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成亲,使坏
    林大虎倒是不知道,这媒婆这般看好他呢。不过就算她有孙女,他也是不会娶的,毕竟他喜欢的是李小红,想娶的也是她,对于其他人他是不会多看的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日子,他也算见识了村里人的现实。在他现在过得好了后,不少的女子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,也有胆子大的上来跟他说话的,不过他压根就没理她们。

    曾经的大伯也贴了上来,说什么要照顾他们,他林大虎又岂是好欺负的了。当初他们也是分了家的,要不是他爹娘死,也不会要他们照顾,他们既然不照顾,现在就想到别想。

    林大虎吃着饭,时不时的就看李小红一眼,往常的她从来都是不施粉黛的,但是今天却画了个淡妆,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更加的柔美了几分。

    李小红抬眸的时候,就发现林大虎在看她,视线相对见他冲着自己笑,李小红赶忙低下了头,脸上也升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想着以后能娶李小红,跟她生活在一起,林大虎的心里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两人的互动被林小离看在眼里,见他们现在感情这般好,她自然是最开心的,要不了多久她哥哥就及冠了,等到李小红及笄后,他们就可以成亲了。

    若是今年成亲的话,说不定明年她就有侄子侄女抱了呢。

    林大虎现在想的就是多存点钱,争取在今年将李小红娶回家,到时候他们就可以一起过年了。想着能一起热热闹闹的过年,林大虎的心里就无比开心。

    李小红嫁给他后,他自然是不会再让她那后娘欺负她的。

    李小月低着头吃着饭,也不在看他们,越看她心里就泛酸。

    林江花在他们刚上桌吃饭的时候,就夹了一个鸡腿给李升。眼下盘子还有一个,见媒婆的眼神盯着那盘子里的鸡腿,林江花捏了下李升,冲着他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早在李升在工坊蹭饭的时候就经常发生,林江花的一个眼神他就懂了,拿起筷子就去夹那鸡腿去了。

    “升儿,你这干啥,你碗里的鸡腿不是还没啃完吗。”李成林沉着脸看着李升说道。这来人来客的居然做这样的事,别人看着可得怎么想呢。

    “爹,我这不马上就要吃完了吗。”李升说着一口咬在了那鸡腿上,还伸出舌头将那鸡腿周身都舔了下。他最喜欢的就是恶心人了,这鸡腿上都是他的口水,看他们谁还想抢他的。

    李升一直都很争吃的,过年这几天他都是挑好的吃,这几天下来却是长了好几斤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准在这样了,否则就罚你一天不许吃饭。”

    李成林看着自己这个儿子颇为头疼,当真是打不变的猪。现在似乎都已经被他给打疲了,根本就不怕他了。

    李升听了顿时委屈的看着他娘,现在果真如他娘所说,他爹不疼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给他吃饭,你想饿死他呢,李成林有你这么当爹的吗…。”林江花一听,心里不乐意,顿时就对着李成林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嘴,给我好好吃饭,真是慈母多败儿,你若不想吃就给我离开…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媒婆没有说话,听着李成林的这番话,不由得冷笑了下,慈母?她林江花,算是吗。这李成林当真是瞎了眼,挑了这样的一个人做媳妇。这李升这样下去,怕是又一个安二郎吧。

    媒婆的话若是被林江花听着,怕是要气得跟她打一架了。

    李成林发了话,林江花赶忙闭上了嘴,这么多吃的她才不要离开呢。于是就低头吃了起来,一边啃骨头,还一边夹菜,夹菜的时候一直用她那筷子在菜碗里翻来翻去的找肉,着实让人有些倒胃口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么多人在这,李成林真的很想给她一巴掌,或许是感觉到了李成林的怒气,林江花收敛了些,但是那吃相依旧不好看。

    至于李升,胃口的确是很好,吃完那个鸡腿后,又去吃他舔过的那一个。看着他吃得那般津津有味,林小离只觉得很恶寒,还好不是她弟弟,不然她非好好揍他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也就是李小红她们的脾气好,若是她就算当着面不好揍,背地里也拿个口袋套着打一顿。

    李成林这还准备过了年,就送李升开蒙读书呢,现在看着他顽劣的样子,着实有些担心。毕竟他就这样一个儿子,这林江花又没有再生,他自然是想这个儿子好的,可到底太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林大虎和林小离吃着饭没有说话,心里对于这个林江花也是挺厌恶的,她若不是李小红的后娘,他们根本叫都不会叫她。

    在林江花嫁过来的时候,李小红就改口叫她娘了,对她一直都很孝顺。可这到底不是亲生的,有了儿子后,自然就对她不好了。

    如今她的定亲饭,她居然这个样子,李小红不免有些气愤。

    后面还更气人,林江花和李升吃完饭后,也不管他们还要不要吃,一人伸手从盘子里拿起一个鸡翅,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别说洗碗了,端盘子帮着收拾,她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李成林看着他们的所作所为,心里气得不行,心里想着晚上再跟她算账。见桌子上菜不多,还被弄成这样,李成林就进了厨房,将没有切完的香肠,切了些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林大虎和林小离他们就帮着李小红和李小月收拾了起来。至于媒婆,又和李成林坐在堂屋里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李成林也是怕媒婆见林江花的气,毕竟自己儿子以后还得讨媳妇呢,哪能离得了媒婆呢。

    厨房里。

    “大虎,小离,今天让你们见笑了,真是不好意思…。”

    林小离见李小红愧疚的模样,笑了笑说道:“小红,你不用跟我们说这些,我们都明白的。等你嫁给我哥,就不用看着她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离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林小离动不动就说嫁人,李小红被她说得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李小月心里却是有些难受,她李小红嫁出去后倒是不用看他们了,可她还得生活几年了,以后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小红还害羞了,你们都定亲了,这要不了多久可不就嫁了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清洗你的碗。”林大虎听着她妹妹的话,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可见李小红,红着脸不说话,就开口说了下林小离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这是有了媳妇,就忘了你妹妹我了…。”

    见自家哥哥也红着脸,林小离也不在打趣他们了。

    洗碗的洗碗,清碗的清碗,放碗的放碗,抹灶台的抹灶台,没多会儿就都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出去后,他们就坐在堂屋里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大虎平时话并不多,可他妹妹说,要想娶到媳妇,还是得会说一些,尤其得跟李小红的爹搞好关系。林大虎自然是明白的,毕竟李小红嫁给他还是要她爹点头的。

    他们是两情相悦,媒婆来不过就是走个过场,待了会儿后,那媒婆就先回去了。没费多少唇舌,就找了几两银子,对于她来说着实不错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,元清扬上午的时候去找了云正德,说了下他明天要成亲的事。元清扬和李秀的事,云正德他们都是知道的了,只是没想到会在这时候成亲。

    上午的时候,云正德和元清扬就去了安好家,比较安好家牛车,马车都有,方便拉东西。

    得知李秀和元清扬要成亲,安好很为他们感到高兴,立马就将牛车和马车借了出去,家里会使马车的人也派去给他们帮忙拉东西了。

    一个上午,拉了不少东西回来,但是还没拉完,下午还得去。虽然李秀是二次成亲,但对于元清扬来说是第一次,而且他也不想委屈了李秀,所以这次成亲办得很是丰盛。

    光是嫁衣就花了元清扬不少的银子。

    中午吃了饭后,云正德就去各家通知了,得知元清扬要娶自己的大嫂,村里的人都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有的人倒是挺佩服他们俩的勇气的,一个敢娶一个敢嫁,不畏世俗眼光,可不就是有勇气吗。虽然有这样的列子,可是到底不多见呢。

    村里喜欢碎嘴的女人们,却是觉得这李秀不检点,相公死了后就去勾搭兄弟,当真是兄弟通吃呢。

    林江花出门后没多久,就见云正德提着锣一边敲一边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得知元清扬要娶李秀,林江花就想起了之前的事,难怪之前他们拒绝得那么快,敢情那时候就搞到一起了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林江花心里恨得不行,要不是因为他们,她和她哥哥又怎会那般丢脸呢。

    他们还想在一起,怎么能这样便宜了他们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林江花就带着李升回了家,将李升丢给李成林后,就在村子里租了个牛车去了她哥哥那。

    林才梁听了林江花说的后,心里很是气愤,敢情他们这两狗男女早就搞到一起了。他就说嘛,这李秀是个寡妇,又尝了男女之事的,怎么可能受得了寂寞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他们害得我们这么惨,我们怎么能让他们就这样在一起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又能怎么做,他们可还有那小贱人帮着呢。”

    想到安好,林才梁就有些心虚,到底是怕她的。

    “哥,越寒城不是很多混混吗,我们就拿钱请一个,到时候就这样…。”

    李秀的胸口上有一个大红色的痣,这还是林江花无意中听到的。

    年前工坊还没放假的时候,她在地里锄草,就听上面路上有两个女人在说话。谈论的话题正是李秀,其中一个人就是和李秀一起干活的,这干活免不了要弯腰,那女人先是说李秀的身材有多好,后面又说她看到她胸口上有大红痣,反正说了很多,她就记着这一点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着怎么利用这一点,却不想他们居然还要成亲了,这下正好用得到。

    她黄氏再看得开,也不会想要一个水性杨花的儿媳妇吧。

    商量好后,林江花就给了他哥哥一些钱,然后她就先回村子了。这钱还是她从李成林手里想尽办法要过来的呢。

    林才梁交代了女儿几句后,就租个牛车去了越寒城。照着林江花说的,他去了成衣铺,买了身高挑的女装,面纱也买了两条。

    找个地方将自己打扮一番后,就去了平日他经常去的地方,请了一个中年混混。将他要做的事,就交代好了他,并且先付了他四两银子,剩下的一半后面再给。

    声音林才梁也特意改变了下,说得他自己都很不舒服,可是又不能让他发现他是男的。这样到时候,就算事情没办成,他们也没办法找到他。

    混混原本还想占林才梁便宜的,哪成想他力气这么大,他差点还被揍了一顿,不过便宜没占到,他却是注意到林才梁的手心有一个红色的胎记,原本还想看清楚点,他就将手掩回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安好和安大海、安心、安然他们都去帮了忙,不过没有在元清汤那吃晚饭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慧心她们已经在开始做菜了。

    这两日大白它们回来,给家里又带回了不少野味,为此吃不赢的都给用盐腌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不今天它们又捕了头鹿回来,所以今晚上安好他们自然就回家吃了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一个个都吃得很开心,鹿肉的味道着实太好吃了。

    对于颜一和追命他们说,这东西吃了后,着实来劲,晚上的时候得折腾好几次才睡,早上起来也要折腾一番才起床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药,飞花和颜九早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安大海的年纪到底跟他们不一样,吃了后虽然也很想,但是不会毫无节制。

    吃了晚饭后,安好就准备回房间,等水好后再洗个澡睡觉,不过还没走出几步,就被安大海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丫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安大海叫她,安好停下了脚步,转身看向了安大海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石桌边坐会儿吧…。”

    知道安大海有话说,安好就跟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坐下后,安大海看了看安好,就说了起来:“明天他们成亲,我们要怎么送呢…。”

    元清扬和李秀现在可是他们工坊的重要员工,若是以前他倒是能决定怎么送,可是现在他不知道该送多少好。

    “呃,这银子就送二十两好了,除此外再送他们两匹布,两袋糖好了。”

    钱都是安好挣的,安大海自然是没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商量好后,安好就去洗澡了,澡洗了后她就回屋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又和小白它们一起进了空间,今天大妞也回来了,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,安好看着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在空间里泡着澡,吃着水果,无疑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待了会儿,安好就出了空间,回床上睡觉去了。躺倒床上,安好许久都没睡着,明天就是初四了,自从君深走了后,她是越来越想他了。

    晚上对于颜一他们来说,无疑又是个激情的夜晚,一晚上不做几次是不会停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床后,安好就将大妞它们放出来了,放出来后她就出门上茅房,洗漱去了。

    大妞看了看安好的身影,又跑着出门了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有安好的警告倒也没有跟出去,却让大妞将它看上的,带回来给它们看看。

    她起来的时候,安心她们都起来了。吃过早饭后,他们就去了元清扬那。

    李秀的情况到底不同,所以并没有回娘家。至于新房,就是元清扬的房间从新装扮了下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过去的时候,元家的屋子周围都摆上了桌子板凳了,村里的人已经来了不少了。登记贺礼的是云凡,安好他们过去将贺礼送了后,就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昨天准备了不少东西,今天帮忙的也忙得过来,安好他们就没有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元清扬今天身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袍,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精神,逢人便笑着招呼,可见他真的是很开心的。这样的他,看起来也更加的俊朗了几分。

    至于李秀,作为新娘自然是在屋子里的,等到吉时的时候在开始拜堂。

    林江花也是一早就来了,不过不是来帮忙的,而是想来看元清扬他们的笑话的。见安好他们坐在那边有说有笑,林江花着实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元朗原本就想她娘再找一个,可是又怕找得不好,如今他娘和自家二叔在一起,他无疑是很高兴的,毕竟他二叔是真的对他娘好。

    杨梅对于李秀嫁给元清扬,心里也很是诧异。这乡里乡亲的,平日里没少见到,她之前咋就没发现呢。

    这边,安家老宅的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江氏对于李秀嫁给元清扬,着实有些不屑。嫁了哥哥,又嫁弟弟,这女人还真是想得出来。亏得黄氏那老太婆还同意,这是为了剩下一笔钱吗。

    王笑和安老头也来了,王笑平时很少出门,都是在家附近走走。

    看着她肚子这么大了,一个个都向着她看了去,在他们村子还没出现过,年纪这么大的孕妇呢。又不屑的也有巴结的,听着众人恭维的话,安老头笑了笑,他也觉得他自己老当益壮呢。

    江氏看着安老头笑着那样,只觉得恶心。心里不知道骂了他多少次,老不死的了。

    安乐和安平看到安好后,一边叫着大丫姐姐,一边向着她跑了过来,过来后两个就挨着安好坐下了。

    方容只觉得很心塞,之前她们最爱的是她,现在最爱的怕是安好了,一看到她就高兴不已,还要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安大湖和安大江他们过来后,就和安大海坐到了一起,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安二郎虽然想带安月华出来,可是想了想到底人多,也就没敢带出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风铃他们也来了,对于安乐和安平,风铃已经是认识的了,对于这俩小家伙,她倒是挺喜欢的,过来后就挨着他们坐下说话了。

    风天翔看着一脸笑意,四处招呼人的元清扬心里很是感慨,他到底没白等,终于是娶到她了。

    想着,风天翔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翔,你来了。今天我终于要娶她了,你知道吗,我昨晚高兴了一晚上都没睡着。想着她,我就一点都不觉得疲惫。”

    今天成亲,昨晚上他娘没让他见李秀,所以就特别想。

    “你的等待,没有白费。恭喜你们了…。”

    风天翔看着他这么激动,也不知道该说些啥好,但是他是真的替他感到高兴的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后,风天翔就过安好他们这桌来坐了,至于元清扬就去招呼客人去了。

    离吉时越来越近,来的人也越来越多,林江花不认识她哥哥找的人,但眼神却是在四处看着。

    灶是建造在坝子外面的空地上的,一共建造了好几个,此刻已经升起了火,蒸上了木桶饭,蒸菜也在另外一个锅蒸上了,除此外还有一锅蒸了好几笼馒头。

    案板上的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凉菜,要炒的菜,此刻还有些没有切完,帮忙的人正和几个厨子快速的切着。

    吉时倒了后,媒婆就将李秀扶了出来,带到元清扬身边后,让他们一人一头拿上了红绸。

    这媒婆自然是元清扬请的了,原本是可以省去的,可是元清扬坚持也就请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要拜堂,外面的人都进了堂屋看了。

    随着,媒婆的一声,一拜天地,元清扬就和李秀开始拜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她李秀就是他元清扬的妻了,想着元清扬的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的甜。恨不得现在就抱着她,进洞房,让自己彻底的拥有她。

    黄氏看着脸上都是笑容,虽然知道会有碎语,可是比起这些,她更想看的是自己的儿子过得开心,生活得幸福。

    元郎也在一边看着他们拜堂。

    元清木他们也在,对于元清扬要去李秀的事,他们之前就知道了。还反对了下,不过反对到底无效。

    得知元清扬等了李秀这么多年,元清木着实觉得他有些疯狂。

    爱本来就是一个会让人疯狂的东西。爱一个人的时候,根本不会去在意那么多。

    林江花却是看得有些着急了,明明说好在这个时候来搞破坏的,可是那人就没出来。最后,她就眼看着他们拜完了天地,入了洞房。

    林江花的一系列反应,都被安好看在眼里,心里不免有些疑惑,她到底在四处张望的什么呢。元清扬和李秀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,怎么能容别人破坏呢,安好不免多留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李升也搞不懂他娘在干啥,问他娘也不告诉他。

    午饭很丰盛,林江花看着自然舍不得走,于是就等着吃了饭后,才坐着牛车去找她哥哥。她哥哥也是个睚眦必报的,怎么可能会拿了她的钱,不动手呢。

    林江花出村子后,安好就让小白它们跟上了。

    小白它们小,又得快,没多会儿就超过牛车了。跑一会儿就在前面等着,见路不对又回来跑。

    牛车行驶得慢,这着实让小白有些抓狂,一路上没少袭击牛,有次用力过猛,差点牛的脚就跪了。

    见牛车驶进一个村子后,它们就躲躲藏藏,快速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牛车停下后,它们就躲到了一边,看着林江花进了一个屋子后,它们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过去就听到了里面的谈话,这一听还真就是他们想使坏,听完后小白立马就把得知的信息告诉了安好。

    林江花这样的人,实在是让安好讨厌得紧。

    说完话后,林江花回了安月村,而林才梁就换好装,去找那个收了钱不办事的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一身女装,着实把小白它们吓了一跳,只觉得男人莫不就是安好口中说的变态。小白它们是吊在牛车下进越寒城的,进了越寒城不知道走了几条街,他们才来到一个巷子。

    林才梁一去就找到了,那个收他钱的人,那个人见林才梁来,就将实情告诉了他,敢情是他找错了村子,去的时候人都散场了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好,于是就先回了越寒城。

    林才梁很是无语,没想到还有名字差不多相同的村子,这车夫一个听错就将他拉到别处去了。当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呢。

    不过林才梁却不想错过,于是又有了想法,让这人晚上闹洞房的时候再去。这次,他直接将人送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姨妈来了,果断伤不起,太疼了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