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什么都不想要,就想要你
    “这要什么时候,才能收获呢。”君深看了看地里的油菜,向着一边的安好问道。这油菜能早日弄好,他们燕州国也不愁油吃了,到时候还可以做出来对外卖。

    “今年肯定是不行的,得要明年五月左右去了。”安好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还得好几个月呢,想想就挺漫长的。

    空间里倒是快,可是这要推广,自然得在外面种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什么时候过生呢,我是十月十二…。”听安好说到五月,君深突然想起自己要过生日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对自己的生日都是不怎么在意的,可是如今有了安好,他倒是有些期待和她一起过生日。

    十月十二岂不是没两天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正月初六,你马上就要过生日了,可有想要的东西…。”安好想了想,看着君深问道。对于这个生日,也是安大海他们当初想了想后决定的。至于安好到底是哪一天生,他们怎么能肯定得了呢。

    不过总归只是大几天的,小几天,实际的出生时间不会相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想要,我就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把自己当生日礼物送你呢,可惜不能够啊。”安好说着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上前一步抱住了安好,视线相对安好没在笑了,君深却是直接就吻住了她的唇,好一会儿才将安好放开。

    “放心,周围没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绯红,四处张望的安好,君深不由得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在感应到安好回来的时候,就从山上跑了下来。不过在看着君深搂着安好亲吻的时候,小白它们就没有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妞,你看看你主人,就知道占我们主人的便宜。”小白看着一边的大妞说道。言语里都是控诉,因为安好有了君深就把它们给量到一边呢。

    说到底它就是吃醋了。

    大妞听着小白这么说,不由得白了它一眼,什么叫占便宜,主人他们分明就是郎有情妾有意嘛。这词还是它最近从追命他们那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牵着安好的手,君深带着她一起坐到了无忧湖边,寻了个干净点的地方,两人一起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晚饭不用吃,现在天也没黑,在这外面坐着聊会儿天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在这边坐下,小白它们也没跟过来,索性就趴在了不远处的草丛里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安好捡起一个石子丢进了水里,丢进去后,看着一边的君深问道:“君深,你可还记得之前你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吗。那天,我在这丢了冯月下水,又打了她。后来,你来了,就坐在这,你看着我,问我要不要借肩膀靠靠,当时你还不记得我,你是怎么想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问,君深也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记得你,可是看你难受,那时候的我心里就莫名堵得慌,看得我心里莫名的疼。所以我也没多想,就说了这样的话…。”君深想了想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我,还真想借你的肩膀靠靠,可是到底还是没有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君深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看着安好说道:“现在这肩膀随便你靠,靠多久都行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看着他没说话,君深伸手将安好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,不过好在有月光,倒也能看清楚一些。两人抱了会儿,就起身准备回去了。

    大妞已经在这边睡着了,还发出了呼呼的声音。小白见安好他们准备回家,瞅见一边睡得香甜的小白,一爪子就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被小白突然这么一打,大妞立马就醒了过来,看小白的眼神无疑是很生气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他们要回去了,你还在这呼呼大睡,叫不醒你我就只有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小黑听着嘴角微抽,它可没有看到小白叫大妞呢,而是直接一爪子就跟大妞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让主人知道,它们一直躲在这看他们,肯定会挨训的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走过来,小白和大妞、小黑连忙躲到了一边的草丛里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进屋后就准备关门,却不想刚准备关门大妞它们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跑哪去疯了,居然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平时它们都回来得挺早的,今天居然回来这么晚,安好不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不在家,我们不是很无聊吗,就跑山上玩去了,这玩着玩着不就天黑了吗。”

    小白想了想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,就算我们不在家,你们也不能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不到小白它们说啥,但是安好说的什么他都是听见了的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点了点头后,就跑着回了后院,安好关上门后,君深就拉住了她的手,两人手牵着手向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安心他们已经洗了澡睡了。不得不说,他们睡得挺早的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洗了澡后,切了点水果一人端着一盘回了屋子。晚饭吃得有点早,到这时候反倒是有点饿了。

    吃过水果后,安好和君深就脱掉外衣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上去后,君深给安好盖好了被子,盖好后就将她搂在了怀里,亲吻了一阵儿后才放开。现在的他,特别喜欢亲吻安好,几乎天天都要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天刚蒙蒙亮安好就醒来了,醒过来的时候君深还在睡。她就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,下床后穿好外衣,拿着线在君深的手指上围了下后,安好就去一边的书桌上画图纸去了。

    她准备做一个情侣戒指,她和君深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画完戒指后,安好就开始画做蛋糕的烤箱了,画完后,安好看了看床上还睡着的人儿,就去梳头发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出来的时候,飞花他们刚打完拳,见安好起这么早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今天咋起这么早呢。长姐,我现在都能完整的打几套拳了,你要不要跟我过几招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虽然知道自个儿打不赢安好,但是她却很想让安好看看,她现在学得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安好将图纸放到一边压住后,就走了过来,示意安心出招。

    现在安心已经学了内功了,出拳也更有力了,不过到底不是安好的对手,几招后就被安好给擒住了。

    她在进步,安好最近可也学了新功夫,实力自然也比之前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青木看着安好跟安心过招,不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飞花和颜九早就想跟安好过招了,难得今天主子没跟安好一起来,她们自然想试试了。

    “能在短短时间这样,已经不错了,继续努力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安心不由得笑了笑,输在她姐姐手里,她可是一点也不觉得难过。相反能在安好手里过几招,她已经很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们也想跟你比试下。”

    颜九和飞花站了出来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颜一和追命一听,看着不免有些担心,可是又知道自个媳妇的脾气,想了想就随她们去了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们谁先来。”

    安好最近学了功夫,也没揍人,倒也想试试自己的身手了。

    因为比试,自然都不会要武器了。

    飞花先站了出来挑战安好,才过几招,飞花就感觉到了明显的差距,对于安好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强的内力,着实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开始她还能主动攻击安好,在后面就完全被动了,几十招后飞花直接投降了。这样被动下去,输的到底是她。

    颜九的功夫比飞花要好一些,不过还是败给了安好,也见识了安好新学的掌法。不过都是点到即止,若是那掌法真的打在她身上,怕是指不定怎么疼了。

    云凡是见过安好打架的,相比之前,他也觉得安好的武功提升了不少,心里着实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原九九现在也就跟着学了点基本功,其他的什么都不会,但是身体却是明显的比以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好刚打完,正欲说点什么,就见君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…。”

    早在安好和颜九过招的时候,君深就已经来了,不过一个个都在看她们比试,却是没有注意到君深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精神挺好,我这些日子也没管你们,离吃饭还有会儿,你们再训练会儿。”

    追命就知道会是这样,不过主子发了话,他们谁敢有异议呢。

    君深说的自然是追命他们,不过刚刚的比试也激励了在场的人,于是一个个都跟着他们出去训练了。

    云凡正想跟着再训练会儿,就被安好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云凡哥,你就别去训练了,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就将云凡叫到了一边,将画好的图纸交给了云凡,让他多给点钱早点做出来,当然得做好点。除此外,做蛋糕要的东西,安好也托云凡一并买回来。在君深生日前,她总要先试着做下,务必做得更好。另外,安好还让云凡买了些烟花回来。

    听完安好的话,云凡看了下不远处的君深,就拿着图纸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早安,亲爱的…。”

    他会不会生气,自己一早起来没叫他呢。想着,安好讨好的看着君深喊道。

    见他不为所动,赶忙走了过去,拉了拉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见你睡得这么香,我就没有叫你起来,你别生我气嘛。刚刚我是过来是想找云凡的,想托他去越寒城做点东西,结果二丫要跟我比试,她学了这么多天,我自然是想看看她学得怎么样了,所以就答应了。后面,又跟飞花她们比试了下,都是点到即止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跟他解释了这么多,还这般讨好的叫他,君深哪里生得起气呢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陪你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上前就抱起了她,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,抱着她就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家里的人大多数都出去训练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和苏玉娘他们一早就出去散步了,现在还没回来,因此倒是没有人看见君深抱着安好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安好没想到,他又打她屁股。

    回屋后,君深一脚就将门带了回去,抱着安好向着床边走去,到了床边后,一把将她丢在了软软的棉被上,他随即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。”

    “吻你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直接伸手扣住了安好抵在他胸口的手,对着她那软软的唇就亲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亲吻得安好气喘吁吁后,才松开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在外面,我不会和你打架,你要是想以后我们天天在床上打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你个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好样的,居然又叫他流氓。

    说完,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,当真是记不住呢。

    君深的吻落在了安好的锁骨上,他咬的不怎么用力,那酥麻的感觉传来,安好的脸骤然就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吻还在继续,还在往下。

    “君深,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,这大白天的,马上就要吃早饭了,你就别跟我计较了嘛。”

    君深难得听到安好这样说,不由得笑了笑,松开了她,一把将她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是,马上就要吃早饭了,那就吃了早饭继续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又亲吻了下安好才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她还是祖国的花朵呢,他居然这么对她,简直太过分了。可是打又打不赢,她能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外面就叫起吃饭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出去的时候,安心他们已经跑了回来了,这又跑了好多圈,一个个的着实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和苏玉娘他们看着不免有些奇怪,之前他们训练回来可都没那么累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那个敢说呢,只说是今天多跑了几圈。

    小葡萄是放在车子里的,看着一个个都拿着碗吃饭,他别提多兴奋了,可是高兴了半天,压根就没有他的份,不免就有些委屈了。

    安好吃得不多,吃完后,就看到了一边车子里快哭的小葡萄。

    连忙就将他抱了起来,去一边给他抽了尿,不过他没有要尿的意思。

    见他不尿安好又跑了回来,抱过来小葡萄又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看了看,想了想,抱着他又靠近了些,这一靠近,他居然伸手要拿筷子,看得安好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敢情是大家都在吃饭,而他没有,所以就委屈得想哭了。可是他还这么小,现在是不能吃这些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