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莫云邪要收她为徒
    安心、安然、原九九他们都回来了,见鬼谷子和莫云邪追打不免很是奇怪,看了好一会儿,也没看出来他们会打架。问青木他们呢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深和林寒下完一局后,就没有再下了,这一局无疑又是君深赢了。

    林寒是每跟君深下一次,就被他虐得再也不想和他下了,可是这样的情况偶尔也会发生,他不下也得下呢。

    这边追打的两人,闹腾得很是欢,林寒就在这边都听到了鬼谷子的声音了。听着鬼谷子那些欠扁的话,林寒真担心莫云邪逮着鬼谷子会揍一顿。

    他们打架呢,他又不好出面帮忙,而且也不是莫云邪的对手。

    见林寒过去,君深就向着厨房走了去,刚走到门口安好就端着菜走了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见君深过来,安好看了看不远处,不由得开口问道。莫老该不会真的找自个儿师父说话去了吧。

    “鬼老正和莫老在那边打架呢。”君深对于他们为什么打起来,倒是有几分明白。不过没有确定,也就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莫老不是说找师父说吗,怎么还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好见慧心她们过来,就将菜递给了她们,随后就跟着君深去看鬼谷子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过来的时候,莫云邪还在追着鬼谷子打,这次他手上多了一根竹竿,要不是鬼谷子飞得快,怕是早就被一竿子给打中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莫老你们别打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很是担心,他们打架的原因,她心里也是有些数的,也怕他们会伤到对方。

    外面这么闹腾,小白和小黑它们,早已经出来跟着看热闹了。被朱雀和青龙一顿搓,它们身上的毛发,现在早已经干透了。

    青龙在一边看着,倒是挺佩服鬼谷子的,飞得这么快,当真是不容易抓得住他。不过要它出手的话,定然抓得到。

    听到安好的声音,莫云邪停了下来,看向安好说道:“丫头,等我打赢这老头,我就做你师父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,她有那么好吗,让他这么想收她做徒弟。

    “都打不到我,还想打赢我,你咋这么能吹呢。”鬼谷子站在一边,取下腰间的酒壶喝了口酒,看着莫云邪语气有些挑衅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云邪一听就冲着鬼谷子攻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他们还在打,安好看了看君深问道:“君深,这样打下去,他们会不会受伤呢,怎样才能让他们停下来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想了想,在安好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想了想,开口喊了起来:“师父、莫老,你们要是还打,等下我们吃完了就没你们的了。今天我做的菜可是平时都没做过的,味道可香了,酒也是才运回来的,味道可香醇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见他们还不动,就叫着君深、林寒、青木他们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和莫云邪早就饿了,见他们都走了,一时间也不想打下去了,可是又没有人来劝他们。傲娇的两个人,就在这僵着,谁也没有走。

    安大海回来的时候,安好他们已经围坐着桌子坐下了,没见鬼谷子他们,安大海不免有些奇怪,询问了下后就连忙去找他们了。

    有了安大海的劝说,他们就顺着杆子下了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却见安好他们在坐着聊天,却是没有一个动筷的。莫云邪和鬼谷子看着都没说话,两人先后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桌上的菜,的确是他们之前都没有吃过的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们坐下来,笑了笑,打开坛子给他们倒起了酒。

    坛子刚打开,莫云邪他们就闻到了浓郁的酒香,恨不得马上尝一口这酒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口酒喝下去,莫云邪只觉得整个人心情都好了几分。鬼谷子跟莫云邪一样,也喜欢美酒,对于这酒也很是喜欢,一连喝了两碗,才开始吃起了菜。

    苏玉娘奶完孩子出来的时候,这边刚开始动筷,她倒是不知道鬼谷子和莫云邪打架的事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安好先去工坊看了看,随后就和君深出门散步去了。安大海、苏玉娘和雨竹他们一天也不愿意闲着,就去新工坊那边帮忙去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出门也不理他们,莫云邪也没在找鬼谷子打架了,转而改为了下棋,三局赢鬼谷子两局他就给安好做师父。

    安家这边,因为安大郎的回来,江氏又特意让安大河宰了鸡,午饭就晚了些。

    家里吃的饭依旧是王笑在做,安老头则帮着烧着火。

    得知王笑是安老头纳的妾,安大郎不免有些诧异。毕竟在他的记忆里,江氏和安老头的感情可是很好的,却是没想到会弄成今天这样。

    代晓晓不喜欢坐在这看他们聊天,就去帮着端菜去了。早上没吃多少,她现在早已经饿了,端菜的时候正好可以偷吃几块。

    相比江氏做的,她更喜欢王笑做的菜,因为她做的可比江氏做的好吃多了。

    端了一盘菜后,代晓晓又去厨房了,见她帮忙江氏着实有些不开心,只觉得代晓晓胳膊肘往外拐了。

    这边正聊得开心就见代晓晓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代晓晓跑这么快,江氏不由得皱了皱眉,神色不悦的冲着她说道:“现在你已经是双身子的人了,还这么跑,要是伤到了我的曾孙,你看我不卖了你…。”

    代晓晓听着身形一颤,这样的话每每听到她都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安二郎听着没有多说啥,这样的话他已经不知道听江氏说过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。”安大河看着代晓晓问道。

    “爹,爷爷让你快去请许大夫,王笑她晕倒了…。”

    知道江氏心里一直记恨,所以代晓晓都不敢叫王笑的,当着江氏的面都是直呼其名的。

    江氏一听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起来:“贱人就是矫情,请什么请,请大夫不用钱吗。我看她分明就是装的,分明就是不想做饭…。”

    真要是病倒才好呢,她现在可是天天都在诅咒着王笑早点死。要不是王笑,安老头怎么可能对她这么绝情呢,自从纳了她后来自己房间睡觉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,甚至睡到半夜她一摸身边就没人了。

    林巧听着心里莫名的有些发寒,生怕有一天他们也这样对她。因为安老头纳王笑为妾这件事,江氏这一直以来都是不安逸她的。

    安大郎没有说话,对于家里的事他是一点不想掺和。

    “娘,还是去请吧,不然爹等下又发火了…。”

    服下绝子散的第一个月能把得出来,现在却是把不出来的了,这也是安大河敢去请大夫的原因。

    见江氏沉着脸不说话,安大河就出门请许大夫去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不由得瞪了眼坐在一边的代晓晓,似乎是在怪她多管闲事,不该过来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这边安老头在王笑晕了后,就抱着她回了屋子。正欲过来骂人,就见安大河出了门。见他去请大夫,安老头脸色也好看了几分,听着堂屋里的谩骂声,安老头也没管又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正在林荫路散步,就见安大河和许大夫两人行色匆匆的往安家去。

    对于今天的马车事件,君深已经查了,知道是安大郎所为,心里自然是默默的记下了。安好看着也没多说什么,不管他们家谁病了,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这边安大河他们刚刚进门,就见安老头已经在这等着了。

    安老头见许大夫来,赶忙招呼着他去给王笑看病了。这边,江氏的心里着实生气,不过还是想去看看这王氏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安老头和许大夫进屋后,江氏他们也跟了进去,好在屋子有那么宽,不然哪里站得下这么多人呢。

    具体的情况,安老头又给许大夫说了下,说完后赶忙给他端了个凳子让他把脉。

    许大夫也没说啥,坐下后就给王氏把起了脉。把完一次后,许大夫又把了一次,到后面还换了手把脉。

    安老头见许大夫把了把,心里不免有些着急,这是干啥呢,为啥把这么多次呢。

    江氏心里却是兴奋,心想这王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。

    “许大夫,这到底怎么了,你倒是说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老头急切的话语,许大夫皱了皱眉说道:“她怀孕了,已经有一个月零几天了,之所以会晕倒,是因为她很贫血,这可得好好补补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一听脸色顿时就难看了下来,也不管许大夫在这,对着安老头就大骂了起来:“安奎明,你个混蛋,你们这俩贱人,居然早就搞到一起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,他们这绝子散到底还是没起到作用呢。

    林巧听着心里咯噔了一声,这下家里怕是太平不了了,以后可如何是好。董佳心里也很是担心,之前江氏就不怎么待见她娘了,现在王笑又有了,以后江氏怕是更恨她娘了。

    听到王笑怀孕,安二郎的脸色都冷了几分,真要是让她生出孩子来,那还得了。所以这孩子到后面,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生下来的。他可不想以后来一个跟他争家产的。

    现在就这么偏心,以后他爷爷怕是更疼这个孩子的。

    安老头对于江氏的谩骂,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,脑袋里一直在回放着刚刚许大夫说的话。想着自己老来得子,安老头就高兴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见安老头笑得这么开心,江氏心里更是难受得发狂,走过来就给了他一巴掌。想当初,她怀孕都没见他这么高兴过呢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高兴,你打了便打了,以后你若敢针对她肚子里的孩子,我就休了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老不死的,你个老贱人,为什么这么对我,呜呜…。”

    许大夫就知道说出来会是这样,还有别的他没说呢,不过现在他还不能确定,只等以后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许大夫,让你见笑了,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的话还没说话,这边床上就传来了王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奎明,我怎么了…。”见这么多人都在屋子里,王笑只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江氏听到王笑的声音,顿时止住了哭声,红着眼站起来就想冲过去找她的麻烦,不过却被安二郎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听着安二郎在她耳边低语的几句,江氏只能咬咬牙,先忍下来了。

    安奎明见王笑醒来,心里着实高兴,赶忙走了过去看着她说道:“笑儿,你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奎明你没骗我吧…。”王笑一听高兴的都留泪了,活了这个年纪,她可是第一次怀上孩子呢。说着,她的手摸向了她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拿这个事来骗你呢,我们真的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许大夫看着着实有些恶心了,对于这种宠妻灭妾的人,他着实有些不喜。

    安奎明想到之前许大夫说的话,询问了他后,就跟着他去拿药了,临走前还让王笑将门给关好,似乎是怕江氏去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看安老头这般小心翼翼,江氏的心又冷了几分,回屋后就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老头和许大夫一起回去拿药的时候,村里的王婆子也带着她孙子过来拿药,就知道了王笑怀孕的事。

    还没天黑,整个村子的人就都知道王笑怀孕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在村子走了会儿后,就回家休息了,半下午的时候才醒过来。安好醒过来的时候,君深还没醒。

    看着他俊美的容颜,安好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,凑上去亲吻了下他。刚想离开君深就搂住了她的腰,睁开眼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吻得安好面红耳赤后,君深才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该不会是在装睡吧。”

    君深笑了笑,看着安好说道:“明明就是你把我亲醒的,居然还说我装睡…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他是醒了,不过见安好还在睡,亲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后,他又抱着她继续睡了。他还没有睡着的时候,安好却醒了过来,还亲他。面对安好的主动,君深向来没有抵抗力,自然就抱着她回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说完还没等安好开口,就又搂着她亲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没有太久,君深就放开了她,随后就下了床。见安好还不起床,君深整理好头发,就向着床边走了过去,一把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上再亲,快起床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流氓…。”这还没起床呢,就想着晚上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又说他是流氓,不由得笑了笑,腾了只手一巴掌拍在了安好那挺翘的臀上。

    “再说我是流氓,下次我就让你见识下爷的流氓本性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将安好放到凳子上坐好后,君深将她的鞋子拿了过来让她穿上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,他们就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的时候,鬼谷子和莫云邪的棋子刚好下完,第一局他们下了个平局,第二局鬼谷子赢,第三局莫云邪,这最后又加了局,结果是莫云邪险胜了一颗棋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鬼谷子是应承了的,也是怕莫云邪一直烦着他,却不想到底还是输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,这下你不能反对我收安好做徒弟了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哼了两下,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可是从来都没有收过女徒弟,安好无疑是唯一的一个了。对于安好能入莫云邪的眼,林寒无疑是很羡慕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师父把你输了,以后你就是他的徒弟了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走过来,鬼谷子看着她有些伤心的说道。君深和安好一听,就知道这次比试是莫云邪赢了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笑了笑说道: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,你是我师父,你跑不掉的,我也不会不认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呢,就算他做你师父,我也还是你师父呢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心情好了几分,随即看着莫云邪说道:“我比你先收安好做徒弟,所以我是大师父,你只能排第二了。”

    林寒听着自家师父的言论,很是无语,他是怕安好有了莫云邪这个师父,就不要他了吗。

    莫云邪听着白了眼鬼谷子,也没有去给跟他计较这些,反正他的目的就是收安好为徒,能收着他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句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,丫头你快去端碗酒来,我现在就要收你做徒弟…。”莫云邪向来做事爽利,也不拘小节,说到要收安好做徒弟,便立马就要收了她。

    君深倒是没想到,这徒弟收得这么快,不过对于安好能拜莫云邪为师,君深还是支持的。

    安好不喜欢麻烦,莫云邪这么干脆,她也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给莫云邪磕了头敬了酒,安好就正式成了他的嫡系弟子了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莫云邪的徒弟了,谁要是敢欺负你,你就告诉我,师父替你揍他。这本医书你且收着,好好看看,不懂的尽快问我,除此外这个令牌你拿着,凡我门中弟子都有的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越看安好越满意,他只觉得后继有人了。至于剑法和掌法,他打算亲自传给安好。

    这些年,门下的弟子收了不少,可是他一个都看不中,安好合他眼缘他才把他独创的医术传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谢过师父,我会好好看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谢,我都是你师父了,你还跟我客气。你要是想谢我,就多给我做点好吃的,多送我几坛子美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着我,你这么老了,我才不要你这个徒弟。”见鬼谷子一直看着他,莫云邪看着他一脸嫌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二,你哪只眼睛看着我想做你徒弟了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听鬼谷子叫他老二,不由得愣了下,随即开口道:“不准叫我老二,不想做我徒弟你眼神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干啥,可别告诉我你喜欢男的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多年未娶,也没有子嗣,这无疑是很多人议论的话题。关于鬼谷子的一些事,莫云邪还是挺说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才喜欢男的,才没有看你呢。”他只是在诧异,莫云邪给安好的医书,这医书一看就不凡。这样看来这老头不仅仅是想收安好做徒弟,还想让他继承他的天山派呢。就如同他,他就想把鬼谷给安好。

    “滚,老头我正常得很。”

    安好、君深、林寒看着斗嘴的两人,着实有些无语,这都聊的什么话题呢。

    晚饭,是安好做的,菜色很是丰富,菜色跟中午也不同,吃得鬼谷子他们都很是高兴。对于拜师的事,安好也告诉了安大海他们。听完后,都很是诧异,也替安好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莫云邪叫着安好出去传授她一套掌法,安好倒是有些意外。见安好学得不错,莫云邪心里就更是欣慰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的侧脸,莫云邪总觉得莫名的熟悉,脑子里不由得闪现出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安好的一套掌法已经打完,见莫云邪看着她一脸悲切的样子,安好只觉得很奇怪,不过没有去打扰他,索性又练了一遍。

    莫云邪回过神的时候,安好第二遍都要打完了,看着安好那出手的动作,莫云邪笑了笑,不愧是他看中的。安好一直在认真的练着,倒是没有注意到莫云邪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好在有月亮,倒也能看清一些。

    同安好聊了会儿后,莫云邪就让她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离开的背影,莫云邪叹了口气,看着天上说道:“我似乎又魔怔了,居然会觉得她像我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君深离安好并不远,在安好过来的时候,就飞身就房顶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学得怎么样,还好吗。莫老,没跟你一起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聪明,自然也学得不错了。师父他没有一起回来,他还想一个人走走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并没有多说什么,毕竟她还不了解莫云邪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不由得笑了笑,他的丫头还真是够自信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先回去吧,你要是想学掌法,我也能教你的。”君深拉着安好的手,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以后再说吧,现在我还得学医术和师父教的掌法呢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君深也没有多说啥,揉了揉她的脑袋,就牵着她的手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他也不会勉强她,只要她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