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是她,她还活着
    “云儿,王爷他们有事,明天就得离开了,哪有时间来教你呢。”苏遥看自家女儿这么执着,赶忙开口说道。在苏遥的心里,其实也是不想巫苏云学武功的。

    君临病重的事,还没有传出来,巫言他们都是不知道的。这是回帝都的必经之路,虽然君深没说,但他们也猜到了他们要回帝都。

    这次回帝都将三千炎甲军都带了回来,可见帝都是有什么事发生呢。

    巫苏云闻言没有说话,眨巴着眼睛看着安好,似乎想听她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得练基本功,你自己在家练习就好,到以后我再教你别的…。”安好想了想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巫苏云,安好还算喜欢,只要她吃得了苦,她还是愿意教她的。只是,现在还有事,停留的时间实在是不多,只等到了帝都之后,再看情况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闻言噘了噘嘴,她除了想学功夫,还想跟着安好呢。

    安好他们明天一早就要出发,今天自然是要早点睡的,聊了会儿,安好和君深就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睡的房间是一人一间,安好回屋后刚躺下没多久,君深就翻窗进屋了。

    看着翻窗的君深,安好不由得笑了笑,不免想到之前的他,他脑子出了问题的那段日子,无论她怎么锁门关窗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他都总是挨着她睡的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走了过来,直接脱鞋上了床,一把将安好搂进怀里,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笑了笑,低头吻上了安好的唇,良久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说不说,不说我还吻你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完全不是君深的对手,看他将唇凑了过来,安好连忙伸手挡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,耳朵凑过来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闻言照着安好说的做了,安好看他这么配合,想了想凑近他的耳边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是喜欢这样捉弄她吗,她也想让他感受下,那气息喷洒在耳朵上的酥麻感觉。话说完,安好还轻轻的咬了下君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来得及离开,就被他紧紧搂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坏丫头…。”君深的声音低沉中带有些许的压抑,对于安好这样的撩拨,让他着实想要了她,但是又不能够。

    安好正想说话,君深的唇就凑了过来堵住了她的嘴,将她放下后,俯身而上吻住了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君深,不要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吻,让她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,着实有些受不了,不免想伸手阻止君深的亲吻。

    “乖,一会儿就好,你再动就不止一会儿了…。”

    他一向霸道,说一不二,安好哪里再敢惹他呢。

    现在欺负她,以后她非得收拾回来。

    说好的一会儿,变成了好一会儿,安好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她自己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安好早晨醒来的时候,君深刚下床,正在穿外衣。

    安好看了眼君深,扯开衣服开了开自己的锁骨以下,果断的都是吻痕。

    见君深回过头,连忙整理了下衣服。

    “没成亲,不准在亲我了,要是别人看着可得怎么想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成亲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他就想让全天下都知道,安好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没有说话,下床穿好衣服,就去梳理头发去了。

    收拾好,君深就翻窗离开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安好同巫苏云聊了会儿,将具体的训练内容跟她说了后,就收拾着跟君深他们一起出发了。

    巫苏云着实想跟着安好走,可是有她爹和娘看着,她着实没办法跟着一起走。

    巫言看的出自家女儿很喜欢安好,可是这安好是容安王的人,关系到底是怎样,他是不知道。但是,这容安王无疑对这安好是很好的,他万不能冒这样的险的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一晚上都不知道跑去了哪,早上吃早饭它们都没吃多少,安好看着它们的样子,就知道它们昨晚肯定跑出去找东西吃了。

    丁山他们吃过晚饭后,很早就休息了,这睡了一晚吃了安好发给他们的丹药,一个个的精神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君深之前遇截杀的事,丁山他们都知道了,心里着实很愤怒,这去往星月城的路上也更加的谨慎了几分。

    出了冀州城,就是冀州平原,这片区域生活着一个游牧家族。

    经过冀州平原的时候,可见大道两边的平原上,四处都放着牛羊,还有各种颜色的马在四处奔跑着。

    平原上四处可见白色的低矮帐篷,这就是他们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安好一直就想去看看平原,看看大海,前世到死都没能去成,现在倒是看到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马匹跑过的时候,那些放牛羊的牧民们都不由得看了过来。看着这么多的汗血马跑过,他们不免有些诧异,当看清楚马上坐着的人时,他们都激动不已。上次他们君深他们路过的时候,是夜晚,跑得又快,他们没能看清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是君深他们,怎么可能不激动呢。

    不过君深他们跑得快,他们想献上自家做的羊奶酒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平原连绵许多里,这边的气候与越寒城那边相比,确实要暖和许多,平原上现在已然长出了不少的青草。

    过了冀州平原后,就是星月城的管辖范围了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中午了,停下吃了点东西,休息了会儿,君深换上了他的盔甲,收拾好他们就开始上路了。

    上一次安好在越寒城,见过这身盔甲,不过当时却不是穿的,那人还带了面具。如今看君深穿着,安好只觉得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星月城是燕州的第二大城,周围有几十个县,人口早在之前就有几十万人,后面还在逐年增加。

    到星月城口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申时了。

    星月城不愧为大城,安好他们到的时候,进城的人着实排了很长的队伍,城门分了几个门,一边是行人进去的,一边是马车进去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处就是应急通道,在君深亮了牌子后,那守卫的人就给他们放了行,直接从应急通道进了城。

    看到炎甲军一个个都很是激动,离得近的,都看到了君深的模样。一个个都没想到,他居然长得这么好看。

    进城后,更是热闹,四处都是行人,大道的两边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摊子,卖东西的吆喝声,更是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看到炎甲军进城,都不由得围观了起来,围观的同时也纷纷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吧,容安王居然长得这么好看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容安王,简直不要太好看,好想嫁给他…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,还惦记我的战神,你当真是想多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想给你生孩子…。”

    好在这些人,都没有堵住路,君深他们没多久就出了星月城。

    出了城后,他们在城门下了马,准备休息会儿,让马吃点草喝点水再走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真的挺受欢迎的,还有不少女子想给你生孩子呢。”坐在草地上,安好看着一边的君深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只能是你来生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,神情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安好想了想看着君深说道:“那,如果我以后不能生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生,那就不要孩子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安好笑了笑,顺势躺了下去,将君深的腿枕在了她的头下。

    “有个孩子,终究是要热闹些,以后我们怎么也得生两个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握住了君深的手,他的手大而修长,暖暖的,比她暖和不少。

    君深回握了下安好,伸手给她整理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休息了会儿,他们就开始上路了,看了看天色加快了速度。出了星月城的地界后,就到了帝都的管辖范围了。不过距离帝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不愧是天子脚下的,沿途看着的房屋建造得都很是不错,每家每户的周围都是成片的菜地,看上去长得极其不错,此外还有一条河蜿蜒着,流淌着,不知要流向何方。

    路过河道上的石桥,没跑多久君深他们就到了皇家猎场的地界。

    皇家猎场由高高的院墙围绕着,不到狩猎的时候,是没有兵驻守的。一路上满是密林,着实是个埋伏袭击人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太阳已然已经落山,风吹过带着丝凉意。

    大道上满是落叶,风吹过,落叶也跟着四处飞舞着。

    除了风声树叶的声音,周围再无其他的声音。若不是有风声,着实寂静得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他们的马刚跑出一段距离,林子里就传来了声音,漫天的烟雾弹就向着他们飞掷过来,安好之前给每人都发了避毒丹,他们都提前含在了嘴里,所以此刻这烟雾是拿他们没办法的。

    冲出烟雾,林子里突然出来了不少的黑袍蒙面人,手里拿着的武器,对着君深他们就飞掷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好一看,就觉得特别像电视里放的血滴子。

    一个反应慢一拍的炎甲军没能躲过去,脑袋直接就没了,鲜血喷洒到周围都是,看得一个个有些心惊,尸体掉落在地上后还在抽搐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兄弟死了,一个个都红了眼,恨不得立马宰了眼前这些黑袍蒙面人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也从马上跳了下来,帮着收拾这些黑袍蒙面人。

    这烟雾这次是加大了毒素的,却不想一个都没有倒下,在暗处的黑袍男子不免有些意外,这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同样身穿黑袍的女子,不过看上去容貌有些稚嫩,年龄大概在十岁左右。看他们没倒下,就想拿起她手上的笛子吹,不过却被黑袍男子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青妩,住手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大道上突然出现的小白和小黑,黑袍男子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,连忙呵斥住了身边的女子。之前是在林子里,又是夜晚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小白它们,如今却是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是她,是她,她还活着,她终于出现了,难怪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,你说什么呢,今天在这的人都必须死。他们若不死,我们就拿不到救娘的药…。”青妩看着他爹的样子,只觉得他又犯病了,不免有些心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不能在这样,这些人里面有我姐姐的女儿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是见过小白和小黑的,那时候他姐姐才得到传承,就召唤出了小白和小黑,他当时就在旁边看着的,不过家族有规定,他姐姐并没有告诉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姐姐背叛家族,与外人私定终身,当时家族的长老们都很震怒,他想劝他姐姐回头,却不想是害了她,暴露了她的行踪。

    他姐姐和那男人为此遭到了族人的追杀。后来,到底发生了些什么,他就不知道了。反正当时,他们没有追到他们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他找到了他姐姐,找到时她姐姐已经开始毒发了,他一个字都没能问出,他姐姐就死了。他姐姐刚生下的孩子是男是女他都没有见到,那之前口口声声爱他姐姐的男子,也不见了踪影。同时不见的,还有那象征未来家主的玉佩。

    闻言,青妩的脸色不由得一变。

    “爹,这里根本就没有女子,你肯定是看错了,不可能…。”

    家族的传承,一直都是个谜,青妩并不知道传承到底是什么,她姑姑死了后,她作为嫡系后代,传承的人理应是她。听她爹这么说,她的情绪不免有些激动,她还想着是她太小了,所以没能得到传承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,你并不知道,不行,我不能看着她出事…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拿起了他手里的笛子,吹奏了起来,声音比之前的听起来略有不同。

    杀手又来了一批,都使用的血滴子,对付着着实有些吃力。安好听着这笛声,心里一惊,这跟之前听的那笛声,着实很相似。

    拿出之前备好的药粉,就开始往边缘撒。

    这次黑袍男子,着实将安好的模样看了个清楚,她无疑长得跟他姐姐很相似。见安好在撒药粉,他心里不免有些着急。他这可是在帮他们呢,可是现在他不敢出去认她,她也不可能一下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爹,你疯了,你不管娘了吗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药粉,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撒到了。那些杀手看着出来的毒虫毒蛇都不由得高兴了起来,完成这一单,他们这辈子吃喝都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毒虫毒蛇,改变了攻击对象,向着他们就攻击了过去。被突然攻击,一个个都没有反应过来,于是大多数的人都中了招,被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安好也看到了,一时间愣在了原地,也没有在撒药粉了。

    丁山他们都停下了手,看着被咬得杀手们,只觉得很是解气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心里也很是疑惑,没想到会临阵倒戈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,不喜欢地上的毒虫和毒蛇,在它们过来后,就跳到了马背上。

    之前明明还想对付他们,此刻为什么会帮他们呢,难不成是吹错了曲子,这怎么可能。怎么想,安好都觉得想不通,这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这些毒虫,毒蛇攻击极强,也很毒,这刚刚咬到脚那些杀手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,心里一动,对着林子就飞身而去,不过刚飞到林子那声音就戛然而止了,那吹笛子的人仿若没出现过似的,地上的毒虫毒蛇也快速的跑了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向着飞去,心里很是担心,赶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安好无事的站在林子里,君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说这人到底怎么想的呢,为什么会突然帮我们,那些毒虫明明就是之前的那些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的确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林子里,好一会儿才出来,那些毒虫毒蛇没多会儿就不见了踪影,根本无从找。

    而就在不远处的坑里,夜禾宇正带着青妩躲在了里面,盖上了遮蔽物。对于安好和君深的对话,他们都听进了耳朵里。

    听他们聊了会儿,夜禾宇都没能知道安好叫什么名字,就听着君深叫她丫头,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,这次他是不能再动手杀君深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