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四十章 云凡定亲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郑云落的被子,捂得更紧了,心跳也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虽然她想把自己交给玉决,可是真正到了这时候,心里莫名的有些怂了。

    得知玉决带她回来,她心里其实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玉决看着床上的人儿,不由得笑了笑,转而走到衣柜间拿起衣服去了后面的浴池。

    郑云落偷偷的掀开被子看了看,就见玉决拿着衣服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玉决出来的时候,郑云落已经从被子里探出了头,不过脸却是红得跟个苹果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听着玉决低沉且极具磁性的声音,郑云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走到这一步,她怎么能退缩呢。

    玉决笑了笑,迈着步子向着床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蚊帐落下,郑云落一时间紧张的抓住了被子,不过没抓多久就被玉决揽进了怀里,吻随之落在了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玉决的热情,也带动了郑云落。

    没多久就坦诚相见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,不准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在玉决的心里,到底还是怕失去,想着过去的事,心里就莫名的疼。

    见郑云落点头,玉决的唇向着她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玉决的心病,郑云落曾问过安好,知道后心里不免很是心疼。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郑云落连忙就点了头,在玉决亲吻她的时候,她就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她为他做到这个份上,他怎么可能不珍惜她呢。心里已经有了决定,这段日子都不在四处走了,安心的让安好给他治病,争取尽快好了娶她。

    真正在一起的时刻,郑云落落下了泪,虽然痛,可是她心里是幸福的,因为她终于成了玉决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下午,晚上,玉决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,玉清准备的晚饭冷了他们都没出来吃。

    直到很晚的时候,玉决才起来做吃的。

    郑云落只觉得浑身都疼,不过心里却是觉得幸福的。

    吃了饭,玉决抱着郑云落洗了澡,两人免不得又折腾了一番。

    最开心的莫过于玉清了,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。至于郑家,他也派人去说了下,不然郑天擎怕是得担心死。

    今天君深叉了不少鱼,小白它们也捉了不少的虾,晚上一个个都吃得很是满足。

    而这边,安家老宅却在下午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坏消息,安大郎今天下午坐的马车翻了车,听到消息江氏他们都急得不行,下午就坐着马车去了越寒城的医馆。

    他们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她正和君深在田间挖折耳根,听到马蹄声,视线向着不远处看去,就见安大郎被人从马车上抬了下来。

    君深昨晚上已经跟安好坦白了,他让青木他们袭击安大郎的事。因此见安大郎被抬回来,安好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也看见了,没多久安大郎受伤被抬回来的事,就在村子里传开了。

    这天又没有下雨,路又不滑,马车却突然侧翻,村里的人不免会觉得这安大郎得罪了鬼神,殊不知是青木他们暗中埋伏袭击了安大郎的马车。

    安大海听到消息后,就去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安大郎的手臂伤得很重,身上各处也有不少的伤,没有几个月是养不好的,而且也得花不少钱才能治得好。

    给安大郎赶车的也受了伤,主要伤在了头上,反正是买来的,走的时候也没管他,就丢在了医馆里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安大郎如今的样子,心里就难过得不行,到底安大郎可是他们的希望呢,手怎么能不治好呢。她还指望着他当大官,以后跟着享福呢。

    安老头的脸色也很是沉重,对于这个孙子他也是很看重的,却不想弄成了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昨天治病,拿药就花了安大河五十两银子,着实让安大河觉得肉疼。给安大郎换衣服的时候,只在他身上发现了点碎银子,这一问才知道他将剩下的钱拿去做生意了,余下没多少存在了钱庄里。

    而这后续的治疗,着实还得要不少钱呢。

    安二郎看着也着急,现在家里本身就没多少钱了,再给安大郎治病后,怕是更穷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来的时候,就见安大郎身上各处都被包扎了起来,脸更是肿得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闭着眼,看样子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见安大海来,安大河不由得皱了下眉,他这是来看他儿子的笑话的吗。

    安大河的不悦,安大海并没有看到,放下提着的水果后,就问了下安大郎的情况,说了会儿话,给了十两银子,安大海就离开了安家。

    虽然江氏也嫌安大海给少了,可是到底还是没有跟他闹,心里也是怕以后安大海一点儿都不管她。

    安大海回去的时候,安好他们正在家里清洗折耳根,苏玉娘则抱着小葡萄在一边看着他们忙活。

    看着盆里的水,小葡萄就特别想去玩,一直在苏玉娘的怀里动着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这般激动,就拿了一根洗干净的折耳根递给了他,小葡萄拿到手里后总算是消停了些。

    安好倒是想看他吃这个呢,可是小葡萄似乎闻到了味道,没多会儿就给丢掉了。安好看着他皱起的眉头,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大海,大郎伤得严重吗。”苏玉娘见安大海回来,赶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安大海坐下后,叹了口气说道:“浑身都是伤,手臂伤得更是重,怕是得好些日子才能养好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着没有说话,收拾好折耳根后,就拿去厨房炖鸡去了。除此外还留下些,拿来凉拌。

    折耳根具有清热解毒,镇痛、止咳、消炎、止血这些作用,吃了对身体无疑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晚饭,每个人都喝了不少的折耳根鸡汤。

    喝了折耳根鸡汤,胃口也着实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同安大海他们聊了会儿后,安好就和君深出门散步去了,消了会儿食,安好就叫着君深陪着她练会儿功。

    不过都是安好在进攻,君深在闪避,打了半天愣是没有碰着君深一下。脚袭击过去的时候,君深伸手握住了她的脚,将她带入了怀里,亲了下才松开。

    “打不着你,不打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想了想说道:“我就站在这不动,你过来打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几岁的时候就开始练功,你跟我不一样,你这样已经很不错了…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在夸她吗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舍得打你呢…。”安好笑了笑,伸手挽住了君深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打,就亲我吧,我喜欢你亲我。”被安好挽着手君深心里很是开心,看向她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深你变坏了哦,动不动就要亲亲。要亲亲,我还要抱抱,要举高高呢。”安好这话刚说出,君深就一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别,我不要举高高,你放下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举高高,带你飞高高可好。”君深在安好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,说完后就搂住安好的腰,带着她在村里飞了一圈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他能说出这样的话,着实让她有些意外呢。

    君深的速度很快,一圈下来安好只觉得脑袋晕晕的。

    内力好,就是变态,飞一圈下来都不带踹气的。

    感觉到靠在怀里的人儿,君深嘴角微扬,被她依靠的感觉着实不错,下次带她再飞高点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都是你害我这么头晕,你得抱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抱她回去,抱她到地老天荒,他君深都是愿意的,只要她永远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回去后休息了会儿,安好和君深才去洗澡,睡觉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君深就将安好揽入了怀里。只有抱着她,他才睡得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到了十月二十,修了十多天原家林他们的房子总算是修得差不多了,只等今天上梁过后再收拾下二十五就进住了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玉决没少往安好这跑,但是不能频繁催眠,所以也就催眠了两次,他比起之前又好了不少,但是还是没好彻底。不过预计在眼前能治好,听安好这么说,玉决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这样眼前他们就能成亲了,这些日子他们经常在一起,说不定郑云落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了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玉决的心就莫名的软和。

    原家林原本只想修几间石头瓦房的,但是安大海的劝说下就咬了咬唇建造了红砖的瓦房,毕竟这房子是要住一辈子的,以后他们的儿子还要娶亲呢。

    现在余秀华都是背着孩子去做工的,孩子吃了奶后就乖乖的睡觉,一睡就是好几个时辰,也不怎么吵闹,倒是格外的乖。

    苏玉娘她们没事的时候,也会帮着她带会儿孩子,余秀华相对也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原家林家的院子是石头砌成的,院子很宽,里面原家林打算开垦两块地出来种菜,除此外还在院子里弄个鸡笼,喂点鸡这些。

    他们就修了三间住房,一个堂屋,一个厨房,一个杂物房。

    这原家可是他们村子今年来的第二家外来住户了。能修建红砖的房子,已然是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原家林他们并没有多少积蓄,这个房子又花了他们几十两,着实得要几年才能还得清他们给安好家借的钱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家的情况,安好让安大海送礼的时候,直接装了个盒子,送了六十六两。

    看着这修好的房子,江氏只觉得就是安好他们拿钱给他们修的,心里不知道骂了他们多少次,吃饭的时候更是连吃带打包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一个人吃饭,这打包回去,也得吃好几顿了。

    看着修建好的房子,原九九心里很是高兴,这可比他们家原来的房子都还好呢。她的房间,她也去看了,宽敞明亮,床也大又有炕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晚上看着打开安好他们送的盒子,看着里面的银子,原家林和余秀华他们都觉得不该要,拿着钱就要给安好他们,但是到底被安大海他们给说着收下了。

    上梁办了后,进住那天就没有办了。

    进住那天早上,安好他们就去帮着将买回来的东西全部都搬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中午的午饭是余秀华做的,安好他们帮的忙。

    除了请安好一家,还请了云正德一家,风天翔一家。

    余秀华的手艺不错,做的菜还是挺好吃的。

    云凡对原九九的喜欢越发的明显了,吃饭的时候,时不时的就在看原九九。

    原九九的心里也是喜欢云凡的,可是胆子到底没有云凡大,被他看一会儿就脸红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互动,云正德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女人们就帮着收拾碗筷了,云正德他们就在外面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家林啊,你云叔我也是个直接的,我就问你一个问题,你觉得我这孙子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云凡听着,脸色顿时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风天翔和安大海一听就知道云正德什么意思了,也觉得云正德是够直接的。

    君深喝着茶,没有说话,就在一边坐着听着他们聊天。

    原家林愣了下,随即说道:“云叔,云凡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,做你的女婿呢。”云正德听原家林这么说,趁热打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九九也喜欢云凡,我这个做爹的,是没有意见的。”

    自古都是媒妁之命父母之言,这原家林无疑又是个疼女儿的。

    风天翔和安大海听了都不由得笑了笑,话说他们也是这样想的呢。

    厨房里,余秀华、原九九她们洗碗的洗碗,清碗的清碗,放碗的放碗,倒是配合得挺好的。也没少聊天,郑有容和贾氏对原九九是越看越满意。除了胆子小点,干活什么的都听麻利的。

    云正德也不着急,就等着原家林去问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。”你这样真的好吗,万一把九九吓着怎么办。

    见原家林进厨房后,云凡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爷什么爷,你还没有你爹主动呢,你爹当初一眼就喜欢上了你娘。后来呢,就开始天天在你娘面前晃,各种帮忙,才几天你爹就跟你娘表白了…。”

    云青峰听着很是无语,这可是他的陈年旧事呢。他爹真是一点隐私都不给他留呢。还好他媳妇没在这,不然怕是又得笑他了。这些日子郑云落一直都在调养身子,情况比之前好了不少,若是真在这个年纪给他添个女儿,那就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爹…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一听,不以为然,反而继续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就是想让云凡,胆子大点吗,我这也没说错啊。你当爹的都不教教你儿子,你也是跟你爹多学学,以后对人家姑娘好点,一天跟个木头似的,谁喜欢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和云青峰都很是无语,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他们听着不由得笑了笑,这些事他们以前可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原家林进厨房后,站在门口纠结了好一会儿,才将余秀华和原九九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你叫我们干啥呢,这碗还没洗完呢。”

    余秀华背着孩子,看着原家林问道。

    原家林就把刚刚云正德说的话,跟余秀华说了下,听完原九九脸不由得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九九,你喜欢云凡吗。”

    原九九听她爹这么问,脸更红了,可她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云凡对她的好,她都能感觉到,怎么可能不喜欢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去洗碗吧,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原家林莫名的觉得有些心塞,当真是女大不中留呢。可是在一想,他心里又不那么难受了。因为女儿到底是要嫁人的,能嫁这么近,天天都能看见,他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爹会处理好的,你爹之所以问你,也是想你以后的日子过得幸福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原家林离去的背影,余秀华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…。”原九九红着眼,一把抱住了余秀华的腰。

    自家爹娘能这般为她想,她怎么能不感动呢。相比其他人,有这样的爹娘,当真是她的幸运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还撒上娇了,你若嫁给他以后终归是一个村的,常常能看见,想到这些娘心里就很高兴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母女俩就回厨房洗碗去了。

    风铃、安心、安然她们都很替原九九和云凡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看着原九九,她们不免会想到她们的以后,若是也能嫁在村子就好了,这样离家也近呢。不然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回趟娘家呢,她们倒是挺远的。

    贾氏和郑有容心里都很是高兴,下午就拉着原九九一直在说着话,郑有容更是将祖传的镯子给了原九九。

    于是,原九九和云凡的亲事就这样定下了。下午云正德就让云凡去越寒城买了不少的菜,晚上一起做着吃了顿丰盛的晚饭。这也算是,他们俩的定亲宴了。

    原家林和安大海也去越寒城了办理落户,从今天起他们就正式是安月村的人。

    云凡和原九九定亲的事,当天就在村里传开了,云雪儿听了心里难过得不行。云凡不喜欢她,她娘又不帮她,她能怎么办呢。

    想找原九九的麻烦呢,原九九又一天都跟着安心他们的。

    杨梅就知道云凡有喜欢的了,得知他喜欢的是原九九倒松了口气,若是喜欢安二丫她们,那她儿子岂不是就多了个竞争对手了吗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想得挺多的。

    云凡是注定不行了,杨梅就将主意打到了飞杨的身上,可是媒婆上门还没说出口,就被飞杨给拒绝了。这飞杨已经不止拒绝一家的提亲了,不少的人心里都觉得要么是他要求高,要么就是喜欢男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流言蜚语,飞杨很是无语,倒也不是那么在意。

    安好也觉得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现在的天气,明显冷了不少,晚上抱着君深,安好只觉得就跟抱着一个大暖炉似的。

    每天现在不用君深抱,安好就钻到他怀里了,君深自然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君深,抱着你真暖和,冬天再也不怕冷了。”

    记忆里,这里会下雪,但是不是每一年都下得那么大,到时候肯定会更冷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,心里莫名的疼了下。

    以前江氏他们那般不待见他们,他们的日子肯定很难过吧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不会让你冷的。”君深说着将安好的手塞进了他的衣服里。

    “你真好。”安好说着亲吻了下君深的脸。

    君深抱紧了安好,将被子卷了下,两人更加的贴近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君深没少给安好补身子,安好现在的身材,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,抱着她感觉到她的柔软,君深是既开心又难受。

    对于颜一他们来说,这个冬天无疑是最高兴的,不用在外漂泊,不用躲在那冰冷的树上。

    唯一的遗憾,就是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孩子。

    十一月初一的时候,颜一和追命求着安好给她们把了下脉。安好把了脉后,就跟颜九和飞花开了药调养了下身子。到底是经常执行任务,常年在外,她们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宫寒。

    吃药加针灸倒是一月左右就能好了。

    调养期间不可同房,着实让颜一和追命难受了一番,这天天抱着睡,还不能那样,可不难受吗。

    君深为此却是不由得一笑。

    青木看着一边笑的主子,只觉得太不厚道了,自己吃不到肉,见别人吃不到就幸灾乐祸的。

    林城也很想他们有孩子,这样他就能帮着带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