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相看,生几个胖娃娃
    杨玉儿的话,刺得他的心莫名的疼。

    越是有多在意,心里就越是有多难受。刺痛他的同时,杨玉儿也觉得心里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见杨玉儿要走,付玉锦伸手拉住了她,将她带进了怀里。搂住她的腰,对着她的红唇就亲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玉儿没想到付玉锦会吻她,回过神想推开他,却发现他的手臂着实有力,让她竟然推不开。男人与女人的悬殊到底是大。

    反抗不了的结果就只有承受,可她到底是喜欢付玉锦的,无形中回应了他,自个儿都有些不知。

    付玉锦感觉到杨玉儿的回应,心里的难受顿时就散开了。

    吻了好一会儿,付玉锦才停了下来,看着眼前脸色绯红的杨玉儿,心里莫名的高兴,今天他终于吻了她了,这可是他一直都不敢做的事。而且她还回应了他,这简直比他中了状元还要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杨玉儿刚说话,付玉锦就吻住了他,趁势来了个深入的吻。这些都是他以前听学院里的人说的,如今却是得到了实践,杨玉儿的滋味让他觉得很甜,不过吻了没多会儿,杨玉儿就咬了他,即使感觉到了血腥味,他也没放开她。

    面对他霸道炙热的吻,杨玉儿推却不了,逃避不了,只能和他一起感受着。

    直到杨玉儿被他吻得无力的靠在他怀里时,他才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杨玉儿只咬了一下他,后面便在没有,付玉锦知道她的心里绝对是有他的。

    “付玉锦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强势的吻,杨玉儿不免有些委屈,她的唇因为他的吻,此刻已经有些红肿了。

    “玉儿,我的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人,这辈子也只会娶你一个。所以你只能是我的,你要敢嫁别人,我就抢了你做媳妇…。”

    他付玉锦认定了她,这辈子都不会变了。

    杨玉儿第一次见到这么强势的付玉锦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啥好。

    她自己或许就是个矛盾的人,明明心里有他,却又抓着过去不能释怀。

    见杨玉儿没说话,付玉锦又抱了抱她。

    以前的两人,手都没牵过,今天却是做了不少曾经没做过的。

    里面的对话,安好都是听到了的,对于付玉锦做了些啥,安好也猜到了些。不过杨玉儿既然没叫她,可见她心里是有付玉锦的。

    门打开后,杨玉儿先走了出来,付玉锦跟在她的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杨玉儿还微肿的唇,安好就更加肯定了,不过却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男客和女客是分开吃饭的,看着杨玉儿将付玉锦带过来,杨玉郎不免有些诧异,不过来者是客,他也没有立马质问杨玉儿,就招呼着付玉锦进屋吃饭了。

    午饭吃过后,坐着聊了会儿,安好和君深就出去送鬼谷子去了。

    晚饭还有几个时辰,君深就叫着安好出去逛街了。

    半天都没跟安好在一起,君深就觉得格外想她,逛了会儿街,安好买了好些吃的,不过都是君深在提。

    见东西买了不少,安好也没在逛街了,就和君深走着路去了河边,找了个亭子休息。

    坐下后,安好就将匕首拿了出来,削起了刚买的柑橘。

    “这个很甜,你要吃吗。”

    安好吃了一块觉得不错,于是就又分了一块,递给了君深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吃安好递过来的柑橘,而是靠近了她,搂住她深入的亲吻了下才放开。

    “这味道的确挺甜的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有些无语,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会说了。想着手里的橘子安好也不给他了,就喂进了自己的嘴里,不过刚丢进嘴里,君深的吻就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抢我橘子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问我要不要吃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好快速的解决掉剩下的橘子,君深不由得笑了笑。拿起一个,剥了起来。他剥得不错,没用匕首都弄得挺干净的。

    剥好后,君深分了一块下来,喂给了安好吃。

    安好也不客气,直接就咬住了他喂来的橘子,没嚼几下就吃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又喂了一块过去,但是在安好要吃的时候,他却拿了回去,自个儿吃了。

    见君深逗她,安好火了,也学着君深强势的将橘子给抢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被安好突然这么强吻,君深觉得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见他在笑,安好瞅了他一眼,想也没想就开口道:“笑你大爷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大爷可笑,我的眼里只有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刚剥完一个橘子,见君深的唇凑过来,立马就喂了一块橘子过去。君深笑了笑,坐了位置上,享受着安好给他的喂的橘子。

    到半下午的时候,两人才提着剩下的东西,回了杨家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打了会儿牌,让人替了他,他就上茅房去了。上茅房回来,就见安好和君深慢悠悠的从外面走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提着东西过来,百里星辰也没回屋子,就在这站着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等他们要走过来的时候,百里星辰这才开口说道:“大家都在这里玩,你们居然跑出去幽会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,挑眉看向了对面的百里星辰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这哪里是有意见了,我可是在关心你们呢,你们聊,我进去打牌了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跑得飞快的百里星辰,安好不由得一笑。

    想了想看着一边的君深问道:“你,到底把他怎么了,他为啥这么怕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胆子小,走吧,我们去那边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很是无语,不过也没说啥。走了会儿,去那边亭子坐坐也不错。

    坐下后,君深又给安好剥了个橘子,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两人就在这外边坐着吃橘子,一边出来的杨玉郎看着,心里莫名的苦涩,他们的感情当真是好呢。

    河中村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因为要相看,刘玉书一早起来后,就将苏云娘给叫醒了。吃过早饭后,就开始盯着她上妆打扮。

    “娘,他不是见过我吗,还打扮啥。娘,我要是不喜欢,你们可不能逼我嫁。”

    同意相看,她也是想看看这个说喜欢自己的人长啥样,喜欢她啥。

    “你陈婶说她侄子长得不错,肯定不会差的。打扮下,不是更好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因为要相看,今天苏天临、苏天勤、苏衡他们都留在了家里,想着中午要请吃饭,一早他们便去肉铺割了肉,自家喂养的鸡鸭也各杀了一只准备着。

    看着打扮一翻的苏云娘,刘玉书眼里满是笑意,不愧是她的女儿呢,长得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当苏云娘走出来的时候,苏天临他们都不由得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姐,你这妆容画得真不错,我给你买的脂粉都是上乘的了…。”苏天临看着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苏云娘一听,不由得白了他一眼,随即说道:“臭小子,你这话什么意思,是想说你姐我长得不好看是吗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怎么可能是这个意思呢,你长得最好看了,村里的菊花都比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菊花是他们村子的村花,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娘,我看弟弟挺在意菊花的,最近老提起,要不你们找人去说合说合…。”

    菊花长得是不错,可是那性格却是爱哭得紧,苏天临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动不动就爱哭的,怎么可能还会喜欢呢。

    刘玉书一听,不由得看向了苏天临。

    “娘,你可别多想,那丫头矫滴滴的,动不动就哭,我可受不了。”苏天临怕他娘真的由此想法,随即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苏衡和苏天勤都没有说话,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苏云娘故意这般说的。

    “女人都是水做的,能不爱哭吗。而且菊花不是挺能干的吗,比你还就小一岁,我看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见苏天临一脸着急的样子,苏云娘就更来劲了。正好她心情不爽,要不是爹娘在,她准拉着他去一边揍一顿。

    “姐,你可别转移话题,今天我们留在家,可都是为了看看我们未来姐夫的。”

    长这么大,他就没见他姐怎么哭过。要说其他女人是水做的,他倒是信。要说他姐,那绝对是石头做的,不哭不说,被人欺负了还得揍回去。

    “娘,你看他,居然这样说…。”

    刘玉书听着不由得笑了笑:“那孩子,你若是喜欢的话,可真就成了天临的姐夫了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一听整张脸都苦了下来,她可没想嫁给这人呢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哪都不去,就跟苏云娘一起坐在院子里聊着天。

    没多久,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苏天临听到声音,就赶忙跑去开门了。苏云娘原本想进屋子的,却被刘玉书叫住了。

    这人是她点了头要相看的,这人既然来了,怎么说也得看看。

    苏天临开门后,就见外面站了三个人,陈玉芬他是认识的,另外两个想来就是陈以新和他娘了。

    喊了人,苏天临就招呼着他们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刘玉书他们也迎了出来,招呼着他们坐。

    陈玉芬坐下后,打量了下苏云娘,只觉得眼前一亮。看了会儿,就给陈以新介绍起了人。

    在陈玉芬介绍人的时候,陈以新的娘就打量了下苏云娘,长相她倒是还满意,就是不知道其他方面怎么样了。也是他儿子喜欢,不然她根本不会同意来相看的。

    苏云娘也打量了下陈以新,陈以新长得倒是挺俊秀的,就是比她高不了多少。叫人的时候,也很谦顺有礼,在苏衡他们看来却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,是他们俩相看,我们就坐一边去,让他们聊几句吧。”陈玉芬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有他们在,这也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这边是石凳子,自然是端不走的,所以苏天临和苏天勤就进屋去端凳子去了。

    离得有点远,但是能看见他们,至于他们说啥,这边就听得不是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看着对面,一脸绯红的陈以新,一时间很是无语,她都没脸红,他还脸红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就这样坐下去,不说话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,我只是不知道该说啥好。”陈以新看着苏云娘笑了笑说道,今日的她可是越看越好看了,让他都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挺直接的,我就直接问了,听陈婶说你喜欢我,我就想知道你喜欢我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陈以新听苏云娘这么问,想了想才开口说道:“或许是你的笑吧,看着你笑我就觉得很开心…。”

    陈以新的自我调节还是不错的,现在看着苏云娘都能好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只看到我的表面,我这个人吧,没事就喜欢上树下河…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见苏云娘这般坦诚,陈以新更加喜欢了,看她的眼神越加的柔和了。

    “我脾气不好,动不动我就会骂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脾气也不好,但我爹说,这样才不容易受人欺负,所以你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很是无语,是不是她今天说啥,他都会说挺好的呢。

    这人脑子没问题吧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喜欢你诶。”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该明白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爹娘那时候也不喜欢对方,但是我爹说日久生情,所以我觉得我有信心,让你喜欢上我的。”

    陈以新看着苏云娘一脸笑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苏云娘的直接,他挺喜欢的。对于那些看中他功名想嫁给他的,他着实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做饭,也不会做菜。”

    听苏云娘这么说,陈以新沉寂了会儿,就在苏云娘以为他想放弃的时候,陈以新突然抬头看着她说道:“我现在已经在殿试中脱颖而出了,马上就要走马上任了。当了大人,我就直接请的厨子做饭,不用你下厨的,你只要跟我一起好好过日子,多生几个胖娃娃就行了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正喝着茶水,被这话呛得顿时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以新看着着急,却又不好上前替她拍背。心里不禁在想,苏云娘是不是被他的话给吓着了,可是这成了亲不就是要生孩子吗,他也没有说错啊。

    可是她应该不会吓着,这都要成亲的人了,这些都是迟早的事,家里人可是没少念叨呢。这也是他想要多生几个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你慢点喝,我不跟你抢。我来的时候,喝了不少水,现在一点也不口干。”

    妈的什么都可以,就是要自己给他生孩子,她总不能说她不能生吧,这么说估计得被她娘给打死。她的名声,怕是也惨了。既然在自己身上找毛病不行,那就挑他的刺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找个高大一点。”

    眼下之意,你这样的,不行啊。

    “…。那个,我可以用增高的鞋子,你别看我瘦其实我脱衣有肉,我还学了点武功呢,身体绝对好,而且我还可以再练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想扑过去掐他一顿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见苏云娘没在问他,陈以新笑了笑道:“你真是我见过最坦诚的姑娘,我真是越看你越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欲哭无泪,敢情她说的这一切,在他眼里都变成了坦诚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十月二十九走马上任了,我们现在定下亲事,过年前我就将你娶进门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听他这么说,心里更急了。这都说到要娶她了,这要定下来,那怎么得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看着他开口说道:“我没想这么早成亲了,而且我真的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终于陈以新沉默了会儿,不过想了会儿,他却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给你半年的时间好好想想,明年我再来提亲,我是真的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以新说完便站起了身,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现在不愿意嫁,但是他还是有机会的呢。

    “陈以新,我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听陈以新这么说,心里有些莫名的堵。可是,她又该说啥呢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改变注意,以后就给我写信,地址我走的时候会告诉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