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七十六章 解毒,良心发现了吗
    看着他们进府后,夜禾宇从暗处走了出来。刚刚跟着他们,好几次都差点被君深发现,好在他轻功卓绝,不然怕是就被君深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君深和安好牵着手一起走,夜禾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。

    只是君临的毒,是他给下的,他必须去解了才是。他可不想以后安好恨他。

    想着,他飞身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就来到玉清宫的房顶,揭开瓦就见鬼谷子和林寒正在说话。

    坐在房顶上,等了许久,见鬼谷子去上茅房后,他这才飞身从房顶上落了下去。寻了个窗子,潜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将林寒迷晕过去后,他来到了床前,喂着君临吃下去了一个紫色的透明虫子。他蒙着面,君临看不到他的脸,想阻止他的行为,可浑身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君临在吃下他喂的虫子后,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,没多会儿就睡了过去。在睡过去的那一瞬间,君临觉得他或许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,因为这人似乎不是要他命,而是要救他。

    夜禾宇看着君临骨瘦如柴的样子,又给他喂了一颗入口即化的绿色药丸。这绿色的药丸,他也就炼制了三颗,材料难得,他也算是不欠他了。

    给君临把了下脉,见他没有其他不良反应后,夜禾宇心里也放心了。听见脚步声,他赶忙过去喂林寒吃下了一颗药丸,随即就飞身出了窗子。

    林寒在鬼谷子进屋的时候,已然醒过来。夜禾宇给他吃的药无色无味,他自然是感觉不到的。

    上半夜是林寒守着君临,下半夜则是鬼谷子。为了方便照顾君临,他们都是住在一个屋子的,只是君深睡的床上,他们在地上打的地铺。

    每天临睡前,鬼谷子都会给君临把一下脉。

    端着板凳,鬼谷子挨着坐到了床边,每天这个时候君临都是没有睡着的,今天倒是睡着了,不免让他觉得奇怪,难道是因为看到了君深他们,所以就变得好睡了吗。

    想着,他伸手把上了君临的脉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的声音很大,林寒一听还以为君临出了事,赶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连着给君临把了两次脉,手换了又换,把出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。之前君临的身体各处都已经变得很差了,可如今却好了很多,这着实让他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林寒,你,你把脉看看…。”

    林寒这些日子,一直跟着鬼谷子,学的东西也不少,医术着实比以前好了不少。君临的脉他也是把过的,所以鬼谷子才会让他也把把看。

    “哦…。”

    林寒端着凳子挨着鬼谷子坐下,坐下后他将手伸了过去,放在了君临的手臂上,这一把脉也让他很吃惊,连忙又换了个手。

    鬼谷子见林寒的样子,就知道他肯定把出来了,可这事也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安好来了后,你们想了什么办法医治的吗,皇上的情况可比之前好了不少…。”

    林寒看着鬼谷子,一脸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就照安好那丫头说的给君老头脱了衣服裤子,四处查看了下。至于扎针,我还是像我原来那样扎的。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人进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我一直都坐在这看书呢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起身四处看了起来,这一看就发现了那边地上有脚印。

    “地上都有脚印了,你还说每人进来,叫你看人,你看书,你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林寒走了过来,这一看地上的确有脚印,可见是从这边窗子进来的,可是他刚刚明明就没有听到动静啊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你这武功,能发现都怪了。平时叫你好好学武,你不学。这下回去,你们一个个都得跟我好好学…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说着,再次给君临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次他连睡觉都不睡了,就在这守着君临,生怕他一个不好。

    这边,夜禾宇出了皇城后,就将身上穿的黑衣和带的面纱给埋进了城郊的土里。收拾好后,他飞身回了他们所住的客栈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后他就上了二楼,准备回他房间睡觉。走到他自己的房间门口时,却见里面亮着光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爹,你这是去哪了,我刚刚睡不着过来找你,就没看见你,我都在你屋子里等了你好一会儿了。”夜青妩看着她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睡不着,就出去走了走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想娘了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。没有药,娘要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这药虽然珍贵,可也不是只有靖安王的手里有,我们肯定能在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也是因为这药,才找到靖安王的。

    “爹,你既然帮了她,为什么不去找她。她身上既然流淌着我们家族的血液,她就该承担起她的责任。要不是她们,我们的家族,何至于像现在这样分成两派…。”

    夜禾宇何尝不想将安好带回族里呢。可是她现在分明就喜欢上了君深,否则怎么可能跟他牵手呢。他可不想安好在走她姐姐的老路。

    “青妩,她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,不可能接受家族的安排的…。”

    连续跟安好交了两次手,夜禾宇就对安好有了不少的了解。

    夜青妩就知道,他爹是站在安好这边的,一时间也没说啥,转身就出了房门,回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京城的容安王府,是越寒城的两倍大,下人也是好多个,但是没有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见安好他们回来,连忙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们可回来了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弯下身子,将它们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小白在安好的怀里,高兴的拱来拱去,君深不由得皱起了眉。想了想,看着安好说道:“给我一个,我帮你抱一个,就这个白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闻言,白了君深一眼,爪子也下意识的抓紧了安好的衣服。小黑却是不想和小白挤在一堆,伸出爪子就去刨它的爪子。

    结果小白爪子一松,就被君深成功的给提了过去,放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穿过花园,走过长长的走廊,就见颜九和飞花他们,正在那边的石桌边坐着聊天。

    见安好和君深抱着小白它们回来,飞花他们连忙站了起来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们回来了,你们没事吧,你们吃了饭了吗。”追命见安好和君深回来,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已经在高阳公主家吃了的了,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吃完饭,走了会儿,就在坐了会儿。”追命见君深关心他们,心里很是高兴,赶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早点休息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着,揉了揉怀里小白的脑袋,这小东西的毛倒是柔顺,摸着真好。见君深给它顺毛,没有在那么粗鲁的对待它,小白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,看向身边的安好说道。

    离开这后,君深就带着安好去他所住的院子了,虽然他很少在家,但是屋子四处天天都有打扫着,所以都是很干净的。

    君深住的院子是王府里最大的院子,里面有花园,有假山,有水池,有亭子。花园里的花草都是君临吩咐人给他种的,都是些珍贵的花草,一年四季都有花开。

    走过一条大理石板路,穿过一片桃林,就来到了君深所住的院子。他的花园里也种了不少的桃花,此刻已经在开了,空气都满是花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今晚上,它们就住这间屋子。”推开一道房间门,君深看着安好说道,说完就走了进去将小白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安好打量了下房间,当真是挺大的,关键是哪里都很干净。

    “这屋子不错,你们今晚就住在这了,晚上可别打架了…。”安好揉了揉小黑的脑袋,说着就将它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君深见安好放下小黑,就拉着她的手出了门,出去后就将门给小黑和小白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去拿衣服洗澡,衣服我都让飞花她们拿到房间里了。”

    君深话音刚落,就搂着安好的腰飞身上了二楼,楼梯都不用走了。

    二楼有六个房间,其中最大的一间就是君深的屋子,除此外就是书房,剩下的全部都空着的,什么都没放。

    “这床真大,真软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倒在大床上,笑着说道,刚想起来,君深就扑了过来,又将她摁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别闹,还要洗澡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好红红的脸,君深心里莫名的开心,低下头亲了她一下,看着她说道:“那我们就先去洗澡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说完就将搂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上他们的衣服后,他们就去了楼下。

    楼下靠里面的房间,是君深洗澡的地方,里面有个温泉池,这里面的水是从帝都外的温泉谷里引进来的,专门为皇室所用。

    放下衣服后,君深拉着安好的手,来到了温泉池边。

    到了温泉池边后,君深就松开了安好的手,坐在温泉池边脱起了鞋子。安好坐下,摸了摸里面的水,里面的水温度适中,不冷也不太热。

    等安好回过神的时候,君深已经脱掉了衣服,穿着一条亵裤下了温泉池。

    安好见他下了水,就准备离开等他洗了再洗,却不想刚站起来,君深就一把抱住了她,一把将她放到了水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泡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坐在了池子里的石梯上,水位正好跟她肩膀齐平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还让不让我,好好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一会儿,就让你洗澡…。”君深说着,靠近安好,将她搂进了怀里,炙热的吻,吻上了安好的唇。

    “…。”

    缠绵了好一会儿,君深才从池子里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在君深离开后,快速的洗了个澡,洗好擦干后,连忙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她刚穿好衣服,君深就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只穿了一条裤子,水打湿后着实很明显,看得安好连忙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流氓,你在这样,晚上我就去跟小白它们睡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君深笑了笑,大步向着池子边走去,听到他下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好回过头看着他说道:“你这水不能放的吗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放…。”

    可以放,但是他不想放。而且这水,他也不觉得脏。

    安好似乎明白了,没敢在待在这了,现在的他越来越像头狼了。

    安好回屋后,整理了下床铺,将被子铺上后,就爬上了床,蒙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君深没洗多久,就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进屋的时候,就没见安好,走过去看着鼓鼓的被子,伸手一把揭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上去后,一把就将安好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见安好闭着眼,君深搂着她,朝着她的唇亲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好本来就是装睡的,原本以为,他亲一下就会离开,却不想亲了又亲,大手更是抚上了她的细腰。迫使她不得不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君深,我累了,乖乖的别闹,睡觉好不好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闹,我就亲亲你,一会儿就睡…。”

    人的一辈子说短不短,说长也不长,他想珍惜跟安好在一起的时间。

    感觉到君深的失落,安好伸手搂住了他,回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不过还真是没一会儿就睡了,他也是怕安好真的累了,就没有闹腾她。

    君深睡着后,安好进了趟空间,仔细的翻看了下那两本毒书,看到毒术中篇的时候,安好在最后的两页,发现了手写的备注,上面写的正是他们夜氏一族旁支所用的毒术,这一看就找到了答案,君临中的毒无疑就是枯骨,要想解要么吃下母虫,要么就要集齐七花七草,放能解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这,安好的心里不平静了,也就是说这毒跟他们夜氏有关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刚亮安好和君深就起床了。起床洗漱过后,就准备吃早饭了,早饭还没吃完,就走了个门卫过来,说有个叫林寒的来了。

    听林寒过来,安好和君深都有些奇怪,连忙放下筷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正准备吃了早饭进宫呢,你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昨晚上我在看书,师父他去上茅房了。守夜的时候我守上半夜,师父守下半夜。师父睡之前都要给皇上把脉的,可是昨晚上他把脉突然发现,皇上的情况好转了,后来发现窗子那边又脚印…。”

    听完林寒说的后,安好和君深连忙去了宫里。

    据林寒后面所说,早晨起来后,他们又把了脉,君临的情况又好了不少,只是人却没醒来。太医们都来把了脉,都说君临的情况转好了,对于他为什么没醒,他们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靖安王和皇后他们得到消息后,一早就去了玉清宫,此刻都还在那边的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来玉清宫的时候,玉清宫外站了不少的太监丫鬟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刚进屋,这边床上的君临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终于醒了…。”第五轻月看着君临醒过来,高兴的流出了泪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,你感觉怎么样。”君非墨也开口问道,从他有记忆起,君临一直对他很不错,他自然是不希望他死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,人家都快担心死你了,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好的…。”发出这娇媚的声音,正是蒋贵妃。朱玉琴也在这,她是跟着蒋贵妃来的,现在的她只是一个个小小的妃嫔,自然是不敢凑过去的。

    虽然后宫表面看着平静,可是这些日子来,可是没少暗地里斗。

    靖安王君天傲,也开口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是在关心君临,可他心里却很不平静,明明都下了药了,怎么就一下好了呢。真的是那安好给治好的吗,毕竟他们昨天来看了他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都围着干啥,还让不让老头我看了。”

    鬼谷子看着这蒋贵妃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鬼谷子发了话,第五轻月赶忙让开了路,也让他们都站一边别碍事。蒋贵妃虽然心有不满,但也没有在这时候跟上官轻月斗嘴,毕竟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,要是一个不稳掉了,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怎么样…。”

    “朕没事,能说话了,也能动了,身体也有力气了。除了鬼谷子,君深和安好,你们都先下出去…。”

    听君临提起安好和君深,他们纷纷向后看了去,就见安好和君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靖安王第一次看到安好,对于安好的容貌,他倒是有些意外,还真是长得够好看的。

    朱玉琴在看到安好的时候,也很是意外。没想到,她一小小农女,还能如此本事,居然勾搭上了靖安王。

    君非墨已经听他娘说了君深的事了,在看着安好的时候,脸上闪过抹惊艳。

    第五轻月见君临醒过来,就要跟安好和君深他们单独说话,心里着实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等他们都出去后,鬼谷子就给君临把起了脉,经过这一晚,他只觉得君临看上去似乎也不像之前那么瘦了,当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安好也上前,给君临把了下脉。

    君临的脉象,的确比之前好了很多,这到底是为什么呢,昨天他们明明没做什么。

    看他们都疑惑不解,君临笑了笑这才将昨晚发生的事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完后,安好只觉得有人在暗中帮他们,或许就是之前那个吹笛子的人。可他之前明明就想对他们动手的,现在又这样是几个意思,良心发现了吗,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