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生挚爱
    听到安好的喊声,君深连忙关上门,端着水果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放下盘子后,君深就朝着桌子上的蛋糕看了过去,此刻安好已经将最后一根蜡烛点燃了,君深数了下有十七根。

    “这蜡烛为什么要插在蛋糕上呢,这十七根蜡烛是不是代表着我的年龄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了看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安好一听,微微愣了下,随即笑着开口说道:“这蜡烛的确代表着你的年龄,随着你一年一年的过生,这蜡烛也会一年比一年多一根的。至于为什么插蜡烛,是因为我在杂记里曾看到过一个传闻,说这燃烧的蜡烛具有神奇的力量,能实现人的一个心愿,不过得一口气全部都吹灭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吹吧,这个愿望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不由得笑了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这个,得要过生辰的人自己许愿才行,至于到底能不能实现我也不知道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完安好说的话后,就准备去吹蜡烛了,不过嘴刚张开,就被安好那纤细的手给捂住了。

    “等下,你还没许愿呢,就像我这样,然后你自己想着你要许什么愿望,但是别说出来,说出来有可能就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闭着眼,许愿的君深,安好看得有些失神,这样安静的他,看上去真好看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君深才睁开眼。

    安好不禁有些好奇君深会许什么样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你许的什么愿望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笑了笑开口说道:“你不是说,让我别说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他许的愿望就是,他要他们一直幸福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吧,那你吹蜡烛吧。”

    君深笑了笑,一口气就将所有的蜡烛都吹灭了。屋子里黑下来后,安好拿着火折子正欲吹燃,整个人就落入了君深那结实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正欲开口说点什么,君深的舌头就趁势滑入了她的口中,霸道炙热的吻席卷着安好,让她脑中一片空白,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君深,还回应起了君深的吻。

    感觉到安好的变化,君深心里很是高兴,吻了好一阵儿才松开了安好的唇,不过手却依旧是抱着安好的,黑暗的房间里君深看不到安好脸上的表情,却能感觉到离开时她脸上的热度。

    若是此刻将烛火点燃,定然能看到安好绯红的脸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很庆幸,遇到了你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一把抱起了安好,朝着床边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也很庆幸能遇到你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安好只觉得脸更加发烫了,一时间也没有将火折子吹燃了。因为若是燃起的话,君深定然会看到她此刻红红的脸。

    将安好放到床上后,君深并没有离开,而是俯身而上直接朝着安好又亲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是他的生日,难得安好没有恼他,自然就放纵了下自己。亲吻了安好的唇好一会儿后,君深就开始往下移了。

    原本洗了澡就穿的不多,两人刚刚折腾了一番,安好衣服的领口早就散开了,君深的吻不断的往下,让安好莫名的有些心慌,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口,君深的吻直接就落在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你,流氓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不由得笑出了声,伸手就将安好的两只手禁锢在了她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“流氓,嗯?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流氓。不过不得不说,长大了不少…。”

    他这可是一本正经的占安好便宜呢。

    之前君深再怎么欺负她,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,如今被他这么一触碰,安好的脸顿时就涨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,君深你大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他说的话,让她还是记不住呢。

    君深的一只手,伸向了安好的后背,感觉到君深在拉扯她肚兜的带子,安好不禁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错了,我不该骂你…。”

    这混蛋,到底想干啥,这打不赢又不能骂,难不成就忍着他欺负她吗。

    “早这样多好,不过带子已经解开了,你转过身我给你栓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她真的很想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这么想,可是还是识相的转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但是君深并没有立马给她栓上,掀起她的衣服后,唇就凑了上去,在她的背上亲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的背很敏感,被他亲吻了一会儿,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别这样,我…。”受不了这感觉。

    君深哪里不知道安好的背部敏感了,可是并没有马上放过她,而是亲吻好一会儿,确定在她身上留下不少吻痕后,才给她系上了带子。

    “你欺负我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控诉,君深将安好揽进了怀里,抱紧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欺负你,是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歪理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安好的心里却莫名的甜,她还真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君深低头堵住安好的嘴,攻城略地的亲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他才放开安好,放开安好后,就将蜡烛点燃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微肿的唇,以及控诉的眼神,君深笑了笑,拿出药在她的唇上涂抹了下。涂抹了会儿后,又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,可被你咬到了,所以正好也需要这药。”

    安好无语,需要他涂抹在他自己唇上不就好,居然来亲自己,分明就是占她便宜。

    跟安好涂抹了好一会儿,君深才停下了手,安好的唇软软的,摸着让他莫名的喜欢,所以自然就多涂抹了会儿。

    “这样欺负我,本来还想送样东西给你的,这下不给你了,哼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说有东西送给他,心里莫名一喜。

    “送给我的,还能不给我,不给的话我就收身了,我看就脱了…。”君深说着就将手伸向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你太坏了,把你的左手伸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就知道安好会妥协,笑了笑,将手伸了出去。看着他伸过来的手,安好张口咬了下,不过咬得不重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狠狠咬你一口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,你要舍得,你就咬吧。”

    笃定了自己舍不得呢,安好也没多说啥,打开盒子就将戒指套在了君深的无名指上。本来她想套到中指上的,可是想了想他们已经订婚了,索性就套在无名指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人一个,该你给我带上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安好这么说,视线看向了床上的盒子,里面同样是一个玛瑙戒指,他们的颜色是不一样的,但是上面雕刻的文字却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上面的字君深看不懂,但却意识到这是一种奇怪的文字。

    这戒指上安好刻得正是英文字,意思为一生挚爱。

    越跟安好接触,君深越觉得安好像一个谜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伸过来的手,君深拿起盒子里的戒指给她带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“君深,这可是我送你的订婚戒指,你可得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点了点头,一把将她揽入了怀里,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:“永远都不准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得到安好的回应,君深抱紧了她,她要是敢离开,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。

    一夜无梦,两人都睡得很是香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安好就先醒了过来,看着两人手上的戒指,安好不由得笑了笑,凑过去在君深的唇上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君深感觉到安好吻他,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亲了我,就想跑没门…。”君深抱着安好回吻了会儿,才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,有看昨天皇上给你的信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一起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君深就穿衣服起床,梳头了。梳好后就去了隔壁屋子拿信,拿过来的时候,安好已经梳好头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梳好头,君深就拉着安好一起坐到了桌边,看起了君临写的信。

    光是信纸就是好几张。

    心里无疑都是关心的话语,还有就是让他早点将安好娶回家,先娶回家后面洞房也是行的。其实更想的,就是君深能带着安好回帝都生活,这样哪怕他们不进宫,他也可以经常出来看他们啊。

    “他这点上,倒是跟我的想法一样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完指了指信纸上的那几句话,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逼着你现在嫁给我的,我们不是说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会儿,就一起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这边已经做好早饭了。小白见安好他们过来,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不爱小白了吗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没看它,小白有些伤心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意识里传来小白的声音,安好四处看了看,这才看到蹲在地上,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的小白。

    安好上前一把就将小白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爱你呢,你这小样还吃上醋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才不爱吃醋呢,醋这么酸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白在安好的怀里拱了又拱,君深的整张脸都黑了起来。

    走上前,将安好怀里的小白提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都要吃早饭了,快去洗漱吧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了看君深怀里的小白,随即就去洗漱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抱着小白,向着无人的石桌走了去。过去后,就将小白放到了石桌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能听懂我说的话,以后不准在挨安好那么近…。”

    小白一听,顿时就不乐意了:“主人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小白说话,君深着实诧异了下,他刚刚绝对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瞅着君深,特别的想给他一爪子。可是想着安好喜欢他,到底没敢袭击君深。

    “主人是我的,她说她最爱的是我…”

    安好听到小白的声音,丢掉帕子就跑了过来,过来就看见正在争论的一人一兽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欺负我,他说你最爱是他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抬眸看向了安好,似乎也想听听安好怎么说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这个问题,能够一起比吗。

    正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,这安心她们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长姐、九哥,早安…。”

    看她们脸上的汗珠,安好就知道她们刚刚训练完回来。

    “长姐,都摆饭了,我们过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见安心她们挽着她,安好就跟她们走了,留下君深和小白在这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君深也觉得他是脑子抽了,居然在这跟它计较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君深就跟着安好出门,去看地里的油菜去了,现在的油菜已经都活过来了,看上去长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过来这边看大棚的时候,里面的菜种子全都发芽了。

    有林满园他们的细心照顾,这大棚里的秧苗长得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相比之前,安好又给他们加了不少的工钱,这无疑让林满园他们越发的有干劲了。

    与他们聊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在村子里走了走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一早安老头请的人就来了,全是隔壁村的。

    江氏见安老头带人进来,连忙将大门给关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滚,我不会让你们拆了房子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一听,火不打一处来,对着里面的江氏就骂了起来:“江氏,我已经休了你了,给你间房子住都是对得起你了,你还在这跟我闹,再不给我打开,我今天就赶你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不死的,挨千刀的,你这个宠妻灭妾的老混蛋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外面的吵闹声,王笑不由得笑了笑,笑完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这一局她果然是赌赢了。

    林巧听着外面的吵闹声,心里越发的烦躁了,到底她当初是想得简单了。

    安老头被江氏骂得脸色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来帮忙干活的人,都不由得皱了皱眉,还上下的打量了下安老头。都没有想到,这老头一把年纪了,还居然纳妾,话说他们家看起来也不是很有钱呢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们的打量,安老头心里更是上火,对着大门就踢了过去,江氏的力气哪里有安老头的力气大呢,没多会儿门就被踢开了,而她则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安老头分给江氏的院子,正是当初分给安大海的院子。

    相比其他几个院子,可是差了很多,江氏心里自然就更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要逼死我,你个没良心的…。”江氏跌坐在地上,拍着大腿大声的哭道。若是分了家,以后就得她自己做饭洗衣服了,想到这些江氏的心里就更加不得劲了。

    周围也有出来看戏的,但是却没有一个站出来为她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良心,我要是没良心,我早就休了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说着,就带人去拆墙了。

    来的人都是年龄在三十多左右的,力气着实不错,没多久墙就被他们拆掉后,拆了后就准备安门修葺墙了。

    门之前家里有废弃的,正好此时用得上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如此决绝的安老头,心里不免生出了恨意,抹了把泪,站了起来向着安大河他们的屋子走了去。

    见江氏来,林巧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是安大河的娘,她此刻怕是早已经谩骂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河,娘真的没有推王笑那贱人,是她,是她自己往后倒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们出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见林巧的脸色不好看,赶忙就拉着江氏出去说了。昨晚上林巧一直都没怎么跟他说话,他心里也很是不得劲。比起王氏,他还是挺喜欢这个林巧的。

    他们出去后,董佳就端着熬好的鸡汤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娘,这鸡汤我已经冷了会儿,这下刚刚好,你快喝了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懂事的女儿,林巧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接过了她手里的碗。

    “娘,你别难过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林巧,董佳的心里难过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娘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。”

    真要是那么脆弱,她也没有敢再嫁的勇气。

    江氏和安大河出去后,一直都在骂骂咧咧的,听得安大河着实有些烦。

    看了看周围,江氏就跟安大河说了起来,她准备让安大河再买一个下人回来,心里想的是安老头既然能喜欢王笑,那也能喜欢别的人。

    安大河听了很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娘,你莫不是被这王笑给气疯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王笑都已经够闹心了,在弄一个回家,这指不定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疯了,我看不得他们一天你侬我侬的样子。我真的没有推她,是她自己摔倒的,可是她自己也没想到,林巧会在这个时候进厨房来。我是你娘,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。”

    江氏瞪着安大河,很是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必须得好好想想…。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想,你现在还拿不拿我当娘。我是你娘,我怎么可能去害你的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依旧没有说话,反而找了个借口去上茅房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大河离去的背影,江氏心里气得不行,自从安大河娶了林巧后,就越发的不听她的话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见阻止不了,眼下也不去阻止了,拉着代晓晓就在床上办起了事。说起来这代晓晓身子结实,被他怎么折腾,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事。

    代晓晓现在根本拗不过安二郎,每次都只能受着,心里却是委屈不已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家,已经不像以前了,安大郎躺在屋子里听着外面的声音,心里想的却是他该怎么办。虽然他以后娶的人是不错,可是也难保会有变故。

    所以想了想,他准备下午去越寒城,找安大富他们聊聊,投一笔钱做点生意得点分红也好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好友新文:《重生之田园辣妻》种田+经商。作者:香香大小姐

    本文讲述的是一个外表斯文儒雅,内心萌贱逗逼的真世子伪庄主耍贱卖萌,只为了勾引爱人求关注的故事,也是一代年轻才相的庄园追妻之路。更是现代商界黑马“小辣椒”的异世重生成小孤女,努力活下去再创业并崛起的故事。简介简单,内容精彩,喜欢的亲们请移步!看文后留言互动评论有奖励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