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比你早了那么一点点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家里的人正在轮流洗澡。安好和君深就先去看小葡萄去了。

    进屋的时候,小葡萄正在洗澡,在盆里着实欢快得紧。现在的他倒是格外喜欢洗澡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们回来了啊。小心,你们身上别沾着水了。”苏玉娘见安好他们走过来,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我们等下也要洗澡的,没事的。”安好说着就蹲在一边给小葡萄搓了搓脚。

    安大海看着安好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莫老能收你做徒弟,可见他真的很看好你,以后你可得好好学呢。”

    对于安好学医,安大海是不反对的。

    “爹,这个是肯定的。师父,今天还教了我一套掌法了,真是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安好学武学医,苏玉娘和安大海现在都是支持的,经历这么多事,他们也看得很明白。一个人你若是不强大的话,势必就容易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欺善怕恶的人,可是有很多的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安大海就将小葡萄抱了起来,放到床上准备好的毯子上,放下后就给他擦拭了起来。见他做得这么熟悉,苏玉娘看着心里说不出的高兴。

    擦拭好后,安大海就给小葡萄穿了起来,他一个人就能搞定了。

    小葡萄的心情很是不错,在安大海给他穿衣服的时候,一直都在笑。等他穿好衣服后,君深先抱了抱小葡萄,不过因为没洗澡所以没敢抱太久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洗了澡后就过来看小葡萄了,有他们看着,苏玉娘就和安大海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我觉得小葡萄又重了不少,我最近抱久都好累手。”安心捏了捏小葡萄的脚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葡萄这么能吃,肯定会长呢。”安然看着安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他以后能走了,我们就看着就好了,就没那么累手了。他现在还小,自然得抱着了…。”

    难得跟安好他们在一起聊聊天,安心和安然都很是高兴,也跟安好说了不少工坊里的事。

    等苏玉娘他们都洗完睡觉后,安好就回屋找衣服洗澡了,衣服安好一个人就能拿了,君深就先去厨房舀水提水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提着衣服过来浴室的时候,君深已经将两个木桶都装满水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愣了下,随即想到了他之前说的话,想着脸就莫名的热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君深,那个你先洗吧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放下衣服就想走,不过君深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别走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没等安好说啥,就从一边的石桌上拿过一块布在那边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敢情他什么都准备好了呢,用布当帘子,他真是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洗了,你再不过去,我就开始脱了。当然你若要看,我也是不会拒绝的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见安好还看着他,君深开始脱起了衣服,他的皮肤不错,但是身上很多伤痕,不过在用了祛除疤痕的后,倒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见他要脱裤子,安好赶忙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的木桶在里面,她刚进去就听到身后君深的笑声,一时间也不知道说啥好,就脱掉自己的衣服泡进了木桶里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对我这个新师父了解吗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问,君深愣了下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我对他的了解并不多,一切都是听我师父说的。天山派是他一手创建的,他妻子是谁我并不知道,但是我听我师父说他有个儿子,不过消失很多年了,这些年他也有找,但到底是没找到。知道他有儿子的人并不多,我师父也是当年无意中见到过一次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这么多年呢,答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儿子找不到,心里肯定难过的。可是安好到底是没有想明白,他为什么会看着她露出那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别人是找儿子找不到,而君深呢明知道自个儿的爹是谁,却不愿意去认,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人呢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就开始摸香胰子了,抹好后搓了下就开始清洗了。

    洗得差不多后,安好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她进来的时候衣服都是放在君深那边的,此刻她怎么穿呢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洗完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洗完了,怎么了。”君深听安好这么问,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那个衣服都放在你那边的,你等下穿好帮我拿下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君深快速的洗完,擦拭了下后,就开始穿衣服了。穿好后,君深提着安好的衣服走了过来,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听着安好这边稀稀疏疏的声音,君深不由得打趣道:“要我帮你穿吗。”

    安好穿好肚兜后,就开始穿平角裤,刚穿完就听君深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流氓…。”

    说完安好赶忙捂住了嘴,开始快速的穿起了衣服。她还真是脱口而出呢,却是忘了之前君深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君深听着安好发出的声音,不由得笑了笑,看来自己说的话她还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见自己穿好衣服,君深都没做个什么,安好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见她出来,君深也没说啥,就开始收布帘了。

    不过刚回到屋子,君深就一把抱起了安好,直接向着床走了去。将安好放到床上后,君深就欺身而上,两人面对面的看着彼此,安好只觉得心跳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向来算话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时间没明白君深说的话,可到后面她就彻底的明白了。被他好一番折腾,安好的身上好些地方都被他种上了草莓。安好的皮肤白皙,看上去格外的好看。

    吻痕都亲到了不易看到的地方,倒也不担心被人发现,可是被他这样折腾,安好很是不服气。可是此刻只觉得身子软软的,想收拾他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…。”大流氓。

    “乖…。”君深说着,抱紧了怀里的人儿,在她的唇上又亲了亲。

    他的怀抱让安好觉得很踏实,现在的她已经习惯君深这样抱着她睡了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对于飞花他们来说,都是很开心的,一切都仿佛做梦一般。晚上洗了澡后,他们坐在院子里聊了会儿天后,就各自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回屋后,追命就抱着飞花滚到了床上,看着小葡萄这么可爱,追命也很想让飞花也怀一个。

    抱着飞花,追命亲了亲,随后看着她说道:“娘子,我们生个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飞花性格虽然有些暴躁,但是对于小孩子她还是喜欢的。以后的路他们都不知道,但是能为他们自己留下一个血脉,飞花还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这边安家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
    王笑有了身孕后,安老头可谓宝贝得很,饭也不让她做了。于是这晚饭,就变成了他和安大河他们一起做。虽然他们做饭不太好吃,但是倒也能吃。

    王笑不做饭,江氏不会做的,安老头他们愿意去折腾她也没有意见。可是想到他是为了王笑才这样,江氏的心就难受得厉害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安老头可是没少给王笑夹菜,看得江氏嫉妒得不行。心里更加坚定了不能留下这孩子的决心,可是这事情不能她去做,要是安老头知道是她做的,这辈子肯定会恨死她的。

    饭桌上,就听安老头再和王笑说话,其他的人都很是沉默不语,各有各的想法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安大河他们就一起将碗收拾下去洗了。

    林巧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干这些事,吃完饭后林巧就让董佳陪着她在家门口走了走。

    “娘,你可有后悔。”

    听到董佳这么问,林巧走着的脚,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佳佳,这个家的确比我想想中的还要复杂,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今天这个局面。你要学会坚强,学会保护你自己,生意上的事我能教你的都教了,以后那店就是我给你的陪嫁了。”

    林巧叹了口气说道,后不后悔又能怎样了,如今的她还有得选吗。

    “娘,你不把店留给肚子里的小弟弟吗。”

    听董佳这么说,林巧不由得笑了笑说道:“到底是弟弟,还是妹妹,这还不知道呢。这店是我和你爹的心血,而你是我和你爹的孩子,这店自然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。”董佳一把抱住了林巧,眼里满满都是泪水。

    在这个家里,她生活得其实很恐惧,她很怕有一天,没了娘会被他们当做畜生一样的卖。毕竟在江氏的眼里,就是如此的重男轻女。

    见天色逐渐黑下来,林巧和董佳就赶忙进了屋子,将大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…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最后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,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醒的呢。”这家伙睡得比自己晚,居然醒得还比自己早,当真是没天理呢。

    “比你早了那么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欠扁呢,不过真要是打他,自己怕是打不赢的,还是得好好学武功呢。

    君深说着又亲了亲安好。

    见他没在折腾自己,安好赶忙坐起了身,穿上外衣后就下床梳头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先出去了一趟的,所以他一切都是穿好了的,倒不用收拾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他们都是待在村子里的,每日不是去工坊就是去地里,偶尔安好和君深还会带着大妞它们山上去打点野味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