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六十章 我没有爹,你别乱认
    正月的大街上,很是热闹,来来往往的都是人。大街的两边卖糖人的,卖字画对联的,卖花灯饰品的四处都是。

    看着这古色古香的街道,安好心里很是感慨,以前她就特想去古镇走走,可是一直都没去。现在,却是之间将她送来这了,当真是想怎么看怎么看。

    “长姐,前面有表演杂耍的…。”这还是安心和安然只听苏玉娘说过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,不免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我们过去看看吧。”苏玉娘以前看过一次,不过那都是好些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人多过去肯定很拥挤,雨竹又不会武功,安大海就接过小葡萄抱在怀里,跟着他们过去看杂耍了。

    过去的时候里面,正在表演喷火,以及胸口碎大石。

    这些安好以前在电视里,倒是看过的,现在倒是看了个现场版的。

    看着那挥舞着的大锤子,一个个都很是紧张,只见那大锤忽然落下,那躺着的人身上的石板就碎开了。

    “爹,娘,长姐你们快看,那人身上这么大一块石板,砸上去居然不疼呢,他还站起来了呢,真是太棒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都很是兴奋,只觉得这人武功肯定很高强。双喜被安心和安然牵着手,挤进前面看杂耍着实很高兴。

    实际这胸口碎大石,就是杂技中的一种,根本不是什么武功。但是尺度若是掌握不好,砸下去可就没那么好过了,能做到这么好,私下里怕是不知道练习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一波表演完,一个小男孩就端着盘子围绕着观看的人走了一圈,这一圈下来,倒是收了不少钱,安好他们也打赏了几两银子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表演后,安好他们就离开了这里,往下一条街走去了。

    雨竹她们做梦也不会想到,这辈子还会在见到那个人渣。

    话说当初陈玉芬和屈得贵两人成亲三年都没能生个孩子,但是两人感情不错,所以屈得贵自然是不会想休了她的。没有孩子,又没有亲戚愿意抱养一个给他们。于是,陈玉芬就想着收养一个,这时候陈玉芬的姐姐刚好捡到个孩子,陈玉芬听她娘说后,就来找她求着她将孩子送给他们养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姐姐,陈玉芬是羡慕嫉妒恨的,毕竟她比她嫁得好,儿子女儿都有,家里也开了个小铺子。

    而这个孩子就是当初被家里人丢掉的梦菊。陈玉芬的姐姐嫁的地方正是无名村,距离泗水村原本是有那么远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天,她刚好坐马车准备回娘家,路过三叉路口的时候她打开窗帘,正好看见楼天明丢下梦菊就走了。

    楼天明经常在她婆家的酒馆买酒,她自然是认识的了。

    让人停下马车后,她就和她的两个孩子,走了过去,过去就见到瘦小的梦菊被一块破布抱着丢到了草丛里,声音哭得跟个小奶猫似的,若是不走近听根本听不到。

    心里只道这楼天明太狠心了,想了想她决定将孩子先抱回家去。陈玉芬的婆家人,都是善良的,但也担心这个孩子后面会被楼天明要回去。

    后来,陈玉芬他们来了,陈玉芬的姐姐就把梦菊给了陈玉芬他们带了回去养,毕竟这楼天明太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话说,楼天明现在生活得很是糟糕,自从卖了雨竹后就没能再娶上媳妇。得到消息后,他就想来找她们。可是,他又怕自己碰着他们带不回。

    于是就等着正月初三的时候,跟着楼北他们来了越寒城。每年楼北他们都会在越寒城待几天,帮着族里的人将他们晒干的兽皮拿出来卖,还要帮族里的人带东西回去,除此外根据村里今年赚的钱,再去黑市买几个女人,回去分派给功劳最大的未婚男子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是正月初五了,现在楼北他们也正在四处逛着置办东西。而楼天明也在街上转悠了快两天了,却是没有瞧到雨竹她们的踪影。

    在楼北他们进店铺的时候,楼天明就在外面四处走着看着。

    正想进店铺的时候,却见到人群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楼天明抹了下眼,再次看了看,确定人后,楼天明给守马车的楼叶说了下后,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刚追出去,楼北和楼修染他们就从店铺里出来了,听楼叶说了后也跟着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雨竹的原名叫许如云,当听着后面那抹熟悉的声音时,雨竹浑身打了个激灵,拉着梦菊就往店里面跑。

    本来她们是打算在外面等安好她们的,却不想听到了那个让她害怕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娘,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刚刚,听到,你爹的声音了,快躲起来…。”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自己会忘了,却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时,她的内心会如此恐惧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。”梦菊听着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梦菊的声音很大声,安好他们正挑东西挑的认真呢,就听她这么一喊,着实惊到了苏玉娘她们。

    “娘,姥姥,你们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双喜的话,刚问出,外面就跑进来了一个身穿蓝色短褐的中年男子,此人正是楼天明。

    “如云真的是你…。”楼天明说着就要去拉雨竹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叫雨竹,不是什么如云,我不认识你…。”雨竹故作镇定的喊道,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着。

    他无疑是她的噩梦,在脱离他后,她时常都在做噩梦,梦里他肆无忌惮的对她施暴,根本就不拿她当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认错的…。”楼天明说着冲上前就要扯雨竹的衣服,雨竹的背部有个烙印,正是一个蓝色的楼字。凡是嫁给他们楼氏一族的女人,在成亲的晚上就会用铁烙上这样的字。

    这还是梦菊第一次见到她的亲生父亲,她没觉得亲切,而是打从心里厌恶。

    楼天明刚冲过去,就被颜一他们拦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人,她可是我媳妇,你们凭什么拦着我…。”

    好些日子没见,雨竹吃得好穿得好,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很多,他自然是很心动的,此刻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方,来一次。

    雨竹的过往,只有苏玉娘和安好,梦菊知道,安心和安然她们都是不知道。不过一看这男子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双喜也震惊得很,见她娘让她别说话,她也就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被你卖掉了,我是买她的人,你说凭什么…。”安好站了出来,看着楼天明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楼天明看着安好的时候,眼睛都直了,活了这把年纪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女子。

    安大海看着楼天明这样打量着自家女儿,着实有些不喜,上前就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卖了又怎么样,卖了她也是我媳妇,我的女儿呢,女儿,你是我女儿对吗…。”

    楼天明打量着梦菊,很是高兴的说道。这可是他唯一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爹,还请你别乱认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账,你这不孝的东西,居然不认我,是她唆使你不认我的对吗…。”

    楼天明很是生气,很想冲过去打雨竹,可是被颜一拦着,他根本过不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楼北和楼修染他们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族长,你们要帮我啊,他们不让我媳妇跟我回去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楼天明喊族长,安好连忙从安大海的身后,走了出来。视线相对,安好就看到了了楼北和楼修染他们。安心和安然的脸色也不由得变了下,这些人她们自然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看到安好的时候,楼北不免有些诧异,这算是缘分吗,他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呢。

    楼修染看着安好,着实高兴。

    “好久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走了出来,开口打断了楼修染的话,看着楼北说道:“你就是这人的族长,针对刚刚的事,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。”

    在周围找了个酒楼,安好开了两个雅间。

    之前的事,安好不准备让苏玉娘他们知道,自然就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谈的。

    楼天明怕他们跑,就跟着安大海他们进了房间,有飞花和追命在,安好倒也不怕这楼天明做个什么。

    同他们说了几句后,就带着颜一和颜九去了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“安好,好久不见…。”楼修染见安好进来,先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希望,我们永远别见…。”安好坐了下来,给自己倒了杯茶,喝了口看着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楼修染很是无语,这丫头还在记恨他们呢。

    楼北没有说话,也给自己倒了杯茶,喝了一口后,就没有再喝了,他实在不喜欢这样苦的茶。

    “雨竹,也就是许如云,她现在是我的人…。”

    楼修染也不大喜欢这楼天明,一路上就说着他过往的那些破事,自己卖了媳妇还想要回来,着实让他有些气愤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们出钱,买回来,你也不卖是吗。”楼北看着安好,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她好不容易脱离了这样一个渣男,我怎么将她在推回去呢。楼北,你们护短我也一样,她雨竹既然被我买下,断不会让人将她欺负了去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楼北抿了抿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边,楼天明却老是想靠近雨竹,但是刚过去就被追命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雨竹和梦菊她们的心里都很是担心,怕安好不要她们,毕竟因为她们已经惹了不少事了。

    谈了好久,楼北和楼修染他们才到隔壁带走了楼天明。

    楼天明自然很不服气,在听楼北要给他买一个媳妇后,倒是消停了些。买的都是年轻的,相比雨竹那老女人,他自然还是想要个年轻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楼北也警告了楼天明,若他还肆意的打媳妇,对其不好,直接就将他逐出族去。

    楼天明自然是害怕被逐出族的,连忙点了点头,答应了楼北。可是心里却是有些奇怪,也总觉得他们是认识的。楼天明心里虽然有些不服气,可到底还是想生个儿子,如果这次买的能给他生个儿子,那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楼北好不容易,遇到安好自然想知道她住在那,于是走的时候,就留两个族中的高手,跟着安好。

    楼修染最想的是跟着安好学医术,现在楼北若是找到了她居住的地方,以后他就能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楼氏一族的蛮横,雨竹是最清楚的,却不想这次他们这般轻易就走了,心里是又高兴又疑惑。

    事情解决后,安好就过来叫着安大海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酒楼,又去买了些东西,安好他们回了绝味烧烤坊,休息了会儿后,才坐着马车去了杨家。

    刚下马车,杨宝儿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安叔,苏婶,安好你们可来了,我都在这望了好久了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几句,杨宝儿就带着安好他们进屋了。

    朱青然要初八的时候才去帝都,所以今天也是来了的,见安好来,君深没跟来,朱青然倒是有些高兴,向着安好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安好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进了翰林院,真是恭喜你了。”安好看着朱青然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幸运。安好,我的旧疾似乎又犯了,你能给我看看吗。”朱青然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,倒也没有拒绝,就和朱青然去了前面的亭子,至于颜一和颜九一直都是跟着安好的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她们跟着杨宝儿进屋坐去了,杨玉郎也招呼着安大海他们进屋坐去了。杨玉郎在进屋的时候,眼神一直都是看着朱青然那边的。

    到了亭子,坐下后,朱青然就将手臂向着安好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好给朱青然把了下脉,只觉得他的心率又变得快了起来,着实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你什么时候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朱青然想了想,跟安好说了起来。无疑就是他爹接蒋氏回来过年,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上次,我就跟你说过,你到底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小心了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又这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朱青然不会告诉安好,这次是他自己给自己下药的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帝都…。”

    “初八的样子,怎么了。”朱青然看着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情况,有点复杂,这几天都得扎针,我再给你开一些药,到时候吃了再看,你自己也得注意…。”

    朱青然就知道会是这样,再放弃她前,他还想给自己留下一些记忆,所以做了这样的事。他知道一个不好,他可能会死去,可是他心里就是这般的矛盾不舍。

    伤害安好他做不出,就只能伤自己了。

    朱青然听着安好关心的话语,连连点头,心里莫名的开心,这一高兴心似乎又难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屋子里吧,我给你扎下针。”

    扎针是要褪去衣服的,朱青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安好面前这样了,现在他的脸皮果断厚了些,说脱就脱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之前都在锻炼,所以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安好也注意到了,抿着唇没有说话,认真的下着针。针扎下去,酥酥麻麻的,看着她隔得这么近的容颜,朱青然心里高兴又难过。高兴自己现在能离她这么近,难过的是这样美好的他,终究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他一直看着安好,眼睛都没转,就想深深的将她记住。

    “安好,有人说过,你扎针的时候,很好看吗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一边的颜一和颜九皱了下眉,这朱青然莫不是还惦记着安主子的吧。

    “我不扎针的时候,就不好看了吗。”安好说着笑了起来,她的笑不同于其他女子的笑不漏齿,可是朱青然就是该死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在我心里,你一直都很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,手停顿了下,看着朱青然说道:“青然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想说什么。对了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,朱玉雪她醒了,不过疯了。至于到底是真的疯,还是假的疯我就不知道了,为此我爹就没把蒋氏送走了。至于朱青浩,回来后没多久,就又去了帝都。这次回来,我总觉得他变了些…。”

    朱青然到底是怕蒋氏他们贼心不死,所以就告诉了安好。

    朱青浩,已经被君深给换了假的呢,自然不是当初那个了。既然朱青然都发觉了,那其他人呢。

    “青然,你见过靖安王吗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提起靖安王,朱青然愣了下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这个人你看着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王爷的架子,整个人看上去温润有礼,不过他的武艺却是很不错的…。”

    太子的身子到底没靖安王的好,所以骑射这些,都是没有涉及的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也给朱青然将针给扎好了。这边,也来人叫吃饭了,他们就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朱青然现在自然也是知道了君深的身份的,原本以为他只是个异性王,却不想是皇帝的儿子,在他众多的孩子里排行九。

    朱青然现在没有站队,所以在靖安王投来橄榄枝的时候,他到底没有选,最后保持了中立。付玉锦也没有选,但是另外一个却是靠向了靖安王,在年前的时候就从翰林院出来了,成了帝都的一名京官。

    当了京官就有了实权,而他们不过还是翰林院负责编制书的。

    杨玉郎给家里的人,以及亲人都说了下,所以每人透露明天是他的生辰。

    过年请客,杨玉郎请了很多商户,一共摆了有七桌。来回的敬了酒后,他就和安好他们坐到了一桌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刚刚安好和朱青然说了什么,却可以看得出,朱青然现在心情很不错。只觉得他,之前说的话都是说给他听的,其实他根本就没放弃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吃吃这个,这个啊可是我大哥特意去海鲜市场定制的。这个蟹黄,老多了,着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杨宝儿说着,给安好夹了一个,又给安心她们都夹了一个。

    几人拿着螃蟹就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桌的女子们,看着只觉得她们粗鄙得很,也不怕脏了手,像她们都是有自己带的下人给她们弄的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却是吃得很欢。

    相比那些女子的做作,杨玉郎喜欢安好。

    杨宝儿也是个十足的吃货,慕容白却是喜欢得紧。还在一边帮着他剥着,今天除了他以外,尹修,墨宇,百里星辰他们都没能来。

    慕容米兰这次没能跟着来,被她爹娘留在家里,让她相看对象去了。安好听了着实不知道该说啥好,这慕容米兰也才十四呢,就慌着将她给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时代就是这个样子,是难以改变的。

    不读书成亲的着实早,读书的想出出人头地后,娶个好的,自然成亲就晚了些。

    墨宇在忙分店的事,尹修还在帝都的,至于百里星辰今天才来越寒城,眼下还没到呢。本来早就想走的,却被他娘给多留了些日子。

    至于付玉锦今日也是来了的,现在他和杨玉儿之间越来越好了,亲事也在初二那天定下了,至于人就没怎么请。

    最大压力的莫过于杨玉郎,他若不娶的话,自家两个妹妹也没办法嫁人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安好她们就和杨玉儿她们坐到院子里晒太阳,聊天去了。现在的太阳,晒着着实舒服。

    打牌的也想晒太阳,就将桌子搬了出来,在外面晒着打。

    安好聊着天,心里却是有些不安,今天都初五了,君深都还没有回来。他走了这么几天,一点消息都没传来,问颜一他们也没说个啥,着实让她很忧心。

    杨玉郎陪着他们打了会儿牌后,就过来找安好了,想跟她说说分店的事。其实分店,又有多少事说呢,他不过是想跟安好说说话。

    但杨玉郎在设计方面,无疑是个天才,他今天又拿了好些个画得图给安好看,画得都不错。

    其中还画了,头花方面的图,相比安好的,他的更古风一些。

    得知工坊开工要初九,杨玉郎将他画得图给了安好,让她先做几个样品拿过来看看,等看了后他再决定下多少单。

    先看样品,在下订单,这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晚饭吃得早,吃过的时候,天都还没有黑。明天是安好的生辰,今天自然是要早点回去的,下午的时候安好已经让颜一他们通知了玉清他们,明天来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至于百里星辰那边也传了消息,他能不能来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苏家这边,安好也写了信,多给了点钱,让信使今天就送了去。慕容白和杨家的人能来,但是尹修和墨宇他们是来不了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夕阳都已经落山了,也起了风,一下马车安好就觉得很是冷

    小葡萄包裹得厚,还带了毯子,倒是不怕冷着他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