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> 第三百七十九章 尹修:我真的好喜欢她
    鬼谷子在宫里研究药,所以就过来得晚一点,他和林寒过来的时候,飞花他们已经在上菜了。

    人到齐后,就开始入座了。

    坐在桌子边,喝着安好炖的汤,一个个都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鬼谷子喝过安好做的不少汤,但是他觉得这次做得更好喝,想来应该是这小罐子的功劳了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心里却有其他想法,只觉得这小罐汤要是在他的百味斋卖,肯定不错。

    君临喝着安好做的汤,只觉得整个人胃口都好了不少,她做得汤不油不腻,放的药材都是极其不错的,喝起来药味很淡,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高阳公主看着安好给她准备了两罐子的汤,心里着实高兴。

    小白和小黑也各自有一罐,炖的是排骨,不过安好让它们凉一点再喝。给青龙和朱雀、玄武、青玄的,还在炖着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一个个都很是满意,百里千城看高阳公主吃了这么多,后面都没让她在吃了,生怕她吃撑了。

    君深他们回来后,自家儿子也回来了。想到这,高阳公主觉得怎么也得留安好他们在帝都多待些日子,这样以后她不仅能天天见着百里星辰,还能经常来安好家蹭饭。

    吃过饭,又坐着聊了一个多时辰,高阳公主他们才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卖小罐子汤的事,百里星辰跟安好提了下,能有钱赚,安好自然是没意见的,经过商量就明天去他帝都的百味斋教那些厨子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推行的汤锅,火锅,那些厨子早就想见安好一面了,安好能去教他们,他们自然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君临和鬼谷子还想待会儿,就没有走。

    安好和君深见高阳公主他们要走,就去送他们了。

    到了门外,高阳公主没有立马上车,而是转过身,上前几步拉住了安好的手。

    “安好,你们没那么快走吧,你做得汤真好喝,你做得菜也好吃,有时间教教我好不好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千城哪里不知道他媳妇儿心里想的啥呢,无疑是想多留他们一段日子。他媳妇儿下厨,他可真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,肯定没问题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看了看君深,见他点头,便开口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见安好应承下来,不由得扶额。长这么大他见他娘下过两次厨房,一次差点没把厨房烧了,第二次菜是做好了,可那味道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,那种奇怪的味道,让他好久没有在吃那菜做出来的东西,简直比黑暗料理,还黑暗,也就他爹敢吃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你们明天有事,那我就后天来好了…。”

    说了几句后,高阳公主就高兴的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远去的背影,安好看向了君深:“我们会在帝都待一段日子吗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还需要处理,家里不用担心,我已经去了信。我们回家吧,外面风大…。”君深看着安好说道,说完牵起安好的手就往屋子里走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连续两次对他动手了,他自然是要将这幕后之人揪出来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君临和鬼谷子正在屋子里下着棋。安好和君深就站在一边看了会儿,见安好也会下棋,君临倒是有些意外,于是就叫着安好跟他下了一局。

    安好跟君深偶尔就会下棋,现在的棋艺可是比以前好了不少,第一局就将君临给赢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棋艺真是不错。”君临笑着说道,倒也没有因为安好赢他而感到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那是君深教得好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笑着说道,说完看向了君深。君深笑了笑没有说话,却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君临看着君深的动作,不禁有些失笑,这样的君深可是他以前都不曾见过的。

    安好却是有些囧,这家伙胆子真是太大了,害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都跟皇上下棋了,怎么也得跟师父下一局呢…。”鬼谷子的眼神,一直落在安好和君临下的这盘棋上。看他们下完,自然是很想跟安好下一局的,他的棋艺也比君临好,倒是想跟安好比比,看看谁更胜一筹。赢不了君深,赢安好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自家师父要和自己下一局,安好哪能不同意呢。

    第一局,鬼谷子输了。可是却很不甘心,叫着安好又下起了第二局。一连输了三局,鬼谷子都还要跟安好下。下第四局的时候,鬼谷子赢了,他着实开心,也没有再要下了。

    君深和君临都看出来是安好在让鬼谷子,但是让得不明显。

    没下棋后,他们坐着聊了会儿,吃了点安好切得水果后就回宫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快要到中午的时候,安好和君深一起去了帝都的百味斋。商量好教他们做罐子汤的时间是下午,但是百里星辰说中午请他们吃饭,所以也就这时候去了。

    相比越寒城,帝都的百味斋是越寒城的两倍大。但是这里并不是百味斋最开始的地方,越寒城才是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是在百味斋火起来后,才在帝都开的。

    一进去,四处都是满座,鱼七一直都在柜台那坐着等着安好他们来。

    见他们来,连忙起身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安好姑娘,九爷,你们总算来了,我家主子已经在楼上恭候你们多时了…。”

    鱼七说着就带着安好和君深上了楼。

    今天百里星辰不仅请了安好他们,还请了尹修。尹修这段日子一直在家里,被他爷爷逼着相看对象,要是以前他直接就走人了,可是现在他爷爷身体不如从前,所以到底是没敢一走了之。连着相看了十多个女子后,他终于跟他爷爷交了底,说他有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君深贵为王爷都能喜欢农女,他为什么就不能呢。

    可是尹太傅哪里能同意尹修娶苏云娘做正妻呢,没有再问尹修的意见,直接就给他定了个姑娘,将婚期定在了二月初六。

    他若不娶的话,他就死给他看。

    这对于尹修来说,着实有些接受不了,可是他又不能逼死自己的爷爷,现在的他着实有些苦恼。

    于是来了后,就一直在喝酒,百里星辰也看出了他心里的不痛快,问了次见尹修不说,就让人上了酒,陪着他一起喝。

    君深和安好来的时候,尹修已经喝了几壶酒了。百里星辰看他喝得如此不要命,想劝又不知道怎么劝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传来鱼七的声音,他赶忙跑了过去开门。君深和安好他们比自己有办法,肯定能劝他的。

    刚开门,安好和君深就闻到了浓郁的酒香。

    “安好,君深你们可来了,快进来。快帮我劝劝这家伙,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,来我这一直喝酒,喝个不停,问他啥也不说…。”

    进去后,君深和安好就见尹修在抱着酒壶喝酒,连杯子都不用了。桌子上横七竖八的摆着几个酒壶,可见已经是喝了的了。

    君深看着皱了皱眉,上前就拿掉了尹修手里的酒壶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干什么,想把你自己喝死吗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酒楼里的酒,大多都是后劲十足的,他这样喝下去,可不就是不要命了吗。

    尹修的皮肤本来就异常的白,此刻喝了酒后,通身都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来了,坐下陪我在喝点,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,这一点喝不死我,还不够,不够的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这时候只觉得脑袋晕,怎么喝都觉得不够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君深的话,尹修笑了起来,没一会儿又停了下来:“君深,你别管我成吗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说完后,抢过君深手里的酒壶又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好从没有见尹修这样过,不知道他是因何这样,想劝却不知道该说啥好。

    “你别看着我,我今天可啥话都没说,他一来就这么喝…。”百里星辰见君深看着他,赶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最近家里可有什么事发生吗。”

    君深看了眼还在喝酒的尹修,想了想看着百里星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,我知道,他从越寒城回来后,就一直在相看对象,至于结果如何我就没有注意了,还没来得及问他,就这样了…。”

    听着百里星辰的话,尹修的酒喝得更猛了,君深和安好见他这样,也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别喝了,喝酒能解决问题吗,你既然喜欢…。”

    “君深,你别说了…。”见君深要说出来,尹修立马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喜欢,君深,你是说尹修有喜欢的人是吗,是谁呢…。”百里星辰一听不由得八卦了起来,难道说尹修喜欢那女子,那女子不喜欢他,然后他还被逼着相看对象,所以心里就这么难受是吗。

    尹修会喜欢谁呢,安好倒是有些好奇,这件事都不曾听君深说过呢。

    “君深,你知道吗,其实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的…。”尹修说着,又喝起了酒。

    尹修也是自小就没了爹娘,他是由他爷爷一手带着长大的。他的路一直都是照着他爷爷给他安排的走,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长大后,他越发的叛逆了起来,忤逆了他爷爷,走了另外一条路。这两年来,他的青衣楼在君深和百里星辰的帮助下,也越发的强大了起来,一跃成了燕州国最大的青楼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见君深不说,尹修也不说,着实有些郁闷,坐在一边自顾自的喝起了酒。

    安好也不知道说啥,也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羡慕,君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羡慕的。一时间也没在说话,坐下一起喝起了酒。

    酒入愁肠愁更愁,喝酒根本解决不了问题,只是麻木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鱼七见几人都喝起了酒,着实有些担心,赶忙吩咐了下去,让厨房煮解酒汤。

    等解酒汤端上来的时候,尹修已经醉了五六分了。

    端来的解酒汤是凉过一会儿的,端着就能喝,可是尹修不愿意喝,百里星辰没办法,只得叫着君深和他一起给尹修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完后,尹修吐了起来,看得百里星辰一头黑线,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屋子。

    鱼七看着连忙叫着人上来打扫了。

    将尹修放到一边塌上休息后,百里星辰想了想,还是决定问君深:“尹修他,到底喜欢谁呢,你告诉我。是不是那女子不喜欢他,若是不喜欢我就给他抢来…。”

    “…。”安好在一边听着很无语,这还真是兄弟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就算是抢来,也不易解决。问题的根本在他爷爷身上,尹修的爷爷无疑是想他找一个门当户对的…。”

    君深想了想,看着百里星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让我娘,收那女子做义女好了,反正我娘也想要个女儿,肯定会答应我的。我都这样说了,你倒是告诉我,他喜欢的到底是谁呢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喜欢的人,是苏云娘…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听完愣了下,苏云娘是谁。想了想,他似乎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安好,尹修他喜欢你小姨,怎么可能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你问尹修去…。”

    安好也觉得有些不能相信,尹修怎么会喜欢他小姨呢,两人每次看着都那么不对盘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还真就去问尹修了,走过去对着他一顿摇,差点没把尹修又给摇吐了。

    “尹修,你喜欢的人是苏云娘吗,你告诉我…。”

    尹修没有睁开眼,却是点了下头,还呢喃了句,我真的好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,你还真是埋藏得够深的,居然都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说着,朝着安好他们走了过来,想了想对着安好问道:“安好,你小姨没成亲吧。”

    只要没成亲,他就给尹修抢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可是我总觉得她有喜欢的,你问这些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问,看看尹修还有没有希望…。”百里星辰笑了笑说道。他才不会告诉安好他要去抢人呢。尹修长得这么好看,家世又这么好,他还不信苏云娘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他醉了,你们可没醉,今天的午饭,我准备了不少的大虾,还有螃蟹,你们可得给我多吃点…。”

    这东西,可是他托人从海边运过来的,平时可是吃不上的。

    百里星辰知道安好喜欢这些,所以准备了不少。另外还有些别的吃的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等客人都走了后,百里星辰就带着安好去了厨房,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下后,吩咐了他们几句后,就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出去后,他就吩咐了鱼七,派人去将苏云娘带来帝都。

    他上楼的时候,君深正站在走廊上往下看着,心里莫名有些心虚。不过想想,自己隔得这么远,他应该没听见才是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外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,我知道你想干什么,可我想警告你,别太过火。”

    君深能看得出尹修和苏云娘之间对各自都有意思,可是尹太傅那里到底是个问题,就算高阳公主收苏云娘为义女,尹太傅也不一定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想帮尹修,这件事我会好好想想的。”

    百里星辰心里其实也没底,可是尹修这样,他看着到底觉得不好受。

    安好在厨房里一待就是一下午,君深时不时的就去看一次。百里星辰看着免不了会打趣他,说他怕安好跑了。

    经历过离别,君深自然不想再尝试了。

    厨子们都学得很认真,不懂的都会问,比起安好在越寒城教的,更加积极。这样的人,教起来也不会那么费劲。

    靖安王最近都在忙着找夜禾宇,夜子月他们,至于君深,目前在皇城他不好对付他,就只能等机会了。而这个机会,要不了多久就有一个,二月初一到二月初三,是狩猎比试。每一年都有两次,上半年二月一次,下半年十月一次。只要这次不取消,他定然会想办法要了君深的命。

    至于安好,能为他所用最好,不能用就毁掉。

    夜子月和夜子寒,既然出来了,自然不会轻易回去,知道夜禾宇他们住哪后,就在他们的不远处也租了个房子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