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极品满天飞,随意一脚
    走了会儿,安大海看到不远处的摊子上有拨浪鼓和布老虎卖,对着身边的苏玉娘就说了起来:“玉娘,我们过去给孩子买个拨浪鼓和布老虎吧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、安好他们也都跟了过去看。

    这条街,吃的用的都有得卖,春雪她们就在各个摊子看了下,一样买了点吃的,买下来也就一百来文。

    梦菊她们看了看周围,也去买了点点心。

    这东西刚买好,回过头梦菊就看到了张菜花他们。

    “芳儿真的是你,娘终于见到你了,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可想你了…。”张菜花说着就红了眼,还挤出了几滴泪。

    雨竹嫌恶的皱起了眉,心里也猜到张菜花的身份了。那样对她的女儿,还说想,骗鬼呢。

    “姐姐真的是你,真是好几年不见了,你现在过得真好,姐夫他很疼你吧…。”屈小苑打量了下梦菊,语气有些讥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过得再好又怎样,还不是嫁了个老男人。她肯定比她嫁得好,她哥哥以后若是考了举人当了官,她还愁嫁不到好人家吗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并没有见过梦菊的男人,这消息还是他们从牵线之人那里打听到的,不过却是没有告诉他们梦菊被卖到了哪个村。

    梦菊闻言抬眸看向了屈小苑,还真是越像她娘,一样的尖嘴猴腮,刻薄不饶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,我们不认识你,你们离我们远点。”双喜的手是被梦菊牵着的,感觉到她娘的手发紧,又看了看她娘紧抿的唇,就知道她娘很不喜欢眼前这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,小小年纪就这样没礼貌,你可知我是你姥姥呢。芳儿啊,你这孩子可得好好管管了,不然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呢。”

    张玉芬见双喜对她恶言相向,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,说话也难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么跋扈,怎么嫁得出去。”屈小苑也随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自家大哥一直喜欢梦菊,屈小苑是知道的。可是她梦菊不过就是个捡来的丫头,怎么能配得上她秀才的哥哥呢,所以这也是她娘当时要把她卖了的原因。

    为此她哥还跟她娘大闹了一场,这几年非但没娶,科举也连连失败,为此她娘对梦菊是更加的恨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已经没关系了,我的女儿轮不到你们来操心,还是操心你们自己的女儿嫁不嫁得出去吧。”梦菊冷眼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怎么说话的,我的小苑这么好才不会嫁不出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说我们没关系,你这白眼狼,没我们养你,你能长大吗。也不知道孝敬孝敬我们,你还真是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…。”屈得贵一听顿时就来火,没想到之前性子温婉的柳芳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梦菊闻言更不想理她们,拉着双喜和雨竹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小时候他们对她还行,后来他们生了个儿子后,一切都变了。吃饭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再叫她上桌了,在吃过后随意给她一碗仿若喂狗一般,有时候甚至干了活还没有吃的。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,挨打被骂的都是她。

    开始她只以为自己是个女孩家里嫌弃,可后来屈小苑生下后,他们却是疼得很。后来,她才知道原来她根本就不是他们亲生的。

    张玉芬见她不理他们还要走,上前就想抓住梦菊的衣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到,她怎么能让她在她的面前跑了呢。

    因为她走得急,就没有看到地上滚过来的一个陀螺,这不刚要抓着梦菊的袖子就踩着那陀螺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良心的诶,你居然推到我,哎呀我的腰啊疼死了…。”陈玉芬拍着大腿就哭喊了起来,这一摔着实把她的屁股给摔疼了。

    “柳芳你给我站住,你推了我娘,伤了她你还想跑。”屈小苑跑上前直接将梦菊她们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算不是你的亲生爹娘,也养育了你这么多年呢,你居然不认我们,还动手推人。我们怎么养了你这样的白眼狼呢…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着屈得贵的话,打量了下他们的穿着,纷纷对着梦菊指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白眼狼呢,自己穿的这么好,对于养父养母却是不管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女的看着也不像那种人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知人知面不知心呢…。”

    雨竹刚刚就想说话,可是却被梦菊给拉走了。现在见他们还这样冤枉自己的女儿,心里顿时就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不要脸,明明是自己摔的,还想赖到我女儿的身上。你们是养育了她,可是你们也卖了她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风就是雨,你们有看见我女儿推这女人吗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玉芬他们不由得愣了下,眼前这个老女人不是梦菊的婆婆,而是她的娘怎么可能,她娘不是被卖了吗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们卖了她,我们明明就是给她找了个好人家嫁。她就是推我了,还想不管就走,当真是个狼心狗肺的,我这是什么命呢,怎么这么苦呢。我们帮你养了这么多年女儿,你居然这样说…。”张玉芬虽然有些心虚,可是嘴上却是依旧很是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心里不免奇怪,她们怎么会在一起的呢。难不成卖到一个村子去了吗,这运气未免太好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看着呢,她怎么可能承认卖了她呢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着倒也没有像刚刚那样指责梦菊了,如果真是他们卖了她,这不认似乎也没错。他们的确也没有看见梦菊亲手推人呢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丢掉孩子不管,现在反倒还来指责我们,你才不要脸呢…。”

    张玉芬知道这里面的事,她这一开口无疑又把雨竹愈合的伤疤给揭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准骂我姥姥,你才不要脸呢。”双喜鼓着腮帮子生气的喊道。

    被一个小丫头的这么骂,张玉芬可能受得了呢,抬手就给了双喜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拼了,你居然打我的外孙女…。”雨竹说着上前就抓着张玉芬的衣服,想打她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买完拨浪鼓和布老虎后,又往前面走了一段距离,见有人在做糖人安心和安然她们也想做点,就一起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安好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人做糖人,做糖人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他做的糖人惟妙惟肖的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春雪她们逛了会儿后,就追上了安好她们,没见梦菊她们过来,安好他们又站着等了会儿。可是这都好一会儿了,却还是没过来,于是他们便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长姐,前面好多人围着呢…。”安心看着不免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刚走到人群前,还没挤进去,安好他们就听到了双喜的哭声。

    听到哭声,他们挤进了人群里,这一看就见双喜在那站着哭,而雨竹、梦菊她们正在与人厮打着。除此外,里面还有个男子,脸上看起来心急如焚的,想上前拉扯她们却无从下手似的。

    “上前,分开她们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发了话,春雪几个就上前去拉开她们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呢,要你们多管闲事。”张玉芬好不容易就要抓着雨竹的脸了,却不想被人突然拉开,心里很是恼火。

    屈小苑之所以会跟梦菊打起来,实则是因为她想上前帮着张玉芬打雨竹,这才惹得梦菊动手的。

    屈小苑平时也是挺横的,要是以前梦菊可能打不赢她,可是现在经过飞花他们的训练后,她也学得了几招,体力也比以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屈小苑无疑被收拾得很惨,头发乱了,身上也很多青紫,衣服上更满是尘土。这也是梦菊手下留情了,不然非得往她脸上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呢,放开我媳妇和女儿…。”屈得贵打量了下这来的人,心里不免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安好没有理会他们,视线却是看向了雨竹和梦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…。”

    双喜抹了把泪,走上前跟安好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是他们,欺负我娘和姥姥,明明是他们卖了我娘,现在居然还想我娘给他们钱。我娘要走他们就追了上来,自己摔的还说是冤枉是我娘推的,还让我娘赔钱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居然这么不要脸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也打量了下他们,这一家子果断一看就不像好人,看上去就让她们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屈小苑闻言,视线看向了安好,看着安好长这么好看,心里着实嫉妒。当看着安好身边的君深时,屈小苑更是看得眼睛都不转了。

    青木他们不由得有些想笑,只觉得安好还真是够直接的,开口就说他们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丫头,说什么不要脸,我们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。张口就是不要脸,当真是没教养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抬眸看向张玉芬的眼神都冷了下来,随即一脚就将她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还真是极品满天飞呢,哪里还得自信,居然敢骂她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屈小苑,立马指责起了安好:“这位姑娘,你怎么能这样踢我娘呢,我娘不过就随意说了你一句…。”

    屈小苑说着看向了君深,心里不免再猜想君深和安好的关系。就算他们是一对,在看到她这么强悍后,怕是也不会喜欢她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过是随意踢了一脚,谁知道你娘她飞这么远呢,你要不要也试试,看看你比你娘飞得更远不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轻描淡写的话,屈小苑只觉得要吐血了,心里气得那叫一个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君深闻言不由得笑了笑,他的丫头还真是调皮了。许久没揍人,就让她打打好了,免得她老是想和他打架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觉得安好很嚣张,可是这年头谁也怕得罪上人,一个个都没说话,就在一边看着。倒是比之前,安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屈得贵赶忙上前将陈玉芬给抱了起来,看着昏迷过去的陈玉芬,屈得贵也不敢在找安好他们的麻烦了,叫上屈小苑就走。

    “打了我的人,没有一句话,你们就想走了吗。”

    屈得贵闻言,心里憋屈不已,可是看着安好他们这边这么多人,周围的人又不帮他说话,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,他们手里可没有多少钱呢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没钱,何况我们还挨了打呢…。”一边的屈小苑不服气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钱,就跪下道个歉好了,就你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羞辱我,你做梦。你这坏心的女人…。”屈小苑指着安好破口大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倒是真相了,不道歉也行,我们就去衙门走走好了。告你们什么好呢,就告你们诈骗罪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惦记她的男人,当真是欠收拾。

    屈小苑还是很不服气,屈得贵连忙拉住了她。眼前这女子说得这般轻易,穿着也不凡,她们肯定在衙门有人的。这进去就算不坐牢,他们怕是也免不了一顿板子的。

    “苑儿,我看这丫头不简单,你就跪下道个歉吧,这要是进了衙门,我们怕是斗不赢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屈小苑听着心里很是恼恨,捏紧了手还是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朝着我跪啊,朝我跪也没红包给你…。”

    屈小苑恨得牙痒痒,可还是起身,朝着梦菊她们跪去了。

    相比这一切,她还是更稀命呢。见君深从始至终都没瞧她一眼,心里更是难过得不行。

    梦菊看着没有说话,却是想到了当年的她,不过她已经不记得是因为什么跪了。只记得那时候这屈小苑,在她要跪的地方放了不少尖锐的石子,结果她一跪下去鲜血就冒了出来,而她却在一边拍着手笑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才九岁,就已经这般狠了。

    屈小苑跪在地上,看都没看梦菊她们,就轻声的说了声错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这么小,谁听得见呢,要道歉就好好说。如果不想道歉,那就…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安好在折腾她,这次屈小苑声音倒是大了,词也多了些。

    道完歉后,安好自然也没留他们了,看戏的人们见安好看过来,也纷纷都散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们给你惹麻烦了,谢谢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。”雨竹说着就要给安好下跪磕头。梦菊也拉着双喜准备给安好磕头,这膝盖刚弯下,就被安好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不动就跪,你们今天将他们打得那样,着实不错。我希望你们都记着,别去欺负人,也别让别人欺负你们…。”

    春雪她们听着都应了声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安好他们就走着回绝味烧烤坊了。在他们后面,一个身穿长袍背着背篓的人,远远的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在他们进绝味烧烤坊后,他就没在跟进去了。

    好几年没见,在看到柳芳有孩子后,他心里还是如此的难过,到底是错过了。她到底嫁了个什么样的人呢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屈恒,屈得贵的儿子,他刚刚发现他们的时候,正好看见自家妹妹在下跪道歉。原本是想出来询问下的,但是在看到梦菊后,他就没有站出来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回绝味烧烤坊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了有十多桌的人了。

    慧心他们还是第一次来安好的烧烤坊,一个个都好奇的四处看着。对于这烧烤,光是闻着味道,他们就很想吃了。

    楼上雅间清净些,人多一起吃热闹,安好挑了个大的雅间,让他们又搬了个桌子进屋。一切都准备好后,安好就让厨房这边上菜上烧烤炉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屈得贵见张玉芬还不醒,就带着屈小苑抱着张玉芬去了医馆。这一看,他身上仅有的二两银子都没了。这张玉芬被安好踢的受了内伤,着实得吃药调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张玉芬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在牛车上了,还没说话就感觉到胸口一阵闷疼。

    但是牛车有其他人,她这一路也就没说话,就靠在屈得贵的怀里。

    回去后,屈小苑就告诉了她后面发生的事,张玉芬听了很是不服气,心里着实很不甘心。心里不免想到了梦菊那个醉生梦死,嗜赌成性的爹。

    可是她又不是知道梦菊他们住在哪,一时间想找麻烦,都不知道去哪找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