心里你就是最美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,当真是越来越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奖励呢。”追命说着就凑了过去,一副索吻的样子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