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请皇上收回成命
    蒋贵妃现在还怀着孩子,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生,她自然是不想君临死的,君临要是死了她的孩子可不就和帝位无缘了。

    君临生了病后,见鬼谷子治不好,蒋贵妃就让蒋尚书去四处找名医。经过打听,果断打探到了一个人,此人正是天山派的掌门莫云邪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会很难请,为此还准备了不少的东西和钱,却不想去后,他就同意了。没想到还在来的途中,君临就突然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鬼谷子她是见过的,君深的真实容貌她也是第一次见到,他长得跟君临这么像,这一看就是他的种呢,可是那个叫安好的又是谁,有什么资格留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玉琴…。”

    蒋贵妃一连叫了朱玉琴好几次,都没见她答应她,不由得伸手拉了拉她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小姨,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见我叫你呢,你在这走什么神呢,我们过去亭子那边说吧…。”蒋贵妃看了看一边的第五轻月,对着朱玉雪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…。”

    第五轻月看着朝亭子走去的两人,不由得皱了皱眉,这朱玉雪看起来似乎怪怪的。她也是越寒城的,莫不是认识安好。她的人现在已经在查了,消息传回来,怎么也得要三天后。

    在亭子里坐下后,蒋贵妃就看着朱玉雪说了起来:“你说这安好会是什么人呢,还跟容安王一起来,皇上居然还召见她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叫安好的,就是害我妹妹变得这么惨的人…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蒋贵妃知道一些,但是并不知道害朱玉雪的人,叫安好。听朱玉琴这么说,连忙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小农女,都斗不赢,真是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…。”

    看来真是要好好查查这个叫安好的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靖安王内心是最不平静的,当即就吩咐人去找夜禾宇了,不过当他的人去他们落脚的客栈找他们时,他们已经不在那住了。

    之前都找得到人,现在一出事就找不到人了,这意味着什么呢。对于夜禾宇的来历,靖安王并不知道,当即就让人绘画了夜禾宇的画像,在黑市下了悬赏令,谁要提供到有效的消息,就给五百两黄金。要是能将人抓到送来,给白银两万两。

    玉清宫里。

    君临跟安好他们聊了会儿后,又吃了小半碗粥。这些日子他都没怎么吃东西,怎么可能不饿呢,可是他刚醒过来,自然是不能吃太多的。之前吃了小半碗,现在又吃点,算是少吃多餐了。

    见君临现在没事,君深的心里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放下碗,君临看向了坐在一边的君深,想了想开口说道:“君深,你之前说我要是死了,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,那我现在没有死,你能不能原谅我呢…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更想叫君深为深儿,可是到底没敢,怕他又不理他。在君深的面前,君临都是称的我,而非朕,到底是不想跟君深太疏离。

    鬼谷子听着君临的话,没有参言。这是君深心里一直的痛,若非看着君临要死了,他怕是也不会说这些话吧。

    安好也没说啥,这到底是君深心里的结,他自己若不愿意解开,他们做什么都没用。

    见君深不说话,君临叹了口气道:“过去的事,都是我不好,罢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的话音刚落就听君深一边的君深说话了:“过去的事,我是难以释怀,一时间我的确没办法原谅你,所以你必须活长久点,因为或许有一天我会原谅你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会尽量活下去的。”君临无疑是很开心的,至少现在跟以前相比,他们父子之间缓和了些不是。

    鬼谷子闻言,在一边笑了笑,说到底君深心里还是不那么恨君临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现在已经是你的未婚妻了,我想趁我还在给你们赐婚…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更想看到君深成亲生子,可到底安好年龄还小,成亲他们家里肯定也不能同意的。

    安好刚吃块点心,听着君临的话,差点没呛住,一时间不由得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深连忙给安好倒了杯水,又给她拍了拍背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激动啥。我给你们赐婚,又没有叫你们现在成亲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现在喉咙还不是很舒服,看着君临没有说话,她这哪里是激动,分明就是惊吓。

    “叫你说话说半句,看把我徒弟高兴的,我看这个好,就这么决定好了。君深你觉得呢,咋不说话,你该不会是不想娶我徒弟吧…。”

    师父,你是有多想把我嫁出去呢。

    君深怎么可能不想娶安好呢,只是有些意外,没想到君临会突然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安好愿意,我就愿意,我没有任何意见…。”君深说着,看向了安好。

    君临听着君深的话,视线看向了安好:“丫头啊,你可愿意接受这赐婚啊,你也知道我这身体,我怕哪一天就去了…。”

    君临说了好多话,说得安好最后都说不出拒绝的话了。

    见安好不反对,君临就让人准备笔墨纸砚,写赐婚的圣旨了。君深作为燕州国举重轻重的人物,他的赐婚是要公布天下的。

    圣旨写好后,君临直接给了君深。中午他留了安好和君深在他的玉清宫吃饭,等他们出殿后,君临又召见了百里千城和高阳公主,也留了他们中午吃饭。至于皇后和蒋贵妃,他就没有留了。

    君临给君深赐婚的事,下午的时候就在帝都传扬开了。百里星辰刚进城,就听到了风声,一路马不停蹄的跑向了君深的容安王府。

    不过去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并不在府里,得知他们没啥事,百里星辰也放心了。就先回了公主府,回去后洗了个澡,一觉睡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和高阳公主也没回家,直到晚饭吃了后才回家的。

    他们回去的时候,百里星辰刚刚起来吃晚饭,这赶了几天的路,着实让他很疲倦。可是也没怎么吃,所以又被饿醒了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回来的时候,就见百里星辰他们在吃饭。

    “辰儿,你怎么回来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呢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往年走了后,可是很少回来的,眼下见他回来不免有些意外和高兴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却是一想就明白了,自家儿子绝对是因为不放心君深他们才跟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娘,你别激动,快坐下。我下午回来的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下午回来的,他这一回来就睡了一下午…。”百里云辰开口说道。今天他们都在家的,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这有些日子不见,你看你都瘦了,在怎么赶路,也得好好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高阳公主这时候,似乎也明白百里星辰为什么回来了。看他吃得那么急,就知道他饿坏了,拿起一边的公筷就给他夹菜,又让人拿了碗,给他盛了碗汤喝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是她最小的一个儿子,自然是最疼的。

    百里云辰他们都已经习惯了,倒也不嫉妒,羡慕倒是有,可谁叫他们不是最小的呢。不过他们也在想,等他们娘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,百里星辰就不是最小的呢,是否还这么疼他呢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百里星辰他们兄弟三人就去了百里千城的书房。每晚上,百里千城都要练会儿字,自然来这就能找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爹,皇上不是病重吗,怎么就跟君深和安好赐婚了呢,这到底怎么回事…。”百里星辰先就想问了,可家里人多嘴杂的,到底没有在吃饭的时候问。

    百里千城和高阳公主现在才回来,家里的人自然都是不知道的,自然都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…。”百里千城想了想,就将事情告诉了百里星辰他们,并嘱咐他们自己知道就好,先别告诉其他人。

    听完百里千城说的后,他们都很是诧异,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。那这个救皇上的人,会不会就是当初害皇上的人呢。可若是他为何现在又这样做呢,这简直太不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百里星辰问,百里千城就告诉了他君深被人截杀的事。可这背后之人,他们都还没查出来,那个活下来的人,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让他们来杀君深的,不过倒是提供了他们的上线,目前已经在查了。

    君临的身体还没彻底好,但还是可以上朝的。

    他昏迷的这些天,奏折都是太子君非墨在处理,虽然他年纪小,体质弱,但是处理起这些事却是处理得不错。

    看着他处理的奏折,君临倒也挺满意的,可是光这些还不够,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想要君深继承帝位的原因。

    君深无疑是有特权的,君临准了他可以不上朝。君深被赐婚的事,在帝都传得沸沸扬扬,更有人爆料出安好的身份,不少的人都觉得安好配不上君深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朝的时候,君临就先看了大臣们呈上来的奏折,一看全都是让他收回成命的,着实气得他不行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啥,就有大臣站了出来说话:“皇上,容安王贵为王爷,那安好只是一小小农女,怎配当王妃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请皇上收回成命…。”

    “请皇上收回成命…。”

    …。

    这站出来说话的大臣正是靖安王一派的,靖安王知道安好的不简单,自然不会就这么看着君临将她赐给君深的。

    蒋贵妃一派的,也站了出来附和。蒋正安作为朱玉雪的外祖父,自然是忌惮安好的,她要得势以后倒霉的可不定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有反对的自然也有支持的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他们站出来,就听殿外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:“容安王到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上朝的次数,五指可数,可如今却来了。

    “君深,见过吾皇,吾皇万岁万…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…。”君临看着君深给他行礼,连忙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在见到君深的时候,众大臣都没有再说话,虽然传闻君深跟皇上长得很像,可到底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他肯定就是皇上流落在外的皇子了。至于皇上为什么还没有认回君深呢。

    “刚在外面,就听到众大臣在说什么收回成命,不知道是为何事呢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此话一出,众大臣一时间都没敢站出来说话,百里千城看着不由得笑了笑,刚刚不是反对很激烈吗,一个个都站出来,此刻咋就不说话了呢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因为你的事…。”靖安王站了出来,看着君深没好气的说道。他今天来,分明就是冲着这事来的,还在这装什么装。

    “哦,不知道是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君非墨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,他还是第一次见君深说这么多话呢。他若认主归宗,可算是他的皇叔了。

    听着君深轻描淡写的话,靖安王压抑下自己的情绪看着他说道:“自然是你赐婚的事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,这赐婚既然是赐给本王的,关你们什么事呢…。”君深说着话的时候,语气冷了几分,说的时候眼神更是扫过了在场的众大臣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像没毛病,靖安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有胆子小的,自然也有胆子大的。

    “容安王,话不是这么说,你好歹贵为王爷,身份尊贵,这安好不过一介农女,你要封为侧妃也就罢了,可这正妃之位…。”

    一个不怕死的大臣站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女人只会有一个,而她只会是安好…。”

    除了百里千城外,在场的大臣除了上了年纪的,家里都是有小妾的。君深这么说,众大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,朕已经公布天下了,你们是想朕做出尔反尔的人吗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儿子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女子,两人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,君临怎么可能会听众大臣的呢,再说他以后还会给安好封号呢。活字印刷术,油菜都是安好提供的,这对他们燕州国来说,可是大好事,自然要封她的。

    君临的声音,很洪亮,倒不像是个才病好的。他的语气里,带着些许的怒气,在场的众大臣听了后,连忙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这样了,你们无须再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君临无疑对君深很维护,靖安王只觉得心里很不痛快,同样是儿子,他也不差,为什么他对君深就这么好呢。

    君非墨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退朝后,靖安王离开了皇宫,回了府换了身衣服易容过后,就与他的人一起出了皇城。黑市那边已经有消息了,有人认出了画像上的夜禾宇,但是却要见到他才说。

    帝都南,地下黑市。

    靖安王在黑市有自己的店,来了后就直接去了那。等他们到了后,这才让人将那知情的人带了过来。却不想不只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夜禾宇二叔的二儿子夜子寒和三女儿夜子月。这次夜禾宇出来,他们也跟出来了,但是却跟丢了人。本来也想在黑市发布榜文找人,却不想看着了这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被人悬赏这么多钱,定然是得罪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跟着他们过来后,夜子寒和夜子月就跟着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进了屋子。黑市的屋子大同小异,看起来都差不多,倒是没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进屋前,夜子寒伸手测试了下风向,在一处暗中撒下了粉末。

    进去后,里面明显要宽敞许多,坐在他们不远处的是一个戴着半个面具的男子,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侍从,除此外再无别人。

    在夜子月他们进来的时候,靖安王打量了下他们。两人长得都不错,看起来都很年轻,大的年纪应该在二十上下,小的这个大概在十六岁上下,穿着跟他们略有不同。

    “听他们说,你们认识这画像上的人,那么他叫什么名字呢。”靖安王拿着画像看着夜子月他们问道,此刻他正是做的侍从打扮。

    “慢着,我们可以告诉你们,可你们能说说他们怎么得罪你们了吗。”夜子月看着靖安王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找人截杀未成,他怎么可能告诉别人呢。就是他娘,他也没有告诉。他娘一直胆小,平日都在她的佛堂里,很少出来。虽然她叫他别争,可他怎么可能甘愿不去争呢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,就说不拢了。哥,我们走吧…。”

    “拿下…。”

    夜子月他们刚出去,就听身后传来一道凌冽的声音,这声音不是刚刚那个侍从吗,想不到一个侍从居然有这样的气势。

    外面守着的人,也出来拦住了他们,正想出手抓住他们,却觉得浑身都无力。

    “还想抓我们,哥我觉得这个侍从有点意思,不如带回去,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。若是问不出啥,就杀了好了,我的药还差点人血就能炼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敢,我可是…。”

    一把粉末下去,靖安王和另外一个假扮他的人都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哥,这个人要带走吗。”夜子月一把揭开那人的面具,看了眼对着她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夜子寒走上前,弯腰一下就将靖安王和他旁边人的易容给撕掉了。

    “易容,为什么要易容呢。这样子倒是好看,不过看起来,年纪比我还小。”

    夜子寒背上靖安王后,就和他妹妹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