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走的桥比走的路都多
    “才不要,想得美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君深这么说,脸色不由得浮起了红云,见他不转眼的看着她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照顾你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为了她,他可是什么都愿意去做的。

    “嗯,快去洗澡吧。”安好笑着说完后又抬手捏了捏君深的脸,刚想收回手君深的手就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回去等我,不准看书,等我洗完澡出来就给你切水果吃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不容置疑的说道,说完后才放开了她的手,安好点了点头就抱着换下的衣服离开了。看着安好离开的背影,君深笑了笑就去厨房提水洗澡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君深就给安好切了两盘水果端回了屋子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安好正在用左手梳着头,君深走过去拿过了安好手里的梳子给她梳了起来。安好的头发乌黑柔顺,君深拿在手里只觉得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梳了会儿,他们就坐到桌子边吃水果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切的水果块大小适中,两盘水果一大半都进了安好的肚子。

    水果吃完后君深给安好揉了揉手臂,她的手臂已经好了很多了。两人缠绵了好一阵儿才睡了过去,睡到半夜的时候小白就将安好给叫醒了。

    小白敢叫她,也是她事先吩咐了的。这大半夜的安好睡得沉,小白愣是叫了好久才将安好给叫醒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,你们先过去等我吧。”安好揉了揉眼睛,从君深的怀里钻了出来,语气懒懒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白很是无语,它可是叫得嗓子都快冒烟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边睡得香甜的大妞,跳过去就是一爪子。大妞正睡得香被小白突然袭击,顿时有些恼,但是小白太过灵活跳上跳下的,它根本拿它没办法。

    朱雀和青龙它们都是住在一起的,看着它们玩闹了会儿,就及时的制止住了它们,出门去茅房那边等安好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小白它们已经在那了,跑得倒是快。进茅房关上门后,安好就带着它们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这几日整天跟君深在一起,都很少带它们进空间,进空间后小白、小黑、大妞它们就跑去山上找大白它们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就和朱雀它们一起去找玄武、青玄去了。有了它们现在空间有开了好几个药园子出来,种了不少的草药。

    过去的时候,就见玄武和青玄正在炼药坊的后面,伺弄药草。它们栽种的药草都是不一样的,药草的种子是由炼药坊提供的,它们只需种好就行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来,玄武和青玄连忙拍了拍手上的泥土,向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进屋坐着说吧。”

    外面是什么时候,玄武它们是知道的,对于安好大半夜的进来倒是有些意外,听安好这么说,玄武和青玄就带着他们回了屋子。炼药坊安好还没有进来过,一进来就闻到了浓郁的药香,倒也不难闻。

    屋子是木头建造的,进去后是个宽敞的客厅,里面除了一个小圆桌,就是八个藤椅。窗子上各处都摆着花草,整个屋子看上去干净整洁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下面没有出现一点药材的踪影,大厅的里面却是有个回旋的楼梯,想来药材应该都是放在上面的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安好进来的时间少,因此玄武就给安好看了两次手。

    坐下后,玄武给安好看了下手臂,问了下安好后,就拿了泡好的药酒给安好揉了下手臂。

    安好的手臂受伤后,一直没有给龙天月针灸,虽然龙天行他们没说啥,但安好心里还是着急的,毕竟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呢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这手臂已经没大问题了,再养两日就能随意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点了点头,同它们聊起了龙天月的病情,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治好龙天月。玄武的医术不凡,若是以灵力下针势必会比她下针更有效的。

    经过商量由青玄来下针,玄武来指导,因为它们不愿意出空间,安好就只能将龙天月带进空间来了。

    则日不如撞日,安好就决定今晚给龙天月扎针了。

    龙天月一直都由春夏和秋冬照看着的,睡也是睡一个屋的,但是有安好的药,她们自然是没有感觉的。

    下了迷药进屋后,安好就让朱雀和青龙将龙天月给带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青玄虽然学的是毒,但是对于各个穴位还是很了解的,在玄武身边待了这么久,下针自然也是行的。听他说了位置后,就准确的下了针。

    龙天月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,受损的经脉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她脑子里有血块压迫着她的神经。

    虽然血块有散去一些但是还没完全散去,所以这也是她没能恢复正常的原因。

    金针是入体的时候,安好就看见一道莹白的光从金针渗透了进去,看着着实觉得很神奇。

    青玄下手利落,速度极快,安好看着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青玄的修为到底是不错,给龙天月扎完针后,一如之前没有一点变化。

    见安好看得目不转眼,青玄笑了笑说道:“主人,其实你的手臂也是可以扎针的,这样好得更快…。”

    “玄武不是说还有两天就好了吗,我就不扎了吧。”安好虽然给别人扎针很利索,却没人知道她自己怕扎针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玄武、青玄、朱雀、青龙它们都不厚道的笑了起来,主子也有怕的呢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,君深都在照顾主人,主人那模样一看就很是开心…。”青龙想了想,在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青玄和玄武还没有见过君深,听青龙提起不免来了几分兴致,拉着它就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也难得解释,随他们怎么想好了,反正她是不会承认她怕扎针的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就准备送龙天月回去了。走之前玄武拿了两瓶丹药给安好,一瓶是治疗她手的,一瓶是给龙天月吃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她脑子里的血块,不出两日就能散去了,到时候就能完全记起了。到时候在吃几天的丹药,巩固下就没问题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玄武、青玄真是麻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客气了,你能找我们帮忙,我们可是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闲聊了两句,安好和朱雀、青龙就带着龙天月出了空间。出去后安置好龙天月,让朱雀它们回了空间后,安好就解了迷药,飞身上了房梁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飞身落到后院后,安好就走了回屋,正准备推开门,门就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门突然被打开,安好着实吓了一跳,他什么时候醒的呢。

    “刚醒了会儿,见你不在没睡着,等了会儿见你还没回来,我就出来了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说道,外面有灯笼对于安好脸上的表情,他自然是看得清的。

    “噢,那你要去上茅房吗,我刚回来,肚子有点不舒服…。”安好听他这么说心里松了口气,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心里不免有些担心,一把抱起她就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询问了安好几句后,君深就出了屋子,上了茅房后就跑去敲鬼谷子的门去了。半夜三更被君深叫起来,鬼谷子着实无语。他可是好不容易睡得这么香,他倒好居然来打扰他。

    听他说安好肚子不舒服,问了下后就给了君深一瓶药。也没有跟君深多计较。

    安好见君深迟迟没回来,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君深回去后就给安好倒了水,让她吃药,安好着实不知道该说啥好了。这都拿回来了,不吃也得吃呢。

    睡觉前君深又给安好揉了揉肚子,他的手很大很暖,安好被他揉着肚子,倒是觉得格外的舒服。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最后什么时候睡着的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龙天月起床后脑子里就出现了零星的画面,那突然出现的记忆,刺激得她脑袋顿时就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春夏她们见龙天月疼得在床上滚,一人留下来看着龙天月,一人就赶忙跑出屋子叫龙天行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龙天行和龙天宇听了后,赶忙让春夏去请安好,他们就去看龙天月了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和君深刚出房门,还没走多远就听到春夏在叫她。

    “安好姑娘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春夏的声音,安好就知道龙天月有了变化了。转过身就向着春夏走了过去,询问了下情况。

    鬼谷子早就起了床了,听着他们的谈话,就跟着安好他们去看龙天月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们可来了,快进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余秀华正在院子里洗着衣服,就听到里面传来龙天月的哭声,着实有些担心。这也相处有一段日子了,自然是有点感情的。

    安好点了点头,就和君深他们进屋了。进去的时候,就见龙天月正趴在龙天宇的身上哭。

    看来她已经记起一些事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来,龙天宇赶忙说道:“安好,鬼老,天月她认得我们了。可是我们问她却是啥也没说,就在这哭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鬼老,我皇妹她…。”龙天行看着也很着急,毕竟他们出来了有那么久了。虽然他们有替身,但是久了到底是怕被人识破的。这次带龙天月出来,实则是冒了很大风险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着先安好一步走了过去,给龙天月把了下脉,她在哭倒也没有反抗,鬼谷子很快就给她把完了脉。

    “她脑袋里的血块,似有消散的迹象,难怪她脑袋会疼了,看来她就快要想起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走了过去,用左手给龙天月把了下脉,得出的结论无疑是跟鬼谷子一样的。

    君深见她没用右手,也没多说啥。龙天月好了最好,这样他们也不用一直在这了。

    龙天月的情绪有些不稳,一句话也没说。安好他们在这待了会儿,给了龙天宇他们药后,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龙天月前些日子我给把脉血块都还没动静呢,最近你也没给她扎针,就吃了药,这血块就散了,还真是奇迹呢…。”鬼谷子有些奇怪的说着。

    陪着鬼谷子说了会儿话,这边就叫吃早饭了。龙天宇他们要陪着龙天月,安好就让羽林他们给他们将早饭送了去。

    龙天月的情绪不稳,安好就没让安大海他们去看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龙天月总算出了屋子,她已经能记起一些事了,但是还记不完全。

    见到安好的时候,她总算没有在叫姐姐了,这次叫的是安好的名字。想着她之前叫安好姐姐,她的脸就不由得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龙天月的样子,安好不由得笑了笑,看着她说道:“看着你现在的样子,我也放心了些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这些日子,真是麻烦你们了。”龙天月上前一步,拉着安好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昏迷那段时间,一直都是安好在给你看病呢,为了照顾到你天天跑来跑去的。现在更是因为你手臂也受了伤,你可得好好谢谢她。”龙天宇站在一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事都是后来春夏她们说的,龙天宇听了心里对安好无疑是很感激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别客气了,这事已经过去了,我的手臂就快好了,你们先出去坐吧,等会儿就能吃饭了…。”厨房里都是油烟,安好想着就招呼着他们去外面坐。

    龙天月笑着点了点头,就先跟着龙天宇出去了。龙天行却是没有跟着出去,而是留在了这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妹妹能好,真是多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,这感激的话你们没少说,钱也没少给,我们还是合作商,无须在跟我这般客气了。她的记忆会慢慢想起的,你们还是想想后面怎么应对吧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话什么意思,龙天行自然是明白的。这皇宫的争斗,一直就没有停止过,不过这些事他自然不可能在安好面前提的。跟安好闲聊了几句后,就离开了厨房。

    离吃饭还有会儿,龙天月就带着春夏和秋冬去了工坊那边。相对皇宫,她更喜欢这里,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停留在这个地方的。

    刚进工坊,一个个就关心的问了起来,对于大家的关心,龙天月心里着实是很感动的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见龙天月没事,心里也没那么担心了,拉着她坐下聊了起来,等到羽林来叫吃饭的时候,他们才一起回了家。

    莫云邪一早就拿着包子去了农场,并没有在家吃早饭,中午的时候听说龙天月恢复了些记忆,不免有些意外,也出手给她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里,龙天月的记忆一点点的记了起来,她当天是被人打晕后丢进水里的,但是谁对她下的手,她自个儿根本就不知道。这件事无疑只能在慢慢查了。

    她恢复了记忆,龙天行他们自然也不在做停留了,九月十三这天他们就离开了安月村。临行前,安好给了他们几瓶丹药。又给了龙天月一些防身的药。

    告别安好,龙天月他们就离开了。虽然很舍不得,可是龙天月到底还是得离开。

    九月十五燕州国四处的学子们都集合在了帝都,进行了科考。

    九月十六这天是个好日子,飞杨新房上梁就定在了这天。一大早,村里的人就来帮忙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也一早就过来帮着搬了东西。

    东西都是新置办的,飞杨也不是个会苦了自己的人,置办的东西都是不错的。村里人看着都羡慕不已,有些人更是生了要将自个女儿说给飞杨的想法。

    雨竹抱着孩子,苏玉娘和安大海也去帮着搬了些。

    杨梅、云雪儿、云成他们刚过来上工,就看到了对面搬东西的飞杨他们。

    “雪儿,我看这个叫飞杨的就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杨梅可没少听人议论,对于飞杨她是越看越满意。

    “娘,他可都二十多了,他再好,我也不喜欢他啊,我就喜欢云凡哥…。”云雪儿听她娘这么说,心里的想法还是没有变,仿若已经认定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云凡有什么好,正眼都不瞧你一下。这个叫周飞杨的年纪也不是很大,这大一点不也会疼人吗,娘是过来人还会整你吗。这周飞杨家里上面没有老人,你嫁过去也不用伺候老人,也没有兄弟姐妹,不用担心谁会来打秋风…。”

    自己女儿若是嫁给他,以后两家离得近,这自然会帮衬他们的呢。

    云成听着很是无语,这完全就是一厢情愿的想法,也要人家看得上呢。还有啊,自己之前还没说啥呢,她就说林小离她们无父无母是天煞孤星,这下轮到这周飞杨她倒是不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话啊,我说你可别这么死心眼,错过村可没这个店了…。”

    云雪儿没有回答杨梅的,反倒是加快了脚步向着工坊去了。她现在是宁愿干活,也不想听她娘唠叨这些。她现在也就才十五,有没有多大,就一直想把她嫁出去,听着心里就很是不得劲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还真是翅膀硬了,现在不听我的了,想飞是吧…。”

    杨梅看着不由得破口大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成儿啊,你可努力啊,你可不能像你姐这样,真是气死我了。我这做什么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啊…。”杨梅想着看向了走在一边的云成说道。

    云成到底是有些忍不住了,停下脚步看着杨梅说道:“娘,这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。你所想的,并不是我们想要的,你为什么就不能多在乎下我们自己的想法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想法,老娘走的桥比你们走过的路都多,什么好什么不好我看得很明白…。”

    云成见杨梅还是这般执着,也歇了和她说话的心思,大步向前走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两兔崽子,是反了天了,居然丢下我就走了,老娘对你们哪里不好了,什么都为你们想,你们还不领情,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啊…。”

    杨梅一边骂一边向着新工坊那边走了去,眼神还时不时的看向飞杨的新房子。这么大一个房子,要是以后是她的该多好呢。

    这边帮着飞杨将东西搬进屋后,安好就送了他们的礼物,说了吉祥的祝贺话语。君深也准备了份礼一起送给了飞杨。

    村里人见飞杨跟安好家走这么近,一个个的送东西都送了不少,而且还带着自家的女儿过来说祝福的话。见一个个的女子,都往他脸上瞧,飞杨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。

    村里的待嫁女子,还是有好些个的,不过现在村子里好了,她们都想嫁到自己村子呢。

    有青木他们帮着登记送礼的人,飞杨也轻松了不少。迎了会儿客人,就向着坐在一边的安好和君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好见飞杨过来,笑了笑打趣道:“飞杨哥,见了这么多的女子,可有喜欢的啊…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,安好肯定不会这么说的,但是现在飞杨的状态却是比以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问,也看向了飞杨。虽然也有不少女子在看他,但是当看到他身边的安好时,都纷纷收回了眼神,君深想着莫名的想笑,估计她们也是怕了安好,这样也好他也省了不少的桃花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居然敢打趣我,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想过…。”

    娶妻生子,定然是要的,但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见有人来,飞杨跟安好他们说了几句后,就又过去招呼客人去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