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安月华疯了
    另一边雅间里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已经连输了十把了,自从君深坐下来斗牛牛后,他就没有赢过。

    心里不免有些小怨念,他明明知道今天是他生日,都不知道让着他点,当真是太打击他了。

    又打了一局,还是输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就起身出去看看其他客人去了。

    毕竟来者是客,玩一会儿自然是要去招呼下的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,只觉得君深做什么都那样优秀,连打个牌自家儿子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百里云辰和百里雨辰看着自家弟弟脸上那怨念的表情,不免有些想笑,身边有个这么强大的朋友,也是很压力山大的呢。

    秦楚生他们没有回去,一直都在百味斋的,最近流行打叶子牌,他们自然也留下学了会儿。却不知这个牌,是安好提供的图,百里星辰抢得了先机,自然就狠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毕竟生意有往来的都在打这个牌,他们被问着的时候,都不懂,生意自然就有些影响了。

    太阳还没落山,百味斋就开始摆饭了。高阳公主学会了玩叶子牌,心里着实高兴,一连跟安好她们玩了好多局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高阳公主拉着安好跟她坐在了一起,至于百里千城就被高阳公主给丢到一边了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坐在一边,只觉得有些心塞,他媳妇是有了安好,就不要他了呢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。

    要打牌的就去楼上打牌去了,不打牌的客人就跟百里星辰道别离开了。

    尹修、慕容白、墨宇他们要打牌,就没有走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自然是舍不得安好他们走的,不过还没开口留他们就被百里千城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要是晚上还在这,自家媳妇儿怕是得拉着她一起睡了,想到这百里千城就不乐意了。今天该说的话,他也说了。他向来不是个废话多的,至于君深到底要怎么做,就看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知道百里千城不会让她在这待多久,在安好上马车前,就拉着安好在一边聊了会儿。无疑是让她过年后,来帝都看她,为此高阳公主还送了安好一块玉佩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的脾气,安好相处了没多久也算是了解了些,只得是收下了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后,安好他们就上马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离去的背影,高阳公主收回视线,看向一边的百里星辰说道:“安好这丫头我看着挺喜欢的,可惜她已经是君深的媳妇了,你说你小子也跟安好认识的时间不短,长得也不差…。”

    见自个儿娘又将话题往自己婚事上说,百里星辰求救的看向了一边的百里千城。

    安好是不错,他百里星辰看着也有些想法,可是他可不敢跟君深抢媳妇呢。就一个蛋糕都能揍他一顿,要是抢他媳妇,他还不得想杀了他呢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儿子这么优秀,怎么可能没人喜欢呢,你就别操心了。你不是要买吃的吗,我们现在就出门去买吧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倒不像高阳公主那般操心百里星辰的婚事,在他看来儿子还算是优秀的,而且年龄也不算大呢。

    听到说买吃的,高阳公主也就没在说百里星辰了,就和百里千城出去逛街了。

    自家娘果断最爱的还是吃的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百里星辰他们三兄弟的心声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想着安好下午说的地方,就和百里千城一路问了过去,沿着那条街,一连买了不少东西才没有再买。

    马车是一路跟着他们的,见高阳公主不再买东西后,百里千城就叫着她上车了。

    上去后,就让马车直接回了城西百里星辰的住宅。

    “辰儿他们都没回去呢,我要去百味斋,我不要回去…。”

    昨晚的事,她可还记忆犹新呢。今天下面虽然不怎么疼了,可是她却是有些怕了。以前在怎样,他也没有这样狠的要过她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他也的确是禁欲够久的,之前她的月事来了七天,他怜惜她那两天就没有做,结果第三天她就来越寒城了,这在来越寒城的时候,又走了几天,这一算下来他们也有十多天没做了。

    昨晚到底做了多少次,她也不记得了,反正她求饶了,可是他依旧没放过他,还更加的卖力了起来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一把将高阳公主禁锢在了怀里,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经常这样抱她,高阳公主倒是挺喜欢的,每次被他抱着她心里就莫名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是想留安好在越寒城住吧,若是她留下来,你晚上会拉着她一起睡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就知道会是这样,挨着高阳公主在她耳边低沉的说道:“昨晚,我就要了你五次,一天一次你也还差我不少呢,所以今晚继续…。”

    见高阳公主今天精神还不错,百里千城就知道那药不错,看来他今晚得多努力了,省得她想着到处跑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很是无语,这样算下来,她三天才还得清呢。她能不要,显然不能,不然他怕是更得折腾她了。

    想到他好不容易,答应要孩子,她也没那么纠结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他就是想教训她不说一声就跑出来了,还就带了一个侍卫。

    话说安好他们上车后

    五天后,他们正式启程回帝都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高阳着实被百里千城折腾够呛,也就昨天少了些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能陪着她,在越寒城待上这么几天,已经实属难得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前一天,百里星辰找了安好问水果的事,听说高阳公主喜欢,安好就给准备了几车,在晚上的时候让人给百里星辰送了去。

    看着准备好的几车水果,高阳公主自然是很高兴的,百里星辰却是有些心塞,自己好不容易才在她那要一车呢,自家娘要她居然就给准备了几车。

    十一月中旬的时候,安家老宅接到了衙门传来的口信,让他们明天一早去衙门接人。

    十一月十六,一早安大河和江氏就坐着马车去了衙门。

    安大河心里虽然气安月华,可到底她始终是他女儿,他也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等在外面,江氏和安大河的心里都很是忐忑,不知道现在的安月华会是个什么样。

    没多久,衙门的铁门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人来没出来,江氏和安大河就听到安月华的笑声。

    架着安月华出来的,是两个中年的狱卒,这两人平日里可是没少折腾安月华。

    安月华犯的罪,到底是要放出来的,所以他们是不敢强了她的,但是却没少猥亵她,逼着她做了不少不情愿的事。

    狱卒折腾人的手段极多,安月华到底经历了些什么,外人自然是不会想得到的。

    安月华长期这样惶恐的生活着,每天都会惧怕夜晚的到来,长此以往,她无疑就疯了。

    人出来后,江氏和安大河就看到冲着他们傻笑的安月华。那两个狱卒询问了他们一下后,就将安月华推给了他们,转身就进了牢里。

    不过安大河没能接住她,安月华就跌坐在了地上,跌坐在地上的时候,还在傻笑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如此狼狈的安月华,心里很是不好受,要不是王氏,她的孙女怎么可能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呢。

    “月华,我是你奶奶啊,你还认识我吗。”

    安月华一直都在笑,浑身脏得不行,头上更是乱做了一团,长期没洗头她的头上已经长满了虱子。脸花得不行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清瘦,但也不是很瘦。

    “奶…。”

    安月华听到江氏的话,念叨了句后,对着江氏的胸前就抓了过去,吓得江氏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江氏跌到,安月华又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她没有再笑了,浑身发抖的抱紧了自己。不过江氏和安大海正在说话,却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安大河连忙将江氏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河,月华她疯了,怎么会这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江氏一听安大河要去找衙门的人,赶忙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大河,你莫要冲动,你这样去他们也不会说个啥的,这事情要是闹大了,以后月华可怎么办呢…。”

    牢里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,现在安月华已经这样了,江氏自然不会让安大河去得罪这些狱卒的。

    经过商量,他们打算带安月华去个小医馆看看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安月华的身上还穿着囚衣,这样去定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江氏决定先去成衣铺给安月华买身衣服。

    买好后,她就打算在马车里给她换,可是刚触碰到她的衣服,原本沉静下来的安月华就变得暴躁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样,江氏没敢在伸手脱她衣服。

    心里却是有了种不好的预感,她之所以会疯,是因为他们对她做了什么吗。

    想到这,江氏让安大河打晕了安月华。

    打晕后,她就在马车里脱掉了安月华的衣服,相比她的脸和手她的身上却是很干净的。

    身上没有青紫的吻痕,但是胸前的红梅却是红肿不已,江氏看着心惊不由得往下看了去。可是她不是稳婆,不知道怎么看是不是处女。

    想了想,江氏决定去找个稳婆给安月华看看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肯定不能找,也就只能在越寒城找了,四处询问了下后,他们就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城东这一片,有好些个稳婆。

    江氏随便问了家,就让安大河抱着安月华进去了。

    有钱赚,稳婆自然是不会多问的,接过江氏给的五两银子,就给安月华脱掉裤子检查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氏没有出去,就在一边看着,不过就这么看着,她也不明白这稳婆到底是怎么看的。

    安大河的心里也是担心,这若是疯了又失去了贞洁,这可如何是好。眼下可还不知道,她的疯病有没有办法治呢。

    检查的结果,稳婆告诉了江氏,听她说安月华还是处女,江氏心里松了口气。至于别的,稳婆就没有多说了。

    离开这后,安月华没多久就醒了,见她醒了江氏也没让安大海在打晕她,毕竟看病还是要醒着的才好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便询问了下人,找了个医馆给安月华看病。

    这医馆虽然看上去不咋的,但是这看病的老头,医术却是不错的,看完会后询问了下江氏他们。见他们支支吾吾,找的借口极烂,老头也知道他们肯定有什么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多问,就给他们说了下安月华的情况,让他们定期带来扎针,除此外,还给开了不少的药。他的药费,不是很贵吗,江氏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会武功,安月华不配合他也不怕,没多会儿就给她扎了针,让药童煎了药,让安月华喝了后,观察了会儿,才让他们离开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还在我妈这,诶,回去再写,亲们先看着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