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怀孕了,一家人逛街
    听苏玉娘提起大棚,安好突然想到林满园他们那边还没发工钱和过年的东西呢。这大棚里的菜长得好,可见他们也很是用心的去照顾了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林叔他们照顾得好,说道这我还忘了给他们发工钱这些呢…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一听,还真是那样。

    “大丫,那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欸,我们都赶了一天路了,你忍心看着我站在这一直说吗。”安好说着上前拉着苏玉娘的手,撒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娘不是没想到吗,我们回家说去…。”

    在阳县的时候,青木就特别想安心,现在回来看着她的笑颜,他心里也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至于颜一和追命目光都是看向他们各自的媳妇的,隔了这么多天,他们也是想念得紧呢,要不是这么多在这,他们怕是都冲过去抱了。

    听苏玉娘她们要回去说话,颜一和追命自然没有跟上去,拉着各自的媳妇儿就回屋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工坊那边早几天前就放了假了,放假的那天安大海买了四头猪来杀,工坊里的工人每人四斤猪肉,除此外还得了三斤香肠,一大盒薯片,水果一篮,鸡蛋每人发了十二个。

    农场那边的人,没有假放,猪肉每人发了四斤,除此外水果一篮,其他东西没有,但是钱却是发的一两银子一个人,除此外还有他们的工钱都提前发了。

    年前的工钱也全部都结算完了的,除此外安大海还照安好说的没人多发了两百文的奖金,组长要多个五十文,像云凡他们做管理的就多一百文,外加泡椒鸡爪一坛。

    年前已经有人提前下了订单,因此开工的时间就要早一些了,就定在了正月初六。

    安家老宅那边,安大海将给的肉分成两份,安老头一份,江氏一份,两人都是十斤肉,钱一人五两,多了没有。至于安家的其他人,他自然不会管的。

    安家老宅这边,林巧又怀上了,现在有一个月左右了。江氏见林巧再次怀上心里松了口气,生怕她以后怀不上记恨她。

    回去后,安心她们便将她们想知道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闻雪灾还死了人,她们听着都很是心惊,也没在多问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气氛有些沉静,就和安好聊起了林满园他们的工钱,以及年礼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他们就一起数起了给林满园他们的钱,铜钱用麻线串起来就和银子一起放进了荷包里。林满园姐和王源家,一家一袋子。

    林满园家人多点,自然要分得多一点。

    家里最近天天都准备了不少肉,安好倒也不用去越寒城买了,直接切了两块,准备一家送一块。除此外,安好还打算送他们两家农场里喂的鸡。另外,薯片一家一盒,水果各一篮。

    猪肉切好后,安好就和君深去农场逮鸡了,至于薯片和水果,就交给安心她们处理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途中安好两手空空的,君深却是一手一只鸡。不是她不拿,而是君深非得都包揽了,她也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水果和薯片、肉全部都装好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她们就提着东西,跟着安好他们出去给林满园他们送年礼了。

    刚出门,安心就想到自己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安好。

    “长姐,那个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走在前面的安好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看着安心问道:“怎么了,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说话还吞吞吐吐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月华她疯了,就在你们走后没多久,村里也不知道是谁,有天经过安家老宅的时候,就发现安月华在屋子里又唱又跳,还又哭又笑,没多久村里的人就都知道了。长姐,她怎么会疯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想了想开口说道,她的心里到底是有些疑惑,却是不知道大牢又多黑暗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受了什么刺激,管她那么多干啥…。”

    提起安月华,安好的脑子就会想起许多的过往,一些是她穿越来后发生的,一些是之前安月华和原主之间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她没穿过来之前,这安月华可是没少欺负原主。仗着她有几个哥哥,又得江氏喜欢,她娘护着,着实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管她呢,我就是想告诉你,让你高兴下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,知道她过得不好,她的确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君深没有说话,就走在一边听着她们聊天,没走多久他们就来了大棚这边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,安大海和云正德正在地里割着青菜薹(tai),有空间泉水滋润过,这菜长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云正德今天来,就是买菜的,要过年了他自然要在安好家买点菜回去吃了。越寒城的菜卖得老贵,安大海卖得自然比越寒城卖的要便宜些。

    最近云镇也来这,拉了两车的菜回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百里星辰,已经回去过年了,至于安好的分红,早都算出来了。不过那时候安好还没回来,所以他就交给了云镇,让他在安好来结算的时候,将账本也拿给安好看下。

    见他们在认真的割菜薹,安好走过去,在他们的背后面喊道:“爹、云爷爷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丫,你们回来了呢。”安大海见安好他们回来了,心里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一走可是走了好多天呢,可算回来了。”云正德打量了下安好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安心、安然、君深也走了过来喊了下安大海和云正德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有点多,所以就回来得晚。我们这是准备去给满园哥他们送年礼呢。”

    听云正德问起,安好笑了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安大海闻言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这最近一直都在忙,没你提醒,我都把他们给忘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丫,你们快去找他们吧,我刚看着他们在对面大棚呢。这些日子,他们可照顾尽心尽力的,天天晚上都会来巡视,一人上半夜一人下半夜的…。”云正德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听着,跟他们再说了两句后,就和安心他们一起去找林满园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走过去的时候,对面大棚已经没有了人,里面的杂草倒是处理得干干净净的。安好和君深他们又走了出来,在隔壁的大棚找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东家,你们回来了呢。”见到安好他们来,林满园不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没见到安好他们,林满园虽然不免有些奇怪,问了下安大河才知道安好他们去救灾去了,心里不免很是佩服。

    “今天刚回来的,林叔、王叔你们都先别忙活了,这几日我爹有点忙,我又没回来,你们的年礼今年就发得比大家晚了些,这一年可多亏有你们了,这些东西你们必须得收下,也别跟我客气了。这袋子里是工钱,今年你们每家多发二两的奖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就和君深、安心、安然将东西拿给了他们,钱也递到了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林满园他们也心知安好的脾气,也没客气都收下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,我们大家都会好好干的,你以后有什么要做的,尽管吩咐我们…。”

    林满园的爹说着,还不说了不少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是因为安好雇佣他们,他们现在一年才能找这么多钱呢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正在安好要离开的时候,容娘走了过来拉着安好一边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,真是谢谢你,我,我现在终于怀上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那真是太好了,你以后可不能干活了,必须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给容娘把了下脉,她现在的胎倒是挺稳的,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没有多问,还让她好好休息,容娘心里很是感动,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就和君深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长姐,刚刚容婶找你说什么呢。”走出一段距离后,安心不由得八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说,她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容娘三十多没能生一个孩子,安心她们都是知道的了。听了后都不免为她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过来云正德他们这边的时候,见他们还在割菜薹,安好问了他们一下后,也拿着匕首割了起来。君深也有匕首,蹲下身子也帮着割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心她们没有刀,就回家拿去了。

    云正德到后面整整买了两个小背篓,一背篓打算送给自己的大女儿吃,另一背篓就他们自己一家吃。

    这菜薹前两天,安大海送了他一些,回去找来吃后,一个个的都很是喜欢,自然就多买了些。

    至于送给杨家、玉家、百里星辰他们的过年礼,安大海已经帮安好准备好了一些了。

    泡椒系列的吃食,一家十五坛。薯片每家十盒,香肠每家二十斤,干银耳每家五斤,辣白菜每家五坛子。

    除此外就是地里的菜了,这是灵泉水是种出来的自然很不错的,这个还没开割,打算一家送个十斤。

    至于鬼谷子和莫云邪那安大海早就托人送去了,他们那就没有送青菜,但是却送了水果。

    云正德一人背不了两背篓,安大海就帮着他一起背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割点回去,炒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安心她们一听又忙活了起来,这个菜家里最近也炒了一次,她们吃着倒也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一人怀里抱了些,倒是不用背篓就拿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听安心她们问起小白它们,安好才想到,她还没把它们放出空间呢。

    趁着君深去上茅房,安心她们在摘菜,安好就去了前院,在银耳房里将小白它们放了出来。它们出来后,安好给银耳浇了下灵泉水,就回了后院。

    小白这些日子都在空间,知道安好有事,就没闹她,一直都在空间乖乖的。

    这放出来后,它们又四处跑去了。

    晚饭是安好下的厨,安心她们都在一边看着学着。

    要过年了,自然要置办年货了,好多东西都还没有买,明天大家都要去越寒城,所以吃过饭洗了澡后大一个个都早早的睡了。

    追命和飞花,颜一和颜九他们可是小别胜新婚,这一晚无疑又折腾了许久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个马车都坐满了人,剩下坐不完的就坐牛车去了。到了越寒城,将车子行驶到绝味烧烤坊后,安好他们等了会儿后面的牛车,来了后就一起去逛街了。

    家里的人安好也都发了钱,今天他们逛街也有钱花了,卖了身还能有钱,他们着实很高兴。

    一群人,一前一后的走着,这走出来还是不少人呢。

    春雪她们一直没怎么逛过街,小时候在家里都是干活,被卖出来后更是没有自由,还得学东西,哪有什么时间逛街呢。

    看着琳琅满目的街道,她们一路走走看看,买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过年安好给了他们,每人五两银子,也算是不少了。

    双喜也很开心,一路上都是牵着她娘和她姥姥的。

    安心用自己的钱卖了糖葫芦,请着家里的人一人吃了一串,至于小葡萄就没份了,毕竟他太小了。

    早饭都没有吃的,四处逛了会儿后,安好就叫着大家一起去吃面了。

    刚开张就来了这么多人,卖面的两夫妻着实高兴,每人的碗里都多加了点青菜和肉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大家就又继续往前逛街去了。

    对联要买,香蜡纸烛也要买,除此外还有鞭炮这些。另外安好还打算过年的时候,做猪儿粑吃,所以糯米也得买。不过这些都是下午买了,毕竟现在一个个都步行出来的,到底不好拿。

    雨竹还没给双喜买过东西,在路过饰品店的时候,就给双喜买了对银圈带。

    梦菊哪里愿意让她娘这么破费呢,可到底雨竹坚持,她就没在说啥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也看了会儿,买了些簪子。

    春雪她们也喜欢,但是都没舍得买,毕竟一个至少也得好几两呢。现在她们带的都是安好工坊做的头花,说来也不便宜。

    逛了好一会儿,他们也走累了,就在路边的茶水铺坐了会儿。

    他们一群人里,好看的女子就有好些个,无疑是一道风景线,路过的人都不由得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茶铺的生意也因此好了不少,那老板着实开心,还送了他们一盘瓜子儿。

    不过没坐多久,安好他们就给了茶水钱离开了,离吃午饭还有些时间,他们又去别处逛了逛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,我没看错吧,对面那个是柳芳吗,她怎么穿得这么好呢。”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左右的女子,身穿着一身简单的粗布衣,长相一般。此人正是梦菊养母的女儿屈小苑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也是来办年货,可是因为手里没有多少钱,所以没买多少。

    听女儿这么说,张菜花和屈得贵都看了过去,一看还像是他们那个卖出去了的养女。

    “这死丫头,现在倒是过得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们过去找她吗。”屈小苑看着梦菊头上戴的头花着实羡慕,恨不得马上带到她的头上来。

    想当初卖掉她,她可是没少推波助澜呢。从小她就比她长得好看,村里的男孩都看她,她心里怎么可能不嫉妒呢。原本想着给她嫁了个老男人,如今却见她过得这么好,心里不免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不会认错了呢,她都被卖了,怎么可能过得这么好呢。”屈得贵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。对面的女子,看起来胆子可比自己那养女胆子大多了。

    “她耳朵下,可是有个红痣,手上曾经被烫过,长大了都有痕迹,只要看着不就知道了吗。”张菜花想了想,开口说道。毕竟是她带大的,她哪里不清楚呢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不在这等恒儿了吗。”屈得贵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又不是小孩子了,等下卖了东西,过来没见我们,自己又不是找不到回去。那贱丫头我们也养了她这么多年,现在她有钱了怎么也得跟她要点来用…”

    听完他们都觉得张菜花说的有道理,连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梦菊和雨竹带着双喜跟在安好他们后面逛着,却是没有注意到后面不远处已经有人盯上他们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