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不会在丢下你,截杀
    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,各个城门今晚都是开着的,要不然安好她们还真就过不去,因为这些城大都是在酉时前后关城门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一直都在赶路,到正月十六的早晨,才在莱忘城的据点休息了一个时辰,吃了早饭后他们又开始上路了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一直都没怎么休息,君深他们离开莱忘城的时候,安好她们正好到莱忘城。

    进了莱忘城,跑了会儿后,安好见前面有个包子摊,就叫着飞花她们吃了早饭再走。

    安好,飞花,颜九她们三个一人一笼包子,小白和小黑各三笼包子。见她们点这么多包子,那卖包子的老板都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么能吃的小白和小黑时,周围的人都很是诧异,没想到这俩小东西不仅长得可爱,还这么能吃。

    安好她们现在做的是男子打扮,肤色弄得蜡黄了些,衣服也穿得一般。看看小白它们,在看看安好她们,有的人就起了心思,过来问安好卖不卖小白它们。还没等安好开口,小白就一脸凶悍呲牙咧嘴的看着想买它的人,于是那人便歇了买小白和小黑的想法。

    之前看着还觉得可爱乖萌,可现在这么凶,着实让那想买的人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快速的吃了早饭后,她们就翻身上了马,买了些点心后,又背着上路了。至于水,在中途有小溪她们身上都有水壶,倒也不担心没水喝。

    出了城后,她们加快了速度,又追了一段路才停了下来,停下来就牵着马去了小溪边喝水吃草,坐着休息了会儿,将水壶灌满后,她们才开始上路。

    这一路都没追上君深他们,安好还不信他们的马是铁打的,不用吃喝了。

    在快黄昏的时候,安好她们骑着马刚翻过小山坳,就看见不远处的溪边,坐了一大堆的人,马也有好多在溪边吃着草。

    听到马的嘶叫声,君深视线看过去,就看到安好向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安好的时候,君深下意识的捏了下自己,感觉到疼才知这不是他的幻觉。

    追命之前还在惦记他的飞花了,现在就看着跑来了,不由得揉了揉眼睛,捏了捏他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安好她们也开始减速了,马刚停下脚步,安好就翻身下了马,下马后就小白和小黑放到了草地上。

    君深走了过来,还没开口,安好就跟他动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丫头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对于他的呼喊,没有答应,下手更是一点都不留情。

    君深一直都在闪避,安好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,逼得他不得不出手。

    君深一出手,安好自然不是他的对手,十招左右就被他扣住了手,将其圈进了怀里。他并不想跟安好打,只是想让她停下来。

    在安好过来的时候,所有的炎甲军都看了过来,见他们打架不免又奇怪又兴奋。奇怪的是安好怎么来了,兴奋的是安好居然能在君深手里过了这么多招。

    手被控制住,安好就开始动起了脚,不过都被君深给制住了。姿势有点暧昧,炎甲军都没敢在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…。”

    见安好生气挣扎着要脱离他的禁锢,君深打横抱起了她,直接向着远处的草地走去。小白和小黑看着没有跟过去,这时候它们还是不过去的好。

    追命看了眼君深他们,就叫着飞花和颜九过去他那边坐。

    君深抱着安好,到坐下的时候,都没有放开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不语,君深伸手给安好揉了揉脖子肩膀,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丫头,你生我气了吗,我也不想那样对你的。可是此行凶险未知,我不想你跟着我以身犯险。出来后,我就一直在想,你肯定会生我气,却是没想到你会追上来。你别生我气好不好,要不你打回去,我不还手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好从他怀里坐起了身,看着他说道:“我才不像你那么暴力,那你以后还丢下我不,还敢这样对我不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再丢下你了,这次是我错了…。”

    这离开安月村多久,他就自责了多久,脑子里满满都是安好,看到她来的时候他心里当时无疑是又喜悦又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认错倒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快追上我们,是不是一直都在赶路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原本君深都打算走的了,如今安好来了,就下令在休息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君深去拿了自己的披风,铺在了草地上,让安好躺下休息会儿。安好躺下后他就挨着她趟在了草地上。

    挨着安好没多久,他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了看君深,身子靠近了他,刚靠近君深的手就下意识的将她搂进了怀里。有太阳晒着倒也不冷,没多久安好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虽然都需要休息,可到底还是要有守卫的,炎甲军们就换着守,毕竟能睡会儿是会儿。

    到了一个时辰后,守卫的炎甲军就叫大家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在听到那守卫的喊声时,就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,大家就翻身上了马。

    照这个速度,他们正月十八的下午就能到达帝都了。

    跑过这片荒地后,安好和君深他们就来到了西蜀城的管辖范围,他们之前路过的地方属于丘陵地带,但入了西蜀城的地界后,地势就很是平坦了。

    官道的两边栽种着笔直的杨树,杨树的后面是一块块平坦的田地,田地的周围坐落着大大小小的房子,看上去都是红砖建造的,可见这里的人过得都不错呢。

    相比越寒城,西蜀城要大个三倍,他们从城里跑过的时候,都跑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天还没有黑,君深就打算在赶回会儿路,等到下一县在休息。

    还没到下一个县城,天就黑了,好在月亮有那么亮,倒是不用点火把都能看着走。

    他们离县城已经不远了,穿过竹林走不了多远就是县城的城门了。

    他们骑着马刚跑进竹林,就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。明明没有起风,竹林里的竹子却在动,还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时候林子里传来了嗖嗖嗖的声音,一节节尖锐的竹子,向着他们的方向袭击了过来。

    竹子飞过来的时候,竹林上空也落下了网。

    不过都被君深他们给闪避了过去,网也被炎甲军握着的刀给划成了碎片掉落在了地上。早在他们竹子袭击过来的时候他们就下了马,拍了拍各自的马,它们就从林子里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他们放迷烟了…。”

    晚上没有风,烟雾是被人给扇过来的。

    闻言,安好赶忙让君深通知大家,撕块布下来打湿水蒙在脸上。

    君深的声音洪亮,他一下发话,一个个赶忙照做了起来。此时已经有好些个因为吸了那迷烟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烟雾越来越浓,隐藏在周围的杀手们也开始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白,小黑,你们去把那制造烟雾的人解决掉…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这么说,小白它们各自向着一边跑了去。

    竹林里满是打斗的声音,除了离自己近的人,其他的人都瞧不见。安好和君深一直都是背靠背的站着的,见到一个杀一个。没多会儿空气中都满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成功的找到了制造烟雾的人,一边各有三个,一个负责点燃,两个负责扇。它们过去的时候,他们根本没注意到,小白过去就给了那中间点迷药的人一爪子,那人直接就一头栽进了那冒着烟的药堆里。着实把旁边扇烟雾的两个男子给吓到来了,还没看清楚他们就遭到了小白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这么笨,也来做杀手…。”

    小白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人,一边说一边在他们身上蹦跶着踩着。

    “小白,小黑,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安好说完,它们就开始搜身了,这时候林子的烟雾也散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们太穷了,身上就几两银子,其他啥也没有。啊…咦…这么大个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,你什么情况呢…”安好不禁有些奇怪,小白这是发现了什么吗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快跑吧,这林子里好多毒虫毒蛇…。”

    小白的话音刚落,林子里就响起了诡异的笛声,听得安好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主人,它们爬得好快,向着你们的方向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了小白的话,安好告诉了君深,解决掉剩余的十个杀手,君深他们扛着昏迷受伤的炎甲军,连忙从竹林里飞了出去。刚出去,迎面又来了一群杀手,一个个带着黑色的面具,手拿着长满了倒刺的长鞭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要容安王的命,只要你们投降,我们便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不知道你们哪来的自信,大晚上的还带着面具,是丑得有多见不得人啊…”追命不屑的呸了口,投降,他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炎甲军都是誓死追随君深的,自然也没有站出来投降的。

    “找死…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那人,说着鞭子一甩上面就燃起了火焰,一条火龙就朝着追命的方向袭击了过来。其他的黑色面具人,也对着安好他们动起了手。

    追命避过了那人袭击过来的鞭子,但是那鞭子却打在了竹子上,瞬间那一片竹子就断掉了一半。看着这人的实力,追命也警惕了起来,飞花看着却是很担心,那人似乎盯上了追命似的,他跑到哪他的鞭子就打到哪。

    被鞭子袭击到,就是一片血淋淋,打得炎甲君们有些被动,毕竟这些人是远程攻击,他们根本进不了他们的身。不过打了会儿炎甲军也找到了办法,在他们的鞭子袭击过来的时候,拿着手上的刀,控制了他们的鞭子,随即对着他们出手。这些人鞭子舞的不错,但是近身跟炎甲军打就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安好在给受伤的炎甲军包扎,她来的时候就带了包裹,不过药带的不是很多,好在空间里面有。

    关于毒虫毒蛇,青玄给了安好几瓶药粉,安好已经撒在了他们的周围。

    笛声还在吹,看着那出来的毒虫毒蛇,安好只觉得头皮发麻,还真是长得挺大个的,不过当触及到她撒的药粉时就往后跑了去。安好看着笑了笑,这药粉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吹笛子的人,感觉到毒虫毒蛇在往后跑,不由得皱起了眉。这可是他精心饲养的,此刻居然不受他控制了,这是遇到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看来这容安王手里还是有点能人的,这倒是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失败了,看了眼打斗的人,那吹笛子的黑衣男子将毒物,收到坛子里后,就背着飞身离开了。他的轻功很不错,可武功不行,断然不敢跟君深他们交上手。

    等君深他们解决掉人的时候,安好已经给昏迷的炎甲君都喂下了药丸,受伤的也包扎好了。这次受伤的不少,死的倒是一个没有。

    林子里也是一片平静,没有在看到任何毒物的踪影。

    杀手身上,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进了城后,他们直接去了荣安县县衙。容安县县令,冯远,是百里千城一派的人,得知君深说的后,当天晚上就跟着君深的人去处理了林子里的尸体。

    离帝都,还有三个城,晚上君深就写了信,召唤出了鸿雁,给百里千城写了封密信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城,最为险,他们这是打定了注意要他的命了,他怎么能让他们如愿呢。

    这一直赶路都没洗澡,晚上都各自洗了个澡,受了伤的就擦拭了下,没有洗。

    君深之前受的伤,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,这次好在没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安好靠在君深怀里,抱着他,心里久久都没能平静。

    见安好抱他这么紧,君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,捏了捏她的脸,看着她说道:“想要我命的人不少,但是我的命只属于你,其他的人想都别想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呢,你是我的,所以你必须好好的。伤害你的人,我也不会放过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笑了笑,有这样一个媳妇真好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是跟安好他们一个屋子的,看着床上搂搂抱抱的两人,小白倒是挺羡慕的,不由得看了看一边的小黑,现在都不挨着它了。不过它的脸皮到底要厚些,小黑不挨着它,它就直接贴了过去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个星期要去看我奶奶,人老了老是摔跤,吃不下看着着实着急。亲们先看着,另外一更可能晚上去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