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雪灾救人
    君深和安好他们到达阳县的时候,已经是十二月初三了。

    路上一直都在赶路,虽然有些疲惫,可是更多的是担心。

    刚进阳县的范围,安好就看到到处都是积雪,周围的树干都被雪给压坏了。

    没跑多久他们就进了阳县县城。

    县城四处都是积雪,街道上,各家都在组织着扫雪。每个酒楼里,都没有生意,看上去很是惨淡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不仅积雪厚,河里的水也都结上了冰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随意吃了点东西后,就骑着马去了衙门。

    去衙门的时候,衙门里就只有一个师爷和一个衙役,其他人都全部去救灾了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来了后,那衙役就带着他们去看受灾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受灾最为严重的村子叫樱山村,这个村子海拔很高,是生活在半山腰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就快要到受灾最为严重的樱山村了,这里山高,骑马上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到了地方后,君深就都下了马,背上打包的包袱后,就由着那人带着上了山。

    山路上的积雪,已经全部都被铲干净了,但是天还在下雪,可比安月村的雪下得大多了。

    走了好久,他们才到了村子里。

    到了村子后,那衙役又回去接炎甲军了。

    阳县的县令李因,在得知君深他们来后,赶忙跑了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阳县县令李因,见过容…。”

    他正要行礼。就被君深给阻止了,只听他开口说道:“李大人,无须多礼,现在情况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樱山村,虽然偏僻但是人却有上百户,昨天的雪下得特大,村里的房屋一大半都被砸毁了,现在的已经死了十个人了,重伤的有二十个,轻伤的更是不少,牛羊这些也死了不少…。”

    “据他们说,上面还有几户人家。可是去上面的路,已经被树干全部给拦住了,积雪也很厚,我们还在开路对于上面的情况,现在还无从得知…。”

    至于大夫,阳县也就六个,也全都来这了。

    这里伤的人很多,这些大夫各带了两个学徒来,可是学徒到底技术不过关,因此在看着这么多人受伤后,着实有些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学徒在帮着轻伤的人处理伤口,大夫则给重伤的人医治着。村子里的人,也在帮着熬着药。但是天气恶劣,火没多会儿又灭了,为此还搭了个棚子来熬药。

    安好要去帮着治疗,君深就将青木留了下来帮忙,跟安好说了几句后,君深他们就和那县令上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救救我孩子的爹吧。他们都说他没得治了,可是他还有气呢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要来治病,那中年妇人也管不得那么多,上前就拉住了安好的衣角,哭诉了起来。他们不能治,万一她能治呢,有点希望她就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婶,你先别哭,你要我治,你倒是带我过去看看呢。”

    这边治疗病人的几个大夫,都认识这哭诉的女子,刚刚他们都去快了她男人的伤,他们可不会觉得安好能将那病人治好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那女子抹了下泪,就带着安好来到了一个简易的棚子。

    还没走近,安好就听到了一个小男孩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爹,你不要死,你还得看我娶媳妇儿呢。”男孩年龄在十岁左右,看着趟在棚子里的男子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。

    视线看过去,安好就看到那男子的肚子上豁开了一道口子,脸上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宁儿,快起来,让这位姑娘给你爹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那男孩一听,赶忙让开了路。大家看了后,都走了,她却还在,肯定能治好他爹的。

    安好给男子把了下脉,从腰间取下个瓶子,喂了一颗药丸给他,又取下腰间的竹筒倒了点灵泉水喂他。

    随后安好就开始给他清理起了伤口。

    他的伤口周围,布满了不少的木屑,可见是被木头破裂后,给划伤的。

    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,那男子痛得有些龇牙咧嘴的,但是却没有动。因为他知道,自己若是动了,安好更不好给他处理伤口了。

    之前麻木没觉得疼,现在却是疼得他不行,可是他不想看他妻子儿子伤心,所以一直隐忍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他的伤有些严重,具体的还得看后面的恢复,现在我要给他缝伤口,你们别大呼小叫的…。”安好怕自己动手的时候,他们过来阻拦,或者吵闹,到时候一针下错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听完的话后妇人不由得愣住了,缝伤口,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当看着安好穿针线消毒的时候,那妇人对于安好刚刚说的话,自然是明白的了。

    一边的男孩,却是相信安好,能治好他爹。

    在安好缝合的时候,路过的一个大夫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看了起来,心里无疑是很震惊的,还能这样治呢。

    缝合完,给他伤口消了毒后,安好又从药箱拿了一瓶药,涂抹过后,拿出白布给那人包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涂抹过后,就将那药给了那妇人,又给开了药。

    药材带来了不少,那边就一个学徒根本忙不过来,安好就自己过去抓药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速度这么快,那学徒着实佩服。

    药拿过来,安好就给了那妇人,刚给她,她就带着她儿子给安好跪了下来,连磕了几个头,安好是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嘱咐了那妇人几句后,安好刚想去医治下一个病人,就被一个大夫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师承何人呢,你刚刚缝合的真好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,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,长得还算不错,闻着他身上的药香,在看着他身上的血渍,安好自然知道他是大夫了。

    “谬赞了…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些大夫的表情,她可是都注意到了的。所以安好并不想和他多说什么,说完这句话后就往前面走去了。青木见这男子,还想跟着走,上前就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那男子见青木拦着他,伸手也拍不掉青木的手,就离开去医治病人了。眼神却是时不时的,就往安好这边看。

    不过那年轻大夫是个藏不住话的,没多会儿其他的大夫都知道了,还纷纷跑去看了刚刚那人的伤口,给他把了脉。

    不过有青木在这,他们都没敢过来。

    安好一连治了好几个人,速度着实快,看得那几个大夫脸上很是无光,没想到安好小小年纪,还是女子居然有这样好的医术。

    有了安好的加入,没多久伤重的都被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那几个大夫纷纷,都围了过来,跟安好说起了吗,无疑是为他们刚刚的不屑道歉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想拜安好为师,年纪大的一个都有五十岁了,还要拜她为师。

    安好着实有些不敢接受,不过这缝合术,她倒是可以传给他们。于是,就和他们坐着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君深、颜一他们上山后,就见不远处的官兵们正在开路。

    可是倒的树干太多,怕是到晚上都弄不完。

    君深想了想,交代了那县令几句后,就带着颜一他们飞身跃过了树干,上了山。

    李因知道君深的武功高强,也没有阻止,毕竟早点找到那些人,他们就还有活着的可能。

    上山后放眼望去,四处都是积雪,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颜一四处飞着看了看,没多久就看到一边的雪里露出了点黑色,飞过去用手扒拉了两下,就看到了烟囱。连忙冲着君深他们喊了起来:“主子,他们的房子都被埋在雪里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他们闻言赶忙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边炎甲军也到了,来了后丁山问了下情况,就带着人上山了。

    得知君深他们已经上山,丁山挑了一百个轻功好的就上了山,剩下的人在下面开路。

    这还是李因第一次见到炎甲军,心情着实激动,干活也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见这县令都在帮着干活,炎甲军对他的印象倒是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丁山上去的时候,就见君深他们正在那扒拉着积雪,叫了声王爷后,就赶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了炎甲军的加入,没多久就将那房子周围的积雪弄掉了。

    屋子已经塌陷进去了一半,看得他们都很是担心,叫了会儿没人应,赶忙行动着将外面垮掉的木头给拿掉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们总算找到了人,可是这家人全部都被压死了。

    除了这一家外,还有三家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一家人的死,触动到了炎甲军,接下来的速度更快了。

    分成了三队人,抢救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家人里,有一家全家都还活着,有一家却只剩下孩子了,另外一家就剩下了一老一少。

    找到人后,他们就带着人下山了。

    孩子和老人的身体相对弱些,有个孩子下去的时候,已经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安好听到那些大夫说孩子死了,赶忙上前看了看,见安好要亲那男孩,君深一把拉住了安好,让丁山去亲。

    丁山这才发现安好都来了。

    君深有了命令,他怎么能不照做呢。可是想到自己的初吻,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孩子,丁山就很是心塞。

    等丁山给那男孩做了人工呼吸后,安好又给他按压了下,又让丁山做了下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人工呼吸,刚做完,那男孩就睁开了眼,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看着心里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这几个大夫,更是坚定了要拜安好为师的想法。

    李因看着,心里对于安好也很是佩服,心想不愧是容安王带来的人,医术竟然这般好。

    那几个大夫,处理其他人的伤,安好又给受伤的老人看了下,喂了点灵泉水,扎了下针。

    这些受伤的人,自然不能在这里养伤的,所以李因就派人回去叫马车了。

    等马车的时候,安好坐在一边喝了会儿水。

    那几个大夫想过来找安好,可是安好的周围都被青木他们几个围着,他们根本过不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,你是生我气了吗。我当时,也是想着救人,所以才…。”见君深坐在一边不说话,安好想了想看着他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走哪都带个人,反正我不许你亲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,我们上山救人,找到第一家人的时候,却是一个都没活下来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拍了拍君深的手,看着他说道:“我们一路上都在往着赶,你们已经尽力了,别想那么多…。”

    马车来了后,炎甲军就帮着阳县的官兵一起将山上的人都送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阳县作为君深的管辖范围,出了这样的事,自然是要往上报的。

    除了樱山村,平原下的几个村子,也都受到了大雪的袭击,不过相对没有那么严重。没有人死亡,有的也只是一些受伤的。因为这里的人穷,所以房屋都修建得很差,在这场大雪后,全部的房子都被大雪给压垮了。

    君临接到君深的信后,就立马拨了钱和粮食让百里千城给送了过来。至于衙门这边,君深一早就让李因开棚施粥了。

    李因的衙门四下都住满了人,可是灾民这么多,根本安排不下来。得知这个消息,阳县的几个富户将自己的别院贡献了出来,有了他们的帮忙,灾民们就有地方住了。

    吃住解决了,剩下就是房屋重建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有了三千炎甲军,又有了百里千城带来的士兵,还有灾民们一起建造,没多久房子就建造了起来。房子建造的银两都是朝廷补助的,建造的是统一的土胚大瓦房。

    樱山村的村民们,也全部都落户在了坝下,荒地五年都不收他们税,至于他们能开垦多少,就看他们自己了。

    针对这次雪灾,君临免了灾民们三年的赋税,还补助了银子和粮食这些,有了这些今年这个年大家也不难过了。

    在腊月二十五的时候,所有的灾民们,都搬进了自己的新家。李因也用各地捐来的钱,给灾民们买了被子,一家发了几床。

    灾民们安置好后,百里千城也准备回帝都了。

    走之前,他又和君深聊了会儿,无疑是让他过年的时候,回帝都走走。

    出来了二十多天,安好给家里送了两封信,若不是有信苏玉娘怕是得担心死了。至于小葡萄的百日宴安好也没回来,在阳县的这段时间,她可是没少被那几个大夫烦,最后还真的就收成了徒弟,教了他们缝合术,又教了些别的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六的早晨,安好和君深他们就离开阳县了,一路上跑得也没有来的时候快了,到越寒城的时候,已经是腊月二十七的中午了。

    在绝味烧烤坊吃过午饭后,安好就提前给楼里的员工们发了工钱,除此外还有大家的奖金。至于放假,就放大年三十和初一。

    离开绝味烧烤坊后,安好和君深他们又去了车行,给工人们发了钱和奖金。

    除了这里,还有绝味卤鹅坊那边。

    这一圈走下来,安好也有些累了,这两天她可都没怎么好好休息呢。

    半下午的时候,安好他们才坐着马车回了安月村。

    得知安好回来,苏玉娘赶忙抱着小葡萄和安心她们走了出来,正好在走廊上接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回来了,这看着都瘦了…。”

    小葡萄见到安好和君深回来,着实高兴,整个身子都向着他们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长姐,你们这么久不在,小葡萄还是这么喜欢你们呢。”安心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弟真的很聪明,我一提长姐,他就四处看。”安然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小葡萄已经有三个多月了,比同龄的孩子,明显的有些不一样。可是到底是她生的,苏玉娘就算这样的想法,也压在了自己心里。

    同苏玉娘她们说了两句后,安好就把小葡萄抱了过来,这许久没抱,抱着着实又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没抱多会儿,他又要君深抱了。

    “娘,爹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在大棚那边呢,那大棚的蔬菜,长得可真好。工坊放了假后,你爹就天天往大棚跑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