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二十章 一起洗澡
    这边百里星辰他们一直在后面追着,但是大妞它们跑得极快,又怎是他们能追上的呢。对于小白它们这么小,还能跑这么快,百里星辰他们也着实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去西凉的路吗,安好到底被谁带走了。”慕容白看了看外面,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西凉,听到慕容白这么说,百里星辰仔细的想了想,随即开口说道:“安好那丫头莫不是被封井给带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封井…。”一听这个名字,尹修的脸色不由得变了下,封井他可是知道的,却不知安好和封井认识。

    “对,除了他安好也不认识其他的西凉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都好奇的看着他,百里星辰想了想就将之前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既然安好治好了他,他理应感谢啊,怎么还这样呢。”墨宇听完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活该你没人喜欢,这个都不懂。”尹修自然是明白的呢,听墨宇这么说不由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墨宇一听随即说道:“谁说没人喜欢我了,只是我不喜欢她们罢了,喜欢我的都能从我开店的店,排到城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喜欢的人是不少,可是大多都是冲着他的钱,这样的人墨宇无疑是不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封井喜欢安好,怎么可能,不是传闻他喜欢男的吗。”墨宇见他们齐齐白了他一眼,也没在意,笑了笑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男的,你又知道了,你亲眼看见了吗。”百里星辰开口说道,在他看来,封井肯定是喜欢上安好了。

    慕容白想了想说道:“说不定他是觉得安好做菜好,准备抢回去,给他做菜呢。”

    “墨宇我该说你单纯呢,还是蠢呢,真要是抢回去做菜,上次他走的时候就肯定把安好带走了。这次之所以带走她,肯定是知道君深和安好定亲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可能是他喜欢上君深了…。”墨宇不由得开口说道。凡是皆有可能,谁也说不好呢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正喝着茶,听墨宇这么一说,顿时喷了他一脸。他的马车上吃的喝的一直都有,他向来都是不会亏待自己的。

    见墨宇被自己喷了一脸,百里星辰赶忙去找了帕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怪我喷你,我实在没忍住呢。”

    一边坐着的尹修和慕容白都不由得笑了起来,封井若是听到墨宇这么说他会是什么反应呢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别猜了,追上去不就知道了,星辰你这马车哪都好,就是马太不给力了。”

    尹修倒是想看看君深和封井对上,谁更胜一筹,传闻里这个封井的武功也是不弱的。敢抢君深的女人,他的胆子也是够大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都老马了,自然比不上他们了。君深可是骑得老虎,比我这马可快多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百里星辰这么说,尹修他们笑了笑,也没再说啥呢。

    封井他们一路都没有停,直接到了满洲里,路上安好已经将腰带里的银针抽了出来捏到了手里,不管怎样也要一试。

    封井他们在满洲里的城门口不远处停了下来,准备换马车,这里已经有人给他们准备好马车了。

    满洲里那边是要查的,他这样骑着马带着安好定然是出不去的。

    安好真想立刻就动手,可是现在这里好几个人,她断然不会去冒这险的。想着,她准备进了马车在动手。

    封井看着怀里的安好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。感觉到自己的脸被捏,安好不禁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“过了满洲里,就是西凉的地盘了,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封井看着安好低语着,说完就抱着她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先遇上君深,她或许会喜欢他,但是谁叫她先遇上了君深呢,心里也再装不下别的人了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后,封井就将安好放到了软塌上,刚放下安好就对他出手了,不过她的针却是没有扎到她想扎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居然一直在装睡。”针扎在了封井身上的另外一处,安好的手却是被他给捏在了手里。看着安好,语气肯定的说道。对于安好装睡,对他动手,这倒是封井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封井你放我走,你今天不放我走,以后你也留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我也要试试。看你就这样嫁给他,我不甘心。跟我回西凉,你要种地我就给你买下一个山村,你要开酒楼我便陪你开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要,我就要他。强扭的瓜不甜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关于他的话,我就亲你,就在这要了你…。”

    封井说着就对着安好吻了过去,不过没有吻到她的唇,却是落在了安好的脸上。

    安好听封井这么说,脸色不由得一变,一时间没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这样生龙活虎,性子烈的你。回去,我便娶你…。”说着,封井点住了安好的穴道。

    这次他直接收了身,将安好腰带上的银针和金针全部拿走了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一直瞪着我,在瞪小心我亲你。”

    马车已经动了起来,安好还没说啥,封井就点了她的哑穴。

    “出了满洲里,我便给你解穴,西凉风景不错,你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安好不能看到外面,却能听到外面卖东西的吆喝声,不得不说这满洲里是很热闹的,它可是通往西凉的国门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我就想带你走了,后来跟你回了村子,看你生活得这么开心,我又改变了主意,心里想着等你大一点我便娶你带你回西凉,可是你居然跟君深定亲了,他到底哪里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不了话,此刻听他这么说,也不看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的事,我已经去查了,大王子已经被父皇圈禁起来了,等你跟我回去,我便告诉你是谁在跟他暗中合作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不看他,封井自顾自的说了会儿后,就没有再说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君深那边已经查到了,可是现在蒋家已经跟靖安王搭上线了,君深一时间动他们不得,只等后面在动手了。

    马车要到出城口的时候,就减缓了速度,因为前面正在排队出城门。这边,君深他们已经追了来此刻就快要到满洲里了。

    小白已经联系上了安好,得知安好还没出城,速度更是快了几分,君深一看就知道它们定然是和安好联系上了。

    看着君深骑着老虎进城,守卫本来要拦的,但是看到君深亮的令牌时,一个个赶忙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此刻封井他们已经过了检查,出了城门了。出去后,封井就解开了安好身上的哑穴。

    “等到了帝都,我带你去看海…。”

    看海安好想去看,但是却不想和封井去看,所以并没有回答封井。

    君深骑着老虎,一路上见到的人纷纷都让了开。小白它们小,直接就从出城口的防护栏钻了出去,君深这次令牌都没亮直接就骑着大妞跃了过去。

    守城的士兵着实吓了一跳,回过神赶忙追了出去,不过哪里追得上呢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的爪子都跑得破了皮,一边跑一边往前看着,跑了会儿就看到远处的马车身影,因为隔得远所以看上去很小,可是它们能感应到安好就在那马车上。

    从满洲里出来后,已经是西凉的地了,不过这一段路荒芜不已,除了杂草,连高的树都没有什么,更别提人家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就是西凉的城门了,相比燕州国的城门,他们国家的还要高上几分,上下里外都是有人把守的。

    此刻小白它们已经距离马车不远了,君深在看到马车后,手上都紧了几分,血迹从他手里渗了出来,心里此刻无疑杀了封井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前面有进城的马车,封井他们被堵在了后面,此刻他不想在等了,让落风停下车抱着安好就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小白它们已经跑了过来,正好看到了封井手中的安好,封井也看到了它们。

    “将安好带回去,封城门。”

    点了安好的哑穴,封井将手中的安好递给了落风。

    看到小白它们,封井就预感君深肯定也来了,这一架非打不可,他也见识下这三国人眼中的战神是个什么样。

    安好知道是君深来了,心里无疑很是激动,可是她被点了穴想四处看看都不行。

    落风让落叶跟着封井,他则抱着安好进了城门,没多会儿城门就关上了,小白它们也跟进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飞身过来的时候,就见安好被落风抱进去了,想追上去城门已经关了,而封井这时候也走了过来,触及到他那冰蓝色的眼眸,君深一下就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“将她交出来…。”君深眼神冷冷的看着封井,语气冷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得倒是挺快,本王既然带她回来了,就不会交出来。听闻你武功不错,今天倒是想领教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想领教,他自然会成全的,早就已经想揍他了。

    落叶在一边看得很是着急,自家王子的武功是不错,可是到底没有君深那般上过战场,杀过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落风亮出令牌封城后,没进着城门的都很是生气,可是也无可奈何。听闻明天才准通过,不少人都准备返回了,回过头见有人在打架,他们索性坐在一边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落风直接带着安好上了城门进了了望塔,却是没有理会后面跟着的小白它们,但是当他见识了小白它们的厉害后,心里就会为他此刻的不在意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用武器,赤手空拳的就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下面打起来的君深和封井,心里着实有些着急。落风看得也有些担心,眼神一直在瞧着下面。

    这边小白和小黑跟安好商量后,两个相视一眼,跳了起来,一个一爪子朝着落风袭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被袭击,落风脚下一个不稳,直接就往后倒了去,正想翻身起,又被小白它们袭击了下,头磕在一边的柱子上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晕过去之前,他自然看到是小白它们袭击的他了,不过却觉得很是不可思议。昏迷前,他心里着实担心自个儿主子能不能打得赢。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,不过我现在还动不了,你们看着门我进空间找玄武它们解穴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就闪进了空间,刚进去玄武它们就过来了,安好之前和小白它们的对话它们早就听到了,但是安好没召唤它们,它们是出不去的。

    解了穴后安好吃了个白香果才出的空间,出去的时候给小白和小黑它们也各带了一个。看着它们磨损的爪子,安好还是挺愧疚的。

    给落风看了下,见他没大问题。待了会儿等小白它们吃完百香果后,安好就抱着它们从窗子那飞身下了城门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出现,君深无疑是很高兴的,封井脸色却是一变,没有想到安好居然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打了…。”

    实力相当,打下去岂不是两败俱伤吗,这可不是安好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君深自然听到了安好说的话,可是这一次这一战是必须打的,他必须得将这封井打得心服口服的。

    “打赢你,我就将安好带回西凉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点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出手就往封井的脸上招呼。

    封井闪避开了君深的拳头,一拳头朝着君深袭击了过去,两人似乎都很想揍对方的脸。

    “不准过来,在那边坐着等。”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要过来,立马开口说道,安好迈出的脚步停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落叶许久都没见落风出来,心里不免很是担心,这次事情办砸了,回去怕是有得受了。

    开头谁都打不着谁,打到后面各自的体力都消耗了不少,自然就没少挨揍了。相比君深,封井可是挨了君深好拳。

    等朱雀、青龙、百里星辰他们赶来的时候,他们俩都还在打。

    见安好没事,百里星辰他们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西凉是盟国,安好并不想因为自己挑起两国战争,所以今天她是不能让君深杀了封井的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们别在打了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出口劝,落叶也赶忙走了过去,劝着封井别在打了。封井吐了口血,抬眸深深的看了安好一眼,今天他没能带走她,但是不代表他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赢了,但是我不会放弃的。”封井说着,将收来的金针丢给了安好,银针却是没还给她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赢不了,以后也更不可能,安好是我的,也只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至于挑起两国战争的话,君深没有说,但是他若敢再次动手的话,他也是不惜一切的。

    炎甲军也目睹了他们后面的打斗,这封井虽然武功差君深一点,但是也是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此时夕阳已经落山了,要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了。

    君深跟封井说完话后,走了过来,一把拉住安好的手就向着马车走了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封井再次吐了口血,昏迷了过去。吓得落叶,赶忙上前扶住了他,将他带回了城。

    青木也招呼着炎甲军回去了,他倒是没想到,这封井会选择跟自个儿主子单打独斗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上马车后,林城就驾驶着马车走了。朱雀和小白它们就只能是坐百里星辰他们的马车了。

    对于小白和小黑它们,百里星辰他们都着实好奇,上车后就抱着它们看了起来。今天都没吃饭,好在他马车上有不少的点心,不然一个个不知道饿成啥样了。

    看了它们会儿后,百里星辰就给它们拿了吃的,给大妞也拿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和君深上了马车后,君深就将安好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今天,就算是他把带回了西凉帝都,我也要把你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你先放开我,我给你看看伤。”安好闻着君深身上的血腥味,心里就有些难受,若不是她也不会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就松开了她让她看。

    安好先给君深把了下脉,无疑受了些内伤,除此外他的脸上也被封井给揍了两拳,不过好在他闪避得快,伤得不是很重。另外他打人用得力度大,手上各处都受了伤,看起来有些血肉模糊的,当看着他的手时,安好心里愧疚更深了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要不是我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伸手捂住了安好的嘴,看着她说道:“永远别跟我说对不起,这点伤不疼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伸手搂住了的腰,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口。君深看着安好的样子,笑了笑伸手抱紧了她。

    事情弄成这样,君深脸上有伤自然是不能去新店那边的了。

    安好原本是想让君深先回他的府邸的,可是君深不愿意,说什么也要和她一起,于是他们就坐着马车去了车行这边,不过君深没有下车就在马车上等的安好。

    今天的中午饭和晚饭都是在绝味烧烤坊吃的,安好回来的时候,客人们全部都走了。安大海、苏玉娘他们不放心,就一直在店里等着的。

    见安好回来,安大海赶忙走了过去:“大丫,怎么就你回来了呢,青木他们呢,青木说你今天去给人治病去了,可是你们这么久都没回来,我们不放心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长姐你们跑哪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受伤的人,伤得有点严重,所以就多费了些时间。爹、娘,你们今晚就别回去了,就去绝味烧烤坊住吧。我等会儿,还等过去看看,那受伤的人还没脱离险境,君深他们都在那边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、苏玉娘他们听安好这么说,也就没有多问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却是有些不相信,不过没有当众问出来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有话跟安好说,就没先走,就让林寒先把安大海、苏玉娘、安心她们送回了绝味烧烤坊,送回去后再来接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鬼谷子就问了起来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也看着安好问道:“你身上的血腥味,虽然用药盖住了,但我还是闻到了…。”

    救人有血腥味,倒也不奇怪,奇怪的就是安好用了药盖住了味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她不说,他们也迟早会知道的,想了想安好简单说了下。听安好说完,鬼谷子顿时就骂了起来,他没想到封井居然干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莫云邪听了倒是想见见这个封井了,这可真是有勇气,居然敢大白天的公然抢人。

    “君深呢。”

    “在车上,受了点伤,怕我娘他们担心,他就没过来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听完就走了过去,揭开帘子就看见君深微肿的嘴角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居然还被人揍了,叫你平时嘚瑟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也走了过去,从外面也看到了君深,不过却没有像鬼谷子一样爬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“他比我更惨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有些无语,伸手给他把了下脉,见他伤得不重也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养几天就好了,有你的安好照顾,这下我也不用给你开药了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着,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他刚下车,这边百里星辰他们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见鬼谷子跟百里星辰他们说话,安好就回了趟店里,同安一山他们聊了会儿,将之前准备好的红包,一人发了一个。

    店里能教他们学车的一共有十个人,助理还在学习中,现在自然是不能够教人的。安好看了看今天的账本,见这么多人都买了自行车,倒是有些意外,因为自行车卖得是最贵的,一架在三十两左右,这还仅限于木制的,铁和金属制造的还要贵些。

    买了车自然是要教的,在卖车前安好就让他们都交代了清楚,每人发了牌号,排名前面的就先教。若是不能接受的,这车自然也可以不买。

    虽然话这么说了,但是买的人还是不少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,安好出去的时候,君深已经从马车出来了,正站在那跟百里星辰他们说着话。

    安好过去的时候,君深就叫着安好上车了。至于朱雀它们就由百里星辰他们送回绝味烧烤坊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开业,我还没请他们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跟他们说了,下次请他们。至于小白它们,朱雀它们会照顾好的…。”君深说着一把抱住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药也买了,我们直接回你府邸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也是你的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安好他们走后,百里星辰他们买了几个滑板车后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回来,容安王府里的人就开始准备晚饭了,他们在准备晚饭安好就将君深叫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受了内伤,这几天都得扎针,这样好得快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君深坐下后就要脱衣服,安好看着他的手,阻止了他,给他脱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身上的青紫,安好莫名的心疼,对于他的好身材,也没注意去看了。

    “扎吧,这点伤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安好将金针消了毒后,就在君深的身上下了针。君深原本有些胸闷,扎了针后整个人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今晚想洗澡,你能帮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额,好吧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安好就知道会是这样,自己若是不帮他洗,他定然也不会让别人帮的,只能是她了。

    听安好答应得这么干脆,君深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安好看君深笑得这么开心,着实有些无奈,坐下给他清理了下手,就包扎了起来。没有伤到骨头,都是皮外伤,但是他下手狠,所以表面的皮全部都被他弄得破裂了,所以才会留这么多血。

    清理了下,处理掉一些死皮,安好就给君深包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晚饭,这次换安好喂君深了。

    君深倒是不挑食,什么都吃,对于安好喂他吃饭,他脸上满满都是笑容。生活,若是一直这样过着,似乎也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他们在院子里走了会儿,才回屋子找衣服洗澡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在找他们两个的衣服,从后面搂住了安好的腰,凑过去在她耳边说道:“不如,我们一起洗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这么坏呢,想得美,先给你洗,洗了我再洗,才不要和你一起洗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以后也会一起洗的。”君深说着亲了亲安好,腻味了好一阵儿,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衣服装好,安好和君深就一起去了浴室,去的时候,里面已经准备好了两木桶的热水了。除此外地上还放了几桶热水和凉水。

    进去后君深就站在那,等着安好给他脱衣服了。

    脱衣服的时候,安好倒是很干脆,可是外裤脱掉后,安好有些下不去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看过了吗。别怕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还真是,不知道说他啥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闭上眼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着抬眸看向了安好,见她脸这么红,心情不由得大好。反正他现在就赖上她了,她得早点习惯他才是。

    见君深合作的闭上了眼,安好将手伸了过去,闭上眼就往下脱。

    君深就知道安好会闭上眼,在安好脱的时候,他已经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你快转过身,进木桶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不用闭着眼睛,我不介意你看的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居然还是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听到水声,安好才睁开了眼,看过去的时候君深已经泡在木桶里了,两只手是各放在两边的。

    安好走过去,给他搓了搓背,搓了搓手臂,拿着帕子给他擦洗了脸。擦脸的时候,安好的动作都轻柔了几分,两人打架真是够狠的,这得多疼呢。

    “丫头,前面也要搓一下,有点痒。”

    胸膛安好倒是能搓,就怕他说别的地方,真要是那地方,她可真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安好要给他搓澡,自然是离得近的,君深在安好给他搓澡的时候,凑了过去亲吻了下安好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现在就想亲你。”君深说着又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洗完再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多泡会儿澡,这里有屏风,你对另外一个木桶洗吧,等下我们就都洗完了。你若不洗,等下我洗了就在这等你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君深这么说,给他加了点热水就去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脱掉衣服,泡在水里,安好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。这个木桶,还是之前君深特意让人给她准备的,比君深的那个木桶要小一些。

    “丫头,以后我们一起洗澡吧。”君深泡在水里,看着对面的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会游泳吗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会游泳的,你还没回答我呢。”见安好没回答还转移话题,君深免不了又问下。

    “家里可没有屏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好了。”他就是不想要屏风呢。

    听到这边传来水声,安好赶忙开口说道:“你不洗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坐久了,动了一下。”这丫头,是怕他过去看她洗澡吗,君深想着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想,但是也不可能这时候过去的。

    安好没洗太久,洗完后就穿好了衣服。过来的时候,君深还在泡澡,安好不禁有些纠结等下要怎么擦呢。

    穿衣服也是个问题,果断有睡衣还是好很多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