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老头,你不能死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刚从林子里出来,丁山就走了过来禀报:“王爷,还有一个活口,不过问他什么,他都不说…。”

    “先带回去看好,别让他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的话音刚落,就听见了马蹄声,往前面不远处看去,就见百里千城带着人骑着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虽然握有重兵,但是没有君临的手谕,他是不能私自调兵出帝都的。因此,他带出来的人都是他们府的护卫,一共有一百五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血腥味也越来越浓,百里千城依稀可见远处正在处理尸体的炎甲军们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来晚了呢。

    他之前不在家里,而鸿雁是直接飞到家里的,高阳公主看到君深传来的信后,这才派人给他送过来的,当时他正在军营里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府里的护卫,并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四处都是尸体,有些已经没了头,有些肚子被破开,肠子鲜血四处都是,看得他们着实胆寒,还有些想吐,但是都生生忍住了,毕竟这里面可还有炎甲军的人呢。

    被毒虫毒蛇咬中的黑袍杀手们,此刻已经被揭掉了面纱,一个个面色青紫,七孔流血,眼睛瞪得很大,看上去很是狰狞着实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下马后,连忙向着安好和君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吧,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听百里千城问起,就将之前发生的事给他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样取人首级的武器,百里千城也是第一次看到,心里不免有些震惊,听君深说完拿起了看了看,没想到就这样小小的一个东西,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得知皇上病重后,百里千城也给君深去了信,却不知君深在宫里也有人,比他还先得到信息。在君深刚走没一天,据点就收到了百里千城的信。

    君深作为有封地的王,按理说没有召唤是不能来帝都的,但是君临对他有特赦,所以他是可以带着炎甲军回来的。

    帝都的容安王府,虽然大,但也住不下这么多人,于是留下了三百人,余下的就去了距离帝都几十里地外的军营。君深刚进帝都,靖安王那边就得到了消息,连续几次的截杀失败,着实让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听着马蹄声远去,夜禾宇这才一把推开了坑上的遮挡物。

    “爹,你放走他们,娘若死了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。”夜青妩说着飞身出了坑,翻出埋在一边的坛子,拿着笛子一吹,那刚刚消失不见的毒虫毒蛇又钻了出来,随着她的吹奏,全部钻回了坛子里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早在君深给鬼谷子来信前,就将鬼谷子请出了鬼谷给君临看病。鬼谷子之前是见过君临的,可是当他再见君临的时候,已经完全认不出他了,他的脸已经瘦得凹陷了下去,人也昏迷着,喂进去的药都被他吐了出来,其他的汤汤水水也都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鬼谷子询问了下君临身边的人,得知他七天就变成这样,心里着实有些震惊。太医们诊断不出君临得了什么病,但是鬼谷子却隐隐觉得君临是中了什么毒,可是他一时间也解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得先下针改善了下君临的情况,有了他的医治,君临也不在像之前那样吐了倒是能喝下药了,君临意识是清楚的,可是说不出话,浑身似乎都不受他支配似的。

    鬼谷子进宫后就一直没有离开,君临的药都是他和林寒在熬的,自然是怕被人趁机下药,到时候君临死翘翘不说,他们也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鬼谷子是三国有名的神医,又是高阳公主和百里千城请来的,宫里的几位自然也不敢明面上的为难他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他们进了帝都后,也没在帝都多做停留,直接向着皇城的方向跑了去。

    皇城里居住的都是京官,王爷这些。过了皇城,就是皇宫了。

    跑了没多久,他们就来到了皇城前,入眼的是数米高的红色围墙。

    皇城的大门是开着的,两边各站了六个身穿盔甲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进皇城,无论是京官,还是王爷都是要出示令牌的,看了令牌后,他们赶忙跪下行礼,随即放行。

    君深这次回来,就是为了看看君临的,自然没有回府,进了皇城让飞花他们将马牵回府后,他们就直接向着皇宫的方向走了去。小白和小黑,安好也交给他们先照顾着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在得知百里千城去接君深后,就一直在宫门口等着的。

    君深,安好,百里千城他们过去的时候,就见高阳公主在那来回的走着,身边跟着两个丫鬟,两个抬撵轿的侍从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在高阳公主怀孕后,一直都很小心翼翼,洗澡洗头都是他在帮高阳公主洗。因为高阳公主这次,不是怀的,而是怀的两个。现在他在军营训练后,明天都回家得很早。

    眼下见高阳公主在那来回的走,他看着着实担心,连忙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在看到高阳后,也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见百里千城过来,高阳公主看了看他身后,见安好和君深没事,她心里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说啥,就被百里千城一把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千城,安好和君深他们都看着呢,你快放下我,我还没跟他们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乖,别闹,去那边坐着说。以后不准来回这么走…。”

    现在怀着还不到两个月,高阳的年纪也大了,不比当年,百里千城自然就更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的性子,一直大大咧咧的,现在有了孩子,倒也听得进百里千城说的话。

    看着百里千城一把抱起高阳公主往撵轿那边走,安好着实有些意外,这百里千城还真是够胆大,够宠妻的。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走过来,高阳公主又站了起来,一把拉住了安好的手看着她说道:“过年你们都没回来,想见你都不行,只听星辰说你厨艺好,都未曾吃过你的菜呢。你们回来就好,皇兄他现在都不能说话了。虽然他没说话,可是他一看到棋子情绪就很激动,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呢,君深,他真的很想见你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没有说话,心里却是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了,我们先进宫吧。”百里千城看着君深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也要去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站了起来,拉着百里千城的手说道。语气颇有点撒娇得感觉,两个丫鬟都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做撵轿,不走路…。”

    见百里千城答应,高阳公主立马坐上了撵轿。君深他们刚进宫门,皇后这边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相比靖安王,皇后更忌惮君深,她此番是绝对不会让君深认主归宗的。

    当今的皇后叫第五轻月,是君临的表妹,与君临可谓是青梅竹马,她的家族当初在君临上位的事情上可是没少帮忙。为此,君临虽然不爱她,却也给了她皇后之位,一直对她都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当今的太子是前太子君天行唯一的儿子,叫君非墨,第五轻月则是他的皇祖母。他娘生下他之后就死了,他虽然不像君天行那样身子弱,但是身子也依旧不太好,没隔一段时间就得吃药。但是,他天资聪颖,三岁就能背完千字文,百家姓这些书了,字也认得不少。五岁的时候,他写得诗已经能出一本书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安好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皇宫。

    入眼的第一道门,叫太和门,经过这道门可见一片宽阔的大地,地面都是有大理石板铺成的。视线看过去,远处又是一道大门,隔得远安好看不清上面写的字。那大门的左右是长长的石梯。

    四处可见巡逻的带刀侍卫,一个队伍看起来有六个人。在遇上君深他们的时候,纷纷行了礼,随后又继续巡逻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反正到内廷的时候,她的脚已经有些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真是不知道这些古代的人怎么想的,占了这么多空地,才修了那么点房子,一道一道的门,走得她脑袋都发晕。这走过一次,她怕是都不一定记得回去的路。

    君临住的地方,在玉清宫,到玉清宫要经过御花园,御花园很大,有假山有珍贵的花草树木,有人工湖,有亭子。在这个时节,原本没有多少花开的,可是在这,却能看到各式各样的花,花香闻着让人格外舒心。

    出了御花园,就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走廊的两边种了不少的桃花树,出了走廊后,安好他们就来到乾清宫。

    玉清宫建在高约三米高的汉白玉台基上,台基四周矗立成排的雕栏称为望柱,柱头雕以云龙云凤图案。红墙黄瓦、朱楹金扉,在阳光下金碧辉煌,不得不说古人的手还真是挺巧的。

    玉清宫前,有一长长的阶梯,安好和君深他们走上去的时候,玉清宫的转角突然走出来了一个身穿红色宫装的美艳妇人,她的身边跟着一个身穿五十多岁的嬷嬷,身后跟着六个二八年华的姑娘,她们统一穿着粉色的宫女裙,头梳着双丫髻,不紧不慢的跟着走着。

    “皇嫂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对第五轻月的印象一直都还不错,所以跟她走得还算近,每隔一段时间她们都会聚一次。说着,她已经走了过去,挽住了第五轻月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见过皇嫂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对于第五轻月虽然敬重,但是并不是很亲近,反而透着疏离。因为他看着第五轻月的第一眼就不怎么喜欢。可是自家娘子又跟她走得近,着实让他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君深,携未婚妻安好,见过皇后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…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行礼,君深刚刚都跟她说了。要是她是平民肯定得跪拜的,可现在她是君深的未婚妻,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快请起,不必多礼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第五轻月已经将安好和君深仔细的打量了下。这君深有未婚妻的事,她可是才知道呢,心里不免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跟君临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,她自然记得君临年轻时候的模样,此刻看着眼前跟他一模一样的君深,第五轻月下意识的捏了捏手,她也为他生了一个儿子,可是却没那么像他,她心里无疑的嫉妒的。

    “皇嫂,我们是来看皇兄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来看看他了,他现在虽然情况好了些,可身子到底大不如从前了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…。”

    第五轻月说着,不由得伤心了起。

    “皇嫂,你别伤心,安好的医术极好,肯定能治好皇兄的…。”

    第五轻月听高阳公主这么说,不免有些意外,再次打量了下安好,看来她得好好查下她了。

    “皇嫂,你别看她小,她…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皇上吧。”君深打断了高阳公主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走来,守门的太监,敲了敲里面的门,询问了下,最主要是怕打扰到鬼谷子医治皇上。

    询问好,两个太监赶忙将门打了开,在君深他们都进去后,又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进屋,安好就闻到了浓浓的药味,视线看过去,就见鬼谷子正坐在一边捣鼓着桌上的草药,似乎是在配药,可是却是放下了又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们总算来了。君深,你们俩快过来看看皇上,他想见你们可是很久了,不过他说不了话,也动不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已经看到了床上身形瘦弱的君临,他的心里莫名的堵得慌,脚下像灌了铅似的,有些迈不动腿。

    床上的君临似乎是听到了鬼谷子的话,手下意识的抬了抬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已经习惯,鬼谷子这么无视她了,她的孙子还要仰仗他医治呢,自然不会轻易去得罪他。听到安好是他的徒弟时,第五轻月无疑很震惊。毕竟鬼谷子从来都不收女徒弟的,如今却收了,可见这个叫安好的,着实不简单呢,若是能为她所用就好了。

    安好看着变得骨瘦如柴的君临,眼睛莫名的酸涩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才多久没见呢,他就变成了这样,越想越觉得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想过去,却见君深没动,靠近君深,轻轻的拉了拉他的手。回过神的君深,一把抓住了安好的手,捏得安好有些疼。安好知道,他看似不想认他,可心里到底是在意的。

    安好回握了下他的手,将他手往前拉了拉,无疑是让他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见君深迈步,安好跟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是安好,我和君深来看你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安好的话,君临的眼睛眨了眨,似乎是在回应着安好。他似乎也不是完全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不能死,你要死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扯了扯嘴角,凹陷的眼眶里,流下了泪。他也不想死了,他也想等着君深认他呢,还想看着他成亲生子,可是他好像快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君临觉得在临死前,能看着君深他的心里都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鬼谷子在一边看着叹了口气,他到底还是学得不够,治不好君临。如今只是在拖延,他的生命罢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在一边看得哭了,着实把百里千城吓了一跳,赶忙抱着她安慰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的手,松了紧,紧了又松。

    君临的后宫女人不算很多,能得他长久宠爱的根本没有。这些年,他对她虽然不错,却也只是相敬如宾,谈不上爱。

    可如今君深的出现,让她知道,他也是有爱的人的,而且爱得挺深。

    安好并不是一个,爱哭的人,可看着君临如今的样子,她到底是忍不住落下了泪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