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特大的暴雪
    听着林巧的话,安大河伸手抱了她一下,经过这些日子林巧天天都在喝补汤,眼下抱着安大河只觉得林巧又长了不少的肉。

    抱着她,安大河不由得想起了苏玉娘,她生了孩子现在看着身材还是那么好呢。

    林巧被安大河抱着,自然看不到他在走神。

    “大河,你快放开我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大河抱着她不放,林巧赶忙说道。这大白天的,被他们看着可怎么好呢。

    闻言,安大河回过了神,松开了抱着林巧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也忙活了一天了,去休息吧,我先去将饭蒸上,今晚就早点吃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王笑怀孕后,家里的饭一直都是他和他爹在做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买了肉,你拿一些炖汤,拿一些来炒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安大河点了点头,就往前面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女儿疯了,儿子一个受伤在床上躺着,一个又脚跛,安大河心里着实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这边安老头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笑儿,外面冷你就待在屋子里吧,我先去帮着做饭了。至于月华你现在还是别去看了,她已经不认得人了,我怕她伤着你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说完,抱了抱王笑就出了屋门。

    天气这么冷,她才不想出门呢。也不过是说说面子话罢了,这安月华又不是她的孙女,还坐过牢,身子怕是早就不清白了吧。

    虽然没进过牢,但是她也听到了些对于牢里的传闻。这安月华会疯,肯定与这些事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是突然变的,为此工坊不少的人都没有带伞。云正德和安大海商量过后,就让厨房早些做了饭,吃完就回家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醒来的时候,外面已经下起了雨。

    听到雨声,安好坐起了身。她刚坐起身,君深的手臂就伸了过来,抱住了她纤细的腰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放开我,在这样睡下去,晚上不用睡了,你个猪。”

    闻言君深笑了笑,也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上若是睡不着,我们就做点别的事好了。”君深说着在安好的唇上亲了口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看着我,是不想起床了吗,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在睡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听赶忙穿衣起床了,感觉到有些冷,安好又加了件外套。

    看了看君深,安好给他找了件衣服丢给了他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丢过来的衣服,不由得笑了笑,麻利的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穿好后,就在一边梳着头,简单的发型她自己还是能梳的。

    刚打开门,风就吹了过来,还夹杂着雨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过厨房这边来的时候,安心她们都在这帮着包包子了。厨房里的两个锅也都烧上了火,一边在蒸饭,一边在蒸粉蒸肉。

    安好有些囧,他们都在忙,可她倒好睡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也没多问啥,就说了下工坊工人提前下工的事。

    外面风大雨大,苏玉娘和安大海也没出来,就在屋子里带着小葡萄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安好不想回屋子,就拉着安心她们玩叶子牌去了。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君深不会进屋来的,可是君深还是来敲安心她们的门了,还坐着跟她们一起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白天睡得久,晚上自然就睡不着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就陪着安好和君深多玩了会儿,打到夜深的时候才没再打,出门做夜宵的时候,雨也没在下了。

    吃过夜宵,洗完脚后,他们就各自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进屋跑得快,君深不由得笑了笑,还知道冷呢。

    安好到了床边后,就麻利的脱掉外衣,钻进了被子里。君深上去后,就睡在了安好身边。

    见君深没有抱她,安好直接赖到了他怀里,见他还是不抱她,安好伸手抱住了他的颈子,唇凑过去吻了下。

    他这是生自己的气了吗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主动吻自己,伸手就搂住了她的腰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他只是有些不得劲,也不说不上生她气。

    睡觉前,安好同君深说了自己的想法,打算用鹅毛做衣服。

    用鹅毛做衣服,君深还是第一次听到,不免有些诧异。不过对于要做啥,他都是全力支持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冬天,两人抱着睡在一起无疑是很暖和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后,安好和君深他们就去了越寒城。

    鹅毛多了后,都是放到城西福满园的,现在安北、安一山他们都在安好的店里上工,家里也就林伯一人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林伯从缝里往外看了看后,赶忙将门打了开。

    毕竟家里就他一人,他自然得小心的。

    “东家,你们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,林伯看着不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听他问起,安好就说了下他们来的目的,听完安好说的后,林伯就带着他们朝着堆放鹅毛的屋子去了。

    青木和木头今天也一起来的,还单独坐的一个马车,对于安好要鹅毛干啥,他们也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林伯他们不知道安好留着鹅毛干啥,反正他们是照着安好吩咐的将鹅毛收拾了个干净,现在全部都装进了口袋,放在库房里了。

    打开袋子安好看了看里面的鹅毛,倒是挺满意的,与林伯说了会儿话,安好就和君深他们一起将鹅毛搬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离开福满园后,听说安好要再买些布匹,君深就带着她去了他的布庄。

    挑选完后,他们就坐着马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因为天气有些冷,加上工坊的工人能忙得过来,今天安心和安然就没有去工坊。

    今天,她们就在家跟着苏玉娘学了会儿刺绣。

    见青木他们一手提着一个布袋回来,安心不免有些好奇,放下针就向着他们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木抬眸就见安心跑了过来,心里莫名的开心,脚下的步子也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青木哥哥,木头哥哥,你们这是拿的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和安然也停下了手里的活,向着他们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鹅毛,我也不知道做什么的,等下你问问你长姐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心一听就向着外面跑了去,还没出后院,就见安好和君深提着口袋进门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弄这么多鹅毛,要做什么呢。外面还有吗,要我帮忙拿吗。”

    相比刺绣,她还是更喜欢跟着安好跑呢。

    “外面还有,这鹅毛嘛,拿来做衣服的,等做出来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打算做长的,那样穿着暖和。

    鹅毛做衣服,这怎么做,安心不免很是好奇。听安好这么说,也没在多问,就跑出去帮着搬鹅毛去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和安然刚刚也听到了安心和青木的谈话,在安好回来的时候,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弄这么多鹅毛回来干啥呢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要做衣服,苏玉娘不免来了几分兴趣,在她看来自家女儿说这鹅毛能做衣服,肯定就能做的。

    东西都搬回家后,安好就回屋子画图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心都在一边看着,安好画的衣服不仅长,还有帽子和荷包,看上去倒是跟她们平常穿的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这件短的是给小葡萄画的吗,这帽子上还有两个耳朵,看起来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衣服上的图案,也是卡通的。

    “对呢,这件是给小葡萄的,你们大家也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家里下人的衣服都是统一的图案,只是男女颜色不一样。

    颜一他们几个的衣服安好是单独画的,各有颜色和花样,剩下自己家里的人以及君深的衣服,安好也画得各有特色。

    安心听了很是高兴,这鹅毛这么轻,这衣服做出来,不知道穿着是什么感觉呢,她倒是有些期待了。

    家里的女子,除了安好其他的人的针线活都不错,就是飞花也比安好行。

    安好先让她们缝了一件出来,试穿下。

    安心愿意做这个试穿的,在安好提的时候,就站出来了,于是就先缝了件她能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颜色选的是淡红色的,上面用白色的线秀了不少的星星,一样的有帽子。

    安好也就缝过扣子这些,对于绣花这些她可是一窍不通的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都不会,就在一边帮着穿着针线,这个她倒是能行的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就是大,还没到中午,安心的衣服就缝制好了。布料是细棉布的,不同于现代的布料,至于穿着到底怎么样,安好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“长姐,这衣服真轻,穿着比其他衣服暖和。腰间的荷包深,还可以装东西,真好。娘,我穿着好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闻言,点了点头,还是不错的。就是长了点,但是这样也暖和呢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差点,但是能做成这样已然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安好她们都在家里做衣服,后面做的安好还在帽子上加了毛,这样可以遮挡风雪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天气,也一天比一天冷了。

    衣服都做好的时候,已经是十一月二十八了,十一月二十九这天早上安好和君深还没起床,安心就跑来敲他们的门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长姐,你快出来,下大雪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一听下雪了,赶忙从君深的怀里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穿好衣服,就出来看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一听也没等安好,就跑去跟安然他们玩雪去了。

    话说昨天晚上就下起雪,所以到今天早上的时候,地上已经有了积雪,看上去白皑皑的一片,所以安心他们都很是欢喜。

    安好见君深还在睡,伸手捏了捏他脸,见他没反应,低头吻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君深其实已经醒了,只是没睁开眼,他就知道安好会亲他。仍由安好亲吻了会儿后,他在慵懒的睁开了眼,抱住了安好。回吻了一会儿,才松开她的唇,不过手却是搂着安好的腰没放。

    “亲也亲了,抱也抱了,你还不放开我,出门看雪了,二丫说下雪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,你再亲我一个,我就起来。”君深说着,脸就向着安好凑了过去、

    安好听着不由得一笑,伸手捏了捏君深的脸,看着他笑着说道:“你这是在索吻吗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,你不亲的话,我就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着他那无赖样,真是拿他没办法,对着他的唇就亲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深在安好亲了后,就坐起身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梳好头,戴好手套,他们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安好就见院子的各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树上也满是雪。而天上此刻还在飘舞着雪花,下得倒是不大,但是这地上这么多积雪,想来昨晚肯定下得很大。

    瑞雪兆丰年,地里的油菜苗现在长得不是很高,所以这雪是压不坏它的。

    安好是知道的,可是云正德他们不知道,一早就带着村民们在地里除雪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走了几步,就看到不远处,安心他们在院子里打雪仗,玩得倒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苏玉娘也抱着小葡萄在一边看着,小葡萄浑身都裹得很严实,就露出了眼睛和嘴巴。看着安心他们玩得这么开心,他也很想去玩。

    “长姐,九哥,你们要玩打雪仗吗。”安心见安好和君深走过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青龙、朱雀、颜一、追命、飞花、颜九、青木、木头,以及家里的六个丫鬟,两个小厮都参与了打雪仗。小白它们三个没有参与,在一边自己玩自己的,在雪地里滚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至于慧心和慧兰,还在做早饭。

    双喜还小就没参与,就在一边看着。梦菊和雨竹跟苏玉娘换着抱小葡萄,毕竟现在抱小葡萄抱久了累手。

    难得陪玩一次雪,安好倒是没意见,向着安心他们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们这边的人够了,你去对面好了。”见君深跟着安好走过来,安心不由得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吧,我们正好比比,看我们那边能赢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了下规则后,他们就开始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先被解决的无疑是春雪他们,其次是羽风和羽林。青龙的闪避很快,倒是让青木他们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君深自然舍不得用雪球砸安好,可是安好没少砸他。

    最近他老是欺负她,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,收拾他自然得动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安好丢过去的,都被君深给避开了。

    跟君深一边的人都看出来,一个个自然也不敢丢安好。

    见砸不中他,安好就换目标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懊恼的样子,不免有些失笑,可是要是被她砸中,他就不能陪她玩了。

    最后场上就剩下了君深、朱雀对战安好、青龙。

    到吃饭的时候,都没有分出输赢,最后就平局收场了。

    听到说吃饭,青木他们早跑了,就留下安好和君深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是特想砸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。”老想砸了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,将手里没丢掉的雪球,放到了安好手里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砸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现在的武功,我若动着你想砸到,不容易。”君深见安好不说话看着他,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这么自信呢。”你这么自恋,你爹知道吗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笑了笑,他这可是实话实说呢。

    “不砸了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不砸了,君深拿到手里的雪球,就拉住她的手,往厨房那边走去了。

    快要到的时候,他才松开了安好的手。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安好说要教他们堆雪人,安心他们听着后,也不去工坊了,就在家里跟着安好学堆雪人。

    一个上午,院子的各处都堆上了雪人。

    下午安好出去的时候,才发现云正德他们在地里弄积雪。

    离过年也没多久了,村里不少人家外出干活的人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在地里帮着干活的人倒是不少,因此云正德也就没有叫安好他们。

    “云爷爷,你们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这一上午家里的人都没出门,自然不知道这外面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们来了,我们在弄油菜上的积雪呢。”

    云正德就怕出问题,所以在针对油菜上,他自然小心翼翼了不少。听完安好说的后,他还是有些不放心。因为他们之前冬天也种有菜,可是死了不少呢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这么执着,也没拦着了,就和君深在这跟他们一起忙活着。

    安心他们在家堆了会儿雪人后,见安好和君深还没回来,就出门找他们去了。出来后,四处看了看,这才发现安好和君深在地里帮着除雪,他们就回家拿工具帮忙除雪了。

    天上虽然还下着雪,但是下得不大。

    晚上,安好准备吃火锅,佐料和锅她早就置办起了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整了汤锅,毕竟家里的人不是人人都能吃辣。她娘现在还现在奶孩子,更是不能吃。

    这还是这么久第一次在家里烫火锅吃。

    锅里的汤水开了后,安好就让他们先将煮的久的东西倒了些进去,至于鸭肠、鱼片这些夹着烫会儿就能吃了。

    吃着火锅喝着酒,一个个只觉得暖和。

    雨竹他们一个个吃着心里都很是高兴,他们能遇上这样的主子,当真是好命呢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天还没黑,他们就坐成了几桌玩了会儿牌。

    相比这边的温馨热闹,安家那边一个个都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最近天气变化大,安月华得了很重的伤寒,一直都在咳咳,咳得家里面的人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到后面,更是好几个都被传染了。

    安老头怕王笑和自己被传染,每天的饭菜,做好后就单独拿进自己睡的屋子里去吃了。

    安大郎现在的情况好了不少,内伤还有些,手臂现在能动,但是不灵活。得知安月华疯了,安大郎心里也很气,毕竟她可是他的亲妹妹呢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等他以后发达后,定要好好收拾下安好他们一家。

    安二郎得了伤寒后,就跟代晓晓分开睡了,到底还是想着她肚子里有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江氏很怕自己被传染,一直就没去看过安月华,每天吃了饭后就出门走走,走了会儿就回来,也不跟村里的人说话这些了。

    江氏现在越发的觉得安月华是灾星了,因为她一回来家里就用了不少钱,一个个还都接着得了伤寒。

    十二月初一的早上,青木接到了越寒城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君深管辖范围内的阳县,这几天都在下雪,可是昨天晚上下了特大暴雪,砸死了不少的人,事态严重,需要救援,阳县的县令自然要上报君深了。

    青木接到消息后,就去找君深了,过来的时候安好和君深也正好从屋子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阳县出事了…。”

    青木说完将越寒城写来的纸条,呈给了君深看。

    阳县那边的人都比较穷,家里的房子多是泥土茅草房,这大雪一下无疑就将房屋都压垮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完后,神情凝重了下来,这可是好多年不遇的大雪,倒是被他上任就给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交代好家里,安好就和君深他们一起上路了,家里就留了飞花、颜九。除此外,君深也将四大怪人调过来保护安好他们一家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原本是想一起去的,可是安好怎么能放心家里呢,就让他留了下来照顾家里。

    开始他们是坐的马车,到了越寒城后,他们就直接骑马了。这样更快些,因为阳县距离越寒城有些远,他们这样赶过去也得要一天左右的时间。

    炎甲军这边也接到了消息,也在后面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年的燕州国,好些地方都下了雪,但这阳县无疑是最严重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