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别有用心,准备
    在天黑的时候,安大江他们一家才坐着马车来了绝味烧烤坊。晚上人多,今天注定很忙,安好他们自然是等不到安北他们一起吃饭的。得知安大江他们来了后,安好就开始做菜了。

    进绝味烧烤坊的时候,安玉兰他们就四处看了起来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来安好的烧烤坊呢。

    安四郎心里对于安好着实有些佩服,以前的她还真是藏拙呢。

    安五郎也就九岁,一直就特别贪吃,家里条件好后,现在可是长得圆滚滚的了。在闻着烧烤的香味,眼神看过去就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安大江看着自己儿子的吃货模样,着实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林氏也觉得安好越发的本事了,开卤鹅店,卤鹅店生意好。开烧烤坊,烧烤坊生意好。新开的车行,据说生意也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要是她也有这个的女儿,怕是睡着了都得笑醒。

    安玉梅进来后,就四处打量了下,一想到这么大一个酒楼居然属于安好,她的心里就很是羡慕嫉妒。心里也知道自个比不上安好,可是嘴上她却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心里只觉得安好很不地道,让她爹去管理小铺子,却让跟她爹学的学徒去管理这样的酒楼。

    安北在他们来后,就过来招呼着他们上楼了。

    看着穿得比他爹还光鲜亮丽的安北,安玉梅经过安北身边的时候不由得冷哼了几声。

    安北见安玉梅对他不满,不免有些奇怪,但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上楼后,安北就将他们带到了大的雅间。

    见他们来,安大海连忙招呼着他们坐下,坐下后安大江就和安大海闲聊了起来。林氏也坐过去,跟苏玉娘聊了起来,还抱了会儿小葡萄。

    安玉兰进来后,就向着在一边桌子玩牌的安心他们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丫姐姐,三丫妹妹…。”

    安玉兰跟安二丫的年纪相当,但是却是要比二丫小几个月。

    “玉兰你可来了,快坐下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说着出了牌后,就将桌子中间的水果盘拿了过来,让安玉兰吃水果。

    家里孩子多,水果买回来没多久就没了,安玉兰自然吃不到多少。见安心叫她吃水果,她就高兴的两了两块,见那边桌子有,她就没有给安玉梅他们拿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牌她看着他们玩过,可是她并不知道怎么玩。

    就在一边乖乖的吃着水果,看安心他们打牌。

    安玉梅看着自己妹妹刚刚的欢脱样,不由得皱了下眉,可从没见她对自己这般热情过呢。当真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,亲疏不分。

    安四郎性子偏静,跟安心他们玩不到一起,就坐在这边陪着安大海他们,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。对于安大海这个三叔,安四郎还是挺喜欢的,话语自然也多了些。

    安玉梅对于安心他们一家的奇装异服,心里着实有些不屑,她还没见过这样的衣服,亏他们敢穿着四处走。

    相比安玉梅的不屑,林氏却是很好奇,下午的时候没好问,这下坐下来后自然就跟苏玉娘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得知是鹅毛做的衣服,林氏不免很是诧异,拿着苏玉娘的衣服捏了又捏,这的确比其他的衣服轻太多了。

    心里只道安好是早就有这想法了,之前还没杀几次鹅的时候,安好就让他们把鹅毛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不坐吗,跟颗树似的杵在那干啥呢,都当着我的光了。这水果真好吃,简直比家里买的好吃多了,姐你快尝尝…。”安五郎坐在桌子边吃着水果,见安玉梅站那一动不动,不免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安玉梅回过了神,看着吃得一脸花兮兮的弟弟,拿出自己的帕子在他脸上擦了起来。相比安玉兰她更喜欢这个最小的弟弟。

    每次吃啥,都不会忘记她。

    安玉梅坐了下来,拿起一块苹果就吃了起来,香甜多汁,的确比家里买的更好吃。

    一盘水果没多久,就被他们姐弟俩给解决完了,安大海看着后又去楼下切了几盘端上来。

    坐下后,安大海又和安大江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江已经接到安大湖的信,说他们年三十的早上能到越寒城,信里还附带了两百两,让安大江帮着置办过年的吃食,到时候大家一起过年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就回来了一次,这过年又回来,倒是让安大江有些意外,毕竟他可是好些年没回来了,现在倒是回来得勤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安好就把菜都做好了,菜也一一都端上了楼。烧烤炉和要烤的菜之前都端了上去,除此外安好还让羽林他们抱了几坛子果酒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烧烤炉的时候,安五郎就知道今晚要吃烧烤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东西才端上来,他就闹着林氏让她给他先烤了一个鸡腿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他们上来的时候,安五郎已经啃上鸡腿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好脆生生的喊了声大丫姐姐,又看着君深喊了声九哥,之所以这么喊也是因为之前听到安心她们这么喊过,他才这么喊的。

    安好倒是不讨厌安五郎,听他喊自己,就冲着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人都到齐后,就开始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饭前,打开了酒坛子,刚打开大家就闻到了浓郁的酒香。安大江之前喝过,上次还同安好讨了几坛子回去,回家没多久就被喝完了

    “二叔,这第一杯我敬你,今年真是幸苦你了,也谢谢你们的帮助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江站了起来,看着安好说道:“大丫,你快别这么说。要不是你,二叔怕是早都被关进牢里了,哪还能跟你赚钱呢,因为你现在家里房子也买了,孩子们读书学习的钱也不愁了,这可都是因为你呢,说道敬一杯,二叔才该敬你一杯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既然这样我们都别客气了,一起喝了这一杯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跟安大江碰了杯后,就一口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安好没有说话,这几天是过年,大家喝酒高兴高兴,他也不会阻止安好喝酒。

    安好接下来又敬了林氏,还敬了家里不少的人,苏玉娘也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安玉梅看着安好这么能喝,心里倒是有些诧异。对于她说的那些话,她只觉得虚伪,真要当他们一家人,就该送他们一间酒楼了。

    一顿晚饭吃了很久,吃得差不多的时候,安好就去切水果了。她下去切水果的时候,安初九他们已经在做晚饭了,客人也就剩下一桌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…。”见到安好,他们纷纷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最近幸苦大家了,等到春节过后没那么忙了,你们就开始轮流休假吧,这样也可以好好休息下…。”

    之前都没有怎么放假,所以打算在生意淡的时候,就让他们轮流休假。

    能休息还有钱,他们一个个都很是高兴,哪里会不愿意呢。

    安好切完水果后,安北他们就帮着安好一起端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见安好上来后,安大江、林氏就叫着安好、安大海他们去别的屋子说话了。至于君深,安大江也让他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见他们一起出去,心里不免有些奇怪,就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林氏就说了晚上有事说,想来现在就是说那事了。安好也没有说话,就等着听他们说。

    坐下后,沉静了会儿,安大江才开口说了起来:“玉梅告诉我们有个人喜欢她,而她也喜欢那个人,还说他会来家里提亲,经过我们的一番询问,她告诉我们那个人叫秦云生,家里是皇商…。”

    自己家什么情况,安大江最清楚不过,说到底就是不放心这个叫秦云生的。

    “秦云生,家里是做饰品的是吧。这个人我们认识,他哥哥叫秦楚生,妹妹叫秦莲香。上次他们来找我谈过合作,但是被我拒绝了,因为我这边已经跟杨家签订了协议。当时这秦云生还意图让我跟杨家毁约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没多评价这秦云生,就怕之前发生的事,告诉了安大江他们。

    让人去做背信弃义的事,这人又能好到哪儿去呢。

    屋外的安玉梅听完安好说的话后,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安大江思考的时候,安好又问了起来:“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呢。”

    这样安大江自然都问了的,便将他知道的都告诉了安好。

    听完后,君深皱了下眉,开口说了起来:“大户人家的小姐,一般都是在家里有专门的嬷嬷教授刺绣的,绝不可能去绣坊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这秦莲香去绣坊,怕是就不是为了刺绣了,还一来就跟玉梅成了朋友,着实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安好没想到这秦云生会来这一招,可是就算是他娶了安玉梅,她认定了的事,也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安大江和林氏都知道是什么意思,也就是说这秦莲香分明就是冲着他们的女儿去的。

    安玉梅在工坊干了这么久,对于工坊的不少人,她都是清楚的。可是这秦莲香的手法开始这么生疏,怎么不像是学过的啊。

    安玉梅只觉得脑子里乱乱的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,有个朋友,有一个喜欢的人,怎么能是欺骗她的呢。安玉梅很是不能接受,直接就跑下了楼,跑出绝味烧烤坊的大门想去找秦云生,却发现天已经这么黑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难过的不行,抱着腿就在门外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北见安玉梅在外面哭,不由得皱了下眉,想着她之前的表情,安北就没有过去,就在里面看着。或许是安玉梅想到出来太久不好,起身就想往回走,这一回头就见安北站在里面不远处看了她一眼就走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不禁有些懊恼,她刚刚的样子,肯定是被安北给看见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安大江他们就准备回家了,这一出来却没看见安玉梅,四处找了找,见她在楼下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告别安好他们后,安大江他们一家就坐着马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刚刚没哭太久,马车里光线又有些暗,林氏他们自然就没看到她微红的眼。

    一路上林氏和安大江都在想,回家后要怎么跟安玉梅说,可是到家门口的时候,他们都没想清楚。

    回去后,一家人就烧水洗脚了。

    洗脚过后,他们就各自回屋睡觉了,林氏想了想跟着安玉梅进了她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玉梅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不用说,刚刚你们说的我在外面都听见了。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能接受…。”

    林氏这才注意到安玉梅微红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玉梅,你可别糊涂,那些话你也听到了,那秦云生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…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安玉梅肯定会觉得是安好在嫉妒她找了这么好的人家,可现在她找的可比她好多了,连君深也说了那样的话,这着实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。

    “娘,为什么是这样…。”安玉梅抱着林氏的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心就是如此险恶,凡是都不能太轻易去相信一个人,这怪不得你,是那人他别有居心…。”

    安玉梅抱着林氏哭了会儿后,就说她累了,要睡了。

    林氏看着也没在多说啥,就关上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安玉梅翻来覆去的没有睡着,想了想她决定去试探下秦莲香。

    安大江见林氏走到床边,赶忙揭开了被子,林氏脱掉外衣后就上了床。

    “玉梅那你怎么说的,她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安大江给林氏盖好被子后,想了想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之前过来偷听我们的谈话,已经知道了,看她的样子很是难过,还有些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安大江听了心里也很是气愤,若这秦云生真的欺骗他女儿的感情,他定然想办法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见自己媳妇儿不开心,安大江伸手拍了拍她的背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才睡觉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他们帮着收拾好,洗了脸脚后就回屋睡觉了。睡觉前,安好又切了点水果端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吃完水果,聊了会儿,他们就睡觉了,毕竟明天还有事呢。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君深想了很多,准备明天让大家去他的王府过年,这样也不怕喝醉了。一年就这几天,可是难得放纵一回。

    颜一他们明天也要跟着君深他们一起去,所以晚上就折腾了一次后,就没在折腾了。怕自己媳妇肚子里有孩子,颜一和追命在睡觉前都各自嘱咐了他们自己的媳妇,让她们明天只吃东西不喝酒。

    炎甲军他们却才醒没多久,醒来后才点上火堆做起了晚饭。睡了一天,他们着实睡醒了,现在是全无睡意。可是现在不比在其他地方,他们不敢喝太多酒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就在林子里走了走,消了消食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君深今年不会跟他们一起过年,却不想今年他还带一个人来过年,得知安好要来炎甲军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因为睡不着他们就几个一堆,围着火聊起了天,有些还说起了黄段子。

    到后面,丁山见一个个睡不着,就出钱让大家在林子里比试,每组十个人,谁先做完他就给谁一两银子。不同于训练,又还有点钱,大家自然都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毕竟都睡不着,天气冷,坐久到底难受。

    比试完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三更了,烧水各自泡了个热水脚后,除了巡逻的,其他人就都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洗完脚后,丁山趟在床上,许久都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因为天气冷,有些人都是几个睡到一起的,这睡不着免不了要说会儿话。要是平时丁山肯定会训他们,但是这几天,丁山却是不会说他们。

    没多久林子里就起了风,呼呼的风声在这夜里,听着倒是格外的清楚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人没多久后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少数没睡着的,翻来覆去好一会儿,总算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时辰差不多后,巡逻的人就去将接班的人叫醒,叫醒后他们又去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后,安大海他们就先回村子了,回去的时候又买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安好和君深他们今天要跟炎甲军一起过年,今天就不回去了。走的时候,安大海说了安大湖即将回来的事,又同安好好了下三十一起过年的事。

    安好听完没有多说啥,就算去也就是走个过场罢了,看着江氏他们,她可吃不下去多少饭。

    军营这边,青木一早就来传信了,得知晚上在君深的王府过年,一个个都很是高兴,到头又睡了会儿,到快要中午的时候才起来做饭吃饭。

    相比他们,王府这边一早就忙活开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炎甲军他们也来帮忙了,三千多人,晚上准备吃的自然多,酒也准备了很多。

    有他们的帮忙,几百只鹅,没多久就全部清理干净了。

    君深没让安好太累了,就让她在一边指挥就好,至于动手做卤鹅这些就由青木他们动手做了。

    要喝酒下酒菜自然要准备不少。

    安好还打算做酒鬼花生,于是炎甲军在清理完鹅后,又开始剥花生了。不少的人一边剥一边吃,这剥下来,他们自个也吃了不少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个都特能吃,但是不担心吃多了,晚上会吃不下。

    花生剥完,他们就分开去做别的了,一时间院子四处都是人,看上去格外壮观。也是君深的屋子大,不然怎么装得下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厨房里,安好在一边看着他们炸酥肉了。

    飞花和颜九就在厨房帮会儿忙,陪在安好身边,至于君深不知道干啥去了,反正没在家。

    “飞花,颜九,往年你们也是一起过年的吗。”

    闻言,飞花沉静了下,开口说道:“我们跟炎甲军不一样,有时候我们过年的时候都在做任务,所以能在一起过年的时候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是我们过得最开心的一年,还好我们主子遇到了你。以前的他都不怎么爱笑的,现在脸上时不时的就有笑容。”

    颜九见安好抿着唇没说话,想了想赶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今年颜二、颜三、颜七他们都没能跟他们一起过年呢,这已经是好几年没一起过年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这么多了,以后大家都会好好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拿了块炸熟的酥肉尝了下,又拿了两块给颜九和飞花。

    在厨房怎么可能光看不吃呢。

    看着站成一排,切菜的炎甲军,安好倒是有些佩服,他们的动作站法还真是够与众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炎甲军里主要就是负责做菜做饭的,平日也参与训练,若是打仗还在后方支援和帮着救治伤兵。

    身为炎甲军的成员,他们一个个都是强悍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同时也让靖安王这些觊觎,毕竟他们都精锐一般的存在,就三千人就足以媲美上万人了。这样以少胜多的战役,以前就打了几场,炎甲军也是在那时候出名的。

    到了君深手里后,也参加了不少的战役,几乎是不败之师。

    益州一直都不服气,也在暗中培养起了精锐,为的就是对付君深手里的炎甲军。

    半下午的时候,所有晚上要吃的东西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简单的烧烤架,也做了不少,烧烤的佐料,全都是安好提供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