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跪下叫姐姐
    安大江这边,因为收到了安大湖的来信,所以在二十九的这天就开始置办起了过年要吃的东西,安四郎也跟着一起出去提东西了,毕竟买的东西多。

    林氏到底是不放心安玉梅,就没有跟着出去。就在家纳着鞋底,陪着安玉梅。

    安玉梅心里很是烦躁,本来就想出门的,这下被她娘这么看着,她根本就出不去。

    接近过年,秦家也很忙,这秦云生自然也就没有时间来找安玉梅了。

    林氏看着她拿着鞋底一顿乱扎,不由得皱起了眉,知道她心情不好,也没多说她,仍由她发泄着。

    “姐,你不想绣就别绣了,吃点水果吧,大丫姐姐送的果子真好吃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安玉兰看着那被扎得一塌糊涂的鞋底,不由得皱了下眉,想了想开口说了起来,说着还伸手递给了安玉梅一块苹果。

    安玉梅伸手就拍掉了安玉兰递过来的苹果,冲着她喊道:“大丫姐姐,你叫的还是真是亲呢,你心里有我这个姐姐吗。一天就知道吃,也不怕她把你卖了…。”

    一边吃东西的安五郎听着安玉梅说的话,心里很是无语,大丫姐姐怎么可能会卖了他们呢。还好他刚刚没递吃的过去,不然挨骂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安玉兰被安玉梅这么一拍,不仅手上的苹果掉了,手也被她给拍红了。红着眼,她看了眼生气的安玉梅,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哭,安玉兰咬咬唇,硬是把眼泪给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姐姐一直都不喜欢安好他们,可是没想到,竟是如此厌恶,居然这样说。而且,一直以来她也老是欺负她。

    这一对比,安玉兰更是羡慕安二丫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玉梅,你怎么这么说呢,玉兰带着你五弟回屋子玩去。”林氏对于安玉梅的态度,着实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安玉兰听林氏这么说,低着头上前拉着安五郎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安玉梅看向她娘说道:“娘,你和爹可没少帮安大丫他们,从小到大在我记忆里,每次爹买东西都会想着分他们一份,三叔不在大丫她们生了病,都是我爹背着去看的,可是她对外人这么好,对你们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买东西,可是几房的孩子都有,这有什么好说的。你就只记得你爹帮大丫她们,却不记得你爹的命是你三叔救的,若不是他也不会有现在的你们。现在卤鹅店还要开分店,你爹和我虽然是看着小铺子,可是分红那也是不少钱了,做人不能太贪心…。”

    林氏看着性子如此执拗的女儿,免不了对她教育一番。

    她也是现在才发现,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的斤斤计较,如此的不感恩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帮了他们这么多,就算是救命之恩,那也还清了。就那点分成能有多少钱,能有酒楼的分成多吗,我可听说他们要不了多久,又要开分店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玉梅不以为意的说道,她可不觉得自己贪心,她只觉得安好就该对他们好,就该多分点钱给他们,这样她的嫁妆也能更多些。

    “能开分店,那也是大丫本事,这些话以后不准再说。”

    快要到中午的时候,安大江他们总算回来了,得知他们回来安五郎和安玉兰就跑去外面帮着搬东西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也跟在林氏后面慢慢的走着,心里只觉得他爹太好说话了。安大湖让他爹置办过年的东西,他就去帮着置办。

    “买这么多…。”林氏看着马车上的东西,不免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安大江听着笑了笑说道:“这不过年吗,四弟又给了两百两,我就多买了些,这钱花下来也就剩下十多两了。另外,还有些东西没拉回来,我已经让店家送到村子里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玉梅听着更是无语,只觉得她爹够傻的,帮着置办也就罢了,还不知道多留点钱。

    “玉梅,玉兰这是爹爹给你们买的头花,看看喜不喜欢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江抹了把汗水,在身上擦拭了下,从马车里拿出两个盒子,一脸笑容的看着安玉梅她们说着,说完将盒子递给她们两个。

    “谢谢爹,爹你太好了…。”安玉兰拿着盒子还没看,就一步上前抱住了安大江的大腿,很是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过年她爹也就买了衣服,今年可是大不同了,可都给他们买了好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看着小女儿欢喜的样子,安大江不由得笑了笑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林氏看着他们的互动,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谢谢爹…。”安玉梅也没有看,但安玉兰都说了谢谢了,她不说岂不显得她很没礼貌了。

    这头花还是最近几个月在越寒城火起来的,开始她还不知道是安好的工坊做的,可是后来听他无意说起后,她心里自然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安大丫也让她爹给她们带了几样回来,拿着的时候她们都是很高兴的,可是在看着安好家的丫鬟头上也带着头花时,安玉梅的心里就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虽然做工不同,可她心里就是觉得膈应。眼下倒好,她爹居然还去买,这让她更是没有语言。

    安玉梅的变化,安大江都是看在眼里的,心里不担心是不可能的。担心归担心,可有些事到底是难以避免的。

    女儿大了,他也不敢伸手去揉她的头了。

    “爹,还有我呢。”安五郎眨巴着眼睛,一脸期待的看着安大江。

    “爹,怎么可能忘了你呢。”安大江说着从马车抱出来一个彩色的球。

    安五郎虽然长得有点圆滚滚,可是对于蹴鞠他心里还是喜欢的,就是跑不了多久,他就有些气喘吁吁了,到底是身子胖了。

    安大江之所以送安五郎这个球,也是想他能多运动。

    燕州国崇尚运动,所以每一年都会举办蹴鞠比赛,比试赢的书院不仅能得到皇上的奖赏,还能声名大噪。

    至于安四郎,安大江问了他一下后,就给他买了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,书也买了些。安四郎倒是没想到,他爹这么舍得,几十两说花就给他花了,心里很是高兴,也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,考上举人。

    林氏也收到了安大江给她的礼物,一个翠绿色的镯子。虽然觉得有些浪费钱,可心里到底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林氏他们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。由于东西多,安大江得跑两次,就先和安四郎一起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安老头他们正在家里打扫着屋子。

    安大湖要回来的事,安大江已经托人传了口信,所以安老头他们自然得把四处都打扫干净了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有马的嘶鸣声,安大河他们赶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见到是安大江他们后,连忙将大门打了开。

    王笑怀孕的事,安大江他们都是知道的了,只是一直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知道是一回事,可是看着王笑大着肚子站在他们面前,安大江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些膈应。这以后生下来的孩子,可也算是他们的弟弟,或者妹妹了。

    这么小,想想就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安大江他们虽然喊了安老头他们,却是没有喊王笑。

    王笑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,也不会在时候表现出来。跟安老头相处了一段时间,王笑对也算是了解了,自己若是闹脾气的话,显然是让安老头不喜。

    毕竟安老头心里,还是很在意他的几个孩子的。

    她不像江氏心里藏不住话,做什么事都不经过脑子。

    “大江,你们可回来了,你们住的屋子,我们今天上午都已经收拾干净了,怎么没有看到五郎他们呢。”安老头看着安大江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东西太多,我们就先回来了,等下我再去接他们,娘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娘在睡午觉,还没起呢。”

    安老头提起江氏的时候,语气淡淡的,脸上更是没有任何表情。看得安大江只觉得心里凉凉的,以前爹娘的恩爱,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,却不想现在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,让安四郎清点送回来的东西后,安大江就驾驶着马车回了越寒城。

    江氏上午帮着打扫了安大湖和安大江他们的屋子后,就没有在帮着做别的了。自己做着吃了午饭后,就收拾起了她住的院子,忙碌了大半天也累了,过来这边院子走了趟后,就说她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安老头肯定不许她过来,可是现在马上就过年了,安大江,安大湖他们都要回来,他也不好太过分了。否则,惹怒了几个儿子,到时候不管他,怎么行呢。

    这还是安大湖离家几年后第一次回家过年,安老头的心里无疑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林巧这次怀孕后,无疑小心翼翼了不少,厨房也不去了,走哪都是董佳她们陪着的。什么活也都没有做,看得江氏不免有些不满,只觉得她太娇气了。

    可是上次的事后她就这般不待见她,江氏也就没敢多说她啥。

    安玉梅没能偷跑出去,坐在马车上一直都摆着脸色,活像谁欠了她多少钱似的。看得安五郎和安玉兰都害怕她,也不敢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安玉梅的脾气一直就有些怪,这也怪不得,安玉兰跟她没那么亲近。而她自己却不自知,就觉得自己妹妹,是看别人好,就喜欢别人,不喜欢她。却不想,她自己都做了些啥呢。

    林氏不知道安玉梅心里的想法,只以为她还是因为上午的事不开心,免不了又说了她几句。

    安玉梅自然不可能说自己想去找秦莲香他们,在听她娘念叨了一阵儿后,也没在摆着脸色了。过了年,她还不信他们能一直把她关在家里,不放出去。

    对于她们的谈话,安大江都听进了耳朵里。安大江知道自己这女儿,一直都有些不满自己对安大丫他们好,却不想她心里还这么多的想法。听完林氏说的后,安大江心里更是忧心了起来。大丫是什么样的,他很清楚,若是自己女儿做了不好的事,就是他这二叔都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看来他有必要,找自己女儿好好谈谈了。

    马车摇摇晃晃的进了村子,许久没坐这么久的马车,坐得安玉梅着实有些不舒服,感觉屁股都快被颠散了。

    透过窗帘,看着安好家的工坊和农场,安玉梅心里更是不得劲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后,他们就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里除了穿的,就是安大江他们买的年货了,相对安大湖自然是要少些的。

    安三郎见他们回来后,就出来帮着搬东西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看着没有出来,就和代晓晓坐在院子里摘着晚上吃的菜。

    王笑,安老头什么都没要她做,就让她在他们住的院子里四处走走,他要帮着忙活,陪不了她,自然不想她来前面,万一一个不小心磕着碰着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江氏安份了许多,可是安老头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江氏刚从茅房出来,看到安大江他们回来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见安四郎他们叫她,她心里着实高兴,有他们回来,家里也热闹了些,她也不在是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了就好,这些日子我都盼着你们回来呢,快进屋坐。”

    进屋后,安大江给了江氏十两银子,又将给她买的衣服和吃的都给了她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江氏对安大江都不错,后面家里钱少了些后难免苛刻了些,但到底是不差的。

    眼下看着江氏一个人生活,安大江心里免不了有些难受,就多给了点。心里不好受,归不好受,可是他也清楚自个娘的脾气,所以也没敢提出接她去越寒城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真要是生活在一起,怕是家无宁日了。对于以后的事,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“见你们现在过得这么好,娘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找的活,的确比以前好了很多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大江这么说,江氏也没多想。对于和安好他们合作开店的事,安大江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,说出来无疑又是件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林氏跟江氏一向话不多,聊了几句后,就先回了他们的屋子。

    江氏和安大江聊了会儿后,就将安大江给的东西拿回了她住的院子。因为之前家里遭贼的事,现在江氏放银子也隐秘了许多。

    王笑是姨娘,可到底是长辈,安大江钱没有拿,衣服和吃的倒是都给她买了的。

    将东西给安老头后,安大江又给了安老头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见自己的儿子,现在一个个都过得不错,安老头心里着实高兴。这样,他也不用操心他们了。

    安玉兰到底要能干些,回来后没多久,就搬着凳子,挨着代晓晓坐着摘菜了。

    对于安二郎她不喜欢,但是对于这个有点傻气的代晓晓,安玉兰倒是挺喜欢的。还给了她,自己带回来的糖和果子。

    代晓晓现在特能吃,果子家里很少买,看着安玉兰给的自然很喜欢,拿在手里没几下就解决了。安玉兰看着有些诧异,没想到她吃得这么快,要是她的话啃一个得啃很久呢。

    见她没洗就吃了,安玉兰再去拿的时候,就洗干净才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五郎,没有来帮忙,就坐在一边吃着看着。他在家里最小,活有他们在干,他就躲一边偷懒好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在院子里走着,看着大肚子的代晓晓,心里不免再想,她生下来的孩子是不是跟她一样那么傻。安月华疯了的事,她已经是知道的了,不过这回来她还没看见她。

    想着,安玉梅就朝着安大河他们的院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四处看了看,这才发现安月华正蹲在地上玩泥巴,一脸都是花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安月华,没有想到,你也有今天呢。”

    以前她可是没少欺负她呢,看着安月华如今的样子,安玉梅不由得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肚子饿吗,想吃这个糖吗,想吃的话跪下来叫我声姐姐,我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比安月华大,可是安月华却从来不叫她姐姐,都是直呼其名,还讽刺她的名字难听。

    见她看了眼她,又继续玩泥巴,不理她。安玉梅嫌恶的看了她一眼,抢掉了她手里那恶心的泥巴。

    “还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我还你,就照我刚刚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想恶心一下安月华,她才不想去抢这恶心的泥巴呢。

    虽然她出生这样的地方,可是一直都生活在越寒城,回来也没怎么干农活。自然是很看不起种地的村里人的,心里对这软兮兮的泥巴,着实不喜欢。

    每次,一回来踩在她的鞋子着实脏得不行。

    安月华的情况,比之前好了些,倒也不是那么傻。见安玉梅不给她,就坐在地上,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玉梅没想到,她会来这一招。

    谩骂了几句,赶忙丢下泥巴走了,虽然安月华现在这样,可她到底有几个哥哥,她哪里敢让他们知道,她欺负她呢。

    安月华的哭声,很快就被安二郎听到了,赶过来的时候就见她坐在地上哭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在这坐着,还弄这么花。”

    这才一会儿,没来看她,就弄成了这样,安二郎看着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赶忙将安月华牵了起来,牵到水井那边,给她打了水,洗了个手和脸。

    “她…抢…。”

    “抢了啥…。”听着安月华这么说,安二郎眼眸沉了下来,刚刚他可是看到了安玉梅的身影的。

    安月华拉着安二郎的手,指了指地上的泥巴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以前她可从没不玩泥巴的,看着一脸傻气的安月华,安二郎心里很是无奈,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好呢。

    将安月华交给安三郎看着后,安二郎就去找安玉梅去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正在屋外的大树下走着,见安二郎来,脸色微微变了下。

    “安玉梅,你刚刚是不是去找我妹妹了,你别否认,我刚可看见你出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玉梅挺了挺胸,看着安二郎道:“是进去了又怎么样,我不是关心她,进去看看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进去干啥,你要是敢欺负她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安二郎说完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安二郎一拐一拐的背影,安玉梅着实有些好笑,自己都这样了,还跟她说这些话。

    这安玉华长得倒是不错,眼下疯了,不知道还没有人想娶呢。

    之前家里人可都把她捧上了天,以为她嫁得很好,如此看来还真是个笑话呢。

    越寒城,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君深他们买了不少烟花回来,除此外还买了不少吃的零食回来,他会去买这些,这倒是让安好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天快黑的时候,他们就在院子里升起了火堆,周围的简易烧烤架下全都升起了炭火。

    火升好后,就帮着去厨房端菜了。

    烧烤的架子是放在地上的,板凳没有那么多,他们就坐的石头,不过一个个都很开心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第一次,看到这么多的佐料,一个个都不知道要放多少。

    就围着安好看了起来,看她是怎么放佐料,怎么烤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