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生辰,一见钟情
    想着,水云行干脆又斜躺回了石壁上,这样有趣的丫头,抢来做媳妇似乎也不错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这样悠闲的躺着,倒是有些看不懂他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玄武它们就将药丸研制了出来,安好拿在手里直接就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水云行原本以为安好抬手是要袭击他,却不想她是在吃药。

    “你吃了什么…。”水云行蹭的就坐了起来,看着安好问道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一脸紧张,倒是有些意外,想了想故作气磊的说道:“吃了毒药啊,你不放我走,我又不想扑倒你,就死了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话刚说完,水云行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快吐出来…。”

    这人要是死了,君深还不得宰了他。而且他好不容易,找到一个这么有意思的丫头,怎么会让她死呢。

    “入口即化,吐不出来了,我就要死了,你也省事了还不用动手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听着安好丧气的话,真的快气死了,抬手就要抓她手臂给她把脉。不过,还没抓到自己就被安好给点中了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你不是想拉着我一起死吧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的话刚说完,就感觉到脖子上一阵冰凉。

    “最近没有磨这匕首,倒是有些生锈了,等下若是割一半割不进去,你就忍忍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被安好点了穴道,能说话,却是动不了,自然看不到安好放在他脖子上的匕首。

    水云行此刻倒是觉得安好跟君深有共同点了,那就是一样的变态。

    感觉到脖子上传来刺痛感,水云行连忙叫住了安好:“我放你出去,我给你解毒,你别杀我。我的医术很好的,肯定能治好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君深,你到底是什么人…。”安好想了想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要出去的,可是有些话她必须得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对,我认识他,我是他的师…弟…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师弟,水云行就有些咬牙切齿,这可是他心里的痛呢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应该是君深的师兄,可是以前作死的要跟他比试,结果输的代价就是他变成了师弟,君深就变成了他的师兄。不过他一直都是不服气的,没少找君深麻烦,可谓屡败屡战。

    “师弟,他怎么有你这样老的师弟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闻言,心里只觉得受了万点伤害,看着安好道:“我才二十二,我哪里老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十七,你哪里不比他老了,你是不是见过他们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走的时候,知道的就他们几个,这人既然能扮成青木来找他,定然是知道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解开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没有说话,放在他脖子上的匕首却是割近了一分,原本只割了个小伤口,如今却是割了一条的血痕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只觉得刚刚安好在耍他,她这匕首分明就很快。

    “你停手,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他还这么年轻,他可是很惜命的,怎么会想去死呢。

    “从认识他的那时候起,他每年都会回风之谷,一待就是几天。今年师父在闭关,就让我去看看他,这正月我自然也有事呢,所以我去的时候已经是初四了,那天走得有点晚,骑着马跑了一半的路程天就黑了。我寻思着,到下一站就休息,第二天再去他那。却不想就在去往下一站的途中,就发现君深他们在与人厮杀。你是不知道那场面,四处都是尸体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,我骑着马跑过去,对方剩下的人看见我来都跑了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说了这么多,还是没说到安好想听的重点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明明就是被君深他们给杀怕了,哪里是看见他来才跑的呢,倒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在哪,伤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这次回去,带了一百的炎甲军,除此外就是青木和木头。来刺杀他们的怎么也得有五百多人,当然这个是青木说的呢,我就觉得没那么多。炎甲军死了二十多个,其余的人也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,刺杀他们的都是些江湖人士。”

    “青木伤得有些重,差点就死掉了,不过幸好遇到了我。木头没青木伤得严重,就眼睛中了毒,目前还看不到,身上伤口也多,不过还是死不掉的。至于你的君深嘛,也是个傻的,明明知道是冲着他来的,居然还不跑,留下来一起厮杀,护着他手下的炎甲军,他身上受了多处剑伤,伤口有深有浅,当时完全就成了个血人了,看着吓了我一跳。不过你别担心,他脸没受伤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这是重点吗。

    江湖人士,到底是谁对他下的手。

    “他失血过多,又受了很重的内伤,他身上的伤口还是他让我给他缝合的。这用针缝合伤口,当真是不错,我正想问他谁想出来的呢,结果他居然给我晕了过去,拍都拍不醒。到初五的下午他才醒过来,不过很是虚弱,初五的下午他见了我,问我要了我特制的药,用来掩盖他身上的药味和血腥味,我不免有些奇怪。就问了醒过来的青木,于是我就来找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是想看看安好长什么样,到底是地方让君深这么着迷,受了这么重的伤,还想着要来见她。

    水云行不知道,安好是知道的,因为他走的时候答应了她过生要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估计已经在你家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水云行说的话,安好掐死他的心都有了。君深若是知道她不见了,此刻怕是得担心死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还真是那样,此刻君深已经又骑着马出来找安好了。

    而外边的炎甲军此刻也都来了,听了颜一说的后,都纷纷在想怎么破开这石门。有人建议将石洞门炸开,可是这东西得来不易,他们那也没多少呢。

    可是安好就是君深的命,此刻颜一自然顾不得那么多了,就叫人回去拿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。还不打开出去的开关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点着穴,我又动不了,我怎么去开。”

    石门外,颜一又敲了敲门,得知安好马上就要出来了,赶忙让人去追刚刚回去的那几个炎甲军了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,你告诉我,我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我之前就是跟你闹着玩的,没想伤害你,你就放开我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是君深的师弟,可是安好没想这样就完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不说话,还要动手,水云行赶忙说道:“这必须要我的手按在上面,才能开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手是吗,那砍了拿去开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你咋比君深还恐怖呢,我错了还不成吗。”

    这人太狡猾了,安好想了想用银针封住了他的武功,搜了下他的身将他藏在衣服里的药瓶都给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居然非礼我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没想到安好这么大胆,居然这样对他。长这么大,还没女子敢这样对他呢,那些凑过来的花痴还没靠近他,就被他踹飞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,我还非礼你,想多了。你再胡说八道,我就废了你,让你跟女人做姐妹。”

    水云行闭上了嘴,只觉得安好太凶残了,自己再惹她,说不定她真的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石门打开,颜一他们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颜一好久不见,想我没呢…。”

    颜一闻言整张脸都黑了下来,居然是他,他胆子真是大呢。

    “颜一,给他找十个女人,将这药撒进他们的屋子里,半天的时间才放他们出来。不是想要女人吗,送你十个,祝你好运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完翻身就上了马,水云行气得不行,正想跑就被颜一抓住了。将事情交给炎甲军办后,颜一就骑着另外一匹汗血马去追安好了。

    君深到了越寒城后,就先去了水云行的住宅,得知他没回来,就骑着马去了营帐。原本是想动用炎甲军找人的,去的才知道炎甲军早已经出动了。

    询问了他们走的方向,君深就骑着马追了过去,身上的伤被他这样来回的奔波,此刻早已经裂开了。要不是身上穿着黑色的锦袍,此刻怕是已经能看着他身上渗出的血迹了。

    安好在看到君深骑着马跑过来的时候,就减缓了马的速度。

    君深看到安好后,直接就飞身上了她的马,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君深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没有说话,抱紧安好驾驶着缰绳直接回了他的府邸。他刚刚骑着的马,叫追风,是他以前骑得马生的一匹小马,一直养在风之谷的,这次走的时候才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君深他们骑着马走的时候,它也跟着跑了上去,倒是个聪明的。

    闻着他的血腥味,在下马回府后,安好就拉着君深的手,让他跟她回房间。君深一直都没说话,任由安好拉着他回屋。

    刚关上门,他就将安好抵在门上,亲吻了起来,好一会儿才松开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我回去见你不在家,我有多担心。以后除非我来找你,否则任何人你都别信,不准跟他走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闻言轻轻的抱了下君深,抬眸看着他说道:“我昨晚梦见你了,见你浑身是血我很是担心,结果今天一早那人扮着青木的样子,说你们受了伤,我自然就想不到那么多了,关键他易容的技术太好,我当时就没看出他的脸有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是你师弟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点了点头,随即又看向问道:“他还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晚点再说吧,我先给你包扎伤口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转身就去柜子里拿他放在君深这里的药箱了,知道他老是受伤,安好四处都备着药,眼下倒是用上了。

    君深的伤口是水云行包扎的,各处都用白布包扎了下,他外衣脱掉的时候安好就看见了他浑身的伤,此刻仿若盛开的红梅似的,在他身上各处绽放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伤,肯定疼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看见你,我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眼睛有些红,伸手给他解开了白布,开始处理起了伤口。伤口再次裂开,上面看上去很是狰狞。安好将线取掉后,又开始消毒缝合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弱,以后你也不许再这样。这伤口若是恶化感染了,就不是那么简单了,那可是要命的事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缝合完前面的伤口后,看着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比起没命,我更怕失去你…。”因为你就是我的命。

    安好就是他生命中的一抹阳光,给予了他温暖,所以他不能失去她。

    包扎完,他们坐着聊了会儿,得知水云行对安好做的事,君深又派人给他加了药,还加了十个女人,从安好说的半天升级到了一天。

    救命之恩,归救命之恩,他万不该对安好出手。

    今天是安好的生辰,礼物君深一早的时候就准备好了的,却是想今天亲手送给她。

    安好给他包扎完后,又给他从衣柜里从新拿了衣服换上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君深正从他换下的衣服里拿出来一个盒子。盒子里装的是他送给安好的一套首饰,从头到脚都有。饰品的主要原料是玉石,是他自己亲手刻好后,再由工匠打磨的。

    “给你的生日礼物,你坐着我给你带上。”

    除了发簪,耳环,还有项链,手链,腰链,脚链。腰链带着是用来僻邪的,安好倒是没想到君深还信这些。至于脚链的传说,安好以前听过,如果一个男子给你带上脚链,下辈子就还能再跟这个女子结缘,在一起。

    饰品做的精致小巧,看上去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舒适。

    发簪和耳环她平时肯定很少带的,项链这些戴着别人倒是看不见。

    在给安好带上脚链后,君深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这辈子,下辈子,生生世世我都要你属于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和我预定了吗。”说着安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起来的时候,她的脸上就升起了浅浅的梨涡,让君深忍不住伸手戳了戳。

    “对,预定了,非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今天到底是安好的生辰,聊了会儿,他们就坐着马车回了安月村。

    安好的家里,今天自然是来了不少的人,而此刻主角却不在家里,不免让杨玉朗他们有些奇怪。安大海他们并不知道安好出去干啥了,只得随意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今天既是安好生辰,又是他们家请客的日子,因此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安老头和江氏他们,今天也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安月华,安二郎原本是想带来的,却被安大河他们阻止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回来,安心她们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长姐,之前九哥回来,就没看到你,后来就去找你了,你去哪了呢。”

    君深回来的时候,她们是看见了的,却不知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事。至于青木和木头,安心她们也问了的,得知他们有事要做,也就没有多问了。

    “这,我买吃的零食去了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将自己提的几个袋子,递给了安心她们看。

    安心倒也没奇怪,家里的确没剩下多少吃的零食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买的这个好吃,之前我爹也买了些。”风铃看着安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后,安心她们就去帮着装盘子了,现在离吃饭还有好一会儿,先吃点这些也不错。

    杨玉郎见安好和君深一起回来,微微皱了下眉,昨天他都不在家呢,今天倒是回来了,还真是会赶时间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也来了,安好的生辰他怎么能错过呢,到底是她干哥哥呢。

    看到安好和君深后,百里星辰向着他们走了过来,停下脚步后就看着他们说了起来:“丫头,生辰快乐,今天我可特意给你准备了礼物,晚上要记得看哦。君深,你倒是回来得快呢,往年你可都是要初八才回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安好生辰,我怎么可能错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墨宇和尹修没能来,不过却让我带了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们坐一边聊天去后,安好就去跟其他来的人打招呼说话了。

    苏云娘过年的时候,又见了陈以新,可是她还是拒绝了他。此刻正坐在石桌边发呆呢。

    安好跟苏衡他们打了招呼后,就向着苏云娘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她在走神,安好就出手拍了她的肩膀一下,说了声想什么呢,着实把苏云娘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想啥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啥还走神,刚刚我拍你,你明明就吓了一跳。说说吧,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娘现在已经能确定自己的心意了,可是明明知道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姥姥,姥爷,非逼着我嫁人,大丫,我还不想嫁人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看着苏云娘说道:“小姨,你为什么不想嫁呢,你心里可有喜欢的人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才没有呢。”苏云娘回答得很快,眼神却是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安好也看出了些问题,只是她不愿意说,她也就没有去逼着她说。

    苏云娘还想待在这,安好跟她聊了会儿,端了点吃的水果给他,就去了别处。

    慕容米兰,今天也跟着慕容白来了,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安好家呢。来的时候,安好不在,她就跟着安心她们四处走了走看了看。眼下,正趴在桌子上,用茶水在桌子上写着字呢。

    看到安好的时候想过去,可是又见她要招呼人,就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最近家里老让她相看,她着实有些烦,都不想回家了。她也不是不想定下亲,可是看了这么多,都没有能让她感觉喜欢的,她怎么可能会同意呢,毕竟这关系着她一辈子的幸福呢。

    自家哥哥现在有了媳妇后,走哪都陪着,她啊果断成了孤家寡人了。

    正在慕容米兰唉声叹气的时候,安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干啥呢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你可算想起我了。”慕容米兰见安好过来,倒是精神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忘了你呢。你能来,我可是很高兴的。”安好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后面走来的那个穿月牙白长袍的男子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回过头就见云天和云凡正向着她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叫云天,是我们这里正的大孙子。”说完安好愣了下,再看慕容米兰的时候,就见她目光直直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云天过来的时候,自然也注意到了慕容米兰。

    视线相对,慕容米兰连忙收回了眼神,心里暗骂自己,咋一直盯着人家看呢,这可得怎么想她呢。

    “安好,生辰快乐。”

    两人齐齐开口说道,说完云凡就抱着两个盒子递给了安好,这可是他们单独送的。

    “真是谢谢你们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谢啥,大丫,我们两家可不用说这些了,要不是你,我们家现在也不会这么好。”云凡向来自来熟得很,直接就坐在了桌子一边就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看着干啥呢,快过来坐。咦,这个姑娘是。”刚刚慕容米兰盯着他大哥看,云凡可是都看见了的。所以,免不了问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,我叫慕容米兰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介绍,安好就想起了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,不免有些失笑。

    云天见安好在笑,走了过来,挨着云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名字挺好听的,我叫云凡,这是我哥叫云天。”云凡打量了下慕容米兰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凡哥好,天哥好…。”

    云凡没忍住笑了,这丫头倒是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好…。”

    慕容米兰都招呼他了,云天自然也不好一句话都不说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米兰…。”慕容米兰双手撑着下巴,看着云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怎么…。”看着慕容米兰对他这么热情,云天不免有些不适应,还没说完就被慕容米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叫姑娘,我叫米兰…。”

    聊了会儿,云天终于改口了,可是聊了没多会儿,他就找个理由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凡看着他哥哥落荒而逃的样子,不厚道的笑了笑,聊了几句就去找原九九了。现在他有喜欢的了,自然也想给他哥哥也找一个了。云天喜欢安好,他是知道的,可是到底不可能不是吗。

    “米兰,你该不会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你小声点。他定亲了吗,今年多大了…。”慕容米兰看着云天的第一眼,就莫名的觉得好喜欢,此刻人走后,自然要找安好问清楚了。她对云天,大概就是别人口中说的一见钟情了。

    安好也想云天能幸福,想了想就跟慕容米兰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容米兰明年才成年,比云天也就小个几岁,说起来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他们觉得不错,至于云天怎么想的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要去跟其他人说说话,慕容米兰也不在这坐着了,就去安心她们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郑云落现在已经怀孕了,这也是才把出来的,最高兴的莫过于玉清了。玉决现在也不出远门了,在家筹备着婚礼,准备办在初十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在这有说有笑,安好走了过来喊道:“玉爷爷,玉决哥,云落姐…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你来了,快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郑云落看着安好,很是热情的招呼道,现在的她只觉得比什么时候都幸福。这一切都是因为安好帮了他们呢。

    “丫头,来玉爷爷身边坐,玉爷爷有事要跟你说。”玉清看着安好笑着说道,现在的他看起来精神似乎比之前更好。

    玉决的病,已经好了,玉清要跟她说什么,安好似乎也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玉爷爷,好久不见,你这可是越发精神了,看着都年轻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心里高兴呢,你玉决哥他们要成亲了。咯,这是请柬,我可是第一个给你的呢,你到时候可一定得来。”

    玉清说着,将手里的请柬塞到了安好手里。

    “是吗,太好了,我怎么可能不来呢,必须得来。云落姐,玉决哥真是恭喜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日子就定在了初十,安好真的很谢谢你,要不是你…。”

    玉决感谢的话还没说完,安好就开口说了起来:“玉决哥,这话你说了很多次了,我可是你妹妹呢,这客气的话以后都不许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安好可是我孙女呢。都是一家人,以后都不许客气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