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君深的厨艺越来越好
    苏云娘也就这样说说,若是真的这么叫,她还叫不出口呢。

    尹修被苏云娘给气笑了,她还真是很有理呢。

    想着今天媒婆来给她说亲,尹修的心里就莫名的不舒服,想了想看着苏云娘道:“你年纪还不大,若是不喜欢,就别勉强嫁人…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关心,就不劳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没想到,他开口说的是这样一句话。可是自己的亲事,跟他有什么关系呢。这亲事,她压根就没想同意,有学识是好,可是那也不是她喜欢的啊。

    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,未来的日子,她可真是难以想象。他怎么会想到这么说呢,是在关心自己吗,这怎么可能。他长得这么好看,家世又不凡,怕是早已成亲,或是有未婚妻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苏云娘赶忙甩了甩脑袋,她都在想啥呢,他成没成亲有没有未婚妻跟她有啥关系呢。

    听苏云娘这么说,尹修便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就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没多久红薯干就全部都装上了马车,临走前尹修将苏云娘叫到一边又重复了下之前说的话,说完后就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苏天临不免有些好奇,在苏云娘走过来的时候,连忙开口问道:“姐,尹大哥跟你说啥了呢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一听,笑着看着苏天临说道:“他说我们家的红薯干太好吃了,他每天都要吃不少,还说娘做的饭菜好吃,多谢我们的款待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可是我每次去都没看他吃红薯干呢。娘的饭菜倒是好吃,他要是喜欢,可以经常来我们这呢,反正都是要来拉货的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听苏云娘这么说,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大忙人,怎么可能老是往我们这里跑呢。你今天不是要去别的村子收红薯还不去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一听赶忙就回了工坊,叫着打杂的人赶着牛车出去收红薯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尹修在这,吃饭的时候刘玉书就没好提媒婆的事,眼下尹修走了她自然是要同苏衡说的了。

    见刘玉书和苏衡去一边说话,苏天勤想了想,走向了站在的苏云娘。

    “姐,我觉得尹大哥看你的眼神很特别,似乎…。”透着莫名的宠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错了,这尹修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家姐姐呢。

    苏天勤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苏云娘打断了。只见她没好气的说道:“特别,特别什么呢。你不知道他多唠叨,就跟娘似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我的姐诶,你就长点心吧,若是尹大哥真的喜欢你,听着怕是得伤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读书的吗,还不去,不去的话就进去切红薯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话刚说完,这边苏衡和刘玉书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云娘,你娘已经跟我说了今天的事了,这陈以新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等他回来就相看下吧。这样好的人,可是打着灯笼都难以找到的。”苏衡看着苏云娘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天勤还不知道这件事,一听就知道今天又有人来给苏云娘说亲事了。爹都觉得不错,这陈以新是谁呢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,这陈以新是干什么的呢。”

    刘玉书听苏天勤问起,这才想到他还不知道呢,想了想她开口说道:“这陈以新是你陈婶的侄子,今年刚中了贡士…。”

    听自家娘说完,苏天勤也算了解了,能考中贡士着实不错。以他现在的功名,原可以娶比他姐姐更好的,这么想来还真的是喜欢他姐了。

    “姐,要不就相看下。”苏天勤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、弟弟,我能不相看吗。”苏云娘见他们目光直直的看着她,弱弱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,这陈以新可是不错的,就相看一下吧。”刘玉书觉得还是相看一下的好,万一她女儿一下就看中了呢。

    陈以新是吧,她倒想看看,他到底喜欢她啥。

    时间转眼过去了好几天,安好这几日都是早晨和君深一起去车行教学员学车,下午教完后两人就一起坐着马车,去买菜。偶尔去营帐那边走走,看看他们训练。

    开始三天都是安好在做,君深在看,后面的几天他手上结疤后,他就跟着安好学做起了菜。

    十月初一的下午买菜回去后,安好和君深两人又一起做饭了,也没让其他人插手。君深的厨艺,在这几天里倒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好在切配菜,君深已然已经在炒菜了,灶里的火也有他自己看着,里面烧着树干,他只要偶尔加点柴火进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第一道菜,君深炒的是辣子鸡丁。不过没有放太多的辣椒,虽然安好喜欢吃辣,但是他也不会炒太辣,毕竟吃太辣不好。

    都说君子远庖厨,他能洗手为她做羹汤,做菜,当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安好在君深的对面切菜,抬眸就能看着他的背影,看着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,安好不禁有些失笑。曾经他的手是拿来握剑的,如今却是拿来握锅铲了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他就将辣子鸡丁盛了起来。惨了点水在锅里后,端着盘子向着安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尝尝看我炒得怎么样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笑着说着,说完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多的,吹了下喂给了安好吃。

    辣子鸡丁今天他第一次炒,从卖相上看就很不错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他细心的动作,心里暖暖的,咬过他喂的鸡肉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做的挺好吃的,你也尝尝,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。”安好说着拿过君深手里的筷子,夹了一块除去骨头后喂了他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因为你教得好。”

    安好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君深这么说了,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吃着自己炒的鸡肉,君深还是挺满意的,不过到底比起安好还是有些差距。

    吃完后,君深就去洗锅接着炒了。后面又炒了一道回锅肉,一道香煎虾,一道青菜,煮了一翡翠白玉汤。

    四菜一汤,份量都很足,也够他们吃了。

    君深负责端菜,安好就搬碗筷,等他们走了后,厨房里的人就进来准备他们的晚饭了。对于君深和安好自己做饭,他们不免有些诧异和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的是他们自己能做饭,就不要他们了。毕竟能找个这样的活做,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很难得的。每个领的钱都不少,而君深也常回来吃饭。

    坐下后,安好先盛了两碗汤,说是翡翠白玉汤,实则就是青菜豆腐汤,不过是名字被安好取得好听罢了。

    饭前喝一碗汤,可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喝着汤,君深就想到这几日发生的事,前天下午安好做了一道菜,名字叫做绝代双椒,听安好说名字前他还很好奇这绝代双椒怎么做,结果做出来后他着实无语,敢情这绝代双椒,就是一青一红的辣椒做的炒肉丝,辣椒多肉少,要不是辣椒选的是不辣他着实不敢下口。

    养了这些天,君深的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内伤也调理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君深有伤就没有吃虾,倒是给安好剥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好吃虾,一连吃了好多个,看君深一直在给她剥,安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毕竟他就在看着她吃,他都没有怎么吃。

    “你快吃吧,等下菜都冷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给君深碗里夹了不少的菜,君深给安好剥了几个后,这才擦了下手,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吃得这么开心,君深的心里也很是高兴。这样的日子,可是他从没想过的。不过现在的他,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,每天这样似乎也不错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两人一起在院子走了会儿消了下食,就回屋找衣服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俩都是一起洗,各泡一个浴桶,一边泡一边聊天,倒是不错。虽然隔着屏风看不到安好,但是君深已然很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这殿试要几日呢,现在都还没有动静呢,你说这付玉锦考得中状元吗…。”安好泡在水里,搓了搓手臂,想了想对着一边的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年殿试一共的人一共有五十八个。九月二十五发的皇榜,九月二十八殿廷笔试,题是老头出的,阅卷的是几个朝中重臣,根据他们的商议决定排名。九月三十张贴排名榜,十月初一老头会再出题考排名前十的学子,决定三甲排名,明天帝都应该就会张贴榜单了,但是我们要知道的话,怎么也得两天后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知道安好是因为杨玉儿才问的,想了想就跟安好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就殿试下就完了,敢情还有笔试呢。”他居然连殿试有多少人都知道,当个状元可谓过五关斩六将,不容易呢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会儿,就起身擦身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洗了个澡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,毕竟这一天教下来她身上可没少出汗水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后,君深和安好就一起挽着手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夜晚的王府,四下都点燃了红色的灯笼,比原来多了不少,看得安好很是喜欢。

    进屋后,君深关上门一把抱起安好就去了床上,最近他老干这样的事,安好倒是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如果有一天,我长胖了,你抱不起我怎么办。”安好搂着君深的脖子,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论长多胖,我都抱得起。”君深笑了笑说道,说完已经走到了床边,将安好放到床上后,他就坐到了床边亲吻了下安好,才脱掉鞋子上了床。

    上去后,君深就将安好抱进了怀里,亲吻了一会儿才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这几日安好还是挺累的,因此君深也没有折腾安好,亲吻了会儿聊了几句,怀里的人儿就睡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安好没在回他话,君深低头看了看她,见她睡着后就灭了烛火。吻了她几下后,就抱着她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吃过早饭后,他们就回了村子。昨天下午云凡送货的时候,给安好他们传了话,说大棚已经建造好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,回村的途中就下起了雨,好在没有吹风,雨点倒是没有飘进马车里。出门前林城就看了天色,准备了蓑衣和斗笠,雨来得快下得大,林城身上到底还是淋湿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也有准备雨伞,到家后他们就打着伞下了马车。见林城淋湿,安好准备回去后就让慧心她们给林城熬姜汤喝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打着伞进后院的时候,就看见了不远处在雨里疯跑的小白、小黑、大妞它们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不怕淋雨呢,你看看它们浑身淋得多湿,居然还在地上打滚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君深看了过去,要是平时大妞肯定不会这样的,跟着它们后还真是变了许多呢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也看到了回来的安好和君深。赶忙停止了疯跑,向着安好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小白没敢往安好身上扑,抬着小脑袋看着安好,在她鞋子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在雨里跑,你们也不怕得伤寒,这雨可是好久没下了…。”安好摸了摸大妞的脑袋,看着它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才没那么脆弱呢。淋着雨可舒服了,青龙刚刚也在雨里跑了会儿,被你娘看着后就叫回去了…。”小白听着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准在雨里玩了,回去屋檐下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听完安好说的话,小白它们就跑回屋子屋檐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不由得笑了笑,它们还真是够听她的话的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走回去的时候,就见小白、小黑、大妞蹲在她的屋门口,排成一排。

    看了看它们身上的泥渍,安好和君深去了厨房,吩咐了慧心她们熬姜汤给林城后,就从小锅里舀了点热水,兑上冷水提了过来,在门口给它们冲洗了下,又从屋子拿了布出来给它们擦拭了下。

    朱雀和青龙感应到安好回来,出屋门正好看到安好和君深在跟小白它们擦拭着毛发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先把小白它们带回你们屋吧,给它们在擦拭下,等下我再来看你们…。”

    朱雀点了点头,就和青龙抱着小白、小黑,带着大妞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听到安好的声音,苏玉娘抱着小葡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雨竹他们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们回来了,今天的雨下得可真大,还好你们没淋着。”苏玉娘打量了下安好和君深,见他们没有淋湿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娘,雨是中途下的,我们有带伞,所以没淋着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视线看向了苏玉娘怀里的小葡萄,此刻他正手舞足蹈的看着她和君深笑呢。

    “小葡萄,一见到你们就高兴呢。这几日你们不在,二丫她们来的时候,他总是四处看,那模样着实像是再找你们一样…。”

    孩子这么机灵,苏玉娘心里也着实诧异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听完都不由得笑了笑,见他们笑,小葡萄也咯咯的笑了起来。看得雨竹、梦菊她们都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从苏玉娘的怀里接过了小葡萄,抱了抱。

    好几天没见,可是又长重了不少呢。

    “娘,爹呢,在新工坊那边吗。”安好抱了会儿小葡萄后,就将递给了君深,随后看着苏玉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去了大棚那边呢,刚刚下雨后,他就打着伞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跟苏玉娘聊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打着伞出了门,去了地里。

    过去的时候,安大海正打着伞,跟云正德他们从一间大棚出来,转而进了另外一间大棚。

    看来他们是在检查每一间有没有漏水呢。

    君深跟在安好身后,打量着这建好的大棚,比人还高,以后种上东西后,就能站在里面采摘了,这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安大海他们出来的时候,就见安好和君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爹、云爷爷、风叔、青峰叔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了,这大棚已经建好了,我们刚刚在看有没有漏雨呢,他们弄得挺好的,我们看了好几个大棚都没有看到漏雨的地方。”云正德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这大棚建造起来真不错,里面是透光的以后栽种的菜也能晒着太阳。”云青峰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工人的工钱我们已经给了,近期内有问题的话,他们都会负责的。”风天翔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跟他们聊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打着伞去看油菜苗去了,云正德他们就去看其他没看的大棚去了。还没走过去,就见林满园他们正披着蓑衣在地里走着看着呢。

    林满园他们见安好在这边,就打着伞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…。”

    “满园哥,林叔,王叔你们这是在干啥呢。”安好不免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家,我们看下这么大的雨,怕雨把苗淋坏就过来看了。”

    听林满园这么说,安好不由得笑了笑,这落雨又不是落冰雹哪里可能这么容易就把秧苗给淋坏了呢。不过他们这般尽心尽力的,倒是值得赞赏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家,你快别这么说,你们推广这油菜也是为大家造福呢,我们能尽点力我们也是很高兴的呢。”

    得知这菜能出油后,都不叫它苦菜了,直接叫它油菜了。

    想到以后,天天都能吃上油,一个个的心里都是很期待的。当然也有一些不看好的,不过没敢拿出来说,怕是会惹众怒的。

    安好看了下秧苗,里面没有一点杂草,如今秧苗长得着实不错,要不了多久就能移植栽种了。

    正在安好和君深要回去的时候,云正德他们也走过来了,云正德最关心的莫过于什么时候能种。这油菜苗要长出三四片真叶后定植才好,现在才长出来一片还有些时间呢。

    安好和云正德他们站在大棚里聊了会儿,又一起去地里看了看,天色已经后了不少,雨也小了许多。云正德仔细的看了看秧苗,并将安好说的话都默默的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云正德可没少往地里走,看了会儿询问了下林满园他们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聊了下地里,安好又同他们说了下新开的店,得知车行生意不错,云正德他们都很是高兴。正好他们要去新工坊那边,就跟安好他们一路聊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大道上,一个马车就从他们的面前快速的跑了过去,因为下了雨凹陷下去的地方有水,马车跑过的时候就溅了安好他们一身的水渍。

    要不是马车跑得快,安好定然会将上面的人拦着,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马车呢,这过来也该看着有人吧,居然还跑这么快。”风天翔看着远去的马车,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方向,似乎是向着安家老宅去的。”云正德看了看说道。

    林巧的马车他们经常看见,自然是认识的,这马车一看就知道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君深听他们这么说,目光微冷的看向了远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