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急性肠胃炎
    知道苏云娘现在有些不喜欢他,可他还是不想放弃,所以想了想就说了这样的一番话。

    心里到底还是想苏云娘有天能喜欢他。

    苏云娘听着他的这番话语,到底是没有说出残忍拒绝的话。不过也没有应承他,就这么看着他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陈以新说完这句话后,看了看苏云娘,就转身向着陈玉芬他们那走去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站在原地,也没有跟过去,就这么看着。

    过来后还没等陈玉芬他们开口问,陈以新就跟苏衡他们告辞了。

    见陈以新没多说啥,陈玉芬和他娘也没在这个时候问。

    不过刚走出苏家的大门没多远,陈以新的娘就忍不住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完陈以新说的后,他娘顿时就不悦了,随即开口说道:“她既然不喜欢你,咱们就娶别的姑娘。要不是你执意要来,我根本就不会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事情没成,他娘自然就把她的不满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以新,要不…。”

    陈以新知道陈玉芬要说什么,想了想看着她说道:“娘,姑母,我就喜欢她,她是个性子坦率的姑娘,有什么就说什么,我就喜欢这样的。虽然她现在不喜欢我,可是我还是想再试试,所以我的婚事就明年再说吧…。”

    陈玉芬听完愣了下,这孩子还真是够痴情的,她该说啥好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真是魔怔了,你现在要什么姑娘没有呢…。”陈以新的娘听她儿子这么说,心里不免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见陈以新这般固执,陈以新的娘也没在说啥了。

    就回了陈玉芬家,午饭吃了再回村子。

    陈以新他们走后,刘玉书他们赶忙走了过来,看着苏云娘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们都说了啥呢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只觉得肯定他姐没说什么好话,这一看事情就没成嘛。

    “云娘啊,这孩子看着真的挺不错的,你…。”刘玉书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苏衡没有说话,就这么看着苏云娘,想听听她怎么说。

    见他们都看着她,苏云娘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他是挺不错的,可是我还不想嫁人呢。我就直接告诉他,我不会做饭做菜,我不喜欢他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索性把刚刚她和陈以新的对话,简单的告诉了苏衡他们。

    “姐,这简直就好男人呢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只觉得很是诧异,倒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人,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刘玉书只觉得无语,她这是生了个什么闺女呢,还想不想嫁人了。

    苏衡看着苏云娘也觉得有些头疼,她若没心思,那陈以新怕是在等半年都不会有结果的。

    苏天勤看着苏云娘若有所思,这人这么好他姐都不答应,难不成真是喜欢上尹修了。这可如何是好,这尹修的家里,怎么可能会让他娶他姐呢,而且他这样的人,家里怕是侍妾多得很,以后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苏天勤打算同苏云娘谈谈。

    苏衡他们在书院请了半天的假,如今还没到半天呢,不过苏衡还是打算下午再去书院了。

    同苏云娘聊了会儿,苏衡和刘玉书就去地里忙活了。

    苏天勤、苏天临、苏云娘他们三个,就一起去了工坊。

    家里离工坊有一段距离,苏天勤想了许久,到底还是想问问,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苏云娘,苏天勤小跑着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姐…。我能…。问你些问题吗…。”

    听苏天勤这么说,苏云娘停下了脚步,转过头看向了苏天勤。一边的苏天临也停下了脚步,看向了他们,他也想听听苏天勤要问啥。

    “吞吞吐吐的干啥,想问啥就问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见苏天勤这样,不由得皱了皱眉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,你心里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。”苏天勤想了想开口说道,心里有这个猜想,但是终究还是要询问了才真实。

    苏云娘听苏天勤这么说,脑子顿时就浮现出了尹修的身影,不过她自己都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,怎么会这样想。”苏云娘回过神,冲着苏天勤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勤,姐喜欢谁呢。”苏天临走到苏天勤身边,搭着他的肩膀问道。他姐拒绝了这么多提亲,莫不是真有个喜欢了很久的人在心里吧。

    苏天勤抿了抿唇没有说话,对于苏天临他只觉得无语,这些日子他可比自己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还多吧,居然都没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喜欢的人呢,你们都给我闭嘴,不准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说完就大步想着工坊走去了,也没有理会后面跟着的两只。

    苏云娘走后,苏天勤也大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天勤,你还没告诉我呢。”苏天临见苏天勤没回答他,一边喊一边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苏天勤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有多麻烦,转过身看着他说道:“我怎么可能知道姐姐喜欢谁呢,也就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呢,我觉得吧,姐姐肯定有喜欢了很久的人。因为她一直都在拒绝媒婆的提亲啊,你说她会喜欢谁呢。不会是青梅竹马的离哥哥吧,可是他都三年没回家了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临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离哥哥,原名莫青离,跟苏云娘、苏天临他们都是儿时好友,大苏云娘三岁。这莫青离在十五岁那年就中了举人,着实算个人才。

    但是一切就是那样捉弄他,连续考了两次他都未能考上贡士。

    后来,他就离开了家,去了帝都,这三年一直都未有消息传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家是卖豆腐的,他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,姐姐就嫁在了邻村。哥哥是个镖师,走镖其实是很幸苦的,后来他哥哥就去了帝都闯荡寻了个后院守卫的活干,他之所以去帝都读书,也是他哥哥让他去的。

    说道这莫青离,对他们兄妹可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脑袋里都在想些啥了,这么久了你可曾听姐时常提起他呢。”苏天勤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相比莫青离他可是差远了,别人十五岁举人,他十五岁也才秀才呢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…。”

    苏天勤听完苏天临的话,也没再说啥,大步向着工坊走去了。

    午饭吃过后,苏天勤就和苏衡去书院了。

    工坊有刘玉书在,苏云娘和苏天临下午就去地里割大白菜去了。割完大白菜后,又去打了猪草回来混合着米糠一起喂猪。

    刚背着猪草还没走回家,这边就来了马车,来人正是凌云他们。

    经过商量,现在红薯干都是尹修他们自己来拉了,为此苏天临自然是没有意见的。却不知这是尹修为自己能常来村子,找的借口。

    这几天,尹修来过两次,今天他因为要参加慕容白和杨宝儿的定亲宴就没有来。

    看到苏云娘他们后,凌云就停下了马车,因为这段时间拉得勤,所以就来了两个马车,倒也够装了。

    凌云来了,尹修没有来,苏云娘的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,一张脸都写满了我很失落,她自己却是没有注意到情绪外露了。

    苏天临在凌云过来后,就跟他寒暄了几句,却是没有注意到苏云娘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家主子去参加定亲宴了,我又去了邻城送红薯干,就来得晚些了。”凌云也察觉到了苏云娘的情绪变化,便开口解释了下尹修为什么没来。

    他家主子若是知道苏云娘因为他没来而失落,心里肯定很高兴吧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,凌云就驾驶着马车去了工坊,苏云娘和苏天临就背着背篓回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尹修在,凌云一般都是不在这停留太久的,一般都是聊几句给钱拉上货就走人。

    装上货后,凌云他们没多久就离开了。卸完货后,凌云就驾驶着马车去了杨家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安好和君深在外面亭子又坐了好一会儿,才回的屋子。君深进去的时候,里面的人都在打叶子牌,这百里星辰还真是走到哪教到哪呢。

    杨宝儿见安好回来,就拉着她到外面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姐跟付玉锦他们和好了吗。今天付玉锦吃过午饭后,跟我大哥去了书房,也不知道聊了多久,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杨宝儿虽然想问杨玉儿,可是又怕她伤心,所以一直在那忍着没有问。至于大哥,一直都在打牌,她也不好去叫他出来问。

    安好回来前,她姐刚去了茅房,她就拉着安好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出来,他们啥话也没说,但是你姐能留着付玉锦吃饭,可见他们之间应该缓和了不少,具体的我也说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说道,至于付玉锦亲杨玉儿的事,她虽然猜到但是到底没有看到,自然不会说的了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后,两人就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回屋的时候,慕容米兰她们都在剥着橘子吃,对于安好买的橘子,她们都很喜欢,都觉得很甜。

    听到她们说甜,安好的脑子里不免想起之前的画面,不免有些失笑。

    刚刚安好和君深在亭子那边坐着吃橘子的时候,慕容米兰就看到的了,倒是有些羡慕安好,有个这样对她好的男子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在吃了午饭后,就一直坐在这听她说,这慕容米兰无疑是个话痨。此刻慕容米兰吃着橘子没怎么说话,倒是清净了不少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杨玉儿才回来,回来的时候却是被丫鬟扶着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红,我姐怎么了,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呢。”杨玉儿一边问,一边扶着杨玉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她肚子疼,还吐了…。”丫鬟小红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这边苏玉娘、李如云、杨玉儿的小姨她们一听都赶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莫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吧,这头上怎么这么多汗水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汗水,还是冒的冷汗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们的话,安好赶忙给杨玉儿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姐怎么样了。”杨宝儿看着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米兰见安好还会医术,此刻更加崇拜安好了,不过见杨玉儿这样,她看着也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安好我难受,肚子好疼,好心慌…。”刚刚在茅房,她可是吐了不少,着实难受。

    “宝姐姐,你带路回玉姐姐房间,玉姐姐她的肠胃发了炎,我先给她针灸,等下再开药…。”安好把完脉已经可以断定杨玉儿是急性肠胃炎了。

    好在是急性肠胃炎,若是阑尾炎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安好说着一把抱起了杨玉儿,看得慕容米兰着实诧异,没有想到安好的力气居然这么大。

    在去房间的途中,安好给杨玉儿按压了下穴位,倒是让她缓解了下痛。

    这边,杨玉郎也接到了下人的禀报,换人打牌后他就赶忙出了屋子。君深、百里星辰、尹修他们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杨宝儿她们都在外面等着的。

    “玉儿,怎么样了。”见这么多人在外面站着,杨玉郎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安好说姐姐的肠胃发炎了,现在安好正在里面给她针灸呢。”杨宝儿见杨玉郎问起,赶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就知道安好会施针,所以在听到消息后,就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进屋后,安好就让杨玉儿的丫鬟帮着将她的衣服给脱掉了,脱下后安好就开始给杨玉儿针灸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足三里穴、天枢穴这些地方,纷纷都下起了针。

    小红还是第一次看人针灸,看着这么长的针,不免替杨玉儿感到疼。不过到底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可怕,这针根本就没扎进去多少,而且也不算疼,只不过有些胀罢了。

    针下去没多久,杨玉儿就觉得肚子不是那么疼了,心里也不慌得想吐了。

    给她扎完,安好的脸色都白了几分,让小红帮着穿衣服后,就去桌子那边倒了水,将玄武给她准备的丹药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玉儿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整个人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,你的脸色…。”杨玉儿见安好走过来,抬眸看着她有些诧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休息会儿就好了,你先躺着休息会儿。小红,你先下去拿笔墨纸砚,拿来我写药方,出去将门关上,至于怎么说你看着办,反正先别人进来…。”

    小红也看到安好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心里也明白安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怕其他人担心。

    小红点了点头,就走向了门边,出去后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小红一出去,杨宝儿她们就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了小红说的后,杨宝儿他们也松了口气,就在外面安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云七就照杨玉郎说的将笔墨纸砚拿来了,拿来后就给了小红,让她拿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小红回来的时候,安好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有她研磨,安好只用写药方就行了。

    写好后,安好就给了小红,让她拿给他们抓药。这次,安好让她将门打开了,她已经好了不少,也不怕他们看了。

    杨玉郎看了下安好开的药方,对于她写的字,他倒是格外欣赏。吩咐着云六去抓药,又让他回来的时候,将药方给带回来。如果他和安好没有未来,这药方也算个念想了。

    杨玉郎和杨宝儿先走了进来,剩下进来的都是女眷,至于君深他们就没有进来了。

    杨玉郎今天一直都在看安好,进来的时候看的第一个也是她。

    “玉姐姐没有大事,不过这以后得饮食得注意了,不能吃生冷的,除此外辣椒也少吃或者不吃。我开的中药是五天,三碗水煎成一碗水来喝,不能加糖,但是可以吃了药后再吃糖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交代,杨玉郎有些走神,这仿佛又回到了之前。在他腿受伤的时候,安好可是没少嘱咐他呢。

    见杨玉郎有些走神,安好免不了又说了一次。

    杨宝儿她们都去看杨玉儿,倒是没有注意到这边安好和杨玉郎说了些啥。

    苏玉娘、安心、安然也看出了安好的脸色有些不好,看了杨玉儿后,就过来跟安好说了会儿话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后,安好就向着床那边走了去,嘱咐了杨玉儿几句后,就出了屋子。至于她们都还在屋子里陪着杨玉儿说话,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她刚出去,君深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看得有些莫名奇妙,不就是扎个针吗,他怎么看着这么担心呢。不过仔细一看,他也发现安好的脸色有些怪呢,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红润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一会儿就好了,我们去亭子那边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就走了,君深也跟了上去。要不是他们在这,君深真想将安好打横抱走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着也想跟过去,却被尹修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过去干啥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想了想,好像也是额,他们俩说话,他跟过去君深怕是得想揍他呢。想着,他就叫着尹修他们回去打牌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没走多久就到了亭子,这一坐就坐到了吃晚饭。

    说是晚上,实则还是吃得很早的,吃完的时候太阳都还没落山。吃过饭后,安好他们就纷纷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杨家后,安好他们一家就坐着马车回村了。

    回村的时候,太阳就落下山了。

    到家后,安好和君深并没有先回去,下马车后就去了地里,四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油菜苗才种下没多久,到底还没回过神,看上去还不是特别精神。毕竟这次安好没用灵泉水浇灌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关于亲戚关系准备修改下,就陈以新这,不过今天修改不了,搞不懂,呃呃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