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一十二章 离开,过往
    看着安好红扑扑的脸蛋,渗着汗水的额头,君深皱了皱眉将帕子拧干后,给她擦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睡得迷迷糊糊的,感觉到脸上传来的湿热感,安好伸手一把抓住了君深的手,就往她的胸口去。

    “热…脱…这里…也要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松手别动,我帮你。”君深怕她动另外只手,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就收回了手。君深放下帕子,帮安好解开了腰带,此刻的他无疑是很紧张的,正如同之前他给她系带子一样。

    这酒后劲十足,喝这么多今晚上怕是不会醒了。看着她的样子,君深着实有些无奈,真是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好。这丫头分明就是的磨人精。

    君深给安好脱掉裙子后就擦拭了起来,看着她那微微起伏的胸口君深连忙收回了眼神,继续擦拭着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虽然他说过给安好洗澡,可是真要给她擦拭胸口,他还是有些下不了手的。

    擦拭完上身,君深瞧了眼安好的裤子,迟疑了下给她将外裤脱下,速度擦拭了下后拉过薄被盖在了安好身上。

    将水端出去后,君深上了个茅房洗了个手后才回到屋子里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擦拭了下身上,现在的安好没有在动来动去了,睡得倒是格外的安稳。君深看着她的睡颜,给她的手臂上了药揉了揉,视线划过她身上的紫色肚兜,赶忙站了起来去给她找裙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找过来后,却是没能给安好换上,因为他刚给她穿就被她紧紧的拽了在了手里。看着她那样子,君深不由得失笑。

    脱掉鞋子上去后,君深将自个儿身上穿的衣服脱掉后,看了看才放到了一边。这衣服可是安好给他定做的呢,他看着也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看着此刻的安好,君深正想着要不要将她抱入怀里,安好就挨了过来,抬手要抱他。君深看着安好用右手赶忙伸手抱住了她,制止了她还要在动的右手。

    穿得少又紧贴得近,君深搂住她光滑白皙的背,呼吸都乱了几分。低头看了怀中的人儿一眼,将她抱起来一些后唇就凑了过去,在她那粉嫩水润的唇上亲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手从背划过落在安好的腰上,纤细嫩滑他手上的力道都轻了几分,安好的腿此刻也伸了过来搭在了他的腰上。

    君深的吻从安好的唇上,落在了她的颈部,锁骨,以及她那白皙纤细的小肚子上。不过当他吻到小肚子上时,安好不由得动了下,伸手就想捂住那。

    君深却没有放过她,拉开她的手霸道的继续留着吻痕,一会儿后才放开安好,不过他自己也够难受的,某处一直抬着头,就没有要歇下去的意思。君深一连洗了两个凉水澡,才好了些。

    回来后,就看见安好在一边,被子在一边。

    要是在抱着她,今晚估计就不用睡了。想着给她盖上后,君深又从柜子里拿了一床出来,放到了床上,两人各盖着一床。

    睡不着君深就看了看书,这期间安好一连揭开了几次盖的薄被,君深每次都给她盖回去。可见她这样,他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书放下吹了灯后,君深还是将安好揽进了怀里,不过这次没敢在亲她了。

    君深睡得晚,安好醉酒,因此两人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。好在睡觉的时候,从来没有人打扰他们,不让就有得难受了。

    安好比君深先醒过来,醒过来的时候君深的手正搭在她的腰上,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,她动一下腰上的手就紧了些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上有些清凉,这一看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,她就这样被他抱在怀里睡了一晚。安好拍了下自己的脑袋,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记忆有点残缺,不过她到底有点印象,知道是自己叫君深脱的衣服,一时间很是无语。看着身上的吻痕,安好就想从君深的怀里钻出来快点把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安好将手伸了过去,试图扳开君深的手,刚扳开两根手指,君深就睁开了眼,用力搂紧了她。

    “别动,在陪我睡会儿。你若是不想睡,就陪我做点别的事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君深凑过来的唇,安好赶忙抬手挡住了他的唇,开口说道:“睡,睡觉…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是想咬君深的心都有了,占了自己便宜,还要挟她,这臭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这一觉却是直接睡到中午去了,君深比安好先醒,等着她醒过来后就给她穿起了衣服。

    安好拿他没办法,只能任由他折腾了。

    至于安好的头发,君深现在也在给她梳,现在不用挽发髻,倒也不太难。毕竟他的头发都是他自己在收拾的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们这一觉都睡到中午了诶…。”等君深给她梳好头,安好转过身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没我在不准喝酒,就算我在也不准喝那么多酒,不然下次你一天都别想出房间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没在说啥了,他应该是知道的了。一天不出房间,这想想挺恐怖的,这家伙还真是会威胁人。

    两人出房间的时候,这边鬼谷子他们正在下棋,君临今天下午就要回去了。原本上午想和君深他们说会儿话的,可是他们俩睡这么久都没起来,他们没起来他自然也不好去叫的。

    见两人过来,君临连忙收回了视线,没有继续盯着他们瞧。自己这儿子这么霸道,肯定没少欺负安好。

    安好瞅了眼君深,大步的向着鬼谷子他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鬼谷子见安好过来,就招呼着她过来坐下,让林寒给他下棋,他则给安好看了手臂,问了下安好现在感觉怎么样。

    安好的手臂现在已经好了不少了,鬼谷子倒是有些意外,要放在别人身上可是好不了这么快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了几天,你这手臂就没问题了,以后啊可得小心些,谁要敢欺负你,你就毒他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着就有些生气,他给安好的书里,光是迷药毒药就有好些个配方,可她压根就没用。真要是用了,怎么可能会被欺负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知道啦,这次就是个意外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也同安好说了会儿话,知道他下午就要走,安好就让君深多陪他聊会儿,她去厨房吩咐后就带着鬼谷子他们出去四处走走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小白和小黑、大妞也跟着安好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苏玉娘和雨竹她们,此刻正抱着孩子在工坊那边和李秀他们说话呢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走后,君临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君深开口说道:“今早我派去查的人已经传回了消息,这伙人上面的人是天傲府前任管家的儿子,这件事根本就是他在狐假虎威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喝着茶的手停顿了下,喝了口后就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的人最好,就算是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对于这些所谓的兄弟,都是冷心冷情的,之前私下也没有什么来往。安好现在无疑是他的逆鳞,触碰不得。

    “太子学识是不错,可是到底像他父亲从小体弱多病。天傲各方面不错,可是小小年纪就很是深沉,这天下交到他们谁的手里,我都不放心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着看向了君深,他最中意的莫过于君深。

    “你的后宫如此多人,能给你生孩子的不少,如今不是又有两个了吗。我跟你不同,我这辈子除了安好谁也不想要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耕耘了一辈子,到头来加上他也就四个皇子,这后宫的争斗不用想都知道有多激烈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这辈子爱过的只有你娘一个,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最大的错,就是爱上了你。因为你她毁了一身的修为,成为了族中的罪人,姥姥、姥爷自杀谢罪只为留娘一命,娘被人侮辱不从撞墙而死,姐姐…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君深无疑是在暴怒边缘的,他们都因为他死了,他还有脸说爱。嘴上说着爱,宫里的女人可是有多没少,他的爱还真是够让他恶心的。

    君深的一拳差点就打在了君临的脸上,不过被一旁的李德全给喊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快住手,皇上他也不想的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德子,你别拦着,让他打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拳头,到底是放了下来,但是却没有再和君临说任何话,转身就下了阶梯出了后院。

    看着君深离开的背影,君临跌坐在了石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小德子,他不会原谅我了,永远都不会了…。”

    李德全此时看着君临,越发的觉得他像个迟暮的老人了。看着垂泪的君临,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。

    这边君深出门后,就特别想找安好。

    安好正带着鬼谷子他们逛完农场过来,看着君深有些红的眼,安好似乎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悲伤。这样的君深,是她不曾见过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一看就知道不对劲,但也不敢这时候去问君深,就留下安好一人叫着林寒走了。小白它们也没敢跟着,也跑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君深没有说话,走上前一把搂住安好的腰,带着她就朝着山上飞了去。到山上后,君深找了颗大树,直接带着安好飞身上了树。

    上树后,君深拉着安好坐了下来,一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安好,以后都别丢下我一个人…。”

    娘没了,姐姐没了,爹他恨,如今的他也就剩下安好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君深的状态不太好,安好没有多问伸手拍了拍君深的背,开口说了声好。

    抱了安好一会儿,君深才松开她,坐在了一边,沉寂了会儿才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娘出生一个隐世家族,是下一代家主的继承人,原本是该嫁给族中的人的。可是有一天,她偷偷出了谷,遇上了被人追杀的君临,出手救他却不想两人一起坠了崖,后面还互生了情愫。两人一直都没有找到出谷的办法,索性就生活在了崖谷,后来就生下了我姐姐,颜家的孩子是必须随母姓的,我娘就给我姐姐取了个名字叫颜爱。”

    “而君临却隐瞒了他的身份,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我娘他的真实身份。颜家有祖训,凡是颜氏一族的女子皆不能跟皇族之人成亲生子,这无疑触犯了族中的禁忌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他们终于找到了出去的路,君临告诉了我娘他的真实身份,我娘听后整个人都愣住了,后来趁着君临出门办事,她就留下信带着我姐颜爱走了,她若是不走族中的人若是发现定然也不会放过君临的。可是后来我娘她们还是被族中人找到了,而那时候我娘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完君深说的,只觉得心疼。他姥姥和姥爷到底是疼女儿的,为了留他娘一命,不仅交出了族长的位置,还交出了祖传的半张藏宝图,最后还以死谢了罪。明明是他的父亲,却叫着名字,他们之间的关系怕是难以缓和。

    颜倾城说了孩子的父亲是谁,但是颜尹却是有些不信,还暗中去查了下。

    颜尹算是颜倾城的未婚夫,不过还没来得及定亲,颜倾城就离开了谷。颜倾城的爹死后,他就成了新的颜氏族长。

    对于颜倾城的背叛,他心里恨得不行,得知颜倾城又有孕,一连给她下了几次药,却都没有把孩子打掉。后来,他派出去的人查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,他听了后就没有在对颜倾城肚子里的孩子下手了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颜倾城总算成功的生下了君深,生下后就给他取了名字叫颜深。颜尹听着顿时脸就沉了下来,一个爱,一个深,她还真是够爱的。

    想着他心里的怒火就不可抑止的蹭蹭往上冒,没让颜倾城喂一口奶,就把孩子抱走了。

    颜尹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,看着男婴的君深,就想着以后通过君深掌控整个燕州国。于是将他从小就训练着,还在后面给他下毒,试图用毒控制君深。

    颜尹对颜倾城的爱是偏激的,一直未娶,可是颜倾城心里已经有了君临,哪里还容得下其他人呢。

    几年都捂不热她的心,颜尹心里无疑是很不平衡的。在君深几岁生辰那天,他喝醉后就进了颜倾城的房间,意图强了她。但是颜倾城怎么肯呢,两人争执间,颜倾城就撞死在了柱子上。这件事,被族中的一个孩子看到了,因此后来君深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颜倾城死后,颜尹将她丢到了林子里,受野兽啃噬。等君深他们找到的时候,已然没剩下多少了。而颜尹却说颜倾城私逃导致了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君深后来还是知道真相了,可是那时候的他还小,身体的毒已经种下根本不是颜尹的对手。后来颜尹给君临去了信,却石沉了大海,敢情那信就没有到达君临的手里,而是到了先皇的手里。

    皇家向来不缺孩子,对于君深先皇当时是没想认的,后来颜尹就将君深丢到了兵营。一起的还有青木,但是青木后来成了他自己人,至于颜一他们是他后面培养起来的人。

    君深那时候年纪也才十岁左右,却连着立功,没少被打压。不过君深岂是这般容易被压制的呢,连着立功,年年升官职。随着他容颜的变化,他也带上了面具,但是后来还是被君临和先皇知道了。

    就在准备按照颜尹的安排,认他们的时候,却出了一件事,无疑让君深恨得不行,当时直接放弃了认他们,不顾一切的杀了颜尹。

    至此君深身上的毒无解,鬼谷子和他师父他们为了让他活着,想尽了一切办法。

    先皇后来更是将炎甲军给了君深,见君深不认君临,也着实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过去的一切,就是君深的噩梦,要不是有鬼谷子的药他根本难以下眠,直到后来遇到了安好,一切才有了转机。

    君深曾经跟安好说过,但却不曾像今天这般说得这么完全。

    安好抬手抱住了君深,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看着他此刻流泪,安好说不出劝慰的话,心里也很是难过。

    君深压抑的情绪总算释放了出来,安好从没有见过一个男子哭得这般悲恸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哭太久,就停止了,因为安好的泪落在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我哭呢,你哭啥。”君深抬眸看着安好,伸手擦拭掉了安好脸上的泪,声音有些嘶哑,眼睛有些微红。

    “就许你难过,不许我难过呢。看着你这样,我也不好受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一把抱住了安好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一切都过去了,因为你我的人生一切都不同了…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树上,一直聊着。

    这边鬼谷子回去的时候,君临已经回屋了,去的时候就听到了他压抑的哭声,鬼谷子听着一时间也没敢去敲门了。他再能治病,也不会治心病啊。

    何况君临的药,可是是君深呢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是手牵着手下山的,君深的情绪明显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见君深回来,鬼谷子打量了下他,他的观察力向来是不错的,看着君深的样子心里就有数了。不禁也在奇怪,他们到底说了些啥呢。

    “你回屋休息会儿吧,我去看看他们做饭。”

    君深一点也不想休息,可是此刻却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君临,想了想就回屋子了。

    君深走后,鬼谷子就向着安好走了过来,想了想开口问道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呢,君临那老头都说了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,君深没说,不过他很难过。你有时间就去陪皇上说说话吧,我先去厨房看看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就去厨房了。

    现在慧心和慧兰的厨艺都不错,安好不用动手,光是说她们就能做好了。朱雀、青龙、羽风他们都在这帮着忙,慧心她们也省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菜要做完前,羽林、羽风他们就去叫人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先去叫了君深,叫了他后,安好就去叫君临去了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君临正和鬼谷子在喝着茶聊着天,见安好来,君临让鬼谷子先去吃饭,他有话跟安好说。

    鬼谷子走了后,君临就叫着安好坐下,想了想开口说了起来:“可能你已经知道了一些事,他心里恨我,我不怪他。到底当初是我的错,看得出来君深很在意你,所以请你以后好好对他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很想让他们回帝都看看,可是到底说不出口。千言万语就化作了一句,好好对他。

    君临从没解释过,他不愿意多说,安好也就没有去问。对于他们之间的事,虽然君深说了不少,但还是有些没有告诉她,他不说她亦不会去问,毕竟谁心里没点事呢。

    “他也是我在意的人,我自然会好好对他的…。”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君临他们就跟着安好一起去吃饭了,去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坐在桌子边了。

    君临走过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君深,见他神色无异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有安好缓和气氛倒是好了不少。不过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异样,只是都吃着饭,没有问。

    龙天月却是跟安好说个不停,还给夹菜吃。

    安好的手,其实都能拿筷子了,但是君深没让,索性就由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,坐在一起没聊多久,君临就准备离开了。他也出来有几日了,也该回去了。他走的时候,安好、安大海、君深他们都去送了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君临还是跟君深说了几句,虽然他回应的字数少,但是君临已经很满足了。看着安好给的这么多东西,君临心里也是挺高兴的,同他们说了几句后就坐着马车走了。

    君临走后,安好就拉着君深去看飞杨的新屋去了。飞杨新房上梁的礼物君临已经送给他了,到底是君臣一场,君临自然得表示下了。

    离开飞杨这后,安好他们就去了地里,现在地里已经开始撒种了,种子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颗颗粒大饱满,比之前外面种的可是要好上不少。

    林满园他们见安好和君深过来都很是高兴,毕竟这油菜一旦种起来,以后大家都不缺油吃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,你提供这种子一看就不错,这肯定啊没颗都能生起来。你在看看,有什么问题就跟我们说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