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真假青木,你到底是谁
    “娘,你们快带小葡萄回去吧,我想去大棚那边走走。”安好此刻还不想回家,还想在四处走走。

    “长姐,我们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总觉得自家长姐,情绪有些低落,就想着陪陪她说说话。

    安大海看了看她们说道:“这天都变了,已经起风了,你们要去就回家穿件衣服再去。不然得了伤寒可麻烦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们爹说得对,回去穿件衣服再去。”苏玉娘见安好她们穿得不多,便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就回家穿好衣服再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,她们就跑回了家,双喜也想去就跟着跑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双喜比之前活泼了很多,也比以前更善于与人交流了,梦菊看着心里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跑了后,苏玉娘他们也走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屋穿了件外套后,安好就去了厨房那边拿了两个大篮子,等她们出来后就一起去了大棚那边。

    颜一留在了家里,飞花、追命、颜九他们则都跟了去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身后的几个人,不由得笑了笑,她原本想一个人走走的,却不想他们都跟来了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过来的时候,林满园他们正在清理杂草,这草可是每几天又长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东家,你们来了啊…。”林满园站了起来,看着安好他们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大山和王源他们也纷纷跟安好他们打了下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,刚从越寒城回来,就过来看看,准备摘一点,明天早晨下面条吃…。”

    当然除了煮面,炒来吃,煮汤这些都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她们就去摘豌豆尖去了。之前已经掐过一次了,眼下这些是又长起来的,叶子的颜色此刻看起来是浅绿色的,叶片很薄,茎也较柔软,轻易就折断了。

    看着篮子里都放不下了,安好这才赶忙让他们都别在摘了,多了若是许久没吃完,放久了就焉了。

    林才梁他们做出这样的事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安好早就问了颜一他们的了。听林满园他们说起倒也不诧异,不过这罚金二十两一个人,怕是不容易拿得出的了。

    林江花昨晚都没有醒过来,早晨才醒过来的,脑袋倒是没撞坏,不过却是晕得不行,根本就不敢起床。

    得知自己怀孕,林江花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。不过还没怎么高兴,李成林就泼了她冷水,说元清扬告了他们,林才梁现在已经打了板子,关进了监牢。

    他们家里总的存钱也就剩下十两了,如今还要交罚的钱,林江花就只得将她的首饰和存的私房钱拿了出来。她可不想交不出钱,怀着孩子还去干活抵债呢。

    至于多余的钱,他们拿不出的,就只能任由林才梁去坐牢了。

    林才梁出了事,林瑶儿一个人在家,林江花怎么放心呢,于是就求着李成林将人接了过来。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,林瑶儿嘴上没说,心里对于林江花却是有些不满的了。要不是她,她爹也不会弄成那样。

    这做了牢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,她以后可还怎么嫁人呢,想想心里就气。

    一个林江花都已经够让讨厌的呢,如今又加个林瑶儿,李小红和李小月着实话都不想和她说。

    至于元清扬这边,在衙门把林才梁治罪后,他就跟着云正德他们坐着牛车,逛了下集市,准备要请他们吃饭,菜自然要准备多一些的。

    元清扬回去的时候,李秀已经起来了,正和黄氏坐在院子里摘着菜,说着话。至于元朗,就在一边坐着练着字。

    “爹…。”

    元朗站了起来,好一会儿才叫了出口。他心里是想叫的,可是话到嘴边,不免有些说不出,但到底还是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辈子能有多长呢,可他就等了他娘十年,若是他娘没同意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。不过元朗庆幸,他娘选了元清扬,这样大家都圆满了。

    元朗准备改口的事,李秀已经听黄氏说了的了,不过此刻元朗突然这么一叫,着实让李秀愣了下,到底还是没习惯。

    元清扬被元朗这么一叫,也愣了下,回过神赶忙走了过来,一把将元朗抱了起来。元朗到底还是孩子,一下就被他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后都这样叫…。”元清扬看着元朗一脸笑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抱了会儿元朗,元清扬才将他放下来。

    元朗小的时候,没少被元清扬抱,这几年大了就没抱了,如今被他这么一抱,元朗却是不好意思得脸都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氏看他们相处得这么好,心里也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娘,秀儿,我买了不少菜,今天中午请里正他们吃饭,毕竟他们帮了我们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我这就去蒸饭…。”黄氏笑着向着厨房走了去。

    元朗也没在这待着,拿着他的笔墨纸砚就进了屋子。字已经有两大篇了,他回屋再看看书就行了。

    元朗勤奋好学,在家的时候,都是将功课做好才玩耍,玩耍一会儿就帮着家里做点事,这无疑让李秀很是欣慰。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,才有这样好的一个儿子呢。

    见他们都走后,元清扬进厨房将菜拿出来后,就提了些出来,放到了坝子里,坐着跟李秀一起摘起了菜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难受吗。”元清扬将板凳移了过去,挨着李秀问道。

    拥有了李秀后,元清扬只觉得很是幸福,看见她就特别想抱她,要不是现在是大白天,他肯定抱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难受吗,你都不知道,你昨晚…。”昨晚有多强,要了她多少次。

    “那,今晚我克制点,就来三次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以前跟她说话都不好意思的,后来就慢慢的变了,现在更是胆大的坐在这跟她讨论起了这个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开了荤的男人,可是她能拒绝得了的呢。

    元清扬现在无疑想的就是让李秀给他生一个孩子,一个就够了,这样他就觉得人生圆满了。

    午饭是元清扬帮着李秀做的,快要做得差不多的时候,元清扬就去叫云正德他们吃饭了。

    这正月里也没有什么事,吃过午饭后,他们就坐着喝起了茶,聊起了天。到半下午的时候,云正德他们才回家。

    李秀和元清扬下午就清点了下,大家送的礼,安好他们送的无疑是最多的,这到让元清扬他们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元清扬就主动去做饭了,至于李秀就让她在一边看着。

    晚上洗了个澡,澡洗了后元清扬上床就搂住了李秀,这无疑又是激情的一夜。

    这边,安好晚上从空间洗了澡出来后,就很久都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今天大妞又没回来,安好不由得再想,它是不是找到它喜欢的了,不然怎么天天往山上跑,还要不要就几天不回家。

    这晚上,安好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君深被人追杀,浑身都是血,吓得她从梦里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蒙蒙亮了,至于后面梦到的她已经忘了,就只记得那血淋淋的一幕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了睡意,坐起身就穿上了衣服,穿好后就下了床。梳好头后,安好就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早晨的空气很是新鲜,她不由得张口手臂,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也就慧心她们起来了,安好看了眼厨房,就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刚上房顶,就见不远处跑来了一匹马,看清楚马背上的人时,安好施展着轻功飞了出去,直接落在了大道上。

    看清楚前面的人时,马背上的人将马奔跑的速度减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青木,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,君深和木头呢…。”看着马背上翻身下来的人,安好连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他们受了很重的伤,安好姑娘,你快跟我一起去救他们吧…。”

    青木在这后面都是喊她主子的,可如今却叫她安好姑娘,安好脑袋里只闪过一下这个想法,也没有细想,心里只道肯定是青木太心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着我,我回家跟他们说下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进去,青木的嘴角划过抹邪魅的笑容。

    安好回去跟林城说了下后,就拿着钥匙去了工坊这边,开门牵了一匹马出来。

    林城听安好说了后,赶忙去叫了颜一他们起床。

    等他们出来的时候,安好和青木已经不见了人影。家里还有一匹马,于是颜一就骑着马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好骑的马是汗血,这青木骑得也是跑起来着实很快,而颜一骑得却不是汗血,虽然马也不差,可到底追不上他们,就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尚早,所以越寒城的大街上,此刻还不是很多人,青木骑着马跑在前面,安好跟着跑在后面,没多会儿他们就出了越寒城。

    街上到底是有人的,所以马的速度相对降低了些,所以在他们出城后不久,颜一也追了出来。不过安好他们的马到底是要快些,他依旧追不上,只能远远跟着。

    越追颜一越是着急,因为君深回来的方向,压根就不该是这个方向,可是相隔太远他根本叫不应安好。

    安好和青木的马相隔得不远,所以安好说话他是能听见的。

    “青木,我们还得跑多远呢,你身上的伤受得了吗。”

    刚刚回来的时候,她可见青木身上四处都是剑伤呢,闻着就满是血腥味,另外似乎还夹着着什么味道,不过这种味道却是她没有闻过的。

    “安好姑娘,我身上的伤口虽然多,但是都不是致命伤,已经用金疮药止住了血,你不用担心。主子,他们伤得太重,我就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山洞里,距离这里还有二十里地呢…。”

    越跑越偏僻,跑了好久青木总算停了下来,等安好过来后,他就翻身下了马。

    “安好姑娘,主子他们都在里面的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打量了下周围的坏境,四处都是密林,寂静得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和呼吸声。一向话多的青木突然不怎么说话了,安好不免有些奇怪,难道是因为君深伤得太重,所以他才这样吗。可是之前君深那次伤得很重,他也不像这样呢,想着这些,安好打量了下青木的背影,总觉得似乎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心里有了防备,安好从腰间取下了银针扎在了她的袖口里,迷药也捏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走进林子,往里走没多远,还真就出现了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刚进山洞安好就觉得味道不对,刚想退出去,山洞就被落下的石板封住了,山洞里顿时黑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青木,你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山洞里响起了那男子的笑声,他的笑声不似青木那般爽朗,听起来透着猥琐。

    他笑完过后,山洞里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不是青木,可惜你反应太慢了,今天你就别想跑了。这味道闻着香吗,专门为你调制的。小模样长得真不错,你今天要是把我伺候好了,我就留你一命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梦,你到底是谁…。”

    性子倒是烈,长相也不错,就是笨了点,君深居然喜欢这样的。

    安好这下总算看清楚了他的长相,相比青木他生得更加貌美一些,年龄应该在二十左右。长着一双桃花眼,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侵虐性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,我就是我是谁啊,你这小小村姑,没听过我的大名也不奇怪。我向来都不做梦,只会给人制造梦,等下你会求着我要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他大手一挥,安好只觉得香味更浓了,立马掐破了掌心,引入灵泉水化解她中的药性,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安好立马联系了玄武它们说了下情况,让它们制造药丸。

    至于青龙它们都是在空间里的,可是不到一定的地步,安好是不会在人前,将它们放出来的。

    安好现在准备试探下他的身手,见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坐在靠坐在对面的石头上,安好抽出银针,对准他身上的穴位就袭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银针袭击过去的时候,他快速的闪了开,银针直接扎进了石头里。

    “还能动手,有意思,你还真不简单呢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安好手里握着的迷药就对着他撒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动作更快,直接袖子一挥,那药粉就朝着安好的方向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迷药的味道,实在不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闻了药粉没事,他看安好的眼神更加的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对你这样的人,迷药的确是没用,就该准备毒药。”

    闻言他大笑了起来,毒药对于他而言,早就没有作用了,还想毒他当真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见他笑得这么肆意,安好皱了皱眉,不怕毒吗?

    大概是他们的声音太大声,颜一听到了,安好就听到颜一在外面叫她,一边叫一边拍打着石门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怎么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暂时没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一会儿就有事了。其实我长得这么好看,被我上了,你不吃亏。你还是我第一个想上的女子,虽然小了点,做起来会很痛,但是我有药啊。跟我在一起,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,我绝对比那冰块对你好的…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安好就知道他是认识君深的。他这样对自己是因为跟君深有仇?看着他喋喋不休的嘴,安好真想将鞋子丢过去,将他的嘴给堵上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刚刚的银针,她觉得自己还是别牺牲自个儿的鞋子了。

    颜一听着里面的话,心里更急了,信号他已经发出去了。可是这门,要怎么才打得开呢。要是安好出了什么事,他是死都难以赎罪呢,何况现在他还没看着他的孩子出生,他可不想现在死呢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颜九肚子里怀上没,但是他这段日子可是没少耕耘呢。

    里面没有动静,颜一心里着实没底,又去敲了敲石门,叫了叫安好,得到回应心里才放心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,受不了可以叫我,不介意被你扑倒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想看看,安好能忍耐到何时,这山洞可是他用了几年时间布置得,他这里面不开,外面的人甭想进来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