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冷,将手伸进来
    经过治疗安月华没有再傻笑了,但是一路上都没有说话,也不要安大河靠近她。安大河一靠近她,她就会对着他丢东西。

    曾经放在手心里疼的女儿,变成了现在这样,安大河看着心里很是难过。

    过去到底做错了不少事,可是已经是这样了,后悔又能有什么用呢。可到底人心就是如此,他心里还是嫉妒安大海,嫉妒他娶了这么好的妻子,生了这么能干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是造了什么孽呢,娶了王氏那样的婆娘,要不是她月华怎么会变成这样呢。”江氏看了看安月华,对着外面驾驶马车的安大河说道。

    江氏心里一直都觉得是王氏的错,从来都不觉得她自己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安大河闻言,没有说话,安月华变成今天这样,说到底他们都是有些责任的。

    见安大河不说话,江氏也没在提王氏,抿了抿想了想又说了起来:“这后续的治疗可得不少钱呢,大郎的伤也花了不少钱了。你和林巧现在怎么说也是一家人,她的钱可有拿出来用呢…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那件事后,江氏能明显感觉到林巧对她的不满,见着她更是不怎么招呼了。可是这件事,分明就不是她的错,她也解释过,可是林巧就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为此,江氏也懒得解释了,可是心里也怕她吹枕头风,里间他们母子的关系。

    安大河想了想说道:“娘,林巧自然是拿了钱出来的,这家里人的衣服,吃的菜这些可都是她买回来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没多久就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安月华今天被放出来的事,一早就在村子里传开了。

    有不少好事者,早就坐在安家不远处的树下等着了。为的就是看看,这出狱回来的安月华是个什么样。

    安大河驾驶着马车回来的时候,就见他们家的周围有不少人在那坐着聊天。

    安大河不用想,就知道是昨天带口信的人传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哪里是关心他们家呢,分明就是想看他们家的笑话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安大河也没有理会围观的人,走进去就将安月华打晕抱着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看着他将人抱下来,周围的人都不由得伸长了脖子看。

    “这人都瘦成这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坐了这么久的牢,居然还能活着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抱着下车的呢。”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人都不由得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安月华,村里的人都是清楚的,同情她的几乎没有。要不是她跟着她娘为非作歹,又怎会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呢。

    林江花也来看了,她想看看安月华现在怎么样。

    安好那小贱人整得她变成今天这样,她还会不会想对付她呢。

    江氏下车后,就听到众人的议论纷纷,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吃饱了没事干是吧,我们家的事关你们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个村的,可不是关心才问问吗,你这么生气干嘛。”王婆子磕着瓜子,看着江氏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王婆子只觉得江氏这话骂得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闻言,江氏没有说话,拉着马的缰绳,等着安大河出来牵马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呢,莫不是你们家月华的情况不好吧。”王婆子凑了过来,看着江氏问道。

    想当初江氏可是没少在她面前炫耀呢,炫耀她有个福星的孙女,有当举人、秀才的孙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什么话呢,我家月华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王婆子本来想讥讽江氏几句的,见安大河冷着脸出来,就没敢在开口了。惹急了,要是揍她一顿,她可划不着。还是私下遇到江氏的时候,再气她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安月华坐了牢,就算是完璧,也只能是嫁给别人做填房了。做填房也是那种老男人那种,要让她给她找,她肯定给她找这样的。

    这安家果断都不是什么好货,所以报应才这么多吧。

    这边地里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蹲在大棚里扯着菜苗的安好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你不过去看看吗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站了起来,看着君深说道:“你想过去看看吗,话说当初安月华可还喜欢你呢,那一声公子叫得我现在想着还起鸡皮疙瘩呢。”

    过去的事,他只记得跟安好之间的事,至于这个打酱油的安月华,他可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我谁也不想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喜欢,继续保持,今天炒个菜苗奖励你。”安好说着将手里的一大把菜苗放到了君深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一亩的菜苗是撒的,现在长起来后,着实有些拥挤,所以安好就准备扯点回去炒来吃。

    君深伸手拉住了安好,将她带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想炒这个菜吃,居然还说奖励我,要奖励我就来点实际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对着安好亲吻了过去,见她没有拒绝,便加深了这个吻,好一会儿才松开她的唇。

    安好踮起脚尖回吻了下君深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算奖励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你随时这样奖励我,如果能长一点就更好了。”君深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客气,这可是在外面呢,快点把我扯菜苗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回去亲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挨着安好蹲了下来,将菜苗放到一边后,就照着安好的样子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青葱翠绿的菜苗,君深就想到了之前在炎甲军那看到的菜苗,他们那的苗还长出来没多高呢,这冬天若是下雪那菜苗怕是活不过这个冬天了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无语,她什么时候说了回去亲呢。最近他可老是亲她,在厨房也亲她,着实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“主子和安主子还真是恩爱呢。”

    颜一看着不由得感叹道,他们刚从一个大棚出来,最近他们都在帮着锄草施肥呢。

    青木听颜一感叹,不由得笑着说道:“你和颜九不好吗,还用羡慕他们,要羡慕也是我和木头羡慕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羡慕,这女人哭啼啼的这么麻烦,有啥好…。”

    不过对于亲嘴他倒是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木头跟着他们久了,倒是会时常的说话了。不过对于这一模一样的大棚,他老是走错。所以每次都得跟着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你完了,你。你居然这样想,你不单身都怪了,你就是安主子说的单身狗…。”青木听着木头的这番言论,不由得开口说道。说到底,他只觉得木头当真就是木头,完全的对男女之事没开窍。

    “我单身跟狗有什么关系…。”

    青木瞬间没了语言,其实他也不理解,为什么要叫单身狗。听他这话,青木总觉得怪怪的,但也没有细想。

    “颜九她最近生我气了…。”见他们都没在说话,颜一这才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吗,你就好好哄哄她呗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想床尾和呢,可是安主子不是说了,现在不能同房吗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把她惹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颜一没有说话,这事他怎么可能说出来呢。这原因也正是因为,现在不能同房,所以他就让颜九帮他用手解决了,这一次也罢了,可后面他还想,这可不就生气了…。

    颜九的手,跟他自己的手,感觉自然是不同的。他也爱极了颜九的手带给他的感觉。想到这些,他也想到颜九为什么生他气了,到底是忽略了她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同房,但是他还是可以照着书上写的,试着让她也感受下呢。想着,颜九决定晚上回去试试,他可不想颜九生他气呢。这样晚上都不要他抱着睡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。”都站在这偷懒呢。追命刚从大棚出来,就见到青木他们站在这,刚开口青木就跑了过来捂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“小声点,主子他们在里面呢。”

    追命闻言点了点,等青木松开他嘴后,他小声的问道:“你们不会在这偷看主子他们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们一边干活,一边聊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是一人一个大棚的,但是木头容易迷路,所以就一直跟着青木的。颜九是刚出来碰上青木他们的,所以就走在了一起。这下青木发了话,他们就去一个大棚,一边锄草一边说话了。

    进了大棚后,青木就提起了刚刚颜九说的问题,说他们刚刚站在那就是在听颜九说他的心事。

    追命听了后,不由得看向了颜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惹到颜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他能说来,显然不能。

    见颜一不说话,追命更来劲了,一直让颜一说,差点没惹得他揍他。后面不敢在问了,不过心里却是想着回去后问问飞花,毕竟她们俩走得近,很多话都会告诉对方。

    颜九和飞花是一起锄草的,一边锄草一边聊天,倒也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颜九,你喜欢现在的日子吗。”

    听飞花问她,颜九笑了笑说道:“这样的日子,虽然平淡,但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就是颜一现在跟个狼似的,天天折腾她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挺好的,可是想到生孩子我就有些怕,而且我不会带孩子,你看小葡萄每次我抱着他,他都要哭…。”

    颜九听着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没人天生就会,这个啊你别担心,林叔还说要帮我们带呢…。”

    何况这家里,生了孩子的可不止一个呢。都是过来人,她们问问不就知道怎么带了。至于生孩子疼,这自然是避免不了的。可是看着自己生下来的孩子,心里应该是很高兴的吧。

    “颜九,你最近是不是跟颜一吵架了,我看你都不挨着他坐呢。”

    颜九听着,忙活着的手停顿了下。其实她倒也不是很生气,就是心里有些不得劲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小问题。”

    飞花听着笑了笑,也没在多问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有啥,她早就说了,这次自己问也没说,想来就是不可说了。

    飞花见气氛有点沉静,又换了个话题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边安好见菜苗扯得差不多后,就叫着君深别扯了,两人就一起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去后,他们俩就端着凳子,坐着清理起了菜苗。

    见他们有说有笑,苏玉娘也没过去,就叫着雨竹去亭子那边坐坐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工坊。

    云凡自从跟原九九定亲后,天天忙活完外面的事,就来工坊陪着她做风铃,看得一个个很是羡慕,免不了打趣他们。

    “九九,你相公过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原九九听着小脸顿时就红了起来,这些日子一起干活的,可没好打趣她呢。

    云凡进来的时候,就见原九九红着一张脸,在那做风铃。

    “九九,今天有点忙,我就回来得晚了点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累了,坐下休息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对话,风铃、安心、安然她们都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得她们还真是羡慕呢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和君深清理完菜后,就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去厨房的时候,慧心她们已经切好了不少的菜了,饭也蒸上了。

    今天安好打算教君深,炒两道菜,剩下的菜就由慧心她们来炒了。

    午饭的时候,安心她们就回家吃饭了,至于原九九现在就在工坊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九九过来,坐我这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媳妇,自己自然要疼的了。虽然现在还没成亲,可是他们已经定亲了,云凡对原九九无疑是要多好有多好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她不过去,云凡也得坐过来,所以也就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云凡已经给她盛好了汤。

    “今天熬的大骨汤,味道可香了,我比你早点过来,都喝了一点了,这味道真不错,快尝尝。”

    原九九道了谢,就喝起了汤。

    汤喝完后,她自己去盛了饭,吃饭的时候,云凡没少给她夹菜。原九九,见他不给自己夹,就红着脸给他夹了些。一桌的都是年龄相仿的,看着他们这么好,都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郑有容坐在另外一桌,看着他们的互动,不由得笑了笑,看他们这么好,她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想着云天,郑有容心里就有些忧心,现在他们已经给他相看了几个了,但是他都没看中。

    有替他们高兴的,也有嫉妒的,那嫉妒的人无疑就是云雪儿了。天天她来的时候,现在都没有碰着云凡了,中午趁着休息时间过来的时候,都看见云凡和原九九在那坐着聊天,看得她着实很伤心。

    这边吃过午饭后,安好和君深在院子散了会儿步,就回屋休息去了。只要没什么事要忙的,他们天天都会睡上一两个时辰才起床。

    天气越发的冷了,还是在屋子里暖和点。

    进屋后,安好就跑到床上去了,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,所以家里都还没有烧炕的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裹成粽子一样的安好,不由得笑了笑,走过去脱掉鞋子,上去后脱掉外面的衣服就揭开被子钻了进去,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冷,就将手伸进来。”君深说着扯开了自己前面的衣服。

    安好自然不会客气的,直接就将手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君深的手顺着安好的衣服滑了进去,伸手捂在了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倒是暖和,当触摸着她的肚子时,安好就知道自己的肚子,还真是有点冷呢。

    摸着安好平坦细滑的肚子,君深的唇角微微上扬。现在安好,一点也不抗拒他这样对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,可比暖宝宝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暖宝宝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就知道自己失言了,听君深问她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就是种暖暖的,能热敷肚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我,你再不需要什么暖宝宝了。”君深说着搂紧了安好,亲吻了会儿,才将唇离开安好。

    有了他的暖和,安好的手没多久就暖和了起来,身上没多久也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有些热,安好就将手从君深的衣服里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拿出来干嘛,你不冷吗。”

    “穿得有些厚,现在热了。”安好说着就想从君深的手里将手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将外面的衣服脱了,等会儿起床再穿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就帮安好脱起了衣服,他也不喜欢隔着这么多抱她呢。

    安好无语,他还真是够积极的。

    衣服脱掉,安好只觉得自己活动了不少,感觉到冷意就钻进了被子,抱住了君深。

    “以后,都这样睡,穿少一点睡起来穿衣服也暖和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穿,更暖和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君深听完,亲了安好的额头一口后,看着她说道:“你要不穿,我就陪着你不穿,然后抱着你,绝对不会让你冷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能,那就以后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样抱着睡一定比隔着衣服更好,想到这,君深不厚道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,你居然这么坏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,你这样说你相公我,就不怕我难过吗,居然说我坏。”君深说着在安好的唇上轻咬了下,随即又深入吻了会儿。

    缠绵了好一会儿,君深才放过了安好。

    暖暖的,安好没多久就抱在君深的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半下午的时候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醒过来的时候,就听到窗子被风吹得都关上了。屋子里的光线明显的黑了不少,可见天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刚想下床,就被君深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再睡会儿,你现在出去干啥。”

    安好想了想,又回到了床上,睡到了君深怀里。

    这边安大河接着董佳和林巧后,就驾驶着马车回村子了,此刻天变得有些昏暗,风也在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风还在吹,天色依旧昏暗,不过却还没有下雨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安大河牵住了马,等林巧她们都下马车后,他就将马车牵进了屋子。将马车卸下后,就将马牵到了圈舍里。

    董佳听安三郎提起过安月华,知道她脾气不好,性子怪,董佳心里不免有些怕见到她。可是听她疯了后,她心里倒是松了口气,她宁愿面对疯了的安月华,也不愿意面对那个脾气怪异的安月华。

    林巧的心情也有些烦躁。家里的事,现在是越来越多了,她今年可是贴了不少钱进来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自安月华回来后,就在屋子陪着她。

    到底是一个娘的,现在看着她这样,安二郎的心里着实有些不好受,心里对安好的嫉恨又添了几分。

    林巧他们过来的时候,就看着抱着枕头缩在床角的安月华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第一次见到安月华,无疑她长得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她的双眼看上去无神,在见到他们的时候,似乎更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出去吧,月华她害怕人多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二郎这么说,林巧他们放下给安月华的衣服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去后,安大河将林巧叫到了一边,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“巧儿,她就是月华了,现在她受了些刺激,所以不认得人了。我也没想一切会是这样,当初他们不让探监,她过得怎么样我们也无从得知。我知道最近家里事多,你也付出了很多,到底是我对不住你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大河的这番话,林巧心里倒是好受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夫,只要你对我一如既往的好,我怎样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