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怀得挺好,不会娶
    得知苏玉娘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走,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刘玉书就已经把早饭给做好了。

    她刚做好,苏玉娘他们就起来了。看着自家娘这么早就起来给他们做饭,苏玉娘心里很是感动,她的娘对他们可是一如既往的好。

    相比刘玉书,安大海只觉得自家娘和她之间简直没得比。心里也很是惭愧,到底苏玉娘嫁给他吃了太多的苦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天都还没大亮。

    苏绣娘他们,昨晚聊天睡得晚,到现在都还睡着的。吃饭的时候,刘玉书就没有叫他们。毕竟平时他们也是起得很早的,难得多睡会儿,就没有叫他们了。

    吃了饭收拾好,苏玉娘他们就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“爹娘这天色还早,你们回去再睡会儿,不用送我们了。你们要保重身体,别太累了。有时间,我会带玉娘他们回来看你们的,你们有时间也来我们家住住…。”安大海看着苏衡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姥姥,姥爷你们有时间,可得来我们家…。”安心和安然,也开口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玉娘也很舍不得刘玉书,毕竟这一年也没见到几次呢。

    说了好一会儿话,苏玉娘他们才上了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早晨有风,吹起来倒是有点冷,苏衡见刘玉书站在原地,久久不动。上前,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玉书,我们回去吧,外面风大,你要是想见他们,以后我们多去他们那走走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玉娘上马车前,就红了眼,在上马车后就流出了泪。安大海见苏玉娘越来越伤心,就将小葡萄放到了软塌上,让安心她们看着,他则将苏玉娘搂进怀里,安慰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因为他,她一直都没能回家,说到底他心里也很是愧疚。

    被安大海当着孩子的面抱着,苏玉娘到底有些不好意思,到后面也没在哭了,不过安大海却是没有松开她,搂着她让她靠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爹娘这么恩爱,安心和安然心里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到了越寒城,安大海他们先去了饰品店,后面又去了布庄。东西买好后,他们就去了安大江他们那。

    至于颜九就去找安好他们了,毕竟今天这边也成亲,安大海他们都决定不过去了,自然得说一下了。

    过去的时候,安玉梅都已经梳妆好了。

    安心送了一根鎏金的发簪给安玉梅做添妆,为什么不送金的呢,因为她也不怎么喜欢她。上次她成人礼她还送的银的呢,这次可算是比上次好了。

    安然送给安玉梅的是一对镯子玉石的,成色虽然不是很好,但也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安好给她们的钱买的,没有让安大海帮着付。

    安好人没来,添妆的礼就是安大海给挑的,挑了一副玉石的耳环。

    至于苏玉娘给安玉梅的添妆,则是一匹上乘的水蓝色云锦布料。

    “三弟你们真是有心了…。”

    毕竟通知那么晚,他们却来得比安家人还早,林氏心里是由衷的感谢安大海他们的。

    安大江也说了几句,他脸上虽然带着淡笑,心里却是不怎么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别这么客气,今天玉家的玉决也要成亲,不然安好和君深都来这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大海这么一解释,安大江他们也就明白,安好为什么没来了。安好认玉决做了干爷爷,自然是得去的,这点上安大江他们还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安玉梅听了心里却不是很舒服,她可是安好的堂姐呢,而这玉家不过认的干亲,她居然去那边不去她这。

    安心和安然都暗自打量了下安玉梅,她长得不差她们一直都是知道的,可是现在她的妆容画得着实浓,虽然还是好看,但总觉得太过艳丽了。

    安家这边,安大河他们是天亮后才出门的。至于安大湖他们,比他们先来,在安大海他们来了没多久后,就来了。

    安大河他们来的时候,秦云生他们都还没来。

    安四郎见他们来得这么晚,微微蹙了下眉,但还是没说啥,直接就带着人进屋给他姐添妆去了。

    林巧送了安玉梅一个银色的步摇,董佳送了一对银耳环。

    安月华今天被关在了家,但是安大河还是让林巧带她送了安玉梅一匹棉布。

    江氏对安玉梅现在看重了几分,所以添妆的时候送的是她压箱底的金簪子。安玉梅倒是有些意外,不过看着还是很嫌弃,到底是以前做的东西,看上去很是老气。她要是要带,还得重新融了打造过呢。

    江氏的东西刚给了安玉梅后,外面就传来了吹吹打打的声音,安大江他们现在在外面的,在秦云生他们来了,安大江他们就开始点鞭炮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听到外面喜庆的唢呐声时,心里着实高兴,她今天就要嫁人了呢。

    林氏对着安玉梅一番训话后,就啥也没说了,心里对于这个女儿是又担心又气。

    安四郎虽然是安玉梅的弟弟,但是身板不差,所以安玉梅就是由他背上花轿的。

    随着媒婆的一声起轿,秦云生就上马迎着他的新娘回去了。

    刚刚安玉梅上轿的时候,他就打量了下在场的人,却是没有发现安好和君深,心里不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走了会儿,听到前面有吹吹打打的声音,秦云生骑着马走了过去,就看见了另外一对成亲的队伍。

    而这个新郎他却是见过的,也知道他叫玉决,不过却是没有多大交情。但是安好和他们交好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两个队伍擦肩而过的时候,秦云生叫住了玉决。

    “玉决兄也是今天成亲呢,我们还真是有缘,居然同一天成亲…。”

    玉决闻言皱了皱眉,他可不怎么喜欢秦云生。

    “谁叫今天宜嫁娶呢,看到你,我也是很意外呢,秦兄这下妻妾都有了,着实艳福不浅呢…。”

    玉决的声音很大,安玉梅听得很清楚,一时间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。她之前压根就没想过这些,也未曾问过秦云生。

    “玉决兄这话说得,你要是羡慕也可以多纳几个呢,家里那些还算不得小妾,不过就是通房罢了…。”

    有钱有权的人小妾才多,他秦云生没觉得哪里不好。

    关于秦云生的一些事,玉决还是听别人说的,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就对了。至于他要娶的人,玉决已经是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两个队伍擦肩而过的时候,秦云生看到了坐在后面嫁妆车上的安好和君深,在看到玉决的时候,他心里就已经有了猜想,这下算是证实了。

    安玉梅在刚刚队伍停下的时候,就掀开了盖头,在听到后面他们说的话时,心里就一直很不平静,盖头也忘了放下来,风吹起有点冷,安玉梅回过神往外一看,就看到了坐在嫁妆车上,说笑的安好和君深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自己的脸被他们扇了一巴掌,没有来她这,居然还跟着玉决去迎亲了。

    安大江这边,今天也没打算在家里做饭,就在安好家的酒楼包了两桌。

    花轿停下后,安好和君深就从嫁妆车上下来了,随着新娘进屋后,他们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屋前,玉决是扶着郑云落进门的,看得周围的女人们都很是羡慕,这玉决无疑是个疼媳妇的。

    今天的玉决身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新郎服,整个人看上去比平时更加丰神俊朗了几分。郑云落的嫁衣也很是漂亮,他们就她一个孩子,这郑天擎自然是要给郑云落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原本娘家人是不来的,可郑家就剩下云落的爷爷一个人了,所以今天到底还是一起过来了。

    随着媒婆的呐喊,他们就开始拜堂了。

    玉清看着成亲的玉决和郑云落,脸上都笑得合不拢嘴了,这一天他可都盼了几年了。从郑云落成年后,他就一直盼着他成亲,到现在可不得几年了吗。

    看着又一对新人成亲,君深的心里无疑是很羡慕的,他现在也很想娶安好呢,不过到底要几年后去了。

    拜完堂后,媒婆就扶着郑云落回了新房。

    郑云落现在还好没有任何反应,不然这坐轿子怕是得颠得她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吃午饭的时候,玉清就开始每桌敬酒了,一圈走下来,他着实喝了不少,但是他酒量还不错,喝完就脸有些红,整个人还是很清醒的。

    过来后,就坐在了安好他们这桌,安好看他喝了这么多也没在敬了,就说了些祝福的话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安好和颜九就去新房看郑云落,有颜九陪着安好,君深也放心,就和慕容白他们打牌去了。

    进去的时候,郑云落正在吃东西,怀孕后她胃口特别好。玉清也是怕她饿着,所以一早就让人准备了不少吃的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们来了,快过来坐…。”

    招呼着安好和颜九过来坐后,郑云落就端了一盘水果放到她们面前,叫她们吃。

    看着郑云落这么能吃,安好心里不免有了些猜想,可是有些不可置信,也没好意思直接问。聊着聊着,郑云落就直接告诉安好她怀孕了,还让安好给她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一向不错,孩子怀得挺好的…。”安好把完后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郑云落是习武的,身体一直都很好,加上她想怀孩子,这段日子在饮食上一直都有人照料,吃得着实不错,孩子自然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太能吃了,吃过饭后,什么都想吃。而且还有些犯困,晚上睡得很早,早晨醒了后还不想起床,起来后中午吃了饭又想睡。安好,我觉得我都快变猪了…。”

    郑云落虽然抱怨着,可脸上却是一脸的幸福笑容。

    颜九在一边看着倒是很羡慕的,她身体已经调养好了,可到现在他们天天都做,可是还是没怀上呢。

    这边,安玉梅下了轿后,就是由媒婆扶着进门的。

    秦家这边并没有请太多的人,对于这门婚事秦云生提前告诉了吴锦绣的,要不是知道他另有所图,也不会让他娶安玉梅的。

    秦楚生早就猜到了,毕竟这排场比他娶妻的时候都还不如。

    拜完堂后,安玉梅就被媒婆扶着进屋了。

    刚进入这个家里,安玉梅就觉得怪怪的,觉得有些清冷。盖着盖头她看不到周围的人,但是能看到脚下,可从走进来她就感觉到没有多少人,也不知是人没来齐,还是怎样。周围的人,也不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在拜堂的时候,秦云生的娘对她连训话都没有,着实有些怪异。心里不禁在想,是不是秦云生的娘不待见她。不过就是个老太婆,早晚都要死的。她心里到底还是不怎么在意,只觉得只要秦云生对她好就成了。

    安大江给安玉梅准备得嫁妆也不少了,除此外还给安好借了钱,又置办了些,说到底是想安玉梅在这家过得好。

    在安玉梅去新房后,吴锦绣就叫着秦楚生去了她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“娘,你找我什么事呢…。”

    吴锦绣闻言,拿起一边的杯子对着秦楚生就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杨玉儿姐妹俩现在都定亲了,我之前交代你的话你都忘了,你当真是要逼我出手吗。这段日子,你老是找理由处理分店的事,分店有那么忙吗,实在太忙就分一些给你弟弟忙活…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会帮你整垮杨家的,可是我不会娶杨玉儿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,不想让他们死得太痛快,我要他们生不如死…。”

    生不如死,将杨玉儿娶过来折磨吗。秦楚生不由得皱了皱眉,他心里着实不想这样子。

    “反正,我不会娶…。”

    他就算要娶,她也不会嫁呢,毕竟这杨玉儿喜欢付玉锦,就算变成了他的人,她怕是宁愿去死都不会嫁的。这到底是他们上一代的事,有时候他都会觉得会不会做得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秦楚生没有在跟他娘继续说,越说他心里只会越烦躁。

    看着秦楚生离去的背影,吴锦绣眼里闪过抹阴冷,随即又大笑了起来,笑过后又开始哭。

    秦楚生走得并不快,听着屋子里传来的声音,心里着实觉得他娘有病,而且病得不轻。

    秦莲香在安玉梅进了新房后,就走了进去,跟她说了会儿话,参观了下他们的新房,新房她之前都没来看过,现在看来还是布置得不错的,她只觉得她二哥比那台子上的戏子都还会演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笑容的安玉梅,她心里冷笑了下,这日子才开始呢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