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豆腐盒子,即将成亲的两对
    这些年,苏玉娘他们虽然没回来,可这屋子刘玉书却是一直打扫着的。这些年,她就盼着他们能回来,现在总算是盼到了。知道他们今天来,刘玉书还特地换上了新的床单和被子,枕套这些都换了。

    “玉娘,你还站着干啥呢,还不把小葡萄给放床上来…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,苏玉娘抱着走了过去,将包裹着小葡萄的小被子拿掉后,就放到了床上,她刚放上去刘玉书就给小葡萄盖上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随你,长得真白…。”刘玉书看着小葡萄说道,说着还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“娘,是我们不孝,这么多年都没回来…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说着就要跪下,却被刘玉书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爹什么性格,你我都是清楚的,娘不怨你们,你们现在把日子过好了,娘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小葡萄要人看着,做饭今天也不用她来做,刘玉书就在里面坐着陪着苏玉娘聊天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坐下后就帮着摘起了菜,一边摘一边和苏绣娘他们聊着天。

    今天苏天临买了不少的鲫鱼,此刻正和苏天勤在一边清理着,君深身上有伤不已弯腰,安好就让他在这边摘菜,她就去帮着苏天临他们清理鱼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过来,苏天临开口说道:“大丫,这里有我们呢,你这裙子这么好看,弄脏了可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。”她弄鱼都弄出经验了,不会弄在身上的。

    “你等下,我去给你姥姥那里给你拿个围腰…。”苏天临说着就跑去问刘玉书要围腰了,拿过来后就递给了安好,让她带上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你们弄这么多鲫鱼打算怎么吃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丫,你这话问得刚刚好,我们正想找你教教怎么做呢,我们这可就你做的鱼最好吃,你大姨做的都没你做的好吃…。”苏天勤听安好问起,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,等下就教你们做…。”

    他们愿意学,她自然也是愿意教的。

    人多菜没多会儿就摘完了,摘完后苏锦娘和苏绣娘她们就去了厨房,帮着切菜去了。至于苏月娘,苏绣娘啥也没让她在干了,就让她去屋子里跟苏玉娘她们聊天去。

    菜摘完,苏云娘就带着安心,安然,邓梅她们去了工坊,拿着篮子装了不少的红薯干过来吃。

    男人们就喝着茶,打起了牌。

    苏绣娘和苏锦娘都是手脚麻利的,没多会儿就将配菜全部都切好了。切好后,就开始宰鸡,切肉这些。

    今天做的是人参炖鸡,人参是安好拿来的。火是苏云娘在烧,安心她们也在厨房帮着忙。

    苏家的灶也有两个,除此外还有放小锅的,此时小锅上已经炖上了鸡汤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苏绣娘就准备蒸木桶饭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苏天临他们清理的鱼拿了进来,清洗干净后就放到了筲箕里。

    安好准备拿少数来炖汤,剩下的拿来清蒸,水煮,油炸。

    看了看一边的豆腐,安好打算做一道之前没做过的菜,豆腐盒子。

    现在她要炸鱼,切葱沫,切尖椒沫,切肉沫的事就交给苏云娘和安心她们了。

    她们肉沫弄好的时候,安好的鱼也炸好了。洗了下锅,就开始蒸鱼了。

    切豆腐就她自己来,豆腐要切成长方形,既不能太薄,也不能太厚了。

    豆腐切好后,安好就开始调馅,将葱沫和尖椒沫倒在了一起,加盐,淀粉,酒这些朝着一个方向搅拌了起来。

    馅做好后,就开始做豆腐盒子了。将馅舀着放在一块豆腐上后,又拿一块豆腐压在上面,全部都做好后,就开始给豆腐盒子滚干的淀粉,滚好后就放到一边的盘子里等着一会儿炸。

    饭蒸好后,苏绣娘就开始炒菜了,一般的家常菜她还是做得不错的。不然光安好一个做,实在太累了。

    干煸鸭子,苏绣娘做不好,就交给安好做了,她就负责炒青菜,炒青椒肉丝这些。

    宁彩蝶和孙念比安好他们晚来一点。

    宁彩蝶来了后,就进了厨房,一边和安好她们说话,一边看安好她们做菜。

    宁彩蝶还想让安好给她把把脉,眼下他们成亲也有几个月了,一直都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措施,可是她肚子到现在都还没动静呢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啥也没说,可她自己心里有些着急,毕竟她还想给孙念多生两个孩子呢。

    今天除了苏绣娘他们,苏衡的堂兄也来了,苏衡的堂兄叫苏岩。也就是上次那个赶着牛,弄得尹修一身狼狈的老头。

    今年依旧是他孤身一人,儿子,儿媳他们都没有回来,过年苏衡都是叫着他一起过的。

    苏衡的爹叫苏铭,苏铭有一个姐姐,一个哥哥。这苏岩无疑就是苏铭哥哥的儿子,也是他留下的唯一血脉。至于苏岩的娘,在他爹死后就丢下他改嫁了。而这所谓的姐姐嫁得很远,早就没和他们来往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苏衡也曾想帮着苏铭找一个老伴,可他不想,便一直一个人和他的牛生活着。

    至于苏衡,他上面有一个姐姐,有一个哥哥,下面还有个妹妹。爹娘死了后,他大姐就回来得很少了,一两年才回来一次。二哥已经死了,有一儿一女现在已经在陵城落地生根了,也没回来。

    苏衡的妹妹嫁得也远,过年回来了下,这次请客就没有来了。

    鱼蒸好后,安好也开始做菜了。苏天临和苏天勤也开始上菜了,凉菜这些都是腾到盘子里的了。

    安好第一道菜,做的就是炸豆腐盒子。

    等锅里的油热了后,就让苏云娘将火烧小了一点,一块一块的放进锅里慢慢炸了起来。炸好的就先盛了起来,炸完盛到一边后,安好洗了下锅就开始调汁了。

    拿过一个碗,安好抓了点淀粉在碗里面,又往碗里加了水,盐,还有少量的白醋。汁调好后,就将炸好的豆腐盒子放到了,勾芡后盛了起来,盛起来后,安好就将之前留下的葱和尖椒撒在了豆腐盒子上。

    苏绣娘在一边炒着菜,时不时的就看安好,她还第一次看到豆腐做得这么复杂来吃。闻着飘过来的菜香,苏绣娘也很想尝尝安好做的。

    豆腐盒子做好后,安好就开始做干煸鸭子了。

    干煸鸭子,要不少的辣椒,苏云娘现在也很能吃得辣。看着在锅里的干煸鸭子,苏云娘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真的好想现在就吃一块呢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吃安好做过几次了,可还是很喜欢。

    宁彩蝶很羡慕安好,心里不禁在想,她要是有安好一半的厨艺就好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菜就都做完了。

    碗筷这些,外面已经是摆好的了。

    小葡萄也醒了,抽了尿,苏玉娘给他喂了奶后,刘玉书和苏月娘就帮着她将孩子捆着背在了背后,背上后就出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安好过来的时候,君深给她留了个座位,安好就走了过去,坐在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刚坐下君深就给她盛了碗汤,今天这汤很滋补,吃饭前一个个都先喝了碗汤。炖汤的时候,安好暗中加了灵泉水的,自然就更好喝了。

    苏岩活了这么几十年还是第一次吃着这么好吃的饭菜,喝到这么好喝的酒。这酒是今天安好他们带来的,一共了六坛过来。要不是苏玉娘带的东西多,安好还要多带几坛来的。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吃得一个个都很是满足。

    苏岩鲜少夸人,今天对安好却是夸了又夸。虽然听不到他们说啥,但他还是想说。

    午饭吃过后,安好,君深,苏玉娘他们就去河边走了走。河水很清澈,现在看起来不是很深,连水里的石头和鱼都能看见,不过鱼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河道的两边,也开始长出了青草。

    找了个地方,他们坐着晒起了太阳,直到半下午的时候才回去,回去后就开始帮着做晚饭了。今天中午做的菜多,还剩了很多,晚上将其热着,在炒几个菜就行了。

    明天初十是玉决和郑云落成亲的日子。

    今晚他们就不回安月村了,苏玉娘也是难得回一趟娘家,所以今晚就打算在这住了,明天直接去玉家。

    君深身上有伤,这里没有药箱,安好和苏玉娘他们说了后,就和君深坐着马车回了越寒城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们去看看青木他们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也想过去看看呢,他们俩算是心有灵犀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的房子,在城北,位置有点偏,但格局却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水云行上次可是被君深和安好给整惨了,虽然他到最后保住了清白,可是没少被那些女子占便宜,害他现在闻着脂粉味就受不了。

    听人通报他们来了,水云行很不甘心,准备坑回来,于是就命人上了茶水,在茶水里下了药。他也要君深和安好感受下,那欲火焚身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研制出来的药,可是无色无味的,他敢肯定安好和君深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想着,他坏笑了下,走出门迎接君深和安好去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这没良心的,终于舍得来了。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吗,你们居然这样对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庆幸你只是开玩笑,否则就没那么轻松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水云行只觉得空气都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安好笑了笑没有说话,她可不喜欢别人跟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不好玩了,进屋坐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天色已经不早了,就不坐了,明天还有事,看下青木他们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拉着安好的手就往另一边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水云行很是不甘心,他们没喝他的药岂不是白下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就回屋翻他的药箱去了,找了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瓶子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刚走进院子,颜一就看到了他们,他刚刚上茅房去了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也看到了颜一,此刻他已经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两位主子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过,见安好如同见他,所以现在都是以主子在叫安好。

    “青木和木头的伤势怎么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木头的眼睛已经能看到了,不过现在还在敷药,因为他多看会儿眼睛就会疼,到底是没好完全,身上的伤已经没大碍了。青木受的伤太重,现在还下不了床,一起床就浑身都疼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颜一说的后,安好和君深就向着他们住的屋子走了去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照顾,木头和青木是被安排在一个房间的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进去的时候,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。屋子的柜子上,摆着许多药瓶,还有干净的白布。

    桌子上还放着两个药碗,床很大,木头和青木是竖着睡的。

    木头看不到,但是能听到声音,一听声音就知道来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们怎么来了,你的伤…。”

    听青木一说,木头就知道是君深和安好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伤,已无大碍,倒是你们要好好休养,按时吃药…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他,他们也不会受那么多伤。木头的话不多,就嗯了一声,表示他知道了。对于君深的关心,他还是很受用的。毕竟谁不希望,别人关心自己呢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安好走了过去先给青木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之前的事,君深已经详细的告诉了安好,青木若不是为了替他挡那一掌,也不会受这么重的内伤。到底是青木太护他了,其实当时的那一掌他是能避过去的,却不想青木突然出现,他想阻止那时候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当时,要不是水云行来的及时,给青木扎了针,他怕是早就吐血而亡了。

    除此外,青木肚子上还有道很长的伤疤,身上大小伤口也不少。

    给青木把完脉后,安好就给木头把上了脉,当安好软软的小手,拉过他的手臂时,木头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,有女子这样接近他。

    相比青木,木头受的内伤不重,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他中的毒上,虽然已经被水云行解了,可到底对他身体造成了一定的损伤。

    聊了会儿,针对他们的情况,安好一人给了一瓶药丸,专治内伤的。除此外,还单独给了木头一瓶加了百香果的灵泉水。

    至于外伤这些,有水云行医治,她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安好拿出几个瓶子倒也不奇怪,毕竟她经常这样。

    有时候安好的确是带了药在身上,不过今天没带,可是她没带,玄武它们能做,自然也就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一个林城,水云行自然能对付的,一个迷药下去,他顺利的就进了马车,将药下了后,他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鉴于君深下手太狠,水云行没敢给他们将药下得太过火,不然惹怒了他倒霉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水云行过来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正从青木他们的屋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准备了吃的,你们要不要吃点再回去啊…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了,不过我们已经吃了饭的了…。”安好看着水云行说道,若不是君深告诉她,她现在还不知道他叫啥名呢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吃得早呢,他都还没吃饭呢。

    君深对于水云行出手救他们,心里还是挺感激的,不过他真的不太会说感谢的话。聊了几句后,他和安好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水云行笑了笑,赶忙去吃饭了,吃了就回他的密室去了。为了防止君深来找他麻烦,他果断还是藏起来的好。这要是被逮着了,他又指不定怎么收拾他呢。

    出了大门后,君深和安好就上了马车,准备回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马车刚跑出去一会儿,安好和君深就感觉到了不对劲,立马让林城停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出来后,安好觉得身上更热了,有种特别想脱掉衣服的感觉,看着君深就想贴过去。这时候她哪里不知道是中了什么药呢。

    “林叔你先驾着马车回府,我们等下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君深自然也感觉到了不对静,他说完,搂着安好的腰就飞身上了房顶。这水云行当真好样的,还敢给他们下药。

    带着安好,君深一路飞到了他在越寒城的另一个房子,这里自然是要比回容安王府近些的,所以他才选择了来这。

    路上君深问了安好能不能解,得知她能解,君深直接抱着她回了他的屋子。见到是君深回来,守卫的人也就没有跟过来。

    将火折子点燃,放到一边他就将安好抱去了床上。

    将安好放到床上后,他就从抽屉里拿出蜡烛,点燃后放在了屋子各处。

    安好此时已经将银针在床上摆开了,先给自己扎了一针后,就冲着君深喊了起来:“君深,你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还好他们吸入的不多,不然现在怕是有得难受了。

    相比安好,君深身上的反应更强烈,尤其在看到安好绯红的小脸时,他真是很想扑过去,可是也知道她现在还小,承受不住他的。过来后,他就照着安好说的将衣服快速的给脱了。

    安好将他身上的白布解开后,看了看就开始下针了,她的速度很快,没多会儿就将针下好了。

    银针到底不能在身上扎久了,观察了君深一会儿,她就取下了她身上扎的针。感觉到身上又热起来,安好忍不住想骂水云行,他的药当真是够变态的。

    “等下回去,给你包扎伤口,你先穿件衣服,不准回头看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给别人扎针倒是扎得多,可是轮到自己她却有些下不了手。玄武没看着她的情况,一时间也做不出解药,喝了瓶灵泉水,却是不给力,到底还是得扎。

    想想她真觉得自己有些矫情,其实也不怎么痛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回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会给你个交代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就要下床,不过却被安好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就此打住吧,不然又没完没了,再有下次,我都不会放过他的。我们回去吧,你的伤还需要重新包扎。”

    安好只觉得这水云行太爱闹腾了,说到底他肯定是不服气,做了君深的师弟。他既然敢做这样的事,此刻怕是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怎么可能还在家里等着他们呢。

    回到容安王府后,君深和安好洗漱后,就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君深听完若有所思,这些年好像真的是那样,每次被他收拾了后,他下次又想出了新的点子。要不是看在一门师兄弟,他心又不会他早将他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不过水云行,学的东西很杂,毕竟有些东西可不是他师父能教出来的。至于他的具体身份,君深也没了解过。但是这水云行总的来说,还算是个能信任的人,就是有时候有些不着调。

    给君深清理了下伤口后,安好就开始给他上药了,看着他身上的伤口,安好不免有些心疼。这旧的伤疤她才给他除去,现在又添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如今还有人想杀他,着实让她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其实我已经习惯了,现在这些伤真的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家只看到他的战功,他的辉煌,却不知他以前到底受了多少伤,好几次都在生死边缘徘徊,可那时他还有姐姐,他不想死。他身上之前的伤疤还是鬼谷子看不过去,给他想办法去掉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心疼,我心疼呢。我不想看到你受伤…。”

    这边水云行忐忑的在密室里来回走着,等了许久君深都没有来找他,这反倒让他更不安了。

    初十就要成亲,初九自然是要通知家里人的,安大江回来后就先通知了老宅的人,听安大江说完后一个个都很是意外,没想到安玉梅这么快就成亲了,嫁的人还是皇商。

    江氏心里想得却是,能跟皇家做生意,家里肯定特别有钱吧。

    这无疑让安大河心里很不是滋味,自己的女儿以前还说是福星呢,结果成了这样。而他们的女儿,现在都这么好,简直是没有天理。

    林巧心里也有些疙瘩,难怪她之前说亲事,他们没开口同意呢,敢情是早就攀到高枝了。

    安二郎听着心里也很不得劲,这要是他妹妹嫁这么好,该多好呢。

    安三郎心里也觉得有点快,这初六都没听他们说呢,这初十就要成亲了,这也太迅速了。

    跟他们说了会儿话,安大江就去找安好他们了,却不想他们一早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苏玉娘的娘家在河中村,安大江是知道的,可是不知道在具体方位在哪里。

    回到越寒城后,就四处问了起来,可到中午的时候都没问到,不过一个人的话倒是提醒了他。他回家后,就去写信了,吃过午饭就拿着信去找信使了,为了让他找些送到,钱自然也多给些。

    虽然他心里也气,可这还是得通知他们呢。

    送信的今天特别忙,要不是安大江给了钱,他怕是得明天送了。等他送到河中村的时候,太阳都落下山了,收信人是苏衡,他自然就给苏衡了。

    苏衡看了后,就拿给了安大海看。此时的安好和君深早都走了会儿了。

    得知安玉梅明天成亲,安大海和苏玉娘他们都很是诧异,当看着跟安玉梅成亲的人,他们都不由得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听了后,明明都觉得这人有问题,为什么还会将安玉梅嫁给秦云生呢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明天他们就要分成两处走了。

    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,这亲事着实来得太突然了,这添妆的礼物,都没准备呢。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赶上。

    林氏和安大江心里也很担心,怕安玉梅以后过得不幸福。

    安四郎看着秦云生的时候,就不怎么喜欢,心里对于安玉梅嫁这人也不看好,可是她哪里听得进他说的话呢。

    相比他们的担心,安玉梅却是很高兴,一晚上都在看她的嫁衣,看她明天要带的首饰。这些首饰,都可是秦云生专门给她准备的,他要是不喜欢她何必这么用心呢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