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发现
    整理了下情绪,安好正准备给君临看看的时候,就见高阳公主向着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君临现在的状态,安好的心里也很是没把握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不是会医术吗,你能给我皇兄看看吗…。”高阳公主走过来后,就拉住了安好的手,情绪有些激动的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星辰说她医术不错,还懂鬼谷子不会的缝合之术,说不定她也能治好她的皇兄呢。

    鬼谷子都没办法,这丫头能行吗。第五轻月心里如此想着,却也没有开口阻拦。这次君临病的蹊跷,她的心里也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给皇上看看吧,看了后我们再聊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也认识君深有些年了,看他如今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。之前的缝合术,他们都没有想到,安好却想到了,说不定在君临的病情上,她也能看出端倪想到办法呢。

    安好闻言点了点头,她也是这样想的呢。

    君深在说了那句话后,就一直站在君临的床前一动不动,话也没再说。听到高阳公主让安好给君临看病,君深回过了神,走到一边给安好端了一个凳子过来。

    他本不想安好卷入这场争斗的,可到底是避免不了了。

    安好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,见第五轻月没说啥,接过君深递给她的凳子后,就坐在床边给君临把起了脉。

    刚把上君临的手,安好就皱了下眉,他的手臂当真是瘦,现在怕是都成了皮包骨头了。

    君临的脉象看上去很乱,身体的各处都出现了问题,再这样下去,他怕是不出三天就会死了。可是一个人之前都还是好的,怎么可能会在短短时间内变成这样呢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情况,倒更像是中了毒,可是从脉象上看,根本就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。又或者是用毒的人太过高明,让他们根本看不出来。可是这一切,都只是她的猜想罢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换来换去的把脉,在场的人心里都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看着很想开口问,却也怕打扰到了安好看病,就忍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见安好放下君临的手臂,高阳公主不由得开口问了起来:“安好,我皇兄他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情况现在着实有些复杂,还需要进一步的诊断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听了后,又开始难过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就知道会是这样,毕竟安好很少把脉把这么久,还这个手把了把那个手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听安好这么说,心情着实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能出去聊会儿吗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点了点头,跟着安好出了玉清宫。至于君深他们,没有跟过去,就留在了玉清宫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去对面的亭子坐着说吧。”

    坐下后,还没等安好说话,鬼谷子就先说了起来:“我来的时候,他的情况就已经很糟糕了,吃什么都吐,经过我的一番治疗,他的情况好转了一点,但也仅仅只是一点。给他看了病后,我又问了下他身边贴身伺候的公公,据那公公交代,君临病倒的前两天身子就有些不舒服了,只以为是洗了澡受了凉,太医们也是照风寒的问题给他开的药。但是这药吃下去后,一点改变都没有,后来还更严重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他之前洗了澡是吗。师父,我总觉得皇上病得太奇怪,我怀疑他中了毒,可是到底也只是怀疑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说着,将他们之前遇到毒虫毒蛇的事也一并告诉了鬼谷子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会儿后,就回了宫殿里。

    照安好的想法,她准备让鬼谷子给君临检查下身体,看他身上可有被什么咬过的痕迹。进殿后,鬼谷子就说要给君临施针。

    但是君临现在根本坐不起来,自然是要人扶着的。

    于是百里千城和君深都留了下来帮忙,第五轻月也叫了一个她的心腹太监进来帮忙。说是帮忙,实则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干啥。

    君临要脱掉衣服裤子扎针,安好她们在里面自然是不好的,第五轻月正想和安好说说话,就招呼着安好和高阳公主去了玉清宫的偏殿,又命跟着的丫鬟,去上茶和点心。

    虽然是偏殿,但也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坐下后,第五轻月便跟高阳公主闲聊了起来。等到茶和点心来了后,就招呼着安好和高阳公主吃。

    盘子里的点心虽然精致,但是安好却没有想吃的感觉。不过茶不错,闻着就特别清香,端起闻了闻,安好尝了口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玉清宫这边有个小厨房,这点心就是里面做出来的,是君临专门请的人掌厨的。做出来的东西可是比御膳房的都好吃,见安好没有动,第五轻月倒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出门前,就吃了不少东西,现在根本不饿,所以也没吃。至于茶,她也没喝,毕竟她现在怀了孩子不适宜喝茶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看着也没说啥,寻了个话头就开始聊了起来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安好身上,在安好看来就跟查户口似的。

    得知安好是一农女,第五轻月很是诧异,不免有些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这边正殿,在安好她们走后,鬼谷子就吩咐那留下的太监去生炭火,毕竟君临的身子现在弱,不穿不盖的暴露久了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那太监是第五轻月身边掌管小厨房的,对于鬼谷子让他去生炭火,心里自然不乐意的,他留在这可是监视他们的呢。

    但是他又不敢得罪鬼谷子,出去后就吩咐其他的太监去生炭火了,等到炭火抬过来后,他就跟着又进来了。

    炭火抬进来后没多久,殿里就开始暖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也快黑了,没等鬼谷子说,太监们就开始四下点起了蜡烛。至于君深送来的菜油,君临没舍得拿来点灯,都是用来做菜的。

    “鬼老,这衣服裤子都要脱掉吗。”百里千城看了看鬼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脱了…。”

    第五轻月留下的那太监,此刻正在帮着点着蜡烛,听鬼谷子说全脱,不免有些意外。在宫里伺候了这么久,他还没有见过皇上不穿裤子的样子呢,不免有些好奇,眼神时不时的就往床这边看。

    宫殿大,点的蜡烛多,到现在他们都还没点完。

    将君临脱光后,鬼谷子就开始在他身上打量了起来,这一打量就发现了问题。他的脚底和他的后腰下出现了好几个淡紫色的凸起小点,若不是现在发现,隔两天怕是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给君临扎针就脱了上衣,却是没有注意到有这样的小点。

    “这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也看到了,差点说了出口。

    君深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,眼眸里的冷意却是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鬼谷子仔细的查看了下这些小点,这一看就像是被什么咬过后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,给君临扎了针后,鬼谷子就让君深他们将衣服裤子给君临穿上了。

    “晚点说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,说完后给君临把了下脉,就去了小厨房那边。小厨房里林寒正在给君临熬着药,一直都在那守着的,鬼谷子过来后,林寒就去上了个茅房,回来后又继续看药。

    君临的药,每天得熬一个时辰,期间他们一直都没有假手于人。

    看着君深,林寒倒是不意外,毕竟他是君临的儿子,也是该来看看的。却不知,安好也跟了来。

    鬼谷子出了小厨房后,就跟着君深他们去了偏殿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原本是想设宴请君深他们吃饭的,但是却被君深拒绝了。君深已经不是第一次拒绝她了,第五轻月也没勉强。

    鬼谷子将君临交给林寒照顾后,就跟着安好他们走了。安好早就不想待在这了,对于这第五轻月她着实不怎么喜欢。跟她说话虽然客气,但是话里话外都让她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晚上,宫里四处都点上了灯笼,相比安好家的红灯笼,这些宫灯自然看起来更华丽些,好看是好看,但安好对于这个似鸟笼的皇宫,她真心喜欢不上。这里的人,做事都是一板一眼,小心翼翼的,着实没意思。

    一路上他们都没怎么说话,直到出了宫,进了公主府后,才开始说起了话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们可发现了什么…。”

    见君深一直很沉默,安好看着走在前面的鬼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丫头,果真如你所想,我们在皇上的身上发现了可疑的小点,这小点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咬的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见过不少被虫咬过的人,这样的无疑很相似,只是这个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到底是什么咬的,目前鬼谷子还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宫里平时都打扫得很干净,不可能出现什么虫子之类的,肯定是有人要害我皇兄,可是到底是谁做的呢…。”高阳公主情绪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,太医们什么都看不出来,着实把她气得不行,如今听到这些,她心情更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别那么激动,你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呢…。”百里千城看高阳的样子,着实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听着百里千城的话,火气顿时消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百里云辰,百里雨辰,见过容安王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云辰和百里雨辰正好从屋子里出来,见君深他们从院子里走过来,连忙走了过去就要行礼。

    刚要行礼,他们就被君深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星辰与我是兄弟,你们自然也是,以后都无须这么客气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听君深这么说,不由得笑了笑,平日里可没少看他欺负百里星辰呢。

    百里雨辰和百里云辰都是干脆的,君深这么说他们自然也不矫情了。跟鬼谷子和安好打了招呼后,就招呼着大家进屋了。百里雨辰没有跟进去,而是去了厨房,吩咐着开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“爹,娘你们回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的视线看过去,就见到两个长相不错的女子正在摆着碗筷,看样子就是百里雨辰和百里云辰他们的媳妇了,她们的周围玩耍的应该就是他们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我给你介绍下,这个是我大儿子,云辰的媳妇,叫刘佳佳,这是他们的大儿子,百里风,小儿子百里云。这个是二儿子的媳妇赵西雅,这是他们的大儿子百里奚,小儿子百里夜…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跟安好介绍了下自家的人后,又给他们介绍了下安好,得知安好是君深的未婚妻都很诧异。毕竟都没有听说呢,而且她们也是现在才看到君深的长相,着实觉得很惊艳。

    郎才女貌,他们俩站一起看上去倒是挺般配的。

    刘佳佳长相柔美,脸是鹅蛋脸,笑起来很是和善。赵西雅,长相清秀中带着英气,看样子应该是个会武功的。

    没多会儿,厨房这边就开始上菜了,高阳公主就招呼着大家入座了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桌子是圆的,可以旋转,桌子很大,这么多人挤着都坐下了。几个孩子被教养得很好,面前有什么吃什么,不会老是去转桌子。

    倒也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,高阳公主一边吃饭,就一边跟安好说话,还给她夹菜。

    要不是安好是君深的媳妇,她早都拐回来,给百里星辰做媳妇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此刻在回帝都的路上了,他无疑是很担心君深和安好的,他借了马给安好,若是出了什么事,君深肯定得恨死他的。

    所以一路上,百里星辰和鱼七都没有怎么休息,一直都在赶路。因为有令牌,即使晚上进城,也有人给他们开门。

    鬼谷子今晚倒是吃了不少,高阳公主家的厨子,是百味斋调过来的,所以做得菜都不错。对于皇宫的饭食,鬼谷子吃了几天,着实觉得没什么心意,也吃不下多少。

    吃过饭,坐着聊了会儿,安好他们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跟鬼谷子一边走,一边说着话,直到见鬼谷子进了宫门,安好和君深才离开回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此时暗处有个人影,在安好和君深离开公主府后,那人就跟上了他们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君深拉住了安好的手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其实是很在意他的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不会在意的,可是当看着他那样子躺在床上,我的心里就莫名的难过,你说的没错,我到底还是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君深拉着安好的手,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走,一边聊着,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