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不是不回来,而是回不来
    十月初四,朝廷下发了皇榜,付玉锦高居榜首,中了今年的头名状元。而朱青然殿试也考了不错的成绩,中了三鼎甲中的探花,成为了天子门生。

    越寒城多年都没有出状元了,这次付玉锦能考中无疑是给越寒城争光了。付玉锦还没有回家,他们家就门庭若市了。

    不过付玉锦的爹付阳没敢将众人送的礼收下,付玉锦的后娘吴玉华看着这一件件送来的礼被退回去,心里着实觉得肉疼。心里对于付玉锦高中状元,是又高兴又嫉妒。

    可是谁叫她儿子读书没付玉锦能干呢,读了这么多年,现在也不过就是个童生。

    付玉锦高中了状元,来他们家的媒婆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付玉锦的心思,他爹付阳是知道的,所以对于媒婆们的说亲,他都一一婉拒了。

    秦家,秦莲香也对付玉锦起了心思,相比商家之家,她更想当个官夫人,这付玉锦贵为状元,以后加上他们的帮衬这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的。

    不过人还没回来,具体长什么样,秦莲香也没看到,她可不想嫁个丑的,就私下打听了下。得知付玉锦心有所属,还是杨玉儿,秦莲香就更来劲了。说什么,也要将他抢过来。毕竟自家娘有多恨杨家她是知道的,能让他们不痛快,她自然是很乐意去做的。

    大棚这边安好已经托云正德请了人,帮着育了种。种子一部分来自空间,一部分是百里星辰派人送来的。

    十月初四的上午全部的种子都育上了,上午安好就把工钱结算给干活的人们了。

    这边的油菜苗已经能移栽了,所以安好打算请他们继续帮着栽种。安好开的工钱不错,这里离家又近,他们自然都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今天不用他们帮忙干活,安好就让他们明天再来了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安好和君深就去找了云正德,说了下油菜移栽的事。因为要移栽,今天就得把苗床全部浇湿。

    听完安好说的后,云正德敲着锣在村里走了一圈,将村民们集合在一起说了下油菜苗栽种的事。得知油菜马上就能栽种,一个个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少数的人地还没修整完,云正德听了后就召集着村里人帮着收拾了出来,还帮着下了底肥。

    下午有村里人帮忙浇水,苗床这边没多久就全部都浇好水了。浇好水,云正德又去各家的地看了看,不疏松的,土块大的又让他们整理了下。

    看着有些干燥的土地,云正德想着安好说的话,又让村民们提着水浇了下地,不过没浇太多。

    为了尽快将秧苗栽好,晚上下工的时候,安好给工坊的人都放了假,这样明天他们就都能去地里帮着栽种了。

    邻村的人见安月村种这么多的苦菜,着实有些好奇,不过因为上面有交代,村里的人都没有对外透露这油菜籽能榨油。得知地是被包出去的,邻村的人也没多问了。

    因为要早起,所以今晚每家都睡得特别早。

    早晨天刚蒙蒙亮,安好他们就起床了。今天地里要忙活,家里的人除了鬼谷子、苏玉娘他们,其他的人也得去地里帮着忙活。

    收拾好吃过早饭,天已经亮了些了,安好他们过去的时候,这边地里邻村的人都全部来了,本村的人也来了一大半了。

    至于小白它们,刚跟着跑出来,就被安好给打发回去了。毕竟邻村不少的人都是没见过它们的,要是吓着了也不好。

    过来后,安好看了看来的人,同云正德他们商量了下后,就挑了二十个人出来,登记好名字后就让他们跟着一起进了秧苗地。余下的人,登记好名字后,就等着栽种了。

    看着长势不错的油菜苗,苏玉娘他们看着都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之所以只挑了这么多人,也是怕人多伤了苗。

    青木他们是后面进来的,进来的时候就给干活的人发了箩筐和铁锹。

    “工具大家都拿到了吧,好,接下来我要说的有几点。第一凡是弱苗、瘦苗、丛苗都不要,只要壮苗。第二移植出秧苗的时候,根部别伤着了,还要多留点泥土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说的后,他们就开始忙活了起来,对于他们这些经常干农活的自然是清楚的。不过对于不常做活的青木他们来说,却是不知道什么样的算是壮苗。

    听青木问道,安好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壮苗大概就是株型矮健、紧凑、无高脚苗、弯脚苗、叶片数多、颜色正常叶片肥厚、根系发达、主根粗壮,无病虫害这些…。”

    移植秧苗,君深、青木他们都是第一次做,难免要慢些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相比青木他们自然要好些,而云正德和云青峰他们是干活老手,这干活的速度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对于这秧苗,安大海和苏玉娘他们都觉得很不错。之前这个地什么样,他们都是知道的,如今能种得这么好,也算是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差不多后,就让他们将油菜苗抬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地是包出来了的,所以也不存在各家种各家的,所以都是一块一块地的挨着来的。

    栽种了会儿,云正德就挑了些人出来给地里的秧苗浇兑了水的农家肥了。人多力量就是大,一半天的时间就栽种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安好就没让他们在移植秧苗了,至于明天种的就明天再移植了。这样新鲜的栽,是最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江氏在油菜这件事情上,背地里没少骂安好,只觉得她蠢,有钱不赚,便宜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每日天还蒙蒙亮就开始忙活了,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收工,为此工钱上安好给干活的人们都多加了十文钱。看着栽种的进度,安好又让邻村的人回村找了些人来帮着栽种,一直忙活到十月初七的傍晚才忙活完。

    本来就没剩下多少没栽种完,因此大家都多熬了会儿,以至于栽种完的时候,天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工钱下午的时候,安好就让苏玉娘带着雨竹他们准备了。

    干完活后,安好就开始发工钱了,工钱的发放分了几处,每个村子一处,这样也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发完工钱后,一个个都没走,都想问问安好家的工坊还招不招人。

    安好目前还没开分店,所以暂时是不要人的,大家听了不免有些失望,不过也多说啥,就拿着钱回去了。

    忙活了几天,安好打算请云正德他们吃饭,除此外还请了风天翔、风铃以及元家的人。以此在上午的时候,安好就让云凡他们多买了不少的菜。下午的时候,慧心她们就照着安好吩咐得准备了起来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好就开始做菜了,至于香菇鸡汤,慧心她们早都炖上了。

    晚饭安好肉菜做了糖醋排骨,宫保鸡丁,香煎鸡翅,毛血旺这些,素菜炒了土豆丝,炒了紫天葵,炒了醋溜白菜,自家发的豆芽,也炒了几大盘。

    至于凉菜都是慧心她们准备的,除了凉菜外,慧心她们还做了一笼烧麦,这还是安好新教她们做的。

    油菜的栽种可谓村里的一件大事了,这栽种下后,云正德心里的一个石头也落下了。晚饭,云正德他们都没少喝酒,一顿饭吃下来,他们就喝了六坛子的酒。

    君深也陪着他们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坐着聊了会儿后,云正德他们就回去了。他们走后,安好就跟着莫云邪去外面学武去了。这段日子,她天天晚上都跟莫云邪出去学武功,学得着实挺快的。至于莫云邪给她的医书安好也看了,这几日也没少请教他,他给的医书无疑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每晚学完后,莫云邪都让安好先回去,但是今晚他却叫住了安好,让她陪着他走会儿。

    有月光倒也看得见路,走了会儿,莫云邪停下了脚步,从怀里拿出了一本武功秘籍,递给了安好,这还是他最近写下来的,另外还画了图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本秘籍你拿着,好好练习,我明天就要离开了。过了年,记得来看你师父我,多给我带点好酒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说话的时候,没看安好,对于这样的离别,他着实很不喜欢。此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安好,会有这样不舍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师父,要不你在待一段时间再回去吧。”安好没有接莫云邪给的秘籍,想了想出口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听安好留自己,莫云邪笑了笑看着安好说道:“天下无不散的筵席,我出来了这么久,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徒弟,莫云邪最了解不过,要是自己长时间消失不回去,他们怕是会集体出来找他了。

    听莫云邪这么说,安好也没再留他了,接过他手里的书拿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。可是问出来,你能不能别生我气,你若不想说的话便不说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安好说道,心里却是已经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些日子我每次练习完你教我的武功,都见你在看着我,脸上布满了悲伤,似乎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看了下莫云邪,见他脸色不好,就没有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看得没错。因为我看着你,就想到了我那消失了十年多的儿子,这些年我没少找他,可是音讯全无。你的侧脸,看上去特别的像我儿子,你的眉宇和鼻子越看越像,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说说,你也别多想,或许是我魔怔了…。”

    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是这段日子相处下来,莫云邪越看越觉得像。

    可是安好有爹有娘,又对她这么好,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呢,越想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唐,所以也没敢开口去问安大海他们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心里却是有些不平静的,毕竟她的确不是安大海他们亲生的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叫莫延,今年若是还在话,都已经三十有二了。自从跟我闹了矛盾,出去后便再也没有回来。我想让他成亲生子,继承天山派,可他却想着出去闯荡…。”

    莫云邪看着远处的月牙说道,情绪却是更加低落了。到底是他逼走了他,可是都这么多年了,他为什么不回来呢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好受。

    或许他不是不回来,而是回不来了。不过这些话,安好到底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可有他的画像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出来这么久,怎么可能没有认识他的人呢。

    “有,你要看吗。”莫云邪说着,就将手伸进了衣服,没多会儿就拿出了一张卷好的布。

    “我收了很多徒弟,他们好些都是家世不凡的,也都有帮我找莫延,倒是有人查到过莫延曾在边界出现,可是后面便再无消息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我会忘了他,所以让人将他的画像刺绣了下来,随身携带着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画像上的人,只觉得自己跟他倒是有相似的地方。这世间上相似的人,倒也不是没有,光这些似乎也证明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这滴血认亲,也不完全对的。

    这天山派独树一帜,不可谓不强大,若当初她娘真是跟这莫延在一起的,又为何会落到那样的下场呢。

    安好看了会儿后,就将画像还给了莫云邪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会儿后就一起走了回去,君深还是向往常一样,在这边等着安好的,见他们今天一起回来,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见君深在等安好,莫云邪笑了笑,就先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明天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贵为一派掌门,出来久了,也是该回去看看了。你若以后想去看他,我便陪你去。”君深见安好情绪有些低落,揉了揉她的头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忙活了一天也累了,回去洗了澡后,安好和君深就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因为莫云邪要走,晚上等君深睡着后,安好就起了床,叫上朱雀它们进了空间,将酒搬了些出来放到了地窖里。家里地窖的酒都是大坛子装的,一共好几大坛,具体喝了多少他们都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给莫云邪的酒,安好是用小坛子装的,一连装了十五坛,毕竟多了他也拿不走。

    到底是接触了酒,身上都是酒香。

    安好回屋后,见君深还在睡,就脱了衣服换了身。

    不过刚上床,就被君深抱进了怀里。他在安好换衣服的时候,就已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刚去了酒窖,我想着明天师父要走,就去给他装了十多坛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鼻子这么灵,定然是闻到了她身上的酒香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君深没有多说啥,却是抱住了安好,深入的亲吻了下她,她没有喝酒嘴里自然是没有酒味的。

    缠绵了会儿,两人许久都没睡着,聊了好久才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起来后早饭都没吃,安好就叫着训练的云凡一起去了工坊,装了一大口袋的香肠,又装了几坛子的泡椒鸡爪,一箱子的薯片。

    安好要干啥,云凡一向配合,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不管莫云邪今天时候什么走,反正东西她都是提前给他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东西都准备好后,安好就回家吃饭了,云凡等着楚大郎他们来后,就开始上货送货了。

    驾驶着牛车刚出来,陈铁牛就看着云雪儿从远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云凡,这云雪儿对你还真是痴情呢。”

    “铁牛哥,你快别这么说,这要是别人听着了可怎么想,我们快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现在看着云雪儿就觉得脑袋疼。

    楚大郎和陈铁牛一听都不由得笑了起来,也没在说啥,赶着牛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生活好了,陈铁牛爹娘的病也好了起来,如今的他也定下了一门亲事,明年开了春就成亲了。陈铁牛只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着实幸福。

    见牛车走了,云雪儿赶忙追了过来,一口一个云凡哥的叫着,喊得云凡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杨梅现在着实拿云雪儿没办法,照她的想法就觉得自个儿女儿是鬼迷心窍了。

    赶过来,就看到云雪儿在这蹲着哭,杨梅走过来,没好气的给了她一巴掌,拍得她差点没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像个什么样,还在这跟我哭,你就算把这哭成河,他也不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云成看着也很是头疼。

    “娘,我是你亲生的吗,呜呜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死丫头,说的什么话呢,你要是不是我女儿,我才懒得管你。你还想不想嫁人了,你想闹得大家都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已经有人在说风言风语了,不过没敢当着她的面说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杨梅就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云雪儿自然不想败坏了自己的名声,听完杨梅说的后,赶忙站了起了身,抹了把泪没有再大声哭,但是表情却是委屈不已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回家后,慧心他们已经摆好了早饭,鬼谷子也知道了莫云邪要离开的消息。对于莫云邪的离开,鬼谷子啥也没说,因为他也打算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来这么久,他也是该回谷去看看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和安大海他们也知道了莫云邪要离开的消息,听安好准备了这么多,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走的时候安大海他们都去送了,临走前他还抱了小葡萄,对于小葡萄他还是很喜欢的。若是他年纪不那么小,他怕是都收他做徒弟了。

    东西都放马车上后,莫云邪也上马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莫云邪走后,鬼谷子也说他要离开了,不过要中午饭吃了走。

    鬼谷子要走,安大海今天上午也不去工坊了,就在家陪着他。安好听他要走,就让双喜他们去农场那边挤了牛奶回来做吃的。留下君深陪着鬼谷子他们下棋,她就和朱雀它们去了工坊那边,莫云邪走安好给了不少,鬼谷子自然也是不能少的,而且还多了些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,安好和朱雀它们就回家装酒去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安好家的门外就来了一个骑马的,来人正是慕容白的人,这次来是跟安好他们送请柬的。

    请柬交出去后,那骑马的人就走了。羽林拿上那人给的请柬后,就赶忙回了后院厨房。

    “东家,有人送来了请柬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听赶忙放下了手里的刀,接过请柬看了起来,对于慕容白和杨宝儿定亲她倒是不意外,毕竟之前他们就有再说了。

    看完后,安好就拿着请柬出了厨房,找君深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知道鬼谷子他们都在这,所以请柬上慕容白就将他们一并请了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他们正好下完一局棋,鬼谷子又输了,说什么也不跟君深下了,于是下棋的人又换成了安大海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们先别下,先看看这个请柬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一听愣了下,随即拿过安好手里的请柬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请柬还好送得早,不然老头我都走了,那我们就参加了他们的定亲宴,再回鬼谷好了。”鬼谷子看着一边的林寒说道,林寒自然是没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不和他下棋,君深就跟着安好去厨房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见君深跟着安好去帮忙,鬼谷子不由得笑了笑,他们俩的感情还真是好呢。

    午饭吃过后,安好、君深、鬼谷子他们就一起去了越寒城,至于安大海他们就明天来越寒城了。

    他们明天才会走,今晚上自然要住一晚上的,到了越寒城后就直接去了绝味烧烤坊。去的时候,楼里还有两桌人在吃烧烤,因为喝酒所以吃得时间比较久。

    外面虽然卖得便宜些,但是味道上,却是比不得这的,所以安好的烧烤坊,生意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厨房里安初九他们已经开始在炒菜了,生意好,午饭他们都是吃得晚些的。

    将鬼谷子他们安排休息去后,安好就去给罗衣的娘和弟弟把了下脉。罗衣的娘和弟弟虽然现在还在吃药,但是身体却是好了不少,现在每天都在厨房帮着忙活着。

    给他们把完脉聊了会儿,安好又同安北他们说了会儿话,听他们汇报了下楼里最近的情况。

    生意不错,安好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他们说完话,君深就叫着她和他一起去了军营那边。现在似乎走哪,他都会带着安好,待在她身边他心里才格外放心。

    几日没来越寒城,自然是要去看看他们训练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