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搓衣板身材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突然想到了昨天发榜的事,不由得开口问起了安大海:“爹,昨天下午发的皇榜你们看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长姐,你不说我都忘记告诉你了,那个付玉锦中了今年会试的第一名,爹说是会元。另外青然哥哥也中了贡士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听安好问,赶忙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听她没有提安大郎,就知道安大郎这次没有中。对于付玉锦中了会试第一名,安好倒是有些意外。杨玉儿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是安好能感觉到她心里是有付玉锦的。之前弄成那样,这付玉锦若是取得了好的功名,可还会记得杨玉儿呢。

    至于孙念也没有中,安心她们也就没有提起。

    “朱公子,排名第十,也是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付玉锦,安大海没有见过,也就听二丫她们说了下,所以就没有提起他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笑了笑没有说话,对于朱青然能考中安好倒也不意外,毕竟他的学识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回村前,安心将安好拉到一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长姐,昨天玉姐姐看着皇榜后,晚饭都没吃就回去了。看得出来,她心里挺在意付玉锦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本来心里就一直都有付玉锦,只是没有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同安好说了几句后,安心就上了马车。看他们离开后,安好也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朱青然到底送了她这么多礼,安好想了想准备挑一份礼物给他送去,算是祝贺他考得贡士了。

    皇榜下来后,这中了贡士的就要进京参加殿试了。

    “礼物交给青木他们准备就好,你不是说要去教店里的学员们学车的吗。”

    对于安好亲自给朱青然准备礼物,君深是不乐意的,想了想就提了这么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交给青木他们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青木他们吃早饭吃得有点久,现在才出来,正准备去车行那边就被安好他们叫住了。礼物一个人去准备就好了,其他人依旧去车行帮着教学员学车。

    没多久青木就将他准备的礼物,以安好的名义送去了县衙。朱青然正准备启程去帝都,听说安好送了东西,心里高兴不已,当即就将礼盒给拆了。

    看着朱青然这个样子,朱诚着实有些无语,他该拿他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东西都是君深的人送来的,怎么可能是安好亲自挑的呢,不过到底没有说破。

    青木准备的礼,是上好的笔墨纸砚一套,朱青然看着着实喜欢,心里只以为是安好亲自给他挑选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心里知道自己没可能了,可是收到她送的东西,他还是抑制不住自个儿那高兴的心情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到了车行后,就去了后院,看安一山他们教学车的去了。今天一共来了二十个学车的,其中就有三个女子,不过她们没学自行车,而是学的滑板车。

    颜九和飞花他们还没来,安好就先去教她们去了。君深没有跟去,就在里屋的窗边喝着茶,看着安好教她们滑板车。虽然她们有点笨,但好在一个个都挺用心去学的,安好自然也就更用心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河中村,苏家。

    早上,吃过早饭后苏天勤和苏衡就先去了学院,苏天临和苏玉娘他们起来得晚些,刚吃完,正准备换鞋去工坊,就听外面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这一大早的,谁会来敲门呢。”听到敲门声,刘玉书不禁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娘,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苏云娘笑着说着,就跑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来人叫陈玉芬,是他们村子里出了名的媒婆,这些年促成的婚事两只手都数不过来。她今年已经五十有五了,不过因为生活不错,所以保养得也不错,看起来倒像是四十多岁的人。头发也是漆黑的,没有一根白发。

    “陈婶,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一身穿着,苏云娘就觉得有些不忍直视。不这么穿,怕别人认不出她是媒婆吗。

    她不会又来给她说媒吧,今年她已经给她说了好几个了,可是她本就不想这么早成亲,所以全部都被她以各种理由否决了。想到说亲,苏云娘就觉得头疼,她现在是有多大呢,就想着将她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刘玉书正好走过来,听陈玉芬来了,赶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姐是你啊,快进来坐…。”

    两人私交不错,陈玉芬又是媒婆,刘玉书对她自然就更热情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玉娘,可是越长越好看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别夸她了,再夸她尾巴都要翘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往里走,一边说着。苏云娘跟在后面,没有说话,听陈玉芬这么说,她就知道她今天肯定是来跟她说亲事的了。

    “陈婶…。”苏天临见陈玉芬,皱了下眉,随即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家孩子好,见人就知道招呼,我家的那些孙子孙女一个个的都怕生得紧。天临,还真是越长越俊了。玉书啊,你也知道我是个直接的,今天我来就是为了给云娘说亲事的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听陈玉芬夸奖他,倒是挺高兴的,毕竟谁不喜欢别人说自个儿长得好看呢。

    “陈姐啊,你先坐下,咱们慢慢说。云娘啊快去给你陈婶泡点茶水来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倒也想听听看,到底是谁让陈玉芬来给她说亲事的。来者是客,听刘玉书这么说,苏云娘就进厨房泡茶去了。

    苏天临也不忙着去工坊了,就坐在一边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亲事是我娘家大哥拜托我来说的,他家的小儿子陈以新今年十八岁,无意中见到了云娘一面就喜欢上了。这不,以新今年刚考中贡士,就让我来帮着说亲了。这孩子长得不错,踏实肯干,平时读书都会帮着家里干活的…。”

    贡士可不是一般人能考得起的,这陈以新能考上可见学识也是很不一般的。刘玉书听了别提多满意了,陈玉芬的娘家就在隔壁村,自己的女儿真要是嫁过去,那可就离家里近的很了。

    苏天临在一边听着,也觉得很不错。自家爹最喜欢的就是有学识的人,倘若自己的姐姐能找个这样的人做夫婿,那他家爹怕是得高兴死了。

    刘玉书觉得有些难以相信,想了想再次问道,:“陈姐,你说的是真的吗?你那侄子真的喜欢我的女儿吗?”

    苏云娘端着茶水出来,就听到了刘玉书问陈丽芬的这番话。什么,她的侄子喜欢她,没搞错吧,脑子没进水吧,她侄子是谁呢?

    “玉书,我们多年的交情,我怎么会骗你呢。这也是他们两个的缘分呢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一听,不由得皱起了眉,走过去就将茶水放到了桌子上,坐了下来看着陈玉芬问道:“陈婶,我们俩哪里来的缘分呢,我连他是谁都不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陈玉芬听着笑了笑说道:“不是有句话这样说的吗?这有缘千里能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,你们俩能遇见可不就是缘分吗?虽然你不认识他,但是他见过你呀,而且一眼就相中了你。云朵娘啊,我侄子可是不多得的人才呀,年纪轻轻就考上了贡士,他是真的喜欢你啊。你要是想见他,我也可以替你们安排呀…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相看还是可以的,这也是陈玉芬,说的这么干脆的原因。

    刘玉书越听越觉得满意,看向了一边的苏云娘说道:“云娘,要不就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一听,心里顿时就急了,她可没想成亲呢。

    这时候,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,苏云娘一听赶忙跑了去开门,这简直就是救星啊。看着苏云娘跑的这么快,刘玉书知道她心里不乐意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。

    刘玉书想了想,看着陈玉芬说道:“陈姐,我这女儿你也是知道的啦,她若是不愿意的话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,这件事容我们先商量下,我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刘玉书都不知道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陈玉芬自然是清楚苏云娘的性格的,起初她侄子跟她说的时候,她其实是不同意的。但是她侄子执意喜欢,她也就来说了。

    “玉书,老话说的好,错过这个村,可就没有这个店了,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,我就先回去了。到时候你们商量好就尽快告诉我吧,我家侄子现在已经去帝都参加殿试了,要不了几天他就会回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陈玉芬说完就站起身走了,刘玉书赶忙起身去送,苏天临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边她打开门,就看到尹修身穿一身紫衣站在她家门口,身后跟着的是上次一起来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看着他,苏云娘的心跳就快了几分,她就是又犯病了吗。

    见苏云娘那呆愣模样,尹修不由得笑着说道:“怎么,被爷给惊艳到了吗?”

    回过神的苏云娘,白了尹修一眼,看着他说道:“真是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自信,你来这里有何贵干呢。”

    “爷向来就挺自信的,来这里自然是来找你了,不对,是来拉红薯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等着,我给你叫我弟,让他给你称去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刚转过身,就见,陈玉芬他们走了出来。尹修也正是因为看到了他们,才没有叫住苏云娘。

    陈玉芬看着尹修的时候,眼神不住地打量着他,这个长得这么好看,穿着这么不凡的男子是谁呢,莫不是苏云娘的相好吧。也难怪她谁都看不上了,感情是有喜欢的了呢。

    之前尹修来的时候,陈玉芬并没有看到,所以并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刘玉书见陈玉芬这样打量尹修,笑了笑,赶忙解释道:“陈姐,这个就是买我们家红薯干的尹公子。”

    陈玉芬一听,脸色好看了几分,看向刘玉书说道:“那你先忙,我就先回去了,等你们消息。”

    听陈玉芬这么说,尹修抬眸打量了下她,看着她一身媒婆打扮的时候,不由得皱了皱眉,她是来给谁说亲事的呢。

    陈玉芬走了后,刘玉书笑了笑看着尹修说道:“尹公子,快进屋坐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他是来拉红薯干的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听苏云娘这么说,心里莫名的有些不高兴,她这是要赶他走吗。

    “走了一路,倒是口渴了,麻烦伯母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尹公子客气了,不麻烦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家娘这般热情,苏云娘着实不知道该说啥好了。

    “尹公子,我正在给你送呢,你就来了,我们进屋聊吧。”苏天临笑着看着尹修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走了进去,就留着苏云娘在外面。

    进去后,刘玉书就给尹修上了茶,留着他在这吃中午饭,就去村子不远处的肉铺买肉去了。而苏云娘呢,则被刘玉书安排去地里扯菜去了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是来给你说亲事的吗。”尹修坐在石桌边,喝了口茶看着对面的苏天临问道。

    苏天临一听不由得愣了下,随即赶忙说道:“才不是呢,那是跟我姐说亲事的。”

    尹修一听脸色微变,放下茶杯看着苏天临道:“亲事说成了吗,对方是什么人呢。”

    听尹修这样问苏天临,一边的凌云不由得有些想笑,他主子分明就是很在意苏云娘的嘛,可是呢他就不承认。

    苏天临倒是没有想那么多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目前还没成,对方是今年的贡士,比我姐大两岁,着实不错,而且还很喜欢我姐,据说是一见钟情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多少岁尹修是知道的了,大两岁也就是十八了,贡士有什么好得瑟的,他十五岁可就是贡士了呢。

    “那你姐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姐若是能嫁给这样的人,我爹肯定很高兴的。但是我不知道我姐怎么想的,她今天啥也没说。尹公子,你今天这么早就来拉红薯干,是因为楼里的用完了吗…”

    明明他上午就能送去的,他一早就来拉,肯定是要得急吧。

    “嗯,都送到分楼去了,这里就没有什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凌云一听,只觉得他家主子在胡说八道,明明就还有呢,哪里送到分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,那下次我给你多送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姐这扯菜半天都没回来呢,尹公子你在家坐着,我去帮她背菜去。”苏天临不知道跟尹修说些什么了,就想去看看他姐,随带帮着她将菜背回来。

    “一起去吧,我还没有好好看过你们这个村子呢。”

    凌云听着尹修这话,不禁有些想笑,哪里是想看村子呢,分明就是想看苏云娘嘛。

    苏天临他们家的菜正好是种在河边不远处的,苏云娘背着背篓出门的时候,并没有立马砍菜,而是先去河边坐了会儿。每当有烦心的事时,她就喜欢坐在河边发会儿呆,看看这清澈的河流。

    尹修他们过来的时候,苏云娘刚砍了几颗菜丢进背篓。

    见他们来,苏云娘也没看他们,就蹲在地上继续砍着。

    “砍这么多回去,哪里吃得了这么多呢。”尹修看着不免有些奇怪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都给你吃了,还得喂猪呢。”

    听苏云娘这么说,尹修着实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    苏天临在一边听得着实无语,这菜的确会拿来喂猪,可听自个儿姐这么说,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他怎么觉得自个儿姐姐是在针对尹修呢。之前的事,看来他姐还记着呢,可是这也怪不得尹修吧。事情都说开了,干嘛还这样呢。却不知尹修和苏云娘这后面又发生了不少的事。

    “还得砍多少呢。”

    看苏云娘脑袋上都是汗水,尹修不由得开口问道,也没有去计较苏云娘刚刚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得砍几背篓呢,你这要帮忙吗,天临既然尹公子要帮忙,你就快背回去,在带几个背篓来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要帮就帮吧,也省得他们下午再跑几趟了。

    苏天临听着苏云娘的话,嘴角微抽,见尹修取下匕首割白菜,他也没再说啥了,赶忙背着背篓就回了家。凌云见自个儿主子都在帮忙了,他哪能还在一边看着呢。

    “今天那个媒婆是来给你说亲的,你同意了吗。听说是个贡士,你能嫁给那样的人,倒是你的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尹修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是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。他是想听听苏云娘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。”他这话什么意思,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是吧。

    她压根就没想过嫁给学识这么高的。

    “我都帮你砍大白菜了,你能不能好好说话。”尹修听她没回答他,还这么说,一时间不免有些懊恼。这丫头是吃了火药了吗,他又惹到她了吗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帮了吗。”苏云娘听尹修这么说,大笑了几声,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,真的是…。”很欠揍。

    苏云娘站起身,将割的大白菜丢到了一边,抬眸看着尹修说道:“尹大爷,我一天很忙的,没有那么多时间一直在这里听你吹牛,麻烦你别跟个娘们儿似的,一直跟我这废话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一听,也没在砍了,丢下大白菜就想着苏云娘走了过去。好样的,胆子够肥的,居然这么说她。不过他为什么不觉得生气呢。要是平日里有女子敢这么说他,早被他一脚踹多远了。

    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,居然敢说自家主子像个娘们儿。

    “我像个娘们儿,嗯?那你哪点像女人了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一听,不由得挺了挺胸,看着他道:“你就像个娘们儿,小白脸,姐哪儿看都是女人,你眼瞎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蠢妞,爷的白是你比不了的,羡慕嫉妒恨也没用。就你那搓衣板的身板,也好在那得瑟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见尹修这么说,眼神那上下打量她,心里一恼捡起一个白菜就给尹修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长得什么样,关你屁事,我吃你家饭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就前凸后翘,虽然不是很大,但也不差,他居然这样说自己。

    “长了这么多年,还这样,你真对得起你吃的饭。”听着苏云娘这么说,尹修不禁有些想笑,但还是忍了下来,看着她这样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凌云听着着实无语,自家主子真是一点也不会讨女孩喜欢呢,亏得他还开了这么多年的青楼。

    “呵,你吃了这么多年饭,那你咋还没猪长得大个呢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苏天临背着背篓来了,跟着他跑来的还有妞妞。

    “老远就听见你们的声音了,你们再说啥呢。”

    “啥也没说,你听错了。”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学我说话,天临,你们慢慢砍吧,我回去帮着娘做饭了,妞妞走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妞妞一听苏云娘招呼它,瞧了眼尹修,就屁颠屁颠的跟着苏云娘跑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背着一背篓菜走在前面,妞妞跟着她跑在后面,时不时的逗弄着它,脸上尽是笑颜,这跟面对他的时候可是两个样子呢。

    “妞妞是狼和狗的后代,它是我姐从小照顾着长大的,黏她比黏我们多。而且很有灵性,有时候说的话,它都能听懂。我姐常常跟它一起玩,都成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,你别见她气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见尹修盯着苏云娘和妞妞瞧,不由得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主子你这是在说妞妞呢,还是再说苏云娘呢。

    苏云娘回去的时候,刘玉书已经在厨房忙活起来了。见苏云娘回来,赶忙走了出来问道:“云娘,我不是叫你砍几颗菜吗,你咋都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这下午不也得砍吗,咱们家的猪不喂啦。”苏云娘听刘玉书问起,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尹公子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回来就没有见到尹修他们,刘玉书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砍大白菜呢,他说他想尝试下我们的乡下的生活,这不就跟天临在那拼起了砍大白菜吗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笑了笑后,才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尹公子倒是个特别的,怎么说也是帮我们家干了活呢,今天中午再多炒两个菜,犒劳下他。”刘玉书说着就往厨房里走。

    苏云娘跟着走了进去,在她身后说道:“娘,我整日都在干活,你咋不犒劳下我呢,你偏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娘什么时候不疼你了,人家尹公子可是少有来,这一来还帮我们干活,这话不准再说了。快去切菜吧,把那大白菜也洗两颗,只要中间的等下拿来炒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很晚才从我妈那回来,我妈今天过生了,我奶奶又摔了,看着着急,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