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要不要我
    在村子里走了会儿后,安好和君深就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去后,他们就去砸核桃去了,虽然手捏破,可是一连捏好多个,还是挺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砸了不知道多久,羽林就跑了过来,告诉安好他们玉决来了。

    玉决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来了,他的情况虽然在好转,到底没有好完全。

    等安好他们收拾完地上的山核桃,羽林已经带着玉决进来了。

    见玉决来后,安好就招呼着他去后院的亭子坐了。

    坐下后,安好就同玉决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玉决哥,你可是有些日子没来我这了。听玉爷爷说,你又不知道跑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跟玉决没多少话说,索性就坐在一边听着他们聊天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玉决笑了笑说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,每次我出门,他都念叨不已。这次我不也是为了店里的生意,才出远门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走这么久,有告诉云落姐吗。”

    玉决听完笑了笑说道:“自然是告诉了的,若是不是告诉她,这回来她可不又得拿着鞭子跟着我追了。”

    坐着聊了会儿后,安好就叫着玉决去了房间。

    知道安好是给玉决治病,君深心里虽然不爽,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玉决的情况比以前好了不少,现在安好很快就能将他催眠了。

    催眠的时间现在并不太长,安好一声响指后,玉决就睁开眼。每经过安好的一次治疗,他就觉得心里好受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催眠治疗真的挺不错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做的也就是辅助治疗,关键还得看你,凡是都要看开一些,若是你自己要往死胡同里钻,别人想帮你,真的挺不容易的…。”

    跟他催眠后,安好又同玉决聊了会儿,两人才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出去后,安好就让君深陪玉决下棋去了,她就去厨房忙活了。

    下着棋,君深想了想看着玉决说道:“你的病,还没有好吗。”

    玉决可是难得听到君深跟他说话,君深此话一出,玉决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。敢情,这还吃上醋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安好说还得两次治疗过后再看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君深蹙了下眉,要是鬼谷子能治,他早都将玉决打发去鬼谷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棋局,完全是碾压,玉决下得都不想跟君深下棋了。

    快要吃午饭的时候,安心他们就回来了,回来后安心就跑进了厨房,告诉安好今天封井又派人送贝壳来了。

    听安心说起封井,安好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说道封井,她就想到她跟他签的合同,现在想违约都不行。那违约的钱,着实不少,她可不会想赔给他。

    左右也就两年的时间,到时候她就不会在跟他合作了。

    安好的神情变化,安心和安然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,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对于封井掳走她的事,安好并没有告诉家里的人,所以他们间的感情纠葛,她们自然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这是要做蛋酥核桃仁吗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好拌的核桃仁,安心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呢,今天青木他们弄了不少核桃仁出来,等会儿你们有得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心她们哪也没去,就在这看着安好做蛋酥核桃仁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苏玉娘也抱着小葡萄来了厨房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安好的蛋酥核桃仁都已经做好了,一连装了好几盘。至于菜,先就已经炒好的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也尝尝,长姐做的这个蛋酥核桃仁,越来越好吃了…。”

    见苏玉娘过来,安心夹了一点喂给了苏玉娘。

    “小弟,这个你不能吃,你冲我笑也不行…。”安心只觉得自家弟弟就是个大吃货,为了吃的各种讨好她,看得她着实想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核桃仁做的真好吃,娘的大丫是越来越能干了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几句后,她们就一起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这边安大海回来后,就站在一边看着君深他们下了会儿棋,对于君深的棋艺,安大海着实佩服,看着一连输了好几局的玉决,不免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他之前见过君深下棋,自然对君深有所了解的。他现在下得如此密不透风,步步紧逼,可见玉决是哪里惹到他了呢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们还在下棋就过来,叫他们吃饭了。

    玉决如释重负一般,连忙站起了身,下次绝对不会在跟君深下棋了,这简直就是种折磨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下棋不是很差的,可是在君深手里,完全就被打击到了。

    午饭过后,玉决又叫着安好去亭子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他就准备回去了。

    安好送他走的时候,玉决又给了安好一张单子,上面是他的订单,他这次除了风铃和贝壳工艺品,还在安好这来了不少的薯片和泡椒系列的吃食。

    安好知道玉决肯定又下订单了,正想着要不要立马看,这边不远处就跑过来了一个马车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要去工坊清点货,你要去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去吧,我等会儿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转身就回了屋子,回去后就吩咐着青木他们跟上安大郎。

    他们的马是汗血马,倒也不怕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安好到底是怕君深不开心,所以过来后就将单子给了云凡,让他清点好货就给玉决送去。

    从工坊刚出来,安好就遇到了走过来的君深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叉鱼吧,突然想吃鱼了。”

    听君深这么说,安好也没多说啥,两人就一起去了湖边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见安好和君深去了湖边,也跟着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气有些冷了,君深没让安好下水,就让安好在上面等着,他去叉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跑过来后,也下水了。对于安好上次做的虾子,它们都着实喜欢,这次可不就想在捉点虾子回去吃吗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玉决离开安好家后,就直接回了家。

    今天他刚回来,就来找安好了,家都还没回呢。

    因为他之前有写书信今天回来,得到通知的郑云落,今天一早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中午饭吃了,都没见玉决回来。

    正想离开,就见玉决回来了。

    玉决看着郑云落在自个儿家,倒是不意外,心里却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啥,郑云落就跑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舍得回来了,我不管,下次你出门得把我带上…。”

    玉决抬手抱住了郑云落,拍了拍她的背安慰着。

    玉清看着赶忙离开了,见他们这么好,心里很是开心,他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有曾孙了吧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一起走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想带你出去,而是去的地方,都是些不好走的地方,有些还得爬很高的山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玉决,你能不能抱抱我。”郑云落也不去计较这些了,想了想看着玉决说道。

    玉决闻言不由得有些失笑,他这到底是冷落了她了。

    被玉决抱在怀里,郑云落整个人都高兴了。

    搂住玉决的腰,在他的唇上就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的日子,我就天天来陪玉爷爷会儿,他可想你呢,天天都在我面前念叨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我吗。”玉决问完,亲了下郑云落才松开。

    “自然也是想你的,不像你都不想我,还都不给我写信。”郑云落赖在玉决的怀里,语气慢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出去,走得远,也就要回来前写了封信跟爷爷…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又不是不知道你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见郑云落能这般理解他,玉决不免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玉决,我想给你生个孩子,既然你害怕成亲,我们就先生孩子,再成亲好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安好听到郑云落的这番话,怕是得佩服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先有了孩子,我们还没成亲,你爷爷不得揍我一顿呢。”

    而且要是让外人知道,可得怎么想她呢。

    “玉决,除非你不要我,不然我爷爷他肯定不会揍你的,他可是盼着抱曾孙很久了…。”

    郑云落说着就坐到了玉决的腿上,这样的行为着实有些大胆,让她也不禁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“不能一时冲动,得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玉决,你要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见玉决没回答她,郑云落便立马站起了身,红着眼就往外跑了。

    玉清正在亭子这边喂鱼,见郑云落从玉决的屋子里哭着跑出来,立马就放下手里的鱼粮,向着玉决的屋子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又干了啥,云落怎么哭着跑了,你咋不去追呢。”

    玉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玉清见着更生气了,对着他就是一顿唠叨。

    玉决彻底被他的唠叨给打败了,看着玉决开口说道:“云落,她说她想给我生个孩子,先不成亲都行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都说出来了,可见她有多爱你,你这臭小子,都说啥了…。”

    玉决想了想,将他刚刚说的话,都告诉了玉清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你气死我了。我不管,我现在就要曾孙,你去把云落给找回来,你们今晚就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玉清的性格就是如此的火爆,直接就将玉决丢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看着碰一声关掉的门,玉决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不过害郑云落这么伤心,他也是该去找找她,说说话。

    没多久他就来到了郑家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鼓起勇气敲了门。

    “林管家,云落在吗,我想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玉公子,小姐她没在家。她不是去了你们家了吗。”

    玉决一听就赶忙离开去找郑云落了,找了会儿,总算在他们经常吃饭的酒楼找到了郑云落。

    见她在喝酒,玉决不由得皱了下眉,上前就拿掉了她手里的酒瓶。

    “你这想喝死你自己吗。”

    看着周围的几个空瓶子,玉决有些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决,你是玉决,不对,他根本不在意我,怎么可能会来找我呢…。”

    郑云落站起了身,走向了一边的店小二,看着他说道:“王二,我好看吗。”

    王二被郑云落这么一问,脸不由得红了起来,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好看,他居然这样对我…。”

    玉决听着郑云落的话,上前就打横抱起了郑云落,将她一路抱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前段时间经常来这吃饭,王二自然是认识的,他们之间的一些事他也是知道的,便没有阻止玉决带走郑云落。

    见郑云落一身酒气的被抱回来,玉决干嘛让人去煮了醒酒汤,着实又说了玉决一顿。

    一碗醒酒汤下去,郑云落舒服了不少,可是却是抱着玉决不撒手。

    玉清交代玉决好好照顾郑云落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该拿你怎么办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郑云落流出的泪,玉清心里有点堵得慌。抬手拭去了她的泪,看着她呢喃道。

    睡着都能流泪,她的心里到底是被他给伤着了呢。

    抱着郑云落靠在床上,玉决没多久就睡着了,这些日子连着赶路,他其实挺累的。

    郑云落醒过来的时候,看着环在自己身上的手,不由得惊了下,随即看了看周围。

    见玉决抱着她,心里是又难过又高兴,他可知因为他,她现在又多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坐了起来,郑云落朝着玉决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底是喝了酒,酒气很浓,被她这么一吻,玉决没多会儿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要我,还来找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见他醒来,郑云落松开了他的唇,看着他眼睛微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就要了我。”郑云落红着眼看着玉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郑云落点了点头,他不知,她喜欢了他多少年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先洗澡,我的屋子后面就是浴池,柜子里有我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玉决对于男女之事,其实也很懵懂,青楼他跟生意上的朋友去过,可是他却是没有碰过里面的女子。

    玉决知道,他爷爷肯定有这样的书,刚出去就见玉清走了过来,给了他那样一本书,还嘱咐了他几句,让他着实有些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郑云落心里也很忐忑,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,到底要干嘛。

    洗完澡,郑云落赶忙擦干了身子,换上了玉决的衣服,爬上床蒙到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玉决进屋前,就看了下玉清给的书,这书他听过,但还是第一次看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