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孩子保住了一个
    安好她们过去的时候,安家院子的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的人。还没进去,安好她们就听到了江氏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推,明明就是她自己摔倒的,这贱人想栽赃我…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,江氏抱着院子的树干哭诉道。

    她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的,这要是敢出去了,以后她要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今天虽然她们是吵架了,她也想推王笑,可她的手分明就没挨着她,她自己就摔出去了。哪成想,林巧这时候也来了厨房,被王笑一撞直接就磕在了灶旁边的灰槽上。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小看了这王笑,看着无害,实际上比她还会算计人呢。

    “江氏,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还敢说你没推,你没推她们会摔得这么严重吗。拿上休书,给我滚,马上离开这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拉着江氏就要往外拖,可是江氏紧紧的抱着树干,还咬他手,让他一时间将她弄不出去。

    被江氏咬疼,安老头直接甩了她一巴掌,打得江氏更加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毒妇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说着,抬脚就要踹江氏,却被安二郎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冷静点…。”安二郎看着心里也很恼火,他也觉得江氏肯定推了,毕竟她有多恨王笑,他是知道的。可是到底江氏才是他的亲奶奶,说什么也得站在江氏这边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事情还弄清楚呢,你别这样。”安大郎看着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站在她这边呢,她这段日子怎么看她们都不顺眼,不是她干的,还能她们自己摔了啊。刚刚的一切,你们难道都眼瞎了吗。”

    出事的时候,他们正在吃饭,听到声音赶忙跑了过去,过去就江氏伸着手,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两人,不是她还能是谁动的手。

    见安大郎他们沉默不语,安老头视线看向了江氏,现在是越看她越丑,越看她越恨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出去,你还有脸哭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,我没有做,你不能这样冤枉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她们还没进来,就听到了这些话。

    围观的村民们,一个个都议论纷纷,有指责江氏的,也有觉得是这王笑,故意陷害江氏的。

    可是事实到底怎样,谁知道呢,当时可就她们在厨房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让一让,谢谢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一个个转头看了过去,就看到安三郎带着安好她们来了。

    见安三郎带着安好她们来,一个个连忙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总算来了,快跟我来,快救救你大伯母肚子里的孩子…。”安大河出来,正好看到安好来,于是便大步走了过去,对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对自己如此热情的安大河,安好心里不禁冷笑了下,当真是自己的孩子亲呢,想当初她娘肚子里的孩子,他们可是都想弄掉呢。

    江氏见到安好,情绪不由得激动了起来,对着她就骂了起来:“不,不能让她去看,这小贱人,这么恨我,怎么可能治好她们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听江氏骂安好小贱人,过去就给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才贱呢,你个老贱人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的速度很快,江氏突然被这一巴掌打得有些蒙。

    回过神后,就对着苏云娘骂了起来:“你居然敢打我,你这没教养的小婊子,千人骑万人压的货…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一听,抬脚就踹了江氏一下。还想在踹,却被安心她们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见江氏还要骂,安老头冷眼扫向了她,对着她说道:“你给我闭嘴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许大夫我根本不会过来。我可不是神仙,保证不了她们肚子里的孩子万无一失,你们另请高明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冷眼扫向江氏,说完就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还没走几步,这边董佳就跑了出来,拉住了安好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救救我娘,我娘她流了好多血,而且施了针都还在流。求求你,救救我娘吧,你保不住我娘肚子里的孩子,我和我娘也不会怨你的,求你救救我娘的命…。”

    听董佳这么说,安好只觉得这林巧肚子里的孩子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安大河也站了出来求安好,如今他只要林巧好好的就好,至于孩子没了就没了吧。

    安老头心里也是急,也求了安好去给王笑看。

    “带路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好微冷的声音,董佳连忙抹了把泪,将安好她们带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安大河他们是把王笑和林巧放在一个屋子里的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进屋的时候,代晓晓也在这。

    “大丫妹妹,她们流了好多血,你快救救她们…。”代晓晓红着眼,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闻着这浓郁的血腥味,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两人,苏云娘她们有些受不了,就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许大夫看着安老头他们就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叫你们去请个人半天都请不来,你们这是想要了她们的命呢,至于孩子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一听,脸色就更加难看了,这可是他的老来子呢,怎么能没有了呢。

    安大河听了,心里也是很难受。

    安好冷着脸没有说话,看了下床上的两人,坐在床边给她们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“林巧肚子里的孩子没救了,王笑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一听立马激动了起来,对于安好的直呼姓名也不计较了,求着她快点医治王笑。

    安大河的心里却是不怎么舒服,没想到林巧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,这王笑肚子里的却能保住。

    安好要扎针,就留了董佳在里面帮忙,其他的人都先出去了。许大夫出去后,就同安老头他们要了纸笔,给王笑和林巧开药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他们过来的时候,安好她们已经进了后面院子,见安好在看病,他们就在外面等着。等许大夫他们出来的时候,不免开口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问完后,他们就守在了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眼前的屋子,不由得皱了皱眉,若不是救人命,他真不想安好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江氏也过来了,得知王笑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救,她着实恨得不行。她现在被安老头休了,这林巧的孩子又掉了,肯定会恨上她的。

    他们出去后,董佳关了门,走到床边后,就帮着安好给她们脱掉了裙子。

    林巧和王笑流了不少血,两个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,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句。

    安好先给她们喂了颗药后,就开始给扎起了针,先给林巧扎了几针,止住血后,安好就开始给王笑下针了。

    董佳看着躺在床上,一脸苍白,昏昏沉沉的林巧,难过得直掉泪。

    她们先就拿了干净的衣裙过来,但是因为血没止住就没有换。

    安好这扎针,扎了许久,扎完后就和董佳一起将衣裙给她们穿好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照顾你娘,她的身体亏损有点大,身子得好好养养,多吃点补血的东西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交代,董佳都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这次安好没用内力,所以扎得时间相对久了一些,见安好出来君深看了看她的脸色,见她神色正常心里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安老头最想知道的就是孩子保下没有,在安好出来后就问了起来,得知王笑肚子里的孩子保住,他着实高兴,一连夸了安好好几句。

    安大河站在一边沉默不语,看着苏玉娘怀抱里的孩子,他就嫉妒得紧。没有想到,这个孩子生下来长得这么好看,还这么机灵。

    许大夫已经开好了药方,见安好出来,就拿过来给她看了下。安好看完后,又让他添了几样药。临走的时候,又嘱咐了安老头几句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在药里动手,孩子掉了,那可怪不得她。

    至于安老头要怎么处理江氏,安好也懒得看,叫着安心他们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到底是他们的儿子,自然要在这多待一会儿,苏玉娘不想在这就抱着孩子跟着安好他们回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现在生活得这么好,穿得这么好的苏玉娘,江氏心里就嫉妒得发狂。当初要没把她们分出去,现在她的日子哪里会这么难过呢。

    想着她心里就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江氏的娘家已经回不去了,如今安老头已经把她休了,经过商量,最后决定分一个院子给她,这也是安老头最大的退步了。至于她住的那个院子门就往别处开了,通往这边的路就全部给堵了。

    江氏哭得不行,可是到底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安老头是个快速的,下午就去找了人,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开始给动工。至于东西和钱,晚上的时候,他们就各自分了。他也没有做得太绝,在他自己看来,他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苏玉娘就抱着孩子叫着刘玉书他们回屋坐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怀抱里,一脸笑颜的儿子,苏玉娘的心情又好了几分。也庆幸,当初离开了安家老宅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他们没有跟去,一直都在家打着牌,对于安家的事他们心里都有数,看着这样的人也烦,他们也就没去。

    离晚饭还有段时间,但因为苏云娘他们要回去,所以晚饭就得早点准备了。

    太阳还没下山的时候,安好她们就做好了晚饭。

    晚饭一个个吃得就没那么多了,因为还不是很饿。蛋糕下午的时候,没怎么动,等他们离开的时候,安好就给他们各自打包了点提了回去。

    送走他们后,安好就和君深出门散步去了。

    在天快黑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才向着家的方向走了回去,牵着安好的手漫步在这样的乡间路上,君深心里无疑是很开心的。有时候他真想,就这样一直牵着安好的手,没有尽头的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君深,如果有一天我老了,你还会喜欢我吗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君深停下了脚步,看着她说道:“你都老了,那我岂不是更老了,不管你变什么样我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安好为什么这样问,君深心里自然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安老头,你也不是江氏。你的担心,我都知道,但我永远不会变成他…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你要是老了,应该就叫君老头了…。”安好说着就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拉住安好手,将她带进了怀里,亲吻了下安好,松开她看着她说道:“就算我变成君老头,那也是你的君老头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你想要几个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问,君深愣了下,孩子这个问题,貌似之前他们已经说过。

    “你呢。”

    见君深不回反问,安好也没生气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一儿一女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以后我们就生一儿一女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是只生女儿呢。”这时代可都讲究传宗接代呢。

    “那也只生两个,不管是儿是女,我都喜欢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目光柔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生孩子这么不容易,他其实很想安好生一个就够了。不过见她这般高兴,到底没有说啥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君深的话,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未来的事,可说不好呢,事实还真就是那样。

    见他们回来,青木就照着之前安好吩咐的点燃了烟花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不少的人都出来看了,看着这绚丽多彩的烟花,一个个都觉得很是好看。这烟花一般人家可是买不起的,他们村子也是周家人在的时候看过了,这一晃就好多年了。

    飞杨回家后就没有睡着,听到声音就出来看了,看着这多姿多彩的烟花,心里的莫名疼了下。这总会让他想起以前的事,可是他心里无疑是又难过又高兴的。

    在烟花绽放的时候,安好就和君深飞到屋顶上去看了。

    烟花绽放了许久,安心她们看着着实欢喜,看完后就洗澡睡觉了。

    君深却是安好在房顶上坐了许久,既然她不要他说谢谢,他就吻她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屋顶上缠绵了会儿后,就飞身下了房顶,收拾衣服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君深去切水果,安好就去端蛋糕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切完水果回去的时候,屋子里一片黑,看得他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一下眼前就亮了起来,安好正在那弯着腰点着蜡烛,看着君深不由得愣了下,她居然还留个这么小的蛋糕呢。

    这点蜡烛又是为何呢。

    “看着干啥,快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