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年三十,团圆饭
    来的时候,村子里吃午饭早的人家,都已经放上了鞭炮了。

    今天出门的时候,苏玉娘就特意给小葡萄用棉花塞住了耳朵,这样鞭炮声听起来,也不那么大了。不过小葡萄却是一点也不害怕,在听到声音的时候,脑袋左右动着,似乎是想看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苏玉娘感觉到小葡萄在动,不免有些失笑,要换做安二丫她们,听到这样的鞭炮声早就哭了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却是不喜欢听这声音,一路都捂着耳朵走的。

    安好的倒是觉得挺有过年的感觉的。

    走到安家的时候,周围的鞭炮声更多了,一家比一家的响,孩子们一个个捂着耳朵在外面站着看。虽然害怕,但还是想看。每家今年都买了红灯笼,要是往年肯定不会买,今年大家都赚了钱,自然买得起,也想来年更加的红红火火。

    村子里因为鞭炮的原因,四处都烟雾缭绕。

    空气中都满是鞭炮的味道,另外风吹过,还带着不少的纸灰。各家今天都在放鞭炮,烧纸钱,拜祖先。

    方容带着孩子从屋子出来后,就一直坐在院子里帮着洗菜。身为官家小姐,她能做到这个地步倒是让江氏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正在安大江他们聊着天的时候,安乐突然高兴的喊了起来:“娘,大丫姐姐她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容刚站起身,安乐和安平两个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姐姐,二丫姐姐,三丫姐姐,三婶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如此热情的两个小家伙,安好她们都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几个月不见,你们又长高了不少呢,越长越好看了。”苏玉娘看着他们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婶,我们能看看小弟弟吗。”

    安乐踮起脚尖都看不到苏玉娘怀里的孩子,不免有些心急的开口说道。苏玉娘生了儿子,他们还是回来后才听说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看看,不过弟弟还太小,你们也还小,所以不能抱哦。”

    安好摸了摸他们两个的头说道,这俩孩子被方容养得很好,不仅礼貌头发还这么好,皮肤也又嫩又白的,感觉像是能掐出水一般。

    听完安好的话,他们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安好就接过苏玉娘怀里的小葡萄,抱在怀里蹲下来给他们看。毕竟他们个子还小,她站着抱着他们还是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今天小葡萄的心情似乎很好,出来后时不时的就会笑,一边的安心和安然看着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大丫姐姐,他对我笑了诶,我能摸摸他吗。”安乐一看小葡萄就喜欢得紧,要不是她小,她真想出手抱抱他。

    家里就她最小,娘亲又一直都没有在生小孩,她在心里可是不知道多想她娘再给她生一个呢。

    得到安好的同意,安乐就伸手摸小葡萄了,摸了摸他脸,又摸了摸他的手。软软嫩嫩的,让她有些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大丫姐姐,弟弟叫什么名字呢。”安平在一边看着没有动手摸小葡萄,但心里对于小葡萄还是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安乐听她哥哥这么问,也抬眸看向了安好。

    “弟弟有两个名字哦,小名叫小葡萄,大名叫安逸晨…。”安好看着安乐的可爱模样,笑了笑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今天的安乐穿了一身粉红的裙子,脑袋上扎了两个揪揪,看上去格外可爱。安好不禁在想,以后要是有个这样的女儿,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大丫姐姐,小葡萄是吃的那个小葡萄吗,那为什么要叫小葡萄呢。”安乐仿若十万个为什么似的,问了又问。

    安平平日里可没少被她烦,在别人看来可爱,可长期跟她相处他就觉得自个儿妹妹就是个小麻烦。玩不赢他,又要跟他玩,输了就要哭,哭了挨说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嘛,你就要问你二丫姐姐了,这名字啊是她想的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丫姐姐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见安乐看着她,笑了笑说道:“因为我娘怀着弟弟的时候,喜欢吃葡萄啊,所以我就给他取了名字叫小葡萄了,好听不…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在一边没有说话,就听着他们说,不过脸上一直都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安然在一边听着没有说话,对于四叔家的两个孩子,她还是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好听,二丫姐姐,乐儿最喜欢的就是吃小葡萄了…”

    葡萄有大有小,安乐都吃过,倒是觉得小的甜一些。不过葡萄一直卖得不便宜,所以家里并没有买太多来吃。

    安乐一提起吃的就说个不停,一边的安平有些无语,他妹妹简直就是个吃货,而且现在可比他还能吃呢,关键还不长肉。

    就在安乐说个不停的时候,方容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方容走出来招呼了下苏玉娘她们后,就对着一边的女儿说了起来:“乐儿,你们怎么不把你三婶她们带进屋子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在这看小葡萄呢。你快过来看,小葡萄他长得好可爱哦,他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安逸晨呢。娘,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小名呢,娘我也想要个小名…。”安乐转过身看着方容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这个小名,方容倒是觉得有些特别,这样叫似乎也不错。自家孩子的小名,就是取的什么名字就叫的什么,特意取个小名她倒是没想过。

    “就叫小冬瓜好了。”一边的安平想了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一边的安好她们听着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还是我哥吗,我才不要叫小冬瓜了,白白胖胖,两头一样大,才不要。你才像小冬瓜,你叫这个名字还差不多…。”

    安乐说完,向着安平投去了她哀怨的小眼神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安平原本是在打趣自个儿妹妹,哪成想还反被说了,说了自己她倒好还委屈上了。看着安乐红着眼看着他,安平也没搭理她。

    家里就安大湖喜欢吃冬瓜,因此方容没少买冬瓜,她这些年也学着做了菜,不过一直做得不是很好吃。相比她,安大湖做的菜却是要好吃不少。

    “乐儿,你这是要哭了吗,可不兴哭鼻子的,一哭可难看了。你哥哥他跟你开玩笑了,你这可爱怎么可能叫小冬瓜呢。”方容看着斗气的两兄妹,赶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那你给我取个小名,至于哥哥就不用取了,就叫小冬瓜。不对,他比我大,得叫大冬瓜。”

    一边看着他们互动的苏玉娘几人,都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自家娘有多宠妹妹,安平是知道的。一听心里就急了,他才不要叫大冬瓜呢。

    “娘,我不要叫大冬瓜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喜欢叫冬瓜呢,以后不准欺负妹妹知道吗,不然就叫大冬瓜了。”

    安乐听着高兴的拍了拍手,得瑟的看了一眼安平,看得安平好想将她翻过来打一顿屁股。

    江氏早就在里面望眼欲穿了,她自然是很想看看小葡萄的,仿若隔了好久没见到似的。见他们一直在外面说话,心里不免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安二郎的眼神,却是有些恶狠狠的盯着安好她们。自己的腿,自己的妹妹都是因为她才变成这样的,他心里怎么可能甘心呢。

    安三郎自然是看到了安二郎的眼神的,心里也知道他有多恨安好他们。心里只觉得他很是愚蠢,经过了这么多事,还看不明白,一如他当初所说,他根本就不是安好的对手。

    董佳刚陪着林巧上完茅房,刚走到前院就见安好他们从大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安好他们来,林巧就走过去招呼了,看着苏玉娘怀里的小葡萄,心里着实很羡慕,这孩子当真是越看越喜欢呢。

    苏玉娘见江氏走过来,就开口叫了一声娘,不过身后的安好她们几个却是没有叫她。

    “取名字了吗。”江氏这次也没有去计较,走过去目光一直看着苏玉娘怀里的孩子,看了会儿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之前江氏都没有问,这下看着孩子了,她倒是想起了。

    “取了,大海取的,叫安逸晨。”

    江氏说了句取得好,目光就一直看着小葡萄。

    苏玉娘知道她想抱,便开口问了下,这一问江氏自然就要抱了,当接过苏玉娘怀里软软的一团时,江氏手都有些发抖,或许是因为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之前她就想抱,可是人都没能抱,如今抱着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安心看着很是担心,安然在一边抿着唇没有说话。安好看着江氏脸上的笑容,心里不免觉得有些讽刺,想当初她可是一点也不想留这个孩子呢。

    小葡萄是个爱笑的孩子,可是在江氏抱着没一会儿,他就开始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他哭得这么伤心,江氏以为他饿了,连忙让苏玉娘抱去喂奶。可是孩子苏玉娘刚接过去,就没有在哭了。

    江氏一时间有些无语,这小东西是在嫌弃她吗。可是孩子还这么小,怎么可能会嫌弃她呢,江氏只觉得自己是想多了。这小东西肯定是认人,要是常常见到她,肯定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此刻堂屋的桌子中间摆上了几个小碗,碗里有鱼有肉,但是都装得不多,桌子的四方也摆上了碗筷,碗里盛了一点饭,桌子的下方放了一半的萝卜,上面已经插上了点燃的香烛。

    过年,自然是要先敬祖先,等他们吃了后,他们才吃饭。

    屋门外是用凳子摆放的碗,没有里面摆放的多,但也有好几样了。

    烧的纸钱,堂屋里堆了一堆,大门外也堆了一堆。

    安大河从堂屋出来后,就招呼着大家进屋跪拜了。

    安大湖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,他的孩子们都没有跪拜过家里的祖先。今年回来,方容就让几个孩子多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安二郎却是不想拜,每年他都拜了的,可没见他们保佑他呢。

    安三郎却是拜得很诚恳,去年过年的时候,他拜了下,还默默的让祖先们保佑他高中,结果今年真的就中了。虽然他不怎么迷信,可到底今年他中了,这跪拜的时候自然诚恳了很多,磕头也比往年多了几个,响了许多。

    董佳虽然不是安大河亲生的,但还是跪拜了下。

    拜完里面后,他们又陆陆续续的去外面拜了拜。拜完后,收拾干净堂屋,这才开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安大河原本是不想让安月华上桌的,可是安二郎坚持,没等安大河同意就将安月华带了过来,挨着他坐下了。

    安月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都是她安好害的,安二郎倒是想看看她会不会觉得愧疚。

    要是安好知道安二郎此刻的想法,她只会告诉他,她想笑。这一切都是她安月华自作自受,要怪就怪她,不该来找他们家的麻烦,愧疚,他当真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看安月华过来,江氏不由得皱了下眉,自从她疯了后一切都大变了,着实让她很不喜。

    安月华在看到安好的时候,情绪就变得有些不稳了起来,她的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了不少的画面。

    难受得她抱着头,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二郎看着安月华的反应,就知道是安好这小贱人刺激到了他妹妹,这些日子安月华没少扎针和吃药,他也跟她讲了不少以前的事,可是反应都不大,而现在居然一见到她就这么大反应。看来,想要他妹妹正常,就得多带她见见安好这小贱人。

    他们只要在家,几乎天天都会在地里走走,见到还不容易吗。

    安大河见安月华这样,赶忙将她拉着离开了堂屋。

    安月华回来这么久,还从没有这样的反应,着实把王笑吓了一跳。安老头见王笑害怕,就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了一下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王笑那害怕的样子,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,这贱人抢了她的男人,她怎么能让她好过呢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吃饭吧…。”安大湖见大家都没动筷,也不说话,赶忙招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今年要不是他,他们大家也不会坐在一起吃过年饭了。

    安大河将安月华关在屋子里后,就给她端了些吃的进房,除此外买的糖和点心这些,安大河也给她拿了些过来,见她安静了下来,他也没那么担心了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后,安大河又去了厨房,将给安大郎准备的吃的端进了他的屋子。

    安大郎现在自己能吃,安大河坐了会儿聊了几句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大郎也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,可是他又能怎样呢。只能是先养好再说,对于那天的事,再经过他们的询问后,他心里也有了些怀疑,可是车翻了后他什么都没瞧见,着实有些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有时候,安大河真的觉得挺累的,这几个孩子就没让他省心过。现在倒好,还他来伺候他们了。唯一的三郎看起来倒是要好些,可是他总觉得这个儿子跟自己不亲厚,父子之间的话也不多。

    殊不知他从小,又关心了安三郎多少呢,对于一个不关心自己的爹,他安三郎又会有多亲厚呢。

    “大海,我们兄弟也是好多年没有见了,今天可得不醉不归。”安大湖给安大海到了一小碗酒了,又给自己倒了一碗,倒上后端着碗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海的酒量现在也不差,两人连碰了三碗才开始吃菜。

    跟安大海喝了后,安大湖又跟安大河、安大江单独碰了酒,随后又几兄弟一起划上了拳,喝起了酒。

    林氏、方容、苏玉娘她们也一边吃一边聊着。

    江氏现在的胃口不是很好,吃的不多,但是又想坐在这看着他们,就盛了碗汤,在一边坐着慢慢喝着。

    小葡萄,苏玉娘吃饭的时候是背着的,今天家里团年她没让雨竹跟来,孩子就只有她自己带了。

    安家老宅的饭菜,是林氏炒的,其他人打的下手,味道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安好和安心她们没吃多少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吃了饭后,也想回去的,可是方容要拉着她说话,她到底也不好立马就走了。

    江氏再一次把小葡萄抱哭后,就没敢在抱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一接过去,小葡萄就在找奶吃了。见他真的饿了,江氏赶忙让苏玉娘回屋喂奶去。

    方容就带着苏玉娘去了他们住的屋子。

    这边喝酒的安大河也听到了,今天吃饭的时候,他的眼神就老是看向苏玉娘,只觉得她是越看越好看了。身材看起来,也比以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想着苏玉娘那丰满的地方,安大河就有些莫名的激动,寻了个上茅房的理由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并不是去上茅房了,而是去偷看苏玉娘喂奶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的窗口处后,安大河就伸手将窗子破开了一个洞看了起来,透过窗他看着苏玉娘将衣服往上撩了起来。不过小葡萄的反应太快,苏玉娘刚撩起衣服,他自己就吃上了。安大河眨眼的功夫,就错过了那道风景,心里不免懊恼不已。还想接着看,就听一边传来了江氏的声音,赶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幕,却被董佳不小心给看到了,她娘刚刚让她送水果过来,这不就见到安大河在窗子边鬼鬼祟祟的,于是她赶忙躲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安大河走后,她刚想出来,江氏就走过来了,不过却是直接向着方容的屋子去了。

    董佳赶忙端着水果,向着刚刚安大河站的方向跑了过去,这一过去一看,就看到苏玉娘在喂奶。心里不免有些震惊,刚刚安大河是在这里偷看苏玉娘喂奶吗。这怎么可能,苏玉娘不是他的弟妹吗。

    心里不免有些大的猜想,可是她怕她娘伤心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。

    心里只觉得安大河,很是恶心,居然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在这个家里待了这么一段时间,她可是什么人都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,董佳赶忙将水果端了过去,过去的时候门是开着的,但她还是敲了下门,这点方容看着倒是挺满意的。至于江氏她不满意,也不敢说个啥。

    苏玉娘是在里间喂奶的,方容是在外面的,江氏是推门就进来了,进来了后门也没关,跟方容寒暄了几句后,就进屋看苏玉娘喂奶了。见她盯着自己看,苏玉娘不免有些无语,好在她已经喂了有一会儿了,小葡萄也吃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东西,还真是能吃呢,吃得真用力,奶水够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自然够的。”苏玉娘淡淡的回着,说完后就没在让小葡萄吃了。

    “他吃饱了吗,你就不让他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二嫂是孩子的娘,怎么可能会饿着她呢。你们要吃水果吗,董佳刚刚送了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容在董佳走后,就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刚走过来,就听江氏这么说。见苏玉娘没有说话,方容赶忙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氏听方容这么说,也知道自己有些管得过多了,见小葡萄睡着,待了会儿后她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容让苏玉娘将孩子放床上睡着后,就和她坐在一边的桌子旁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嫂,听说大丫定亲了是吗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定亲了。”苏玉娘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方是什么人呢,怎么这么快就定亲了。”方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之前方容就透露了想连亲的意思,苏玉娘此刻也没多想,就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和容安王定亲的事,方容是听安大湖说的。而安大湖之所以知道,是靖安王告诉他的。靖安王无疑是要安大湖表忠心,所以这次他们回来的目的,实则是要破坏安好和容安王的婚事,让安大海他们将安好许给靖安王做侧妃。

    关于安好,靖安王已经让人查了下,这娶了她无疑是给他自己添了分助力,至于他的后院,多一个女人少一个女人,对他来说都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君深之所以接近安好,也正是看中了她的价值。

    却不知君深是真的爱安好,也不知君临已经来了这一趟还不反对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正在安大湖不知道该怎么抉择的时候,方容她爹一家都下狱了,这无疑是靖安王动的手。方容这下算是体会到了之前安好说的话了,这靖安王当真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只是安好他们对自己一家都不错,方容他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可是她又怎么可能忍心看着,自己的爹娘,哥哥他们死呢。

    “他既然贵为王爷,以后的后院怕是会有不少的,大丫她…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还没等方容说完,就打断了她的话,说了当初君深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一个王爷,不三妻四妾,还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。着实让方容,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苏玉娘这完全是在向着君深说话呢,这样的话怎么才能破坏得了。

    这容安王他们还没见过呢,说他不受皇上待见呢,手里又有强悍的炎甲军。说他受重视呢,又给了他这样不富裕的封地。若是皇上重视他,他们大可以借容安王的手,救她爹他们一家。靖安王对他们用这一招的时候,安大湖他们心里显然已经有了芥蒂了。

    两人坐着聊了许久,外面安大湖他们也喝了很久的酒。

    到底是好多年没这样团聚了,喝喝酒,聊聊天,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安老头自然喝不过他们,喝了些后,就没敢喝了。

    在小葡萄醒了后,苏玉娘就说要回去了。出去的时候,安大湖他们几个都喝醉了。几个人,都这么重,家里没人搬得动。苏玉娘就先抱着小葡萄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青木他们就来了安家老宅,帮着将安大湖他们抬进屋后,就将安大海抬了回家。

    方容心里盘算着,明天上安好家走走,看看这容安王,再让自己相公去试探下。若是他能帮忙最好,不能帮他们也没得选了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或许有些过分了,可是家人的命,她不能不重视。

    …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回去的时候,慧心她们刚好做好干锅肥肠,已经出锅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回来,连忙让她看了看,尝了下味道。

    她们就炒了配菜,在合到一起,吃起来自然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回来得这么早,脸上还算有笑容,心里也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他们吃饭的时候,安好和安心他们又吃了一点,老鸭汤的味道,不是很咸,味道很香,喝着汤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至于祭拜什么的,就都不用了,毕竟他们之前已经拜过了。

    家里的人吃得都很开心,可不少人的心里到底都有些难受,因为她们好些个都是被家里人卖出来的。心里虽然怨他们,可是到底还是想。

    林城家里的人都死完了,他也没有娶妻生子,一直都是一个人,今年比往年倒是让他觉得幸福多了。

    青木和颜一他们也都很开心,吃饭的时候喝了不少的酒,反正这些日子什么都不用干。

    至于小白它们也被安好放出了空间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单独分了它们两只鸭子,慧心又给它们做了炒饭吃。

    至于没吃饱,就上山自己狩猎了。

    吃惯了熟食,大妞对于山上的野味都不是那么喜欢了,但是没吃饱,偶尔吃点还是能接受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将君深送的年礼收拾好后,安好就和君深出门散步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青木他们将人抬回来后,苏玉娘就直接让他们抬着进了屋子,看着喝得醉醺醺的安大海,苏玉娘就将小葡萄交由雨竹她们带过去睡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后来又吐了会儿,吐了些后总算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苏玉娘看着却是担心得紧,让厨房煮了解酒汤,喂给安大海喝下去后,他总算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知道难受了吧,看你以后还敢喝这么多不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脑袋晕晕的,听苏玉娘这么说,一把抱住了她的腰,看着她说道:“今天,不是高兴吗,所以就多喝了一些,你就别生我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哪里是生你气呢,还不是怕你喝多了难受,晚上不准这样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娘子,我头晕。你能上床陪我睡会儿吗。”安大海抱着苏玉娘的腰不撒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先去关门,门还没关呢。”

    “关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一听安大海这话,不由得愣了下,明白过来不由得有些脸红,这白天的他这是要闹哪样。当真是人醉了点,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在关门的时候,苏玉娘还是将门从里面给关严实了,心里也怕等下他真要做个啥。

    抱着苏玉娘的时候,安大海的手就不安份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苏玉娘生了小葡萄后,安大海就不想她再生了,所以现在他都是吃着药的,做这事,也不怕苏玉娘会再怀上。

    苏玉娘倒是没想那么多,一切都是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两人办事过后,安大海就搂着苏玉娘睡着了,苏玉娘到底没有安大海这么累,好一会儿才睡着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她们过年的时候,安好又给了她们不少的钱,今天是年三十,回来后就和青木他们打上了牌。

    运气倒是不错,安心打了好几盘都没有输过,赢得她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但是也没打太久,毕竟安好说了沉迷打牌不好。打了会儿后,他们就出去院子里骑自行车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